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三百五十九章 大妖庞博
    第三百五十九章 大妖庞博

    天色阴霾,冰雪呼啸。

    壁炉中的木柴噼啪作响,火光跳动,屋内很暖和,几人守着八件石器,准备切开。

    “你们退后一些。”

    叶凡示意几人后退,虽然过去万余年了,但是这些石头中还有一些诡异的力量。

    “咔嚓”

    第一件石器被切开,石心流出一些灰色的粉末,如沙子一样,洒落一地。

    “这是什么?”

    几人凑到近前,面面相觑,看不出是什么。

    “这肯定是好东西,不过精气被吸走了,只剩下了粉末而已,不然的话多半会是生死人肉白骨的神物。”

    就连叶凡也不能判断,这到底是什么,不过也没有必要深究,因为它已经没有价值了。

    接连切了四件石器,石心或者中空或者石化,奇珍精华皆不复存在。

    当第五件石器被切开一道缝隙后,一股阴冷的气息冲出,比窗外的冰雪天地还要森冷刺骨,让人阵阵心悸。

    “切出好东西来了,终于不再是空的了。”涂飞惊道。

    大黑狗眼中光华闪烁,身体微伏,一看就是准备扑上去抢夺。

    叶凡斜了它一眼,道:“你老实点,别都什么都想抢。”

    “放心吧,本皇从来不干那种不厚道的事。”大黑狗一脸的人畜无害。

    “咔嚓!”

    第二刀落下,缝隙又加大了一些,冰寒的气息更刺骨了,同时有点点神圣光芒射出。

    “真有好东西!”涂飞惊呼。

    张五爷与王枢还有二愣子也很吃惊,全都睁大了眼睛,盯着叶凡手中的那件石器。

    大黑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又伏着身子向前挪动了几步,一双大爪子都快探出去了。

    涂飞气道:“一看你就没憋好主意,是不是真的想抢啊?”

    大黑狗露出一副不屑的样子,道:“本皇是那样的人吗,从来不做那种事情,我向来以德行服人。”

    “就你……还以德服人?!”叶凡懒得打击它了。

    “放心吧,本皇不是那种人,本皇不干那种事。”大黑狗一脸忠厚的样子。

    叶凡不再多说什么,第三刀落下,神圣光华流转,溢出石器,让它染上了淡淡的金色光彩,屋中寒冷刺骨,几人如坠冰窖。

    “不对劲,有古怪,别动!”大黑狗突然道。

    屋中几人都被它惊的一怔,涂飞等人皆退后。

    “你发现了什么?”张五爷问道。

    大黑狗不答,方头大耳,一脸凝重之色,铜铃大眼,瞪的很圆,向前探头,挪动脚步。

    “妈的,死狗太缺德了,竟真是想抢宝贝?!”涂飞在旁大叫。

    大黑狗非常不厚道,故意危言耸听,抽不冷子扑了上去,叼住石器就向外跑,动作极快。

    涂飞气极,张五爷与王枢还有二愣子也是目瞪口呆,都想捶它,但大黑狗非常滑溜,一溜烟就冲了出去,几人都没有拦住。

    “追啊,这只缺德的狗,连自己人都抢!”涂飞叫道。

    “别追了,里面不是什么好东西。”叶凡微笑。

    “嗷呜……”

    几乎是同一时间,黑皇惨叫,像是被人踩住了秃尾巴,非常的凄厉,将数十里内的野狼都给吓跑了。

    几人走到屋外,见到大黑狗正在口吐白沫,浑身的发毛都立了起来,支愣着,跟刺猬似的,显然受到了惊吓。

    “小子你是不是早就看出来了?!”大黑狗气急败坏的叫着。

    “我看出了什么?”叶凡笑道。

    “你坑我!”大黑狗脸都绿了,狂吐不止。

    几人走到近前,二愣子将碎裂的石器拨弄开,骨碌碌,一颗头颅一下子滚了出来。

    所有人都倒退,唯有黑皇趴在雪地上干呕,苦胆都快吐出来了,刚才它咬碎石器,差点将这颗头颅咽下去。

    “天啊,石器中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王枢惊叫。

    张五爷与二愣子倒退,差点坐在地上。

    “这是太古生物吗?”涂飞惊疑不定。

    这是一颗干瘪的头颅,只有一层老皮贴在骨头上,头上有一些野草般的枯黄色乱发,非常的稀疏,阴冷刺骨的寒意正是它发出的。

    在碎裂开的石头中,还有一些神源碎屑,在雪地上闪闪发光,将这颗头颅衬托的更加狰狞。

    “小子你是不是故意的?”大黑狗恶狠狠的盯着叶凡,露出杀人般的目光。

    “我还没切开呢,是你自己抢过去的。”叶凡道。

    “活该,谁叫你这么贪婪,见宝贝就抢,完全是自找的。”涂飞打击道。

    “汪”、“汪”、“汪”……

    黑狗气急败坏,一阵犬吠,惹的石寨中鸡飞狗跳。

    “行了,别叫了,母狼都让你招来了。”

    “活该,叫你贪婪!”

    没有人同情他,皆笑了起来,就连张五爷都摇头。

    大黑狗郁闷无比,自知理亏,蔫不出溜,啃雪漱口,咕哝道:“妈的,本皇这么英明神武,怎么总是倒霉?!”

    “这老奸巨猾的狗,真是极品,让人无话可说了。”几人摇头,忍着笑意。

    经过仔细检查,可以发现,头颅应该是被封在一块神源中,可惜源被可怕的存在吃掉了,只剩下了干瘪的头颅,并没有什么价值,最终被二愣子找了个地方埋了起来。

    叶凡他们回到屋中。

    大黑狗一脸的郁闷,磨磨蹭蹭,耷拉着脑袋,也走了进来。

    见到他这个样子,几人都没忍住,皆大笑了起来。

    “笑毛啊!”大黑狗翻白眼,秃尾巴竖的很高,而后蹲在地上,瞪着铜铃大眼,盯着第六件石器。

    “咔嚓”

    叶凡切开了第六件石器,淡淡的馨香溢出,有点点液体流了出来。

    “这次该是好东西了吧?”大黑狗的眼睛又瞪了起来,不过这次没敢乱抢。

    “拿玉器来!”叶凡道。

    涂飞递给他一个白玉瓶,晶莹剔透,经过祭炼后,是保存奇珍的上佳玉器。

    叶凡小心的打开石器,中心只有一汪水,散发着点点清香,不知是什么东西。

    “这该不会是什么神果溶化了吧?”涂飞猜测。

    叶凡将液体收进玉器中,仔细观察也没有看出什么,道:“看石心水坑的形状,的确像个果实,如今成为了液体,不知道还残存几分药性。”

    “说不定是什么神液!”大黑狗眼睛闪烁光芒,一看就知道没憋好主意。

    “你别乱打坏主意,要不我给你尝尝?”叶凡笑道。

    大黑狗很心动,但是想到上次抢人元果,被毒的死去活来,它说什么也不肯乱吃东西了,坚决摇头,道:“尝就免了,还是先让我帮你收起来吧。”

    “你想都别想!”叶凡没给它抢夺的机会,光芒一闪,直接收进体内。

    这种液体现在虽然不了解,但是可以拿到神城去问,那些老古董肯定有人知晓,也许是惊世奇珍也说不定。

    还剩下最后两件石器,叶凡轻轻敲打,将其中一个石头切开。

    “有东西!”

    “这是什么,怎么看着像是一个苦胆?!”

    “该不会是古生物身上的器官吧?”

    屋中几人全都惊讶,是石心有一个胡桃大的紫胆,它并没有封在神源中,但却充满生命力量。

    “古生物的器官,没有封在源中,应该腐烂才对。”涂飞不解。

    “这是石胆,是石头中生长出来的。”叶凡很激动。

    “有什么作用,干脆给这只贪婪的死狗尝尝,反正它很难毒死。”涂飞道。

    “妈的,你怎么不尝尝?!”大黑狗呲牙道,想起上次的经历,它嘴角阵阵抽搐。

    “这种石胆对我有大用,可助我修成源天神觉,臻至圆满境界。”叶凡小心的将紫色的石胆取到手中,内心非常激动。

    源天书中有清晰的记载,神石结胆,可明双目,神觉大成,天眼自生。

    仙灵眼、阴冥眼等,皆是天眼的一种,乃是先天生成。后天除非功参造化,不然难以生出天眼。

    源天神觉,臻至圆满,可成天眼,历代源天师都生出了最强的天眼,能堪破虚妄,直视本源。

    “可惜它是紫色的,并不是金色的石胆,还未长成。它价抵人元果,不如太古神药。”叶凡多少有些遗憾。

    他想了想,道:“幸好没有伤到,可以先封起来,日后以神源为其提供精气,可以成熟。”

    石胆,对于源天师来说是无价之宝,拿什么都不能换,可助源天神觉大圆满。

    真正的源天师,即便不动用源术,也可一眼望穿大地古矿,纵横天下,但若源中秘,皆可洞悉。

    还剩下最后一个石器,叶凡挥刀,可是什么也没有切出来,里面中空,奇珍早已不见。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几人还是有些失落,源天师留下的神藏,堪称惊世,都是逆天的神物。

    可惜,却被恐怖的存在先光顾了,几乎什么也没有留下。

    细细想来,无论上次切出的人元果,还是这次的紫色石胆,都没有长成,想来万年前更是不堪呢,故此才得以保存下来。

    “可惜啊,这样一堆神藏,竟然被毁掉了!”涂飞充满遗憾。

    这次所得,除了石胆,就是那瓶未知的液体,现在不能估测其价值,不过叶凡心中却很期待,也许是惊世奇珍也说不定。

    傍晚,风雪停住时,一道魁伟的身影出现在石寨中,庞博来到了这里。

    他人如其名,颇有磅礴之势,浓眉大眼,骨架粗大,非常的雄壮,手臂抵得上别人的腿那么粗。

    如今,他修炼了妖帝古经,整个人都多了一股特别的气质,强大而锋锐,双目炯炯有神,像是妖族中的一尊神祗临尘。

    他黑发披散,雄姿挺拔,眼神犀利,非常神武,有一股极其强大的气势。

    叶凡的神识何其敏锐,彼此间熟的不能再熟了,第一时间感应到了他的气息,几步迈出,就来到了数百丈外,在石寨前迎住了他。

    “庞博!”

    “叶子!”

    再次重逢,两人皆大笑,在这个世界,能有故乡挚友相伴,这或许是上天最大的恩赐了。

    他们没有什么可客气的,见面就相互捶了几下,叶凡问道:“你怎么寻到了这里?”

    “前两天,我追杀摇光的候补圣子时,见到了你养的那只狗,它告诉我这个地点的。”庞博笑道。

    虽然有了妖神一样的气质,但他依然是过去的庞博,心性没有什么改变,只是变得极其神武了,古铜色的肌体闪烁着宝辉。

    “汪,谁是他养的?!”大黑狗气极,竖着秃尾巴从屋中跑了出来。

    叶凡道:“这死狗,它只告诉我见到你了,并没有说你要来,它肯定是在打妖帝古经的主意呢。”

    “这位兄弟你太生猛了,单人匹马追杀诸圣地的圣子,真是我辈楷模,让我钦佩!”涂飞大笑,从屋中走出,迎了上来,道:“难得见到你这样的人物,今天我们要好好喝个痛快。”

    叶凡与庞博虽然很久未见了,但是根本没有一点陌生感,在这个世界,他们绝对是最亲的人。

    “哈哈……”庞博也大笑,看出涂飞与叶凡关系不一般,自然非常给面子,道:“今晚,不醉不休!”

    “痛快,我找人去准备黑狗肉!”涂飞大笑,感觉庞博很对他胃口。

    “汪!”

    “妈的,死狗别咬我,我准备驴肉与羊肉还不行吗?!”

    几人全都大笑。

    不多时,热气腾腾的酒菜端了上来,有金黄的烤羊腿,有酥香的鸡翅,几***碗喝酒,大口吃肉,气氛很热烈。

    “庞兄,你去追杀摇光的候补圣子,到底杀了没有?”涂飞问道。

    “他被我击成了重伤,不死也要脱层皮,不过算他走远,逃命的本领倒是很强。”庞博很遗憾。

    涂飞咋舌,发现眼前这个人还真是生猛的一塌糊涂,追杀圣子,一般人绝对做不出来,也不敢做。

    “他逃进了冰雪宫,躲在里面不肯出来,得到了那个大教的庇护,不然必死无疑。”庞博解释道。

    “庞兄,你连诸圣子都敢追杀,干脆我们联手做票大的,合在一起,杀几个圣子,抓几个圣女回来。”涂飞这样建议。

    “好,咱们给叶子出一口气。”庞博放下酒碗,道:“我得悉了一个圣子与两位圣女的行踪,正好可以去猎杀他们。”

    “哈哈……痛快!”涂飞唯恐天下不乱,道:“杀圣子,猎圣女!”

    大黑狗也喝的醉眼朦胧,叫嚣道:“收人宠!”(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