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三百九十八章 神灵的叹息
    第三百九十八章 神灵的叹息

    神王净土内,花雨飘落,片片晶莹。

    神树下,白衣神王染血,被神矛洞穿,可他却一动不动,黑发垂落,如玉容颜上,双眸紧闭,如一尊神灵。

    “神灵的血……”

    暗夜君王大叫,神血如烟霞,沿着黄金神矛而上,将他的躯体点燃,发出刺目的火光,他痛苦无比,却无法摆脱。

    “为什么?!”

    他身上的黄金神衣绚烂夺目,流转出神明的气息,但却改变不了这一切,挡不住熊熊燃烧的火焰。

    因为,金色的神衣并没有遮住他的每一寸肌体,神血从他的双手燃烧进体内,神衣也没有办法阻住。

    “轰”

    他的五脏六腑都燃烧了起来,神衣璀璨,却不能护住内部的一切,暗夜君王乱发飞舞,仰天大吼。

    他奋力挣扎,却于事无补,绝代神王的双手如大地之根,牢不可撼动,握住神矛,一动不动,似亘古长存的神灵。

    “轰!”

    赤霞冲天,火光四溢,暗夜君王的头颅也燃烧了起来,那张年轻而英气逼人的面庞,一片雪白,彻底扭曲。

    “我是暗夜之主,君临天下,没有人可以杀死我!”

    他仰天嘶吼,勾动大道的力量,想要熄灭烈焰,可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神火将他包住,照亮了净土,似开天辟地之初的第一缕光,神圣祥和中蕴有无尽可怕的力量。

    暗夜君王不甘,握紧金色的战矛,想从绝代神王的体内拔出,彻底摆脱这一切。可惜,一切成空,他被定在原地,根本不能动弹一下。

    神城中的人莫不惊憾,本以为神王被杀死了,不想他却有如此手段,要将中州的王者焚烧成灰烬。

    “圣贤复苏!”

    暗夜君王大吼,此时此际,若再无办法,他必死无疑,神灵的血燃烧进了他的骨子里。

    “嗡!”

    他的身上的黄金神衣光华冲天,宛若有了生命,不断的颤抖,这是古之圣贤祭炼出的神衣,普天之下,除了大帝外几乎没有几人可以打碎。

    可以说,这是修士梦寐以求的神物,可遇不可求,为绝世稀珍。

    “暗夜之主,永生不朽,血脉复生!”

    他在借助神衣的力量,让沉睡的银色血液复苏,也勾动出了莫名的恐怖潜力。

    “隆隆隆”

    海啸的声音响起,银色的血液从他的肌肤溢出,化成洁白的火焰燃烧了起来,与赤霞神血对抗,想要将其驱除走。

    而这个时候,古之圣贤的神衣渐渐复苏了,为他提供了无尽的神力,暗夜君王吼碎虚空,他缓缓地、但却无比坚决的将神矛从神王的体内拔了出来。

    而后,他化成一道光华冲出了神王净土,在夜空中不断咆哮,想要扑灭身上的火焰。

    这种嘶吼,撕心裂肺,诸多修士都忍受不住,被活活震昏了过去,仰天栽倒。

    “啊……”

    暗夜君王最后一声大吼,像是耗尽了所有的力量,肉身几乎被烧成了焦炭,终于扑灭了火焰。

    “姜太虚……你将我伤成了这个样子,我要淬炼你的神血,弥补我这一切!”暗夜君王的声音冰冷刺骨,闻之让人毛骨悚然。

    “噗!”

    他被烧裂的焦黑躯体冲出一道道银色的血液,遍布全身,而后如月华一样的圣光不断闪耀,让他一片通明。

    “轰!”

    洁白火焰燃烧,他浴火而生,干裂的肌体重新焕发出了生命的气息,如婴儿的肌肤一样细嫩,他复苏了过来。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身上的神衣不断的抖动,光芒万丈,像是在呼吸,拥有无尽的生命力量。

    “他究竟是什么体质,为什么拥有银色的血液?”

    神城中很多人惊疑不定,暗夜君王的体质很可怕,绝不会比东荒神体差。

    “他拥有古之圣贤的神衣,这如何是好?”姜家的人都出现了忧色,这种绝世神物几乎不可打破,姜家亦有,可惜此时未携来。

    “姜太虚,你眼下如何与我争?!”

    暗夜君王仰仗古之圣贤的神衣,手持金色战矛,再次洞穿了神王净土,轻易迈入其中。

    这一次,他没有贸然出手,以神矛遥指前方,无形杀念化出,形成无坚不摧的锋锐,冲向姜太虚。

    神树摇曳,花瓣飞舞,神王血染白衣,依然不动,似真的坐化在了树下,胸口处有一个前后透亮的伤洞,血水已止。

    “姜太虚,你突破了大成神王境界,但终是生命力枯竭了!”暗夜君王冷笑,道:“我的血液,虽然未如你一样向神灵血脉转化,但是我比你生命更旺盛!”

    “想杀我何需多言,尽管上前,你迟迟不动手,是因为你在害怕。”绝代神王终于开口说话了,不过双眸并没有睁开。

    “我害怕?可笑!我有古之圣贤的神衣,天下无敌,谁能与我争锋?你纵然处在最佳状态,也没有任何机会!”

    “哧!”

    绝世锋芒出现,姜太虚盘坐在神树下,可是他的全身生命精气与大道合一,打了出来!

    这是一尊白衣神王,与姜太虚几乎一样,合道而生,刹那到了眼前,无以伦比的压力,铺天盖地!

    这是一种神威,似是在开天辟地,宛若回到了万物初生时代,没有人不恐惧。

    “啊……”

    暗夜君王大叫,黑色乱舞,金色神矛向天,迎击绝代神王化形而出的惊世一击,同时他身上的神衣绚烂如阳,彻底燃烧了起来。

    “咚!”

    天穹被打穿,绝代神王奋力一击,像是一下子贯穿了古今未来,打出了道之极尽力量!

    神城所有人都被这种无上威势压迫的栽倒在了地上,没有一个人可以站立。

    “砰!”

    暗夜君王被打出了净土,飞向天际尽头,而后猛的坠落而下,他大口咳血,洒落而下,将成片的宫殿化成齑粉。

    中州的王者虽然身受重伤,但并不痛苦,甚至露出了笑容,一边咳血一边道:“姜太虚你完了!”

    神王净土中,绝代神王身体摇动,几乎要栽倒在神树下,他像是耗尽了一生的精气,磨灭了所有生命力。

    “你的最强一击————斗战圣法已经打出来了,还怎么与我斗?!”暗夜君王一边咳血一边大喝。

    “古之圣贤的神衣,根本无法打穿,你伤不到我的根本!”他仰天大笑,英气逼人的面孔此时近乎狰狞。

    “神王宗祖!”姜家的人悲呼,全都不忍心看下去了。

    “哈哈……”

    七位圣主级人物大笑,他们终于长出了一口气,神王将毙命,一个时代就此终结,他们再也无需担心了。

    “姜太虚,我要紫山帝道,我要九秘,然后我送你上路!”暗夜君王大步走上高天,真的有君临天下之无上威势。

    神城内,所有人都心有惊惧,东荒神王与中州的王者,长存世间四千多年而不朽,绝世争锋,终于落下了帷幕。

    “噗!”

    神王净土号称永不可破开,但是在古之圣贤的神矛下,却一下子就被洞穿了,暗夜君王轻易就走了进来。

    “连你的净土都挡不住我,你现在还想挣扎吗,如何面对古之圣贤留下的绝世神物?!”

    暗夜君王大喝,神矛向天,而后慢慢划落,指向姜太虚的咽喉。

    “暗夜君王,你趁人之危,算什么王者,这样杀掉我族神王,姜家将与你不死不休!”姜家一些老人虎目蕴泪。

    姜云更是对天发大誓,吼道:“若我族神王殒落,我姜家‘底蕴力量’将尽出,无论你身后有圣地,还是有中州的不朽皇朝,都将持恒宇圣炉扫平!”

    “我为暗夜之主,一生纵横天下,谁敢威胁我?姜太虚我杀定了!”暗夜君王出手,绝世杀机席卷了整片净土。

    神树下,白衣神王拥着彩云仙子,神色平和,无喜无忧,看不出一丝对死亡的恐惧。

    神王有憾,一朝朝,一幕幕,别离四千年,化作一声沉重叹息。

    他转过身躯,面对暗夜君王,又是一声轻叹。

    “你……”

    暗夜君王如遭雷击,整个人一下子僵在了那里,他的绝世杀机被打散了,灵魂近乎溃散!

    “当!”

    他手中的金色战矛坠落在地,眉心裂开,溢出一缕鲜血,脸上满是不相信的神色,艰难开口,道:“神灵的叹息……”

    他仰天栽倒在了净土中,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他神色扭曲,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真的是……神灵的叹息?!”

    “古之神王,绝巅登顶后,可展出神灵伟力。自古至今,也没有多少人做到,姜家的神王竟在必死危局中展出了!”

    所有人都很吃惊,这一切实在出乎人们的意料。

    “为何能透过古之圣贤的神衣?打进我的肉身与灵魂中……”暗夜君王不甘,绝世神物无损,他却被洞穿了。

    神灵的叹息,摧毁了他的一切生机!

    “锵!”

    古之圣贤的神衣,为世间绝世稀珍,拥有生命,竟然自动脱离暗夜君王,与战矛一起化成金色的神光冲出了净土。

    “轰!”

    天空***现一个域门,与恒宇炉对抗的大帝圣兵发出万亿道雷电,撕开空间,横渡虚空而去。

    古之圣贤的神衣紧随其后,没入当中,眨眼消失,不见踪影。

    “噗”

    净土中,暗夜君王崩碎,形神俱灭。

    “死了,暗夜君王被杀了!”

    “姜太虚发出了神灵的叹息,击毙了生死大敌!”

    七位圣主级人物脸色苍白,各自冲向一方,如今他们的大难到了。

    可惜,这一切早已注定,他们无法逃离。

    绝代神王走出净土,恒宇圣炉一下子飞到了他的头顶上方,他眨眼消失了。

    神城内,若是拥有过多的绝顶强者,必是血气如龙,直冲霄汉,根本无法掩饰。

    “轰!”

    正北方向,第一道冲霄的血气熄灭了,预示着一个绝顶强者灭亡了。

    “轰!”

    正西方向,第二道龙形血气熄灭,又一位绝顶强者从世间除名!

    ……

    “绝代神王出手了,雷霆神威!”

    “速度太快了,转眼间已经斩杀了两名绝顶强者!”

    “今夜,神城注定将被绝顶强者的血液染红!”

    所有人都被惊住了,这一夜定会被载入修炼史中!(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