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四百一十二章 逆天接续断路
    第四百一十二章 逆天接续断路

    叶凡冲关进四极秘境后,竟然有先天道图压落下来,它宏大而庄严,玄奥而繁复,不可抗拒,要将其打回原形。

    这早已超出了天劫的范畴,不是雷霆,不是电芒,而是天地交织的先天纹络,代表了大道的意志。

    天地不认可圣体!

    这是一种让人绝望的结局,人生天地间,怎么反抗?不可能超脱大界,只要活在世上,就几乎不可能改变什么。

    叶凡不甘,以鼎轰天,白衣染圣血,躯体抗先天,连黑发都快燃烧了起来,他浑身金焰腾腾,奋力抗争。

    绝代神王亦不屈,白发如雪,剑眉倒竖,英姿慑人,祭出离火神炉封天,阻挡道图降落,要为圣体逆天接续断路。

    打破这先天道图,磨灭这片先天纹络,谈何容易?这是道的有形体现,如今与圣体相冲,根本不能并立。

    “天地不可逆,大道不可违,圣体前路已断,没有人能接续。”

    “古之圣贤早已定论,谁能违背天地的意志?这一切都不可改变。”

    中州不朽皇朝的绝顶人物、诸子百教的无上的教主皆先后开口,古籍中早已记载,天地变化,圣体难以修炼了。

    “为什么会这样,都已破关成功,天地却又不认同,怎么会如此?”

    “天道不可违逆,纵然一时逆天而上,也要被打落下来。”

    “太可惜了,十几万年了,终于有人打破诅咒,不想最后关头有生出这样的磨难,前方无路啊。”

    所有人都在议论,诸多修士都不解,人们的表情各不相同,有人冷笑,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叹息,有人觉得遗憾。

    诸多大势力全都长出了一口气,将来若是出现大成的圣体,对他们的压力太大了,如今终于可以放下心来,许多人都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

    “此子与以往的圣体有些不同,昔年有圣地培养圣体入道宫五重天时就遇到了劫难,被先天纹络所阻。”

    “可惜啊,终于是不能冲破魔咒,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此时此际,叶凡没有退路,唯有抗争!

    他手握菩提子,怒发飞扬,举拳轰天,他的金色拳头交织出一道道纹络,生出道的轨迹,对抗天空中的图纹。

    “嗡!”

    人们可以清晰的见到,虚空如一块破布一样在抖动,在圣体的惊世肉身下,竟快被扯碎了。

    可是那宏大的道图并未受到影响,坚定而缓慢地落下,压的虚空塌陷,让叶凡周围的土地崩裂。

    这是一种无形的伟力,如星河垂落,无孔不入,无物不破,碾碎一切阻挡,磨灭任何有形之质。

    强大如叶凡的肉身,也在嘎嘣嘎嘣作响,自毛孔溢出一缕缕淡金色的血液,最终半边身子都被染红了。

    “当!”

    万物母气铸成的鼎,古朴而大气,化成数十丈高,如一尊山岳,震慑人内心,它击向高天,烙印虚空间。

    大天地交织出的道图慢慢转动,像是带着整片擦天穹压落了下来,与大鼎碰撞,未受损分毫,不可抗拒。

    “咚!”

    万物母气坠落,若非天地间的圣物,它早已化为齑粉,也唯有它可以与世同存,不被磨灭。

    “嗡!”

    离火神炉震动,内部冲出一片纹络,同样有大道的气韵,逆天而上,冲向高空,迎击那片道图。

    “这是……大帝阵纹!”

    “古之大帝烙印下的先天纹络!”

    诸多修士惊呼,全都骇然。

    神炉定在虚空,巍然不动,唯有那一片纹络冲了上去,快速与道图碰撞在了一起。

    “啵”

    轻响传来,先天道图颤抖,大帝阵纹摇动,虚空中传来让人心悸的气息,这片世界仿佛到了末日。

    “天啊,挡住了,那片阵纹截住了先天道图!”

    “古之大帝果然高深莫测,留下的道纹如此逆天!”

    众人惊呼,全都震惊,天空中两种图纹转动,连续碰撞,都未损毁。

    可是,众人还没有来得及说完,情况又马上发生了变化,大帝阵纹模糊了下去,渐渐消失,未能挡住道图。

    “这……大帝道纹都挡不住它吗?”众人惊骇,如果是这样,这个世间再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改变这一切了。

    “错了,古之大帝绝对可以逆天,若是复生,必可让圣体打破诅咒,一路坦途!”

    “的确如此,刚才的大帝阵纹只是一角而已,并非无缺的。古之圣贤推测,不成大帝,世人最多只悟透帝纹的十分之一。”

    “我不甘!”叶凡大喝,浑身精气澎湃,沐浴神光,仰天而望,万物母气鼎悬在头顶上方,垂落下一道道玄黄气,丝丝缕缕,将他护住。

    “嗡!”

    虚空抖动,他第一次展出异象,周围一片朦胧,隔绝大世界,他如一个创世魔主,昂然而立。

    在这方小天地中,他就是一尊神明,开天辟地,俯视芸芸众生,不受束缚。

    “哧!”

    异象冲天,一株青莲,生有三叶,阐释道义,三生万物,混沌迷蒙,打向高天。

    “他果然成功了,拥有了上古最恐怖的异象只之一混沌种青莲!”所有人都心惊。

    “啵!”

    这株青莲携带混沌迷雾,冲进先天道图,不断摇动,可惜终究不能阻住。

    “可惜,圣体未成长起来,异象不过初成……”

    “若是大成的圣体,青莲一震,就会毁破苍穹,纵然是先天道图也要崩碎。”

    许多人都感叹,古籍中有记载,虽然不过点滴,但足以说明其无上威势。

    叶凡不屈,屹立在小天地中,力抗先天道图!

    虚空一抖,一片山河浮现,打向高天,撞进繁复玄奥的道图间。

    “上古异象————锦绣河山!”

    “又一种可君临天下的异象,他怎么一下子修出了两种?”

    许多人吃惊,更多的人沉默,圣体果然逆天,让诸多修士滋味难明。

    “啊……”叶凡大叫,黑发乱舞,永不低头的抗争。

    “嗡!”

    虚空抖动,一片阴阳生死图飞向高天,阴中抱阳,阳中抱阴,生死并立。

    “又一种上古恐怖异象!”人们彻底被惊住了,早先有过推测,不想成真了,圣体的异象不是单一的。

    叶凡奋力出击,可是身体却已在淌血,被那道图压迫的将要崩碎,骨头都快断裂了。

    他况且如此,若是换作其他体质的修士早已成为肉泥,化成飞灰,不可能存在于世间了。

    叶凡口喷鲜血,带着淡金色,染红了衣襟,全身破败不堪,他黑发倒竖,眼眸不屈,怒望高天。

    “轰!”

    一尊身影显化,那是另一个他自己,高坐九重天,身绕玄黄气,俯视天地间,如一尊仙王出世。

    这种异象一冲而上,打向道图,挟万钧之威,那尊身影不断结印,玄奥无比,烙印那先天道图。

    “这是仙王临九天!”

    “果然如此,种种恐怖的上古异象相交而成,这些都仅是一部分,他的异象还没有真正演化完毕、彻底成形。”

    众人心惊,虽然早有预感,但还是忍不住震惊!

    “噗”

    叶凡咳血,身体近乎断裂,再也坚持不住,没有什么能够挡住先天道图,他快被压碎了。

    他绝望了,充满了不甘,但却没有任何办法,成功登临四极秘境,却在最后关头跌下万丈深渊。

    他终于明白,为何十几万年来没有圣体大成,这诅咒并不在身体内,而是天地不认同,何如去抗争?

    只要活在个世间,根本没有办法改变结局,他充满了绝望,这种无力回天的感觉,让他心中难受,万念俱灰。

    “这片天地虽然变了,但对于圣体来说并不是绝路,人力可逆天接续断路,迈过去将海阔天空!”绝代神王大喝。

    与此同时,这片天地抖动,恐怖威压让每一个人都颤抖,想要顶礼膜拜!

    如百万火山喷涌,似千万魔山降临,犹如无垠星空坠落,这片天地好像要崩裂了。

    恒宇炉复苏!

    绝代神王一番准备,将凰血赤金铸成的圣炉定在了虚空中,凰血冲天,赤芒如霞,整座宏伟的神城都被淹没了。

    有大半修士都软倒在了地上,根本承受不住这种极道神威,仿若感受到了古之大帝的几缕气机。

    夜空中,先天道图被定住,无法沉落下来,不能接近叶凡。

    还能站立的修士全都倒吸冷气,古之大帝的威势果然不可想象,绝对可以逆天。他们留下的圣兵不过是复苏而已,就挡住了这一切,若是打出去会如何?

    不过,白衣神王并无欣喜,反而露出沉重之色,先天纹路不消失,证明天地不认可。他不可能永远让恒宇圣炉复苏、保持这样,这个世间除却大帝外没有人可以做到。

    诸多修士都看了出来,圣体断路难以接续,圣炉可以护的了一时,却护住不了一世,叶凡的天地、他的前路已被遮。

    另一边,金色小生灵的雷劫被无限消弱,它原本被劈的遍体鳞伤,不断抹眼泪,哇哇大哭,此刻却轻易挡住了天劫。

    大夏皇朝的人极度紧张,传音神蚕,让它千万不要接近圣炉,若是将其牵连进来,说不定圣炉消失后,会有更恐怖的天劫。

    “咳……”绝代神王当众咳出一口鲜血,血花染红了白衣,触目惊心。

    所有人心头都一跳,尤其是东荒的诸圣主,眸光闪烁,生出异样心思,传言果然是真,绝代神王多半命不久矣。

    “前辈,你收起圣炉吧……”叶凡开口,他平静了下来,要面对空中的道图,无惧生死。

    神王身上的白衣猎猎作响,纵然可俯视东荒,但又如何与天争?他充满了疲惫感,就像是眼睁睁看着彩云仙子逝去一样,他无力回天。

    “嗡!”

    虚空抖动,恒宇圣炉消失不见。

    “轰!”

    先天道图压落下来,叶凡骨骼崩断,肉身洞穿,神念破裂,他几乎要四五***了,但却站在那里,没有倒下去。

    人们知道,圣体多半要殒落了,再也没有人可以救他。

    年轻一代许多人长出了一口气,神色各不相同,欣喜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

    诸圣子与诸圣女皆无声相对,神色异样,显然心绪不是很平静。

    就连诸圣主与中州的无上教主们也都动容,诸多大势力都有如释重负之感。

    “叶子……”庞博失声。

    “坚持住啊!”涂飞与李黑水大叫。

    艳冠天下的安妙依,眸子的光彩暗淡了下去,这样的结果……让她难以接受,她亦有绝望的感觉。

    “真是一条绝路吗……”叶凡话语平静,望着遮体的先天道图。

    “刷”

    光芒一闪,神王净土大开,叶凡被神王带入净土中,灵泉叮咚,花草芬芳,与世无争,一片祥和。

    可是,依然无法挡住先天纹络,它也跟了进来,又将叶凡遮住,向他的血肉与神念中烙印而去。

    叶凡大叫,所有毛孔都在溢血,他几乎要粉身碎骨了。

    “它并未杀你身,是要灭你道基,还有机会。”神王喝道。

    净土中,唯一的神树在摇曳,白衣神王盘坐在下,他宝相庄严,神圣无比,如一尊神明一样。

    “神王宗祖你要做什么?!”姜家的人焦急大喊。

    净土内,漫天花瓣飘落,片片晶莹,芬芳扑鼻,绝代神王白衣出世,纤尘不染,丰神如玉,几乎与神灵一样。

    “啵”

    一声轻响,绝代神王的心口出现一朵血花,很凄艳,化成一道神华冲进叶凡的体内。

    “前辈您不要这样!”叶凡大喊,想要阻止。

    可是他的身体早已被定住了,先天道图附体,他近乎碎裂,不能动弹一下。

    “啵”

    又是一声轻响,白衣神王的心口又有一朵血花飞出,可他却神色祥和,如神灵拈花而笑,盘坐神王树下,被染血的晶莹花瓣环绕。

    “那是……神灵的血!”

    “神灵的血可洗净一切罪恶、明净大道,斩断因果!”

    “绝代神王要以他的鲜血洗净先天道图,斩断先天纹络,以一己之力逆天为圣体接续断路!”

    “可是,纵然是绝代神王也没有多少神灵的血,所蕴极少啊!”

    “神王要坐化了……”

    所有人都惊住了,姜家的人更是恸哭,要阻止这一切,可是没有人能够冲进净土内。

    “神王,您的大恩比天高,可是我不需要您这样,我宁可立刻去死!”叶凡大喊,他非常的决绝,不能忍心神王死去。

    漫天花瓣飘落,闪烁晶莹光泽,神王树下,那白衣胜雪、丰神如玉的身影,越发的祥和宁静,一动不动。

    “啵”

    又一朵血花绽放,染红雪衣,飞向叶凡那里,神王被晶莹花瓣环绕,闭眸不动,拈花盘坐。(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