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四百二十五章 冥王避退
    此时,船主心惊胆颤,命令人加快开船,面对中州年轻的王,他浑身都冒寒气,他可不想对方一剑将他整条船都劈成碎屑。

    所有修士都发毛,再无人敢多说什么,强大如徐月明一个照面就被立劈了,鲜血坠在甲板上,触目惊心。

    叶凡站在大船上,心中安宁,没有任何表示,他不想主动惹事,不过心思却也在转动。

    如果中州两个年轻的王打的两败俱伤,他不介意过去将覆天宝衣“借走”顺便将那个很强势的王冲霄干掉。

    “王冲霄你有些过分了。”叶慧灵声音很轻,但却有一丝冷意。

    “我的事不用你管,今夜你我会有n场生死大战的!”王冲霄巍」然不动,声音冷漠,手持黑色的战戈,刃口处血光隐现,杀意滔天。

    叶慧灵脱俗而空明,青丝飘舞,肤若凝脂,眼若黑宝石,琼鼻挺秀,贝齿如玉,手持玉笛,放在撄唇前,轻灵吹动。

    在皎洁的月色下,她如同一尊出尘的仙人,飘逸而空灵。悠悠笛音明净人的灵魂,如大漠中流淌出的一道甘泉,似严冬季节生出一树嫩芽,带给人无限希望与美好。

    “哼!”

    王冲霄一声冷哼,手中的战戈在夜空中轻轻一震,杀意如严冬,整片天地寒冷刺骨,同时像是有千万生灵在挣扎,鲜血成海。

    这绝对是一杆不世凶兵,它的可怕杀念与无尽森然气机收敛在戈内,此时吞吐出来,惊的人通体冰凉。

    如果说美妙的笛音代表了生,那么他的气机就代表了死亡,非常的对立,战戈一动,草木凋零。

    王冲霄盯着江中的大船冷笑道:“我都说过了,谁也不许回头观战,你没听到吗?”

    他化成一道乌光俯冲而下,船上的气氛无比紧张,人人自危,生怕这个强势的年轻王者冷酷出手。

    同一时间叶慧灵飘来,后发先至,挡在他的身前,道:“没有必要将不相干的人卷进来。”

    王冲霄停了下来,站在夜空中,神色冷漠的俯视叶凡,道:“我连说了数次,你都不尊,依然望向天空,是在挑衅我吗?早就看出你有些特别了”

    “我不想卷入你们的战斗中,当然你非要逼我出手,那我也没有办法。”叶凡虽然不想惹事,但也不可能会低声下气,俯首听命。

    “口气倒是不小,你自认为有资格卷入进来吗?”王冲霄盯着他。

    叶凡没有多说什么,慢慢转身向远处走去,不再理会。

    无形杀念冲来,大船上众人如坠冰窖,而叶凡却依然在迈步,并不受影响,几步下来,很有节奏感。

    “哧”

    一道乌光冲来,打向叶凡的后心,那是战戈吐出的一道锋芒,带着血腥味,像是饮过无尽生灵的血。

    “砰”

    叶凡头都没有回,弹指将射出一道金芒,将乌光打碎,化杀念于无形中。

    “倒是小觑了你,没有想到有些斤两”王冲霄有些意外。

    大船上其他人也都很惊讶,没有想到这个少年挡住了中州年轻王者的一击。

    叶凡回头道:“你还是去找神王体、天妖体去大战吧,我不想与你平白无故舟战斗。”

    “我一路行来,东荒修士不堪一击,你在胆怯吗?”王冲霄冷笑。

    “叮,

    他的体内冲出一道乌光,竟发出金属颤音,如一杆黑色的长矛一样,向叶凡刺了下来。

    “哧,

    叶凡一展衣袖,轻轻一拂,将黑色矛锋磨灭,化成一道暗淡的黑雾,消散在原地。

    现在任谁都看出来了,这个少年很不简单,是一个绝顶高手,就是叶慧灵都退后了,不再插手。

    “难道你是摇光圣子?”王冲霄露出异色,他觉得这是个强劲的对手。

    “不是。”叶凡平静回应。

    “不是姬家神王体,不是天妖体,不是摇光圣子,还能有几人?”王冲霄很自负。

    “锵”

    一面黑色的墙壁在他背后出现,有一种神之气息在弥漫,上面插满了兵器与法宝,朦胧而又神秘。

    王冲霄身上的铁衣流动乌光,他没有回头,缓缓自墙上拔出一把紫色的长刀,而后立劈了下来!

    这是无以伦比的一击,刀芒冲云霄,一道巨大的紫电从天穹上斩落下来,杀机无限,连四级大圆满境界的修士可以轻易斩灭。

    “刷”

    叶凡不动如山,可是他的体内却冲出一株青莲,缭绕混沌雾丝,挡在了身前,紫色的长刀瞬间被定住。

    “混沌种青莲!”有人惊呼,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

    “是你!”王冲霄一惊,意识到了什么,撤去神墙,快速向后退了一段距离。

    “没错,是我”叶凡一步一步迈向夜空,面对中州年轻一代的王,面色平静,一派从容与镇定。

    但是,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种压力,金色血气冲天,像是亘古不熄的仙炉在燃烧,让人无法靠近,阵阵窒息。

    “他是圣体叶凡,竟然来到了这里,真是万万没有想到。”

    “将要与中州年轻一代的王对上了!”

    大船上的人莫不惊呼,叶凡刚离开神城就对上了中州的王,这可是不小的风波,近来他可谓风云集于一身。

    叶凡也不想如此,但对方是一个强大的敌手,只要对抗就绝对无法掩饰气机,与其如此,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我听说你生命无多,马上就要死去了。”王冲霄神色冷漠,不敢靠的太近,圣体肉身无双,自负如他也不敢近身搏杀。

    叶凡笑了,道:“你不是想与我一战吗,站那么远作甚?”

    所有人都无言,有人敢与你站在一起吗?肉身如神铁,坚不可摧,唯有动用滔天法力方可一战。诸王并起的大世,圣体也算不得什么,并不是最绚烂的,我来破你!”王冲霄大喝。

    在他的身后,黑色的神墙重现,且多了一扇门户,此时隆隆打开一道缝隙,顿时有滔天杀念冲出。

    它像是连着九幽,里面关闭着一个绝世妖魔,随时可能会冲出,无边杀念如海,让整片天空都在颤栗。

    “冥王之墙!”叶慧灵轻语。

    “什么,这是冥王之墙,原来他是冥王之体,果真是中州的王!”

    大船上的人全都惊呼,他们想到了很多传说。

    “冥王之墙,埋有无穷神兵,永无用尽之时,可打穿世间一切敌手,无坚不摧!”

    “在神墙的背后是冥王净土,若是打开,可获得无上力量,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他已经将那扇门打开了一道缝隙,可见有多么可怕!”

    这并不是异象,而是天赋神术,恐怖之极,世间少有人匹敌,一旦展出,可傲视同辈,屹立绝巅。

    传说,在冥王净土最深处沉睡有一尊神灵,唯有超越大成冥王,才能触及,世人难瓣真假。

    也有人说那不是神灵,而是自身沉睡的潜能,或者说是人体自身孕育出的神明,迈入那一个境界,就有了神灵的持性。

    “神墙永恒!”王冲霄大喝。

    在他的背后,那面黑色的墙壁绽放无尽神芒,数不清的神兵与法宝震动,而后锵锵之音不绝于耳,全都自动拔出。

    紫色的战矛、赤红的长剑、金色的大印、乌黑的战戟……神兵如林,排在他的身前,杀气冲霄,让每一个人心惊胆颤。

    这么多的神兵从冥王之墙一起拔出,很难想象到底拥有多么可怕的威力,因为人们亲眼见到其中一把赤剑斩杀了四极大圆满境界的徐月明。

    “嗡!”

    虚空抖动,无尽神兵法宝齐出,化成一片汪洋,炫目的光芒让星月暗淡失色,全都一起冲向叶凡。

    这是绝杀!

    王冲霄想要一击功成,用最强大的力量摧毁圣体!

    冥王神墙埋有无尽神兵,堪称世间最可怕的神墙,在漫长历史岁月中,也不知道有多少王者饮恨此墙下。

    “刷”

    叶凡不动,一方小世界显化而出,里面山河壮丽,景色如画,他立身孤崖上,任那无尽神兵纵横,但却难斩他一丝。

    锦绣河山异象一出,将无尽神兵全部抵住了!

    “嗡!”

    与此同时,叶凡动了,展出仙王临九天异象,与自身合一,他如仙王再生,直接冲了过去,杀向王冲霄。

    “轰!”

    天地暴动,金色血气淹没天宇,叶凡战力如江海澎湃,骇人心神。他像是要击穿大道,摧毁天地一样,举手投足间,摧枯拉朽,数不清的神兵被打碎。

    他像是化成了一尊神灵,破开一切阻挡,抬手震出阴阳生死图,击每前方。

    “砰”

    王冲霄的神墙摇动,似是要崩塌了一般,他快速倒飞了出去,脸上露出惊容,对方的战力太强大了,出乎了他的意料。

    “你……”他退到足够远处才停下来。

    “圣体算不了什么,但是战你足够了。”叶凡微笑。

    王冲霄闻听此言,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说圣体泯然众人矣,不足为道,结果对方用实际行动回应了他。

    所有观战者都心惊,这样的威势,果然有睥睨年轻一代的资本,圣体虽然生命无多了,但绝对可大战中州的年轻王者。

    “此乃小道尔,看我真正的无上冥王神术!”王冲霄话语低沉,他眸子一下子空洞了起来,他身后的神墙隆隆抖动,那扇门慢慢被打开,缝隙越来越大。

    叶凡露出凝重之色,这可真是不世大敌,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机,决不能掉以轻心。

    “轰”

    叶凡身体一震,肌体成为金色,像是化成了一尊金色的战神,让这片天地都跟着颤栗,他向前逼去,仿佛从那远古时代一步一步走来。

    在场人都心惊肉跳,无不变色。

    王冲霄的神色也是一凝,更加快速的展开无上冥王术!

    “王冲霄你还是收起神术吧,留下力量与我决战。”叶慧灵轻笑,在旁轻吹玉笛,天簌一样的仙乐悠扬飞出。

    “刷”

    王冲霄退到远空,冥王之墙消失,他纵是神术盖世,也不敢独抗两人。

    “圣体我小觑了你,收回原来的话,你若不死【花花更新】,日后再战!”他化成一道乌光就此远去,他不想一夜间对上两个大敌。

    圣体独对中州年轻一代不可一世的王,平分起色,最终让其避退,这个结果让所有人都很吃惊。

    “圣体将死,还有如此威势,真是可怕!”

    “他若成长下去,堪与天下诸王争锋,是他们的不世大敌!”

    每一个人都很震撼。

    人们知晓叶凡即将殒落,都感觉无比可惜,很遗憾不能见到他与诸王争雄了。

    夜色如水,一叶扁舟上顺流而下,笛声悠扬,似可净化人的灵魂,让人沉醉。

    叶凡赞叹,道:“真乃神术,近乎大道!”

    叶慧灵浅笑道:“叶兄过誉了。”

    “可惜,我时光无多,不能常听叶小姐神音了。”叶凡笑道。

    “想来叶兄也听到了,我有覆天宝衣,可进七大生命禁地,我若是借予呢……”叶慧灵望来,如夜月下的精灵一样,空明而灵秀。

    “借我覆天宝衣?”叶凡神色一动。

    叶慧灵轻笑,道:“我为不死神药而来,可这次中州来的人多半不算少,想成功却很难。天下间恐怕只有你的体质可入生命禁地”(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