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四百四十章 狠人
    第四百四十章 狠人

    “李小曼真的是你,我们足足有五六年未见了……”张文昌难以平静,这几年来他的生活一片灰暗,能够见到同来自星空另一端的故人,倍感亲切与激动。

    “张文昌你还好吗,很久没有你的消息了。”李小曼身穿一身白衣,清丽出尘,给人很宁静的感觉。

    “我还行吧。”张文昌很木讷,过了最初的激动,就不知道说什么了,他不想忆起过去。

    “我听到了你的消息,好好养伤吧。”李小曼平静的看着叶凡。

    “没事,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像我这样的祸害怎么可能会死呢。”叶凡笑了笑。

    这时,星峰的一些弟子飞来,一看就都是杰出传人,修为都很高,降落在地,向叶凡走来。

    “叶兄,未曾想到你回太玄了。”

    这些人虽然热情,但却有一丝忌惮,很是放不开,当初叶凡让星峰的弟子灰头土脸,他们至今难以忘记。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两年左右的时间,对方竟搅出无尽风云,尽管快要死了,但却没有人敢轻视。

    “中州的一位年轻的王者到了,华师兄一时抽不开身,怕叶兄离去,让我等先来相迎,一会儿他亲自来请。”有人开口。

    “小曼师妹也在这里呀。”有人打招呼。

    “你们去吧,我一会儿陪他们去见华师兄。” 很显然,李小曼身份不一般,这些人全都点头离去。

    张文昌虽然木讷,但却很念旧,话语比往昔多了不少,觉得在这个世界最亲近的人就昔日的同学。

    李小曼眸光如水,静静地注视着叶凡,道:“你的生命真的无多了吗?”

    “倒也不至于非死不可,在北域时,绝代神王为我请来一位神医,他说只要我自斩修为,就可以活下去。”

    “那就宁静的做一个凡人吧。”李小曼道。

    远处,蓝光一闪,一个蓝衣男子出现,比女子还要高洁,非常的灵动,如谪仙凌波而来,他拥有超尘脱俗的气质,正是华云飞。

    姜逸飞的儒雅,华云飞的空灵如仙,都给叶凡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华云飞,让他忌惮。

    如今,东荒年轻一代人杰并起,可是强大如华云飞却依然隐于南域,声名不显,很少有人知。

    “欢迎叶兄回来。”华云飞一脸温和的笑容,亲自迎来,飘逸若仙。

    叶凡也露出灿烂的笑容,道:“一别两年,华兄风采更胜往昔。”

    “我怎能与叶兄相比,如今你名动天下,谁人不知。”华云飞笑着摇头,露出晶莹如玉的牙齿,无比的真诚,道:“昔年,你曾在此修行,虽然离去了,但太玄永远为你敞开大门。”

    “华兄如此说,真是让我心中感动。”叶凡说到这里,忍不住咳嗽,一缕淡金色的血液溢出。

    “叶兄你没事吧?”华云飞上前,很紧张与关切的问道。

    “无妨,没有问题。”叶凡摇头,以白巾擦净嘴角的血液。

    华云飞转身面对李小曼,轻声道:“小曼师妹,将我珍藏的那枚圣药取来。”

    “圣药……”李小曼惊讶。

    “是我太玄开派祖师留下的那种圣药,我想它能减轻叶兄的伤势。”华云飞笑容温和。

    李小曼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叶凡,而后翩然飞去。

    “无需这样,我的伤无大碍。”叶凡摇头,说话间他又擦去嘴角的一缕金色的血丝。

    “叶兄天纵之姿,古来奇才,他***必君临天下,一定会熬过这一关的。”华云飞轻叹道,纵蹙眉也如谪仙一样空灵。

    “华师兄,摇光圣女到了。”有人向华云飞禀告。

    “叶兄千万不要离去,我请来了几位天骄人物,一会儿我们把酒言欢,谈经论道,我现在要去迎接姚曦仙子。”

    华云飞向叶凡告罪,对张文昌同样也很客气,让他们稍等片刻。

    “华兄何需与我这样客气。”叶凡笑道,目送他离去。

    华云飞到底有多么强大,如今很难说清,昔年姬紫月曾经郑重说起过,神体姬皓月出世前,曾有过一场惊人的大战,而对手就是华云飞,打的难解难分。

    最终,神王体姬皓月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才险胜一招,这些都是第一次见到华云飞时,姬紫月在旁说起的。

    后来,华云飞闭关两年,而神王体也是在两年后才真正出世,不过两人却没有再交手。

    叶凡眸中闪烁光华,若有沉思。

    “他很强大吗?”张文昌问道,他听说过神王体,但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华云飞这个名字。

    这是一个敢杀姬皓月以及他妹妹的人,能不强大吗?只是这些情况,叶凡无法告诉张文昌,不然只会给他引来大祸。

    “你在太玄修行,千万不要惹他,最好呆在拙峰,不要轻易下山。”

    在叶凡看来,华云飞足可与摇光圣子并列,当年不过惜败姬皓月一招而已,数年过去了,如今再与神王体大战,孰弱孰强,很难说清。

    “太玄教没有古经,他却有这样的修为,力抗神王体,实在惊人……”叶凡自语,他对华云飞从来没有轻视过。

    除了修为方面,还因为这个人隐藏的很深,谁能想到,昔年是他想杀姬紫月,每当想到这些,他都很忌惮。

    时间不长,华云飞归来,陪同一位婀娜动人的绝代佳丽而来,正是摇光圣女。

    “我知道两位有些误会,但前尘往事如云烟,一切都过去了,今天你们都是我的贵客。”华云飞似是怕两***动干戈。

    “怎么会呢,华兄你多虑了。”叶凡微笑,看向摇光圣女,道:“姚曦仙子,数月不见,你一如过去,似吐艳明珠,如清丽仙莲。”

    姚曦带着动人的笑容回应,但实际却恨得牙根都痒痒,叶凡将她***在离火神炉中近半年,且,昔日抢走她一件胸衣,每每想起,她都有抓狂的感觉。

    不过,此时她却看不出异常,相反一笑倾人城,眸子中有醉人的光彩在流转。

    华云飞的确请来了一些天骄人物,前方花草芬芳,灵泉叮咚,有一片紫竹林,亭台中有数位非凡人物。

    王冲霄来自中州,乃是一位年轻的王者,他面色冷淡,巍然不动,可是当见到叶凡走来时,他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杀气弥漫。

    “你想杀我?”叶凡径直向他走去,嘴角带着一丝冷笑,相当的强势。

    在场的人都很紧张,全都站了起来,一个是中州的王,一个是东荒的圣体,两者相见,竟要直接动手。

    “两位息怒!”华云飞赶忙上前,拦在了他们之间。

    “上次一战,我的身体对你生出了感应,方才乍见你出现,自然有些过激了。”王冲霄坐了下去。

    叶凡忍不住咳嗽,他以白色纱巾擦去一缕血液,许多人的眼中都流转过一抹奇异的光彩。

    所有人都坐了下来,华云飞笑着介绍,除却王冲霄外,还有两位天骄人物来自中州,一位是阴阳教的圣子,另一人是古华皇朝的一位公主。

    此外,还有南域的十几名修士,不过除却姚曦与逍遥门的李幽幽外,余者并不是多么出名。

    众人把酒论道,气氛很融洽,没有了刚才的紧张,期间华云飞弹奏了一曲,琴音仿佛来自九天之上,让周围的许多***提前绽放,更是引来许多灵鸟降落,跟随起舞。

    他的琴艺早已入了道境,让每一个人都惊叹不已,心中生起波澜,若是对敌,他的琴音恐怕可以杀人于无形中。

    不多时,李小曼翩然而来,手中托着一个紫玉小鼎,不过巴掌大,掀开鼎盖的刹那,顿时有芬芳飘来。

    “叶兄请将此药服下,一定可延缓你的伤势。”华云飞亲手送到叶凡面前。

    “我的伤势我自己知道,没有必要浪费这样的灵丹。”叶凡摇头。

    “这是太玄开派祖师炼出的九窍玲珑丹,绝对有神效。”华云飞道。

    许多人都吃惊,不少人都听说过此丹,连姚曦都动容,道:“当年贵派祖师共炼出一百零八枚,如今恐怕没有几枚了吧?”

    逍遥门的李幽幽也惊道:“此丹几乎可以生死人肉白骨,虽然无法与神药相比,但对可以延续生命。”

    “我侥幸得到一枚,实在不忍叶兄这样的天纵人杰殒落,想助他闯过死关。”华云飞将小鼎递给叶凡。

    在紫色的鼎炉中,有一枚婴儿拳头大的丹,生有九窍,跟个小人参娃娃一样,通体紫光闪烁。

    叶凡一番推辞,而后笑着收了下来,道:“多谢华兄赠丹。”

    这果然是一场谈经论道的聚会,在场的人都说出了一些修炼感悟,连傲气冲天的王冲霄也讲了一些心得。

    叶凡很是惊讶,此人轻视东荒修士,今天也能坐在这里,华云飞果然有手段,最后他忍不住问道:“王兄,我听闻你与叶慧灵大战,最终被神秘人物阻击,不知发生了什么,叶小姐哪里去了?”

    听到他这样问,其他人也都望来,在场的人都听到了这则传闻,王冲霄因此而消失了很长时间。

    “叶慧灵肯定未死,当日偷袭我们的人很强大,绝对是老辈人物!”王冲霄咬牙,不肯再多说什么。

    最后,叶凡咳血,提前告退,而众人的聚会也就此散了,约在七日后再相聚。

    “叶兄真的要离去了,在我太玄多住一段时间何妨,姚曦仙子、王冲霄、古华的公主都是天骄人物,七日后我们还要来聚,相互交流,很有好处。”华云飞真挚挽留。

    “我要去寻找延命之法,耽搁不得,只能就此离去了,华兄我们后会有期,多谢你的好意。”叶凡告辞。

    李小曼相送,道“没有选择,就斩去修为吧,其实做凡人也很好。”

    “我知道该怎么做。”叶凡远去。

    他与张文昌回到拙峰,独自相见李若愚,道:“请前辈帮我一个忙。”

    “什么事?”

    “帮我拦击一个恐怖人物。”叶凡如此说道。

    “发生了什么?”李若愚不解。

    “我料定有人要杀我,请您跟在我的身后几日,帮我阻住一个可怕的老人,若是有年轻一代的人对我动手,我自己会除掉。”

    “你料定有人要杀你?”李若愚眸子如水一样平静。

    “是的,我料定有人要出手。”叶凡非常的肯定。

    “你既然已经得知,为何不避退,还要与他遭遇呢?”李若愚问道。

    “因为我想证实一件事。”叶凡回应道。

    就在当日,叶凡离开了太玄门,一路向燕都行去,他走的很慢,并没有急于赶路,密切注意暗中的一切。

    “嗡!”

    就在第七日,一道绚烂的光芒从天而降,向他拍来,这是一只紫色的大手,铺天盖地,震出的波动如汪洋一样恐怖。

    “砰!”

    李若愚出现,单手擎天,探出土黄色的大手,挡了上去,“轰隆”一声,旁边一座山峦的峰巅被掀飞了出去,可想而知这种力量有多么的可怕。

    “好狠,居然快比的上圣主了!”叶凡心头剧跳,很为李若愚老人担心。

    “砰!”

    李若愚很从容,自然大道领悟山川万物之秘,在这片山林中他像是一尊神明,一片领域浮现而出。

    古木参天,巨藤如龙,爬满高天,到处都是草木,他们生长在虚空中,流动出可怕的力量。

    每一株草,每一根藤,每一棵木都在虚空中汲取力量,可以看到他们的根茎裂开了空间,彻底覆盖了此地。

    一个枯瘦的老人被生生逼了出来,他被这种自然领域困在这片天地中,难以冲出去。

    这是一个比圣主都弱不了几分的存在,非常的强大,法力滔天,将一座山峰都给打碎了,但依然无法冲出去。

    “啵!”

    一株古藤在虚空中开花,汲取虚空之力,像是一条真龙一样冲出,向那个老人缠绕而去。

    “你是谁,我以前似乎感应到过你的气机。李若愚平静的面对被禁锢在虚空中的强者。

    “小子你竟是如此刁钻!”那个枯瘦的强者没有回应李若愚,而是冷冷的盯住了叶凡。

    “早就就知道你要来杀我。”叶凡冷笑,道:“既然你们杀不了我,那对不起了,我会去杀他的。”(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