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五百五十章 圣惊东荒
    第五百五十章 圣惊东荒

    火魔岭一战,叶凡扬名东荒,这样的战绩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纵然是一方教主也都眼皮直跳。

    事实上,在此之前,叶凡就名动东荒,没有几个人不知晓,因为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可是,此前并无多少人忌惮,许多人都想抹杀他,然而如今却让所有人都心中一震。

    去了那么多高手,圣地太上长老级人物不少,光半步大能就有数位,最终却连大能都死了两位,实在让人震惊。

    “此子不可留,一旦让他成长起来,世上无人可敌!”这是想除他而后快的那些人接到消息后生出的第一个念头。

    十三个圣子说斩就斩了,半步大能说劈就劈了,一干高手,哪一个不是名动一方的人物,全都被灭了。

    “狠人再生啊!”

    第一时间,有人抛出了这样的说法,引起一片轩然大波,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

    这样的手段,这样的果决,引动天劫,破解死局,踏着诸雄的尸骨,晋升到四极大圆满境界。

    如此行事风格,让人胆寒,给他打上了狠人再世的标签,将他推倒了风尖浪口上。

    毫无疑问,很多大势力在暗中引导,将这种舆论引向高潮,让他万众瞩目,自然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叶凡这一次出名,的确不可避免,战绩实在惊人,有几人可以做到?

    有遥远的上古年间,有天纵奇才,不足二十岁,可灭绝顶大能,这并非传说,而是真史。

    可是,如今年代不同了,很少有这样的人物出世了,叶凡却做到了,不管他动用了何种手段,有一个事实是并未请他人出手。

    “妖孽啊,每提升一个境界,就要经历一场天劫,纵然是远古时,这样的人也不多啊!”

    “这真的是迈上大帝之路了吗?”想到这个问题,许多人坐卧不安,尤其是与叶凡有旧怨者。

    “堪比上古年间的那些妖孽,最少可以走到远古圣人那一步!”许多人怔怔出神。

    火魔岭一战,在东荒引起轩然大波,诸圣子与大能的尸骨,成就了叶凡的名声,一冲而起。

    在东荒年轻一代,还有几人敢与他并论?人们都心惊,也许唯有摇光圣子,还有东荒神王了。

    叶凡一步一步向前,已经从后面追了上来,如今是四极大圆满的修士了,不比其他人境界低多少了。

    而实际战力更是可怕,四极两重天时,他就可大战东荒年轻一代的顶级人物,更遑论是现在!

    他一旦破入化龙秘境,也许诸圣子中再无人是他的对手,这是所有人的猜测。

    叶凡像是一头洪荒猛兽,追赶着无上大教的传人,越来越近,逼得这些人唯有突破到更高的境界才行。

    不然的话,将失去作为对手的资格,可是圣体的进境太快了,让年轻一代每一个人都觉得喘不过气来。

    后方,如一头可怕的蛮兽,即将要超越他们,一冲而过,这是一种难言的压力,几乎让他们窒息。

    摇光圣地,不老峰下,千丈瀑布垂落,白茫茫一片,响声震耳欲聋,如千军万马在奔腾。

    摇光圣子,闭目盘坐瀑布前,一动不动,黑发舞动,肌肤晶莹生辉,他已得悉叶凡的战绩,神色依然平淡,默默悟道。

    姬家,神王体姬皓月徜徉于幽林中,感悟天地自然,观落叶飘零,听流水远行,一切都很随意。

    风族明珠,怔怔出神,自语道:“竟有这样的战力……”

    她在当日开始闭关,不提升一个境界,她不想去中州的奇士学院,要树立唯我最强的信心。

    还有其他无上大教的传人,趁奇士学院开启在即,抓紧时间闭关,都不想成为底层的圣子,皆想更上一层楼。

    因为,不久的将来,会是东荒、南岭、中州等五大域,年轻一代最强者的碰撞,多半有堪比叶凡一样妖孽的存在,甚至过之,没有一个人不担心。

    “圣体太强大了,不死我心难安!”这是仇恨者的心声。

    “自斩?那是个笑话!”自始至终,都有许多人不相信,一直在试探。

    现在,叶凡渡天劫,彻底得到证实,他以前在掩饰,他的大道伤痕早已彻底好了!

    毫无疑问,当想到这个问题后,许多人都心惊肉跳,若是圣体大成,世上有几人可敌?

    除非古之大帝复生,不然人族中最多有可战平者,根本不可能有一个人力压他!

    “也好,太古王快出世了,终是有人可以力敌了。”

    “不错,有一个圣体也好,不然将来不知会发生什么呢。”

    与叶凡并无恩怨者,皆在这样议论,不带个人喜恶。

    叶凡震动天下,许多大势力都发出了声音,不少人直指他是一个大患!

    不久前,他于万龙巢坑杀诸多高手,而今又以天劫手段全灭敌手,让许多人怀恨在心。

    不少人跳了出来,编排各种理由,扇动东荒强者,出面击毙叶凡,抹杀未来的凶敌。

    “狠人第二,让他继续下去,他会踏着无数强者的尸骨前行……”

    “此子手段过人,且杀心较重,绝对是一个隐患!”

    甚至,更有人造谣,叶凡得到了狠人的传承,不然怎会如此决绝,斩灭一切敌手,风格很像。

    加之,不久前就有关于他进入青铜仙殿得到吞天魔功的谣言,许多人火上浇油,不断的煽风点火。

    世人不可愚,众人自然明辨是非,但这种声音却也越演越大了,很多人叫嚣,要斩掉圣体。

    事实上,不少可俯视东荒的大势力早已暗中行动了起来,有大人物出马,要在无声无息间灭掉叶凡。

    这一决断,早在万龙巢血案发生后,就已经注定了,只不过此前叶凡一直躲在瑶池,不能付诸行动。

    而今,十三圣子殒落,大能亦被劈死,很多高手死于非命,化成劫灰,早已让一些圣地出离了愤怒。

    “活该,都是找死,我们是在正当防卫!”大黑狗叫嚣,传遍北域,扰乱了东荒的平静。

    失去传人与高手的门派,莫不愤怒,但是却无力反驳,这是一个事实,一切都是自找的。

    叶凡名动东荒,第一次引得诸圣主正视了,这个后辈的手段,他们算真正见识到了,无法再轻视。

    万龙巢一役,让许多老辈人物送命也就算了,而今竟天劫引动而来,这样毙敌实在让人忌惮。

    叶凡名传东荒,却也让瑶池承受了太大的压力,已经有不少势力要求她们放叶凡离开,不得再庇护。

    “我与子陵进入了那片仙宫中……”

    在瑶池内,叶凡与柳依依漫步谈话,得到了一个人他吃惊的消息。

    当年一别,柳依依、张子陵、王子文、林佳、周毅、李小曼冲出荒古禁地,有人成功进入了仙宫。

    在那荒古禁地之外,有一片飘渺的宫阙,自古以来,都是一个传说,几乎不可踏足,除非得蒙天眷,才能进入其中获得旷世奇缘。

    “不止我和子陵进入,我觉得他们也都跟进去了。”

    “是吗,我见过李小曼,未曾听她说起。”叶凡一怔。

    柳依依与张子陵同行,在仙宫中差点迷路,太过浩大,如一片仙家小世界一样,无边无垠。

    张子陵得了一件古兵,还有几页银书,不小心踩在一片阵纹上,失去了踪影,不知被传到了哪里。

    而柳依依在一个神龛前,发现一个白玉小葫芦,里面有一枚古丹,吃下去后一睡就是六年。

    叶凡闻言一动,为她把脉,心中顿时一跳,在其体内有一股磅礴的神力,十分骇人!

    “什么古丹,一睡就是数年,造就出如此浩瀚神力……”叶凡被惊住了,那片仙宫可真不是一般的地方。

    柳依依醒来后,在冷清的宫阙中行走,不小心也踩在了一片阵纹上,被传送了出去。

    后来,被人劫持,落入了他人的手里,不过她并不知晓敌人是谁。

    “叶凡你要小心啊!”柳依依担忧。

    “他是否搜过你的识海?”叶凡问道,想要确定一些事情,做出更精准的判断。

    “我不知道。”柳依依摇了摇头,她被印封了很长时间,不知这一切。

    “无妨,是一个成不了气候的人。”叶凡露出一缕灿烂的笑意,安慰她不用担心。

    “姐姐,姐姐,吃果果。”小囡囡双手举着一个鲜红的蟠桃,送给柳依依,小家伙粉嫩娇憨,分外惹人喜欢。

    “真可爱!”柳依依蹲下来,摸了摸她的头。

    瑶池的太上长老们,探查柳依依的身体后,如获至宝,这样磅礴的神力,也不知道省却了多少年苦修,当即就将她收为了瑶池的弟子,要悉心栽培。

    叶凡笑了,这让他彻底安心,柳依依有了这样的师门再好不过了。

    这些日子以来,不断有大教施压,不让瑶池庇护叶凡,虽未真个明说,但也暗示的很明显了。

    叶凡准备远行,不想让瑶池为难。

    “九秘都失落在何方,东荒还有吗?”叶凡自语。

    “差不多都断绝传承了,你能在东荒寻到三秘已经是天幸了。”大黑狗叹道。

    “是吗,既然如此,是时候离开东荒了,我们去另一片天地!”叶凡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再见,东荒!

    叶凡决定,离开这片浩瀚的大地,踏上新的征程。

    在离去前,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不久后,他们横渡虚空,来到南域太玄门外,并未进去,而是传进一封书信给李若愚老人。

    如今,华云飞逃离,皆是叶凡一手造成的,他不宜进入该派,可是不放心张文昌,怕他真如依依一样,被人劫持。

    因此,特来此地,送上一封书信,加以说明。

    做完这一切,叶凡长出了一口气,准备远离东荒。

    “呜呜……囡囡不想和大哥哥分开。”小囡囡哇哇大哭,抓着叶凡的一片一角,仰着小脸望着他,可怜兮兮,不肯松手,伤心落泪。

    “我要去的地方很远,有千难万险,等我稳定下来后,再来接你们。”叶凡蹲下身来,柔声安慰,帮她擦净小脸上的泪水。

    “可是,囡囡真的舍不得大哥哥……”小家伙泪眼汪汪,楚楚可怜,说什么也不愿分别。

    “让他去吧,不久后我与你一起去找他。”大黑狗在旁也劝道。

    “不久后是多长时间,为什么不现在就去?”小囡囡落泪,虽然在问大黑狗,但却眼巴巴的望着叶凡。

    小家伙依依不舍,经过百般劝说,才含着泪水点头,道:“大哥哥,你一点要早点来接囡囡呀。”

    “狗狗,呜呜……不许撒谎,大哥哥如果不来,你要带着我去找他。”她又让大黑狗发誓,不断的流泪。

    “这是几片浩大的阵台,横渡大域,不成问题,足够你用几次!”大黑狗将一些阵台交给了叶凡,让他收进鼎内。

    “你要去哪里?”叶凡问道。

    “回紫山看一看,要是能开启,我带她进去转一转。”大黑狗背负起小囡囡。

    叶凡顿时露出异样之色,盯住了大黑狗,什么也不说。

    “别这样看着我!”大黑狗咕哝,而后道:“我知道你在惦记无始经,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打开,再说了,多半不适合你修行,你早点努力出先天圣体道胎来吧。事实上,你如今所修的功法,都是各个秘境的最强玄法,绝不比任何古经差!”

    “大哥哥,你要保重呀,早点来接囡囡……”小家伙扬着小手,用力的挥动,不断的洒泪。

    “有缘还会相见的!”大黑狗如一道黑色的闪电一样,载着小囡囡消失在了茫茫大地的尽头。

    “东荒事已了,我该离去了。”叶凡自语,漫无目的的行走在一座古城中。

    “圣体当斩,不能留下这个大患!”

    “此子不可留于世间!”

    在这一路上,他听到了很多这样的议论,当属万初圣地最为激烈,几乎要明着发出必杀令。

    细细想来,他们不得不怒,圣子被叶凡斩杀,圣主殒落万龙巢,圣女赵嫣然被天劫劈死。

    这样的大恨,他们如何肯善罢甘休?

    此外,紫府圣地、道一圣地等也都愤怒,全都在寻找他的下落。

    且,叶凡得悉了另一则消息,大衍圣子项一飞近来突破,成为化龙第二变的强者,实力突飞猛进。

    “我教圣子也算是奇才了,如此年纪,成为化龙第二变的强者,有几人可以做到?”该教一位太上长老与人言道。

    “真是奇才!”众人惊叹。

    要知道,圣子一旦化龙第二变绝对很恐怖了,远比常人强大,可跨几个境界杀人。

    大衍圣地的太上长老,很是自傲,隐约间言之,如今项一飞可力压圣体,是年轻一代的翘楚。

    “项一飞他活了下来?”叶凡惊讶,瞬间明白,此人度过天劫,得到了莫大的好处,突破了一个境界。

    项一飞先是流血那一夜,想进无始杀阵毙他,这次更是与那么多圣子共施辣手,为他设下死局。

    不曾想,他竟然渡劫成功了,不过绝不能再留下他。

    “逃出来了,还突破了,我一样送你上路!”叶凡冷笑了起来,此人必要诛除。

    大衍圣子项一飞突破到化龙第二变,引起一片轰动,许多人都赞叹。

    不管怎样说,无人知晓摇光圣子与姬皓月的修为,目前他是第一个被发现为化龙第二变的圣子。

    深夜,大雨滂沱,叶凡手持金色的权杖,如一尊魔神一样出现在一座小镇中,经过半个月的努力,他追到了项一飞的行踪。

    “还敢在外历练……”叶凡冷笑,他生有神眼,当日清楚的知晓了其身份。

    “轰!”

    电芒闪烁,大雨倾盆而下,叶凡手持天庭权杖,立劈客栈,无尽杀伐之气锁定项一飞。

    “什么人?”大衍圣子惊呼,冲天而起。

    “杀你的人!”叶凡从大雨中走来,每一步落下,小镇都一阵颤抖。

    “是你,叶凡!”大衍圣子一惊,闪电划过夜空时,他见到了大雨中的真身。

    “不错!”

    “叶兄你这是何意?”

    “送你上路!”

    “轰”

    滔天杀意冲起,大雨如瓢泼,雨帘遮拢天地,漆黑一片,叶凡手持杀手权杖出击。

    “当!”

    刺目的光芒光华冲起,大衍圣子还击,与叶凡大战在一起!

    惊天的神芒,冲霄的杀气,在这个雨夜,电闪雷鸣,刀光剑影,惊动了整座小镇。

    激烈大战,寒光四射,照亮夜空。

    “啊……”

    大衍圣子大叫,手中黄金圣剑被杀手权杖震裂,接着“噗”的一声轻响,他的头颅被斩了下来。

    叶凡在雨夜离去,没入倾盆大雨中,留给很多人一个如魔神一样的背影。

    第二日,消息传出,世人皆惊,人们还在惊叹大衍圣子如何了得呢。

    结果,未过多久,项一飞就被人斩了,很多人都清楚的听到,他喊出了叶凡的名字,自然知晓是何人所为。

    “圣体太强势了,根本没有任何顾忌了!”

    “天啊,圣体太大胆了,明着来斩圣子了,他想做什么?”

    大衍圣子项一飞,被斩在一座小镇上,只留下一具无头的尸体,让很多人惊悚。

    圣体的时代要来了吗?他现在根本不加掩饰了!

    “再敢暗中追杀我,我一个一个将你们的传人都灭掉!”就在当日,叶凡放出了这样的话语。

    此语一出,东荒哗然,圣体无惧,根本不怕什么了!(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