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五百八十一章 弑神虫
    第五百八十一章 弑神虫

    沼泽地中也有一些古树,稀稀疏疏,但却参天入云,投下大片的树荫,此地很潮湿,阴气也很重。

    一座莲台流动异彩,洁白如玉,通透溢彩,盘坐上方的女子白衣无暇,乌发如云,口诵佛经,超尘脱俗。

    老瞎子站在莲台旁边,用力冲这边挥手,破锣嗓子很有穿透力,这边的人都听到了,可却都迟疑未动。

    段德斜睨了他一眼,咕哝道:“这个老家伙什么来头?怎么一看就像个老混子,不像是个正经人。”

    “还能比你更混与不地道吗?仙葬图就是卖出来的。”叶凡小声道,在他看来,老瞎子比段德还算朴实一些呢。

    东方野很吃惊,道:“他卖出的仙葬图?”

    “几位,咱们一起前行如何,人多力量大,古经平分,圣兵各凭机缘。”老瞎子摆手,招呼三人。

    最终,叶凡、东方野、段德一起向前走去,与那两人汇合,但刚到近前他们就大吃了一惊。

    早已见到有异虫缭绕在此,但是没有想到这么可怕,每一个虫子都跟穿着金甲一样,都有手指那么长,竟然可以啃食神力。

    少女的虽然炼化了数十只虫子,但是却还有三十只呢,将佛光啃食了一大片,老瞎子体外的光幕而已被啃的坑坑洼洼。

    “这是什么虫子?”野蛮***吃一惊,纵然他常年生活在蛮荒老林中,也未曾见到过。

    “这……该会是故老传说中的那种神虫吧?”段德惊悚,倒退了好几大步。

    “没错,这就是弑神虫,不过血液并不纯净,没有传闻种那么恐怖。”老瞎子招呼几人,让他们帮忙炼化。

    弑神虫,相传连神灵都可以啃噬掉,几乎没有什么都可以阻挡它们,什么都可以咬破,什么都能吃下去。

    “这可是传说中的惊世灵物,价值不比一部古经差,培养个几千年,说不定真的可以诞生出一只真正的弑神虫来。”老瞎子撺掇几人出手,捉几只驯养。

    “老梆子,你也忒不厚道了,这种虫子除非从卵开始培养,不然绝对会被反噬,没有好下场。”段德咬牙道。

    “老货!”东方野听到这个说法后,想捶他一顿。

    叶凡第一次觉得,这老骗子比段德还不是东西,也是一个欠扁的主,是那种狗都要咬、鹅都要琢的混蛋。

    “我的意思是,赶紧帮我们一起炼化这些神虫,然后一起寻找虫巢。”老瞎子翻白眼,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锵”

    野蛮人一***砸了下去,打在一只弑神虫上,硬是没有打碎,发出一阵金属颤音,可想而知多么的坚硬。

    这些虫子都有拇指那么大,浑身都是细小的金色鳞片,形似一头小蛟龙一样,只不过没有长角而已。

    “这种东西打不碎,只能以法力炼化,不然怎么叫弑神冲呢。”老骗子提醒。

    神虫,祖血稀薄,近乎断绝,而今处在原始状态,并未开化,没有什么灵性,但却也有这种威能,足以体现它们的可怕。

    “如果诞生出几只祖虫……”段德双眼放光,不断的搓手,显得很激动。

    若是能培育出几只真正的弑神虫来,天上地下都可以横着走,可惜他也只能想想而已,从来没有人成功过。

    相传,上古年间只有一位圣人成功喂养出几只半神虫,与他一起将一个苏醒的太古王都给杀的解体而亡。

    “我就不信你这么坚硬!”野蛮人执拗劲上来了,扔开狼牙大棒,一只手探出将一只金虫捏在手中,用力碾动。

    “野小子不要乱动!”老骗子吓了一跳,急忙喝道,让他丢开。

    “大能的肉身可以被咬穿,你别乱来。”段德也一惊。

    “嘎吱嘎吱……”野蛮人用力捻动,金色的神虫在他的手指间作响,声音刺耳。

    “噗”

    最终,他竟然活生生捏碎了一只弑神虫,金光四散,血液迸溅,惊的老瞎子直翻白眼。

    “你个变态!”段德叨咕。

    老骗子道:“快点帮我们炼化,没有时间在此耽搁了,即便寻不到古经,但只要能够找到弑神虫巢,也是丰收。”

    段德出手,开始帮他们炼化,东方野则直接拿收捏,都很费劲,但却在慢慢进行。

    叶凡也捏住一只,在袖子中“噗”的一声震碎,到底还是让几人见到了,所有人都像见鬼一样盯住了他。

    “呃,我只是试试而已。”

    “啥时候咱俩切磋下?”野蛮人双眼放光,无比炽热,肉身无双,他一直寻不到敌手。

    “我只会射箭,你当靶子,我来射绝对么问题。”叶凡笑道。

    东方野:“……”

    最终,数十只弑神虫都被除掉了,他们在这片沼泽地仔细寻找,但却根本没有发现虫巢的影子。

    “多半在仙葬地中,我有一种预感,很是不妙,该不会真的诞生出了纯血的祖虫吧?估计那样的话,连圣人的骨头都能啃烂!”段德咕哝。

    “我观你一声阴气,当是常年出没于陵墓中,是否如此?”老骗子翻着白眼问道。

    “老梆子你话太多了!”段德一点也没有尊老之心。

    “我佛慈悲,多谢几位施主出手相助。”剔透溢彩的莲台上,那个白衣女子浅笑开口。

    她有一种跳出三界外的气息,拈花而笑的神佛也不过如此,仿若不在这个尘世间,飘渺而生动。

    在她的眉心有一朵金莲花,与羊脂玉一样的肌肤相衬,灿灿生辉,她体态纤秀,黑发如云,有一种清丽动人的美。

    “你是来自西漠的‘觉有情’?”东方野问道。

    觉有情,这是一个很怪的名字,但在西漠佛教中却大有讲究,自古以来没有几人敢起这样的名字。

    它是菩萨另一种意思,它包括自觉和觉他,是为觉悟的人,而又以觉悟他人为己任,有情而觉悟。

    早已人传言,觉有情将来会证道为菩萨,是西漠古来少有的一个有近佛的人,会成就大道。

    觉有情收起莲台,立身沼泽中,白衣展动,肌体明净如七彩琉璃,发出佛光,如梦似幻。

    她并没有多余的话语,保持一种佛性,祥和而宁静,对几人点头微笑,没有多说什么。

    “啊……”

    远处传来惨叫声,那条鱼龙鳄长达二百丈,在沼泽中神出鬼没,连斩了数十高手,比绝顶圣主还可怕。

    “呱!”

    十几里外,那只百丈高的蟾蜍,吼动山河,吞掉了上百强者,更为血腥,震的整片沼泽地都在抖动。

    “这样不行啊,两个凶灵守护在此,根本绕不过去。”叶凡蹙眉。

    “没事,我们等在这里就行了,天塌了有大个顶着。”老骗子老神在在,说这个地方可避开两头洪荒异种,很安全。

    “轰!”

    泥浆飞溅,卷上了高天,一位皇主与一位绝顶大能出手,对上了鱼龙鳄,一座大鼎从天而降,镇压了下来。

    “吼……”

    鱼龙鳄大吼,天际的云朵都被震散了,二百丈长的鳄身猛力一撞,将大鼎掀飞,砸向远处的一片山岭。

    “轰”

    烟尘冲天,乱石穿空,那片山脉被砸他七八座山峰,大鼎坠落地上。

    “好畜生!”

    一座大印从天而降,向下压来,化成了一座碧***,上面草木繁盛,银瀑飞坠,飞禽走兽,无比生动与大气。

    “咚!”

    碧玉大印,化成大岳种种压在鱼龙鳄的身上,整片沼泽地都沉陷了下去,可是惨烈煞气突然冲天而上。

    “砰!”

    鱼龙鳄硬砍大印,将其也撞飞了出去,将远处的一条山岭生生砸断,成为一片不毛之地。

    “这上古异种鱼龙鳄太恐怖了!”

    叶凡他们吃惊,一位皇主与一位大能联手都不能将他压制,不多时又飞来一位圣主,祭出一口龙蛟剪,前来镇压。

    “锵”、“铮”……

    火星四射,泥浆滔天,三位绝顶人物大战鱼龙鳄,打的昏天暗地,不可开交,无比惨烈。

    而另一边,三位无上教主级人物,一起出手,正在镇压那个蟾蜍,它亦很可怕,背负九道金线,射出九支神箭,差点将要一位教主洞穿致死。

    “这片仙葬地,还真是可怖,四方皆有圣主级蛮古兽王守护,光这片沼泽地就出现了两头洪荒异种,进去后指不定还会见到什么呢!”

    “现在就是机会,我们快走!”老骗子招呼几人,第一个向通天之地冲去。

    此地,除却绝顶大能外,其人都没有办法飞行,只能徒步前行。

    这一次,他们有惊无险,没有遇到什么异兽,直接来到了通天之地,成片的仙崖,浩瀚无垠,紫气腾腾。

    此地,草木很少,但却也不缺少生机,所生草被,不是芝兰,就是龙草,或者奇树等,没有一株凡品。

    崖壁上,万载灵药吐蕊,飘出幽香。古洞前,神藤叠绕,花朵晶莹,结满异果。

    早有不少修士冲了进来,四处寻找大帝古经,在这片紫气氤氲之地,充满了一种玄秘的道韵,但却被众人打破了。

    “啊……”

    人族修士,自身间发生了争斗,有人发现了一座洞府,一群人蜂拥而入,大打出手,转眼间已经十几人死于非命。

    “看到没,今天指不定要死多少人,不过是一篇剑诀而已,如果是大帝古经出世,绝世皇主都要生死对决了。”老瞎子开口。

    “你有什么发现没?”叶凡捅了捅段德,这个家伙常年盗墓,对这个地方肯定有不同的见解。

    段胖子很镇定,背负双手,在这片仙崖间不断踱步,正在丈量,精心计算与推演。

    好久之后,他叹了一口气,道:“这个地方太大了,山崖无尽,灵瑞过盛,我要是一一推演出来,没有半年都不行。”

    “我来看一下大势。”叶凡自语,他以源天神术,从整体来观这片仙葬地,神眼射电芒,扫视八方。

    仅仅片刻后,他就心中震动,这片地方玄而又玄,像是有一个仙人侧卧,躺在此地沉睡,诡异无比。

    叶凡在地上刻了下来,将天地大势以及灵瑞最盛的几个地方都标了出来,同时点化出几个必死的龙穴。

    “行啊,观出这样的天地大势来了,我们若是合作,天下无古陵园不可进,纵是大帝的坐化之所,也可闯上一闯。”段德双眼神光湛湛。

    不过,可选的地方终究是有些多,他们一时间难以决断。

    “让我卜上一卦试试看。”老瞎子抓起几十块古龟甲,念念有词,而后掷在了地上。

    “什么,九绝之地,必死无疑!”老瞎子看完地上的卦象后,身体一哆嗦。

    “什么意思?”野蛮人问道。

    “卦象显示,这里绝天、绝地、绝人、绝鬼、绝仙……这样说吧,什么进来都得要绝灭。”老瞎子话语不自然。

    “这不是古之大帝的坐化之地吗,怎么成为了九绝之地?”段德怀疑与不解。

    叶凡站起身来,再次以源天神术观看,结果越看越心惊,这片仙崖,的确像是一个仙人侧卧,横躺此地。

    但是,仔细凝望后,他心中惊悚,这尊仙人并非是沉睡,而像是被人锁在了这里,葬命于此。

    “这可真是名副其实的仙葬地……”他自语,在地上画出了这幅图刻,其他人也都惊憾。

    老瞎子收起几十块龟甲,不断摇动,卜第二卦,哗啦一声散落一地,这一次正要压在叶凡所绘的仙葬上。

    “这里有仙珍,多半真有古之大帝的圣兵,甚至遗体,但却是九绝之地。”老瞎子再一次推演出卦象来。

    “你算的准吗?”东方野严重怀疑这个老梆子,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

    老瞎子道:“错不了,绝对是一处葬仙绝地,不过却也有一缕生机,只要寻到大帝圣兵,或者古经,多半就显化出了生路。”

    “啊……”远处不时传来惨叫声。

    浩瀚的山崖,一座又一座,紫气腾腾,云蒸霞蔚,也不知道有多少修士进来了,为争夺上万载的灵药出手,为一座刻有文字的洞府而死战。

    这才刚开始,就已经有六七十人送命了,血染崖壁间。

    “走,卦象显示,唯一一缕生机在这一方,我们前进去仙珍!”老瞎子开口,指向一个方位。

    他们虽然心中紧张,但却都没有退走,选择了前进,刚路过几座石崖,就见到了不少血迹与尸体。

    这个方位,有不少人在出没,其中不乏绝顶人物,不过并未大开杀戒。

    “坏了!”就在这一刻,段德浑身的寒毛都倒竖了起来,盯住了前方山崖的拐角处,道:“刚才你们见到什么了没有?”

    “好像有一个人一闪而没。”东方野也盯着那里。

    “那不是人,想不到世上真有这种东西,我初入各种地下古陵二十几年,从来没有遇到过,不想今日在此撞见了。”段德脸色发白。(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