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五百八十四章 古府宝烁
    第五百八十四章 古府宝烁

    神岳巍峨,上面不生草木,但却不乏生气,有仙气环绕,有鸾鸟飞舞,还有沁人心脾的芬芳飘出。

    “不死神药!”人们惊叫了起来,相隔这么远就能有药香,一定是太古遗存下来的神药。

    现场一阵骚动,很多人向前涌去,可是却没多少人敢轻举妄动,因为就在他们的头顶上方,有十几位大人物还有没用出手呢。

    中州的神朝之主,南岭的妖主与战主,还有西漠的神僧等,一个个宝相庄严,岿然不动,皆盯着那一对石门。

    古老的石门高能有八丈,严丝合缝,干燥洁净,所有人都皱眉,料想很难打开。

    最终,古华皇朝的一位大能从人群中走出,一步一步向前行去,来到近前,用力一推,轰隆一声大响,一扇石门移开半尺宽,露出一道缝隙。

    所有人都惊讶,以为此地被封印,肯定要大费手脚,没有想到这么容易。

    此时,药香更浓郁了,在石门后流动,不少人飘飘欲仙,忍不住咽口水,像要举霞飞升了一样。

    “刷”

    天空中的十几位绝顶人物,不分先后,化成一片神光俯冲下来,一字并开,站在洞府前。

    没有人敢上前与他们争抢,这些人是当今天下的统治者,纵然有绝顶大能亦不敢同时与这些人为敌。

    “阿弥陀佛!”一个老僧偶念佛号。

    所谓的阿弥陀佛,是一位古帝的称号,但究竟是否在西漠诞生的就很难说了,因为有传说他来自域外古星。

    “我来开道!”南岭的妖主上前,双手一震,大门轰隆一声打开了,他大步走了进去。

    “好浓郁的芬芳,真的有仙药啊!”

    “可惜,有这十几人在此,其他大能都不见得出手,就不要说我等了。”

    后方,众人议论,许多人都很不甘,当中自有大能级的人物眼神烁烁,等待时机出手。

    一对石门大开,氤氲雾气冲出,这是先天灵气,众人一窝蜂一样冲了上去,感受到了神药的气息。

    “妈的,这次亏大了,神话传说中的不死药啊,肯定没我们什么事了。”段德沮丧,无精打采,愤愤的磨叽。

    “轰!”

    洞府中传来巨响,有***战了起来,不用想也知道为了争夺神药,有绝顶强者动手了。

    “进去看一看!”东方野忍不住了,最先向前冲去。

    老瞎子临时算了一卦,龟甲四散,他叫了一声:“有惊无险,莫大机缘,赶紧上啊!”

    这个老东西连窜带跳,跟一个活兔子一样,没有了一点老态龙钟的样子,很是亢奋,也很自信。

    “这老梆子吃春药了。”野蛮人咕哝,他身手敏捷,却愣是被老瞎子反超了过去。

    叶凡、觉有情、段德跟随在后,进入这座洞府中,灵气汹涌,浑身都在被洗礼,每一寸血肉都充满了力量。

    “真的有神药啊!”段德忍不住了,眼珠子转个不停,思考墓葬学中的种种手段与布局,想要出手。

    这座洞府,在外面看起来虽然宏伟,但是却谈不上浩瀚,可是一旦进来却发现仿佛置身在另一片天地中,无比的广阔。

    此时,已经有上千人进来了,站在古洞府第一层内,可是一点也不拥挤,再来两千人都没有问题。

    “神药在那里!”

    前方,有一片玉田,芬芳扑鼻,绿叶托仙葩,流光溢彩,绚烂夺目。

    “不止一株神药!”

    “不对,这当是药王!”

    人们不断惊叹,所有人的眼睛都红了,恨不得立刻冲过去,这是无价的瑰宝,一株在手,连绝世皇主都要折腰。

    以五色神玉筑成的一块药田中,黑土肥沃,六株古药晶莹剔透,流动仙雾,散发出的清香让许多人咕咚咕咚咽口水。

    上方的石壁,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地乳滴落下来,渗入泥土中,滋养这六株古药。

    “虽然不是不死神药,但这是古药王,生长***万年了,天啊,一次竟孕生出这么多株,真是逆天了!”

    人们惊叹,许多人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世间,一株药王都不可见,虽然比不上不死神药,但也算是仙珍了,一株药王起码可延命四百年。

    当世,除却记载于古籍中的不死药外,还有什么灵物可以做到?它仅次于与瑶池的那株蟠桃古树!

    药王,很难培育,需要不断以大地灵乳浇灌,生长八万年以上,才可称之为药王。

    有谁等的了这么长的时间?八万年之久,纵然是不朽的皇朝也不过比这再长一倍多的时间而已。

    中州的皇主、南岭的妖主、西漠的神僧将药田围住了,不远处有人在大战,有其他绝顶大能不服气,打了上来。

    人群躁动,没有人可以平静相对,许多人都想冲过去大战一场,可是慑于那十几人的威名,都犹豫不决。

    “天啊,这座洞府存在多长时间了,药王繁盛与枯萎不知几代了。”有人惊呼。

    五彩玉髓筑成的药田中,六株药王旁边,还有一些早已化成烂泥一样的古药印痕,那是也不知道早在多少万年前就烂掉的古药王。

    很显然,这六株不过是那些古药王的籽生长出来的,繁衍也不知多少代了。

    六株药王,每一株的品种都不相同,有的开出梦幻一样的七彩花朵,花瓣如玉一样剔透,有的结出玛瑙一样的果实,馥郁醉人。

    每一株可延命四百年,六株加在一起,快抵得上半株不死神药了,许多人呼吸急促,难以克制。

    “凭什么你们来分配,大家一起上,抢了!”

    终于,有大能忍不住了,冲上前去,大打出手,其他人也不管不顾了,纵然是皇主、妖主等阻挡在前也不行。

    “砰”、“咚”……

    这片古洞府一片大乱,人们都出手了,疯狂向前冲去,各种法宝都祭了出来,打向那十几位大人物。

    此地若非有阵纹守护早已成为了飞灰,这么多人出手,不乏绝顶大能,那种威势足以毁掉一方天地。

    “阿弥陀佛……”西漠的神僧口诵佛号,但是根本不管用,一柄大铁锤从天而降,砸在他的光头上,发出轰鸣。

    此地一片嘈杂,转时间就有不少人丢了性命,六株古药王都被人拔起,那十几位大人物也没有办法平分了,各凭手段抢夺。

    “杀!”

    喊杀震天,得手的人向第二层洞府跑去,不敢久留,其他人在后紧追不舍。

    药田中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剩下,野蛮人用力捶石壁,无比的遗憾。

    “噗”

    药田的泥土中,段德冒出头来,吐了一口黑泥,咒骂道:“妈的,就差一点得手,让我白白吃了一嘴泥!”

    在抢夺中,他被一位绝世皇主一巴掌给拍进了黑泥中,几人见他又活蹦乱跳的走出来,无比吃惊。

    叶凡走了过去,将这块几丈见方的药田收了起来,留作将来栽种宝药用。

    “我以前挖到过一个瓦盆,比这块药田还好,来历神秘,可惜被一个王八蛋给偷去了。”段德咬牙诅咒。

    叶凡:“……”

    东方野:“……”

    两人神色平静,什么也没有说,生怕断胖子发觉异常。

    “六株药王啊,可延命两千四百岁,让那群混蛋得去实在不甘。”老骗子搓手。

    “形势比人强,我们能大过那十几个绝顶大能吗?”野蛮人道。

    “赶紧走,不然什么都要被他们抢光了,我觉得此地可能有一株真正的不死神药!”段德道,当先向里跑去。

    第二重洞府同样广阔,冲进来数千人一点都不拥挤,依然显得空空旷旷,此时大战到了白热化,没有人愿放手药王。

    “圣人的兵器!”有人惊叫,在这座洞府的深处,有十几块破铜,透发出古老而玄秘的气机,光泽暗淡。

    “一口破铜钟裂成了十几块,但是内孕的阵纹并未灭!”有人一眼看透,圣主级人物都躁动了,向前冲杀。

    这口铜钟虽然破损了,但只是形裂而已,它所孕生出的天地纹络还在,在其内部甚至还沉睡有此钟的“神祇”。

    “当!”

    大钟即便早已成为一块块碎片,也威力无穷,其中一块被人敲响,旁边数十人化成血雾,形神俱灭。

    “太可怕了,圣人兵器名不虚传!”

    人们没有恐惧,更加的眼热了,一群人向前冲,其中包括了几位大能。

    “当!”

    又是一声钟鸣,这一次是一位皇主手持两块碎铜,震出了圣音。

    “噗”

    一位半步大能离他最近,头颅与躯干分家,跟遭受了雷劈一样,钟波一扫,没有一丝反抗之力,就化成一片血雾消失不见。

    这就是古之圣人的兵器,尽管早已破损的几乎废掉了,但是不过巴掌大一块残片依然有此威力!

    “这是神物,如果能够重新组合在一起,彻底修复过来,钟波一响,天下谁能挡?!”

    有些绝顶大能激动了,若是掌握了这样的圣人兵器,悬在头顶上空,何处不可去,纵横天下都将没有敌手!

    “砰!”

    段德口吐鲜血倒飞了回来,手中死死的抓着一块钟壁,能有一尺多长,锈迹斑斑,光泽黯淡。

    叶凡他们相当的吃惊,十几块碎铜都被那些绝顶大能夺走了,段胖子能够虎口夺食出乎他的意料。

    “妈的,以后谁想拼起那口圣钟,花天价从我这里买吧!”段胖子咬牙,竟打的这个主意。

    众人疯狂了,这处古洞府每一层都有神物,所有人都快速向里冲,人们相信肯定还有不世瑰宝。

    古经、不死神药、大帝圣兵,多半就在最深处,每一个人都很亢奋,极速飞奔,当然都是在大能带领下。

    如果某一个大势力没有大能进来,根本不可能得到一件珍物,因为这里汇聚了很多绝顶高手。

    一个大湖阻住去路,谁也没有想到它会如此浩大,一望无垠,跟一片碧海一样。

    “刷”

    一些大能直接横渡,飞向碧湖中心,其他人不能飞行,咬了咬全都踩水而行,快速向前奔。

    “白玉天梯,通向域外吗?!”人们惊呼。

    当来到大湖深处时,众人见到银河落九天,前方有一道天梯,为玉石砌成,通向天穹深处,悬于半空,缭绕着雾气。

    很多人抓狂,没有多少人能够飞行,根本不可能攀上那座天梯,无法沿着它上去。

    “哗啦”

    忽然,破水之声响起,远处一叶扁舟划来,上面站有一个人,身披蓑衣,头戴斗笠,手持竹篙。

    “神祗念,这一次他真正出现了!”老瞎子一哆嗦。(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