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五百八十五章 度人经
    第五百八十五章 度人经

    碧湖万顷,一悠而来,那个男子丢下竹篙,负手而立,可惜依然见不到他的面庞。

    就在这一刻,十几位大人物最先感觉不对劲,中州神朝的皇主、南岭的妖主与战主、西漠的神僧都心中悸动,变了颜色。

    “你是什么人?”一位绝世皇主问道,他已经活了近三千岁了,睥睨天下,可是此时却有惊悚的感觉。

    竹筏上,这个男子不为所动,依然背负双手,默默催舟前进,外界一切难动他根本心。

    “你到底是谁,我家皇主在与你说话,可曾听到?”一个老人上前,须发皆白,是一位太上长老级的强者。

    “啵!”

    小舟上的男子冷冷的望了过去,抬手向前一点,那个老人额头冒出一股血花,一下子就倒在了湖泊中,染红了碧水。

    “哗”

    所有人哗然,这是什么人?如此胆大包天,当着一位老皇主的面杀人,实在嚣张之极。

    “狂徒!”一位半步大能踏波而行,大步上前,张口吐出一尊鼎,如一座黑色的山岳一样压了下去。

    “啪”

    这口大鼎被小舟上的蓑衣男子一根指头就点碎了,碎鼎块像是一片沙土一样簌簌坠落进湖中。

    “交织出道与理的兵器,就这样被人轻易戳碎了,这个人太强大了,他有什么来头?!”所有人都惧,毛骨皆寒。

    一声惊叫传出,半步大能不由自主向前飞去,他脚踩湖面,水花四溅。可以见到,他在剧烈挣扎,可是却无法反抗,被摄到了小舟上。

    身穿蓑衣的男子伸出一只手,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另一只手依然背负在后,一切都很随意。

    “啊……”大步大能惊叫,似乎遇到了最为恐怖的事情,他手脚离地,悬在半空中挣动。

    “噗”

    一声轻响,半步大能的头颅破碎,鲜血与脑浆同时流了下来,浸入那条有力的手臂上,蓑衣人却没有一丝的厌恶。

    “噗通”

    他轻轻一松手,死尸坠落进湖中,染红了一大片碧水,尸体沉浮,无头而骇人,让人不敢正视。

    这下子所有人都不能平静了,全都倒退,这是什么人,一只手就掐死了一个半步大能,手段骇人!

    “他是古陵中那个存在,又来到了这里……”

    有人惊恐大叫,终于认出了他是谁,正是叶凡射塌十八座石山后出现的神秘人物。

    可是,到了现在依然没有人意识到这是一个神祇念,并非所有人都像段德与老瞎子那样所学甚杂。

    扁舟破水而来,速度并不快,但却震慑人心,神秘男子负手而立,衣袖上染着血与脑浆,他根本不在乎。

    “刷”

    天穹上,中州的一位皇主还有南岭的战主,两人同时出手,各结法印,向下按去。

    “轰!”

    天地暴动,碧水滔天,他们分别演化出一方大印以及一口大钟,由神力构成,交织有先天纹路。

    “中皇印!”

    “南妖钟!”

    众人惊呼,虽然是匆匆打出的,但这却是不世高手的法则构建的,可怕无比,可以轻易抹杀一般的大能。

    “哧”、“哧”

    神祇念,他抬起了头,负手而立,并没有其他动作,双眼中射出两道妖光,划出长长的轨迹,凄艳而美丽。

    “当!”

    天空中,南妖钟轰鸣,而后快速龟裂,震出一个巨大的黑洞来,消失不见了踪影。

    “啪嚓!”

    中皇印也是如此,一道道裂纹乍现,像一根骨头被野狗咬过一样,断裂、粉碎,眨眼寂灭于虚无间。

    “他是谁,究竟是什么人?!”人们都惊叫了起来。

    “难道是东荒的疯老人来了不成?”有人怀疑,在当世也唯有这样一尊圣人了,不然谁还有这样的手段。

    仅是双眸扫出的两道光而已,就将世间两位绝顶人物的构筑的法则秩序破灭了,实在骇人听闻。

    “神祇念……他是神祇念!”终于,西漠的一位老僧认出了他究竟是何种生灵,白眉耸动,口诵佛号。

    “神祇念?!”许多人都不解,可是但凡明白的人全都脸色苍白,浑身发寒。

    “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中州的四位绝世皇主皆动容,不由自主倒退,万没有想到见到了这样的生灵。

    “世间真的出现过神灵不成,不然怎么诞生了神祇念?”南岭的战主说不出是喜还是忧。

    在这一刻,其他修士通过了解,终于知道神祇念为何物,这是古之神灵死后诞生出的一种生物,可以称为魔鬼。

    “我看他们有什么办法破解……”段德后退,一副不关己的样子。

    老瞎子又扔出一把龟甲,在湖面上算了一卦,道:“向东,再向南,上上吉。”

    野蛮人打心眼里不信这个神棍,不过见叶凡与觉有情都跟了过去,也追随了下来。

    “轰!”

    他们刚退走,扁舟上的蓑衣男子就发出了乌光,如一轮黑太阳一样,可怕无比,而后演化成一口黑洞。

    “啊……”

    在这一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惊叫,不由自主向前飞去,在半途中躯体就裂开了,扁舟上的黑洞吞噬一切。

    头颅、断肢、躯干,鲜血淋淋,漫天都是,这简直就是一幅人间地狱的景象,一瞬间上百人碎裂,全都没入那一点————黑洞!

    乌光隐去,黑色的深渊消失,神祇念又出现在扁舟上,在他的唇齿间,有不少血迹,甚至衣襟还有一些细小的白骨茬。

    “他将那一百多人一口吞了下去!”

    不少人几乎瘫软在地上,这可都是化龙秘境以上的强者,没有一个弱者,结果让他一口就给吞掉了。

    “古前,真的有神灵啊,他是神死后诞生出来的魔鬼!”

    这是一尊魔,立身在此,有天下无敌之势,根本没有一个人可以抗衡他,上去就是死。

    一下子灭掉上百名强者,镇住了所有人,连绝顶大能都沉默了,皆生出寒意。

    “除非疯老人来此,或者请出几尊太古的王,不然没有人可以与他争雄!”

    可惜,疯老人踪迹渺然,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至于太古的王,想都不用想了,那些古生物同样是大患。

    “阿弥陀佛。”西漠一位老僧口诵佛教古帝之号,站了出来,道:“我佛慈悲,昔年一位古佛亦曾遭遇过神祇念,留下伏魔之法。”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故老口中的神祇念,无比神秘与可怕,从来都只是传说中的存在,佛教竟早有人真实遭遇过。

    人们不得不惊叹,西漠佛教传承古老,博大精深,底蕴深厚,一位古佛竟降服过神祇念这种无上魔鬼。

    “神僧快些施法,降服此魔!”有一位皇主催促。

    “需要我们合力才行,共诵我佛往生神咒。”老僧开口。

    “哼!”

    一声冷哼,神祇念这尊魔鬼第一次发音,让人如坠冰窖一样,汗毛孔都向外喷冷气,浑身打颤。

    这种声音像是从无底地狱中传上来的,让人灵魂激动与恐惧!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

    就在这时,西域的那位神僧开始诵经,他盘坐虚空中,宝相庄严,身后缭绕出一片佛光,如一尊古佛再生。

    “所有人都一起诵经伏魔!”一位皇主大喝。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陀罗尼……”众人一起诵经,往生神咒响彻大湖中。

    可以清晰的看到,每一个人身上都飞起一片光,连接到了一起,向那尊魔压去。

    此魔未出手,显然是想对抗往生咒,揣摩其意,他露出森冷的笑容,虽是人形,但却狰狞无比。

    “佛教神咒果然非凡,真的可以抵住那尊魔!”东方野吃惊。

    旁边,觉有情手持菩提枝,一脸慈悲,佛光蕴生,口诵另一种古经,正是大悲咒,声音不大,却响彻天地间。

    她一尊菩萨降生,白衣如雪,眉心金色莲花印记射出一道道瑞彩,与那往生咒相合,让佛音更加浩大。

    不远处,那尊魔身体颤动了一下,双眸射出两道冷光,没有一点人类的感情,佛光将扁舟推拒了出去。

    “佛教古经果然神妙……”段德惊讶,没有想到真的可以力压那尊魔。

    每一个人都有无尽潜能,佛教有些经法,可让普通人亦发挥出一些特定的神能来,往生咒就是如此,世人合力,可度神魔。

    但是,如果用来单独对决,就有些薄弱了,需修其他古经相辅,才能强化。

    “道门没有类似的古经吗,若是也有神文,共同诵出,岂不是更妙。”叶凡自语。

    “哼!”老瞎子不爱听了,斜睨了他一眼,道:“道门不喜创教,都是闲云野鹤。今天,我也诵出一经,共同伏魔。”

    “你该不会要念出一段算命术来吧?”东方野不相信这个神棍,总觉得他是个骗子。

    “积阳成神,神中有形。形生于日,日生于月。积阴成形,形中有神……”老瞎子盘坐湖面上,口诵真经,顿时引得一批人不由自主随之而诵。

    老家伙相当的犀利,闻经而之知其意,这是要让这尊阴生而成的魔化掉,他身上道光流动,如一尊金身道祖一样。

    “心源清澈,一照万破。气战刚强,万感一息。以一心观万物……”老瞎子盘坐虚无中,越来越飘渺,似乎是在天地外传音。

    “这是传说中的度人经!”诸多绝顶大能都变色,全都非常震惊。

    度人经,并不是人族大帝的古经,但是却也有非凡妙用,虽然战力不强,但是却可度化万物生灵。

    度人经一出,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一起诵出,整片天地间似有一种莫名的力量被勾动而来。

    “吼……”

    那尊魔一声大吼,化成一道乌光,从原地消失了,佛光还有这种莫名的力量天生克制他。

    “大家不要停止,不然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这尊魔可以随时杀回来。”一位大能传音。

    其实,不用他说,众人已经停不下来了,度人经一出,往生咒都些被压制了,两经同诵,人们的体内的潜在神能源源不绝的冲出,难以停止。

    这片大湖一片璀璨,光华千万丈,很多人都沉浸到了一种奇异的境地中,不断诵经。

    “原来每一个人都有这么强大与可怕的神能……”叶凡怔怔出神,他并没有陷入进去。

    “刷”

    就在这时,那些绝顶大能都动了,冲上了天梯,走向通天之地,他们也没有沉浸在度人经中。

    “妈的,这群老家伙让人诵经,自己跑上去夺大帝神藏去了。”东方野愤愤不平。

    “我们飞不上去。”叶凡蹙眉,这个时候唯有大能不受禁锢,可以飞行,其他人都没有办法登天梯。

    这时,老瞎子睁开了眼睛,从容退出那种诵经的奇异境地,随手就是一卦,龟甲作响。

    “我们也能上去,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他卜卦后,指向段德。

    段胖子诅咒,道:“你这老梆子,就知道坑蒙拐骗,胡说八道。”

    “死胖子你别磨蹭时间了,再晚上去一步,东西都被人抢光了!”老瞎子瞪眼,与方才诵经时飘渺出尘的气质大相径庭。

    “你个神棍!”段胖子眉心光华一闪,飞出一道星河来,直挂天梯上,带着他们从容而上。

    “这……难道是传说中那个星河道人的宝贝,可他早已坐化两万年了,这个无敌王者的神物随他一起葬在了地下。”老瞎子眼睛睁的很大,道:“你竟然将星河王的古陵给盗了?”

    “别盯着我,我一不小心掉进一个破坑中捡到的。”段德有些心虚,而后愤愤不已,道:“道爷我一身宝贝,可被某个王八蛋全都给偷去了,现在严重缺宝。”

    叶凡:“……”

    野蛮人:“……”

    段胖子诅咒连连,但是这两人却不敢搭言,任这苦主咒骂个不停,怕他觉察。

    他们终于登上了天梯,向上走去,一直没入苍穹中,来到了一片万物初生之地。

    此地,灵气如水一样,几乎要液化了,灵药遍地,草木丰盛,居然有纯净源在形成,可清晰见到过程。

    “这是一片太古的天地!”几人都大吃一惊。

    “小心一些,既然有神祇念,此地多半就是葬有神灵的古地。”老瞎子提醒道。

    “呱……”一声鸣叫,一道金光横空而过。

    “那是……一只三足金乌飞了过去!”

    同一时间,叶凡神色一动,他见到了萧太师还有萧志,在远山中飞行而过。

    “这是一个界中界,很小,并不是很大,一定要找到葬有神灵的那口古棺!”段德咬牙道。(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