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五百八十九章 力撼大能
    第五百八十九章 力撼大能

    万丈高的玉台,一阶一阶而上,龙跃凰翔,混沌环绕,尽管几人都知道那不是真实的,但还是心惊。

    青龙、神凰非常的逼真,足有上万条,由仙气化成,为五色玉台增添了一种神秘气机。

    若是凡人,纵然仰视上方,也什么都见不到,毕竟五色玉台高达万丈,但是几人都神目如电,穿云破雾,隐约可见。

    上方,一口棺椁陈旧而古老,透发出无尽的沧桑,虽然长不过一丈,但却像承载了万古,装尽了岁月。

    什么沧海桑田,什么茫茫大地,什么无垠星空,都不抵棺椁一角,它仿佛凝聚了古今未来,贯穿了上下百万年!

    到了此地,没有人能够安然度过了,肌体将要崩裂,浑身剧痛,骨骼都在作响。

    在这五色玉台上,有无尽恐怖威压,如潮汐澎湃,浩荡天地间,让人的身体将要崩碎。

    古之大帝的极道复苏了吗?

    这是所有人的疑问,这种盖世威压,唯有在北域神城一战时出现过,任何修士都无法抗衡。

    “这……难道只是一具尸体发出的吗?他生前会有何等恐怖的威势!”

    他们不得不悚然,此时来到了五色玉台不远处,根本没有办法再前进一步了,任何古宝都无用。

    此时,每一个人的神力都被严重压制了,虽然还能施展出法力,但却不怎么顺畅了。

    到了现在,叶凡与东方野毫无疑问最为适应环境,两人的肉身比圣主都强,神力虽然减弱,但是战力却未下降。

    一个古老的棺椁,很有可能早在太古前就存在了,世间有无神灵,将在今日揭开谜底。

    棺椁并未横陈万丈玉台上,而是在其上的虚空中沉浮,悬在混沌与仙气中,如有生命一样。

    “完了,我们只能止步于此了,根本无法再前进一步了,怎么办?”东方野道。

    万丈高台在前,却没有办法接近,从上方浩荡下的气机让人难以承受,几乎有形神俱灭之厄。

    “一群小杂鱼也走到了这里,不知死活。”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传来,他背负双手而来。

    “杂鱼你说谁呢?”东方野舔了舔嘴唇,这是野蛮人要出手的先兆,将手中的大***抬了起来。

    “别冲动,这是一个大能!”老瞎子阻止了他。

    “一群杂鱼!”这个年轻男子轻蔑的扫视过来,慢慢踱步而至,带着一股迫人的威压。

    叶凡他们觉得有些不妙,这是一个禀性不过关的大能,根本未将他们放在心上,想要清场。

    “叔叔!”

    就在这时,另一个声音响起,一个中年男子步履艰难的接近了此地,很显然万丈玉台给了他极大的压力。

    叶凡心中大呼不妙,坏事了,萧家的人到了,正是半步大能萧志,几次想置他于死地。

    “叶遮天!”萧志来到此地,一眼就发现了叶凡,双目圆睁,一声大叫就要扑过来。

    “就是他杀了明远?”旁边,那个看起来很年轻的能,神色顿时沉了下来,俯视叶凡,道:“你自己把自己刮了,还是等我出手?”

    叶凡一声冷哼,什么也没有说,他步履轻灵,如谪仙一样轻飘飘的滑了出去,直奔万丈玉台。

    他在顶着强大的压力前行,瞬间来到了玉台近前,到了此地神力被压制的更厉害了,很难使出。

    “叶小儿,我看你还往哪里走!”萧志阴恻恻的走来,如猫戏老鼠一样,不紧不慢,逼至近前。

    萧云升,为萧太师的亲弟弟,看起来很年轻,但这并不是他的实际年龄,背负双手,浑不在意,踱步而来,俯视叶凡,道:“自己跪下来吧。”

    “叶小狗,我看你这次如何不死!”萧志阴森森,一步就迈到了近前,手中持八卦紫铜炉,用力拍了下来。

    在这一刻,叶凡没有惧意,而是露出一缕讥诮之色,他从容出手,左手捏抱山印,向前打去。

    这不是昔日的印法,是在蛮荒世界的绝壁上得到的无缺秘术,这是天、地、人三印中的地印。

    “嗡!”

    力之极尽,无比刚猛,如一片大地压了过来,这只结印的左手压满了天空,恐怖绝伦。

    萧志冷笑,他是半步大能,一个化龙秘境修士怎是他的对手,他手中的紫铜炉流动紫华,压落下来。

    但是,紧接着他感觉到了不对劲,神力不畅,在此地被严重压制,竟然无法催动起来自己的兵器。

    他蓦地警觉,这并不是让他不安的地方,对方实力远不如他,应该会被压制的更厉害才对。

    然而,对方的手印并未被束缚,抱山印一出,如大地凌空,厚重、大气,压盖了一切,黑压压一只大手打了下来。

    “当!”

    在万丈玉台前,所有人的道力都受到了压制,无法顺畅使出,可是叶凡肉身强固,这是纯肉体的力量。

    抱山印!

    叶凡左手如一片黑峰,打在紫铜炉上,发出一声轰鸣,劈了啪嚓,铜炉裂开,坠落在地。

    后方,所有人都惊住了,一件交织出法则秩序的兵器,就这样被他以肉身毁掉了,他的体魄强到了何种程度?

    “退!”萧云升大喝,一步就冲了过来,催动滔天法力阻挡。

    叶凡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左手抱山印继续一震,一座黑色的大岳虚影印出,压向前方。

    萧志大叫,奋力倒退,双手推出,阻向黑色的抱山之印,然而却无力挡住。

    “噗”

    他的双手一下子化成了血泥,被黑峰压碎,接着双臂如豆腐一样,被叶凡的左手擦碰到,也“啵”的一声碎了,鲜血与骨头渣子飞溅。

    后方,众人都惊住了。不过,萧云升的法力终于涌动了过来,挡住了叶凡的攻势。

    “砰!”

    一声剧震,叶凡倒退了出去。而萧志藉此踉跄而归,双臂消失了,化成了肉酱,不复存在。

    在这葬仙之地,任何人的神力都被压制,叶凡靠纯粹的肉身力量,将一位半步大能重创。

    “啊……”萧志大叫,他几乎疯了,不敢相信这一切,凭他的实力,来多少个叶凡都可杀掉。

    然而,现在却是这样一个结果,一个照面,就被对方徒手干掉了双臂,他怒、羞、愤、恼,剧痛让他冷汗长流。

    萧云升面沉似水,虽然为一个年轻男子的样子,但是威势却堪比一方教主,黑发乱舞,眼眸如电,如一道闪电一样冲了过去。

    “刷”

    叶凡更快,九步登天,连冲上玉台十八阶,感受到了无尽的威压,从那万丈高处压落而至。

    在此,他停了下来,右手划动,浮现出道痕,他结出了人王印!

    此时,他如一个君临天下的人族共主一样,睥睨世间,望穿苍茫大地,有一种惟我独尊的姿态。

    这就是人王印,始一展出,一个人的气质都会发生变化,他如人族的王一样,立身云端,俯视众生!

    “轰!”

    叶凡捏印打出,一声巨响,他蹬蹬蹬退了出去,虽然一阵摇动,但是并无伤痕。

    另一边,萧云升变了颜色,他为绝顶大能,但是滔天法力不畅,竟然没有镇死对方。

    “再来!”叶凡更上九重台阶,在上面叫道。

    坏了!萧云升第一次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对方的肉身强横的变态,比他这个大能更甚,超出了他的预料。

    在这个地方,一身法力被压制,肉身的强横将会得到充分的体现,若是登上玉台的顶端,谁生谁死很难说。

    “杂鱼上来一战!”叶凡冷哂。

    萧云升当即沉下了脸,一句话也不说,登玉阶向上而去。

    一个化龙秘境的修士,向一个大能叫号,让下方的几人都一呆,这可真是威风!

    “啊……”下方,萧志大叫,失去双臂后他剧痛不已,此时见到这个情景,急怒攻心。

    “你叫唤什么!”野蛮人拎着狼牙大棒向前走去,凶巴巴,逼视这位半步大能。

    “你……”萧志差点憋屈死,他的实力何其高深,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今日却连被人轻视。

    不过,他知晓东方野的来历,是某个原始古部落走出来的野人,肉身超级变态,在这个鬼地方冲突,他必然吃大亏。

    “发生了什么?”就在这时,一个晴朗的声音传来,一个精神奕奕的老人到了,正是萧太师,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位老人跟随。

    “父亲你终于来了……”萧志吐了一口血,打湿了衣衫。

    野蛮人二话没说,嗖的一声冲上了玉台,在下面他肯定要吃大亏,效仿叶凡倚仗肉身登天而上。

    “砰!”

    上方,叶凡手捏人王印,黑发浓密,狂乱舞动,与萧云升又大战了一记,依然无恙。

    间他硬撼大能,刚赶到的人都吃惊,尤其是萧太师等,神色不断变幻。

    此刻,中州的四位皇主、南岭的妖主、西漠的神僧都赶到了,全都露出了异色。

    “罢了。”萧太师一挥手,使了个颜色,让萧云升退了回来,两个野人一样的后辈,倚仗肉身在玉台上可拼大能,若是在此被干掉两个大能,实在不划算。

    “好热闹……”

    又有一些教主赶到,都是威震天下的大人物,有的修士让中州四大不朽神朝都头疼,来自诸子百教。

    叶凡心中一凛,他看到了一些熟人,在瑶池蟠桃盛会上见过,比如说中州阴阳教的老教主,年逾三千岁,是一个活化石级人物。

    此时,除了叶凡他们几个外,没有一个后辈,都是名动天下的教主级存在,雄视茫茫大地。

    这些人都来了,明显要有一场雄主大战,连远古圣人的血肉骨骼都是惊世神物,就更不要说古前神灵了。

    万丈玉台上,那口沉浮的古棺为无价仙珍,每一个人都不会放过,必会惨烈争夺。

    这时,众人散开,各自从不同方向开始登台,沿着玉石阶向上走去。

    “这些人可真是准备充足,带来了这么多超级禁器!”老瞎子吃惊。

    段德叹道:“刻下了远古圣人的部分法则,阴阳镜、翻天印、南妖钟、中皇鼎,这么多超级禁器,可让他们走到万丈玉台上。”

    “都走到了这里,我们难道功归一篑不成?”东方野不甘心,将圣人的那根金色的臂骨取了出来。

    老瞎子捅段德,道:“小胖子别藏拙了,你身上宝贝多,赶紧弄出一件来,不能让他们先登上玉台。”

    “老梆子你身上有重宝,拿出一件来,足以护我们前进。”段德道。

    两个神棍开始扯皮,最终段德急了,将圣人油灯祭出,与东方野的金色臂骨搭在一起。

    “老梆子赶紧出祭宝!”

    老瞎子念了一声咒语,一个古盾飞出,也搭在了圣人臂骨上,确切的说是一个龟壳。

    觉有情一言不发,将菩提枝伸出,搭上前来,立刻带出无尽生气,让几人都吃了一惊。

    叶凡想了想,把烂铜片取出,与那些器物交叉在一起,立时流动出一种莫名道韵,仙泪绿金纸内刻有神纹。

    这些器物都不是远古圣人的兵器,也不是仿品,但有的却是圣人遗物,组合在一起,流动莫名气息。

    他们一步一步前进,竟暂时挡住了玉台上的威压,足足上行了三千丈高,当来到五千丈高时,这些器物挡不住压力了。

    几人举步维艰,来自神灵遗体的威压,铺天盖地,要将他们撕裂,难以承受。

    “可惜了,远古圣人化道留下的唯一圣骨,千锤百炼,为不世神物,只是没有刻上相应的阵纹而已,不然当可护我们上去。”

    “我的圣人油灯何不是如此,是真正的神材,但却没有相应的法则烙印。”

    “怎么办,上不去了吗?”

    他们停在了五千丈高处,正好处在玉台的半山腰,很难再进一步了,纵然是叶凡也不敢轻易冒险。

    “啪嚓!”

    其他各方,陆续传来碎裂的声响,超级禁器在龟裂,有不少人也不得不停了下来。

    “咦,不对,还有些大势力在前进,他们身上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神物!”

    “拼了,古前神灵的遗物,我志在必得!”段德咬了咬牙,终于祭出了自己的至宝。

    “刷”

    光影一闪,一个破碗出现在他的头顶上方,垂落下万缕乌光,将几人都护了进去。

    “一会儿上去后,我要动用墓葬学的秘术,改天换地,盗走神灵的棺椁,你们一定要配合我。”段德叮嘱。

    破碗一出,隔绝无上压力,它拥有神秘莫测的威能,让方圆三丈内风平浪静,没有一点波澜。

    一步、两步、三步……

    他们一路向上,虽然有恐怖气机弥漫,但是他们的脚步却并未被阻,慢慢登临到了玉台顶端上。

    “哼哼哼……杂鱼!”有人冷笑,正是萧云升,看似年轻,却为绝顶大能。

    萧太师以及阴阳教的人合在一起,先一步登临了上来,也不知道用何种神物抵住了神灵威压。

    万丈高台上,龙跃凰翔,古棺沉浮,已经有数批人上来了,仙气缭绕。(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