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五百九十二章 吞天魔盖现
    第五百九十二章 吞天魔盖现

    萧云升被一个化龙秘境的修士掌掴,彻底懵了,口中怒吼,如受伤的凶兽一样。

    叶凡跟进,右手捏印向下按去,这一次直取他的眉心,要剖开他的头颅。

    萧云升伸左手阻挡,眉心若是被打碎的话识海必毁,那样的话纵为绝顶大能也活不成了。

    修为到了他这等境界,纵然肢体断掉也可以再生出来,唯独神识不能有伤,灵魂印记一灭,这个人也就不复存在了。

    “砰!”

    叶凡打出的依然是抱山印,一往无前,右手漆黑如一座山峰,震裂那由神力交织成的法则,攻了进去。

    “咔嚓!”

    萧云升的左手痉挛,而后扭曲变形,发生了严重的骨折,剧痛让他脸色狰狞,冷汗冒了出来。

    “噗”

    叶凡的右手化成的黑色山峰不断下压,势猛力沉,这是纯肉身的对抗,萧云升的掌指终于破烂,成为一团肉泥。

    一位大能的肉身何其坚固,但是在叶凡面前也不够看,被他巅峰的肉体力量给打烂了。

    “啊……”萧云升一声大叫,身子倒仰,躲避那将剖开头颅的一击。

    叶凡右手下压,几乎快贴到了他的额骨上,萧云升亡魂皆冒,顾不得什么颜面,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就地翻滚。

    “砰”

    叶凡三步跟上,右脚轮动起来,猛力劈砸了下来,重若千万钧!

    “啪嚓!”

    这一脚可以说相当的凌厉,尤为狠辣,脚掌踏在了他的胸膛上,十几根胸骨当时就折断了。

    “噗”

    萧云升张嘴就是一大口鲜血,在这一刻他五脏皆裂,这一脚差点贯胸而过,将他蹬穿。

    “砰!”

    叶凡继续出脚,这一次毫不留情,踏向他的额骨,很显然是想一击碎掉他的头颅,让其毙命。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刹那间,快到人们无法阻止,所有动作都是一瞬间发生的。

    “住手!”

    旁边有***喝,萧太师头顶十几件禁器,怒发冲冠,如一头老狮子一样扑了过来。

    “砰!”

    叶凡不为所动,右脚猛力跺下,踩向萧云升的眉心处,如果踏中,即便是绝顶大能也会死透。

    “噗!”

    关键时刻,萧云升吐出一口先天精血,化成一方麒麟盾,挡在了额骨上方。

    叶凡一声大吼,用尽力气踏了下来,砰的一声踩在血盾上,万丈玉台一阵摇动,可想而知这一脚的力量有多么大。

    血色的麒麟盾四分五裂,而后砰的一声炸开,叶凡的脚掌被阻去大部分力量,但却也最终落了下来。

    “咚”

    如闷鼓轰鸣,萧云升的头颅瘪下去一块,那是被叶凡生生踩下去的,不过终究是没有剖开,血肉模糊。

    这个时候,萧太师到了,双手一划,一幅锦绣山川图出现,要将叶凡给收进去。

    “砰!”

    叶凡震指,这一次他捏成了人王印,以君临天下人族共主之姿硬撼山川图。

    “轰!”

    叶凡肉身无双,而萧太师法力虽然被压,依然有移海之能,一声剧震,两人都蹬蹬蹬倒退。

    “你给我去死吧!”

    这个时候,叶凡的身后,同被段德那个破碗护在下方的野蛮人出手了,手中的大***轮动而出。

    地上,萧云升惊怒交加,快速翻滚,躲避这惊人的一击。

    “当!”

    野蛮人的肉身也很恐怖,狼牙大棒几乎可捅破天,打的万丈玉台一阵剧烈摇动,若非神灵安息之地,恐怕早已成为一片劫灰。

    “砰!”

    萧云升躲避过第一击,却没有躲避过第二击,一声惨叫,双腿被东方野砸断,血肉模糊一片。

    “你敢……”

    萧太师震怒,见到野蛮人的大***开始抡向自己亲弟弟的眉心,他奋力出手。

    可是,叶凡却挡住了他,不让他上前,不断与那幅山川图碰撞,指裂苍穹,打的这幅古图差点碎掉。

    “刷”

    阴阳教的人出手了,一位大能吐出一道匹练,上前将萧云升救走,不然必会葬在野蛮人的狼牙棒下。

    同一时间,阴阳教的老教主王阳战亲自出手,向前逼来,要对付眼前的几个人。

    原本就是他说的要清场,而今盟友遭难,他自然要立威,这是一位活化石级的存在,年逾三千岁,让所有人都忌惮。

    他速度不是很快,但却相当的迫人,背负双手,斜睨几人,那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姿态让人生畏。

    他俯视几人,右手探出,直取空中的破碗,要一把抓走,让几人失去护体之物,死于非命。

    可以说,他的确有这样自负的资本,身为一个活化石,纵然是绝顶圣主都不是他的对手。

    “哼!”

    老瞎子一声冷哼,右手拍出,同样具有莫名的可怖法则力量,不弱于阴阳教的老教主王阳战。

    “砰!”

    两人一声碰撞,神力漩涡出现,诡异莫名,时空都像是发生了更迭,一片混乱。

    周围,众人一阵心惊,很多人到了此地神力都被禁封了,但是活化石级存在王阳战却还能有这样的手段,果然是高人一截。

    而那个不起眼的老瞎子竟然抵住了他的攻势,方才没有人看得起他,不曾想是一个世外高人。

    “是你……北域第二大寇————天瞎老人!”王阳战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道:“你还没有死……”

    “你都没有死,我怎么会死。”老瞎子嘿嘿的笑着。

    “刷”

    双方快速分开,都倒退了出去,皆很忌惮对方,谁也没有再轻易出手。

    萧云升获救,但是却相当的凄惨,两条手臂被叶凡给拍成了肉酱,两条腿让野蛮人活活砸断。

    尤其是额骨,塌瘪下去一块,清晰的印着叶凡的鞋底子印,这种羞辱让他发狂,眼中的目光无比怨毒。

    “太皇乃是人族大帝,古今未来,万民共尊,身为人族一员,我等为何不能瞻仰,难道你们将其他人看成异族不成,还是说你们自己心存异心?”

    叶凡给阴阳的人扣了一顶大帽子。有不少人注定要被划分到清场之列,闻听此话全都赞同与附和。

    现场一阵骚乱,大夏皇主排众而出,道:“我们只带走始祖的遗体,其他不动,现在开棺吧。”

    经过方才的一番冲突,还真没有人敢轻举妄动了,看似最弱小的一股人有两个野人一样的存在,还有北域的第二大寇,出乎了众人的预料。

    此时,叶凡几人的眼神也怪怪的,万万没有想到老瞎子来头这么大!

    “哧哧哧……”

    一道道神光射出,皇道龙气被注入古棺上的印记中,棺盖作响,慢慢掀开了一道缝隙。

    “轰!”

    本源混沌气冲了出来,响声如惊雷,所有人都快速倒退,紧张的望着古棺。

    这是一位远古大帝的葬身之所,谁也不能确定他是否留下了后手,人们皆很忐忑。

    混沌流尽,棺盖无声的浮起,露出了棺内的一切,众人一起向前冲去。

    空空如也!

    竟是一口空棺,并没有尸体,不见太皇的踪迹。

    “怎么回事,太皇的遗体呢?”

    “为什么是一口空棺,古之大帝的遗体去了哪里?”

    很快,人们发现在棺底有一幅人形的印记,这是一尊古帝的身影,烙印在了棺材底板上。

    “太皇化道了吗,将自己化于天地中……”

    “不对,这是一种大道烙印,并不是化道的痕迹!”

    在这一刻,人们无比激动,这是一位人族大帝留下的道痕,当中蕴含有怎样的奥义,不用想也知道是无上古经。

    太皇去了哪里?这是所有人的疑问。

    忽然,有人指着棺壁,道:“上面有字!”

    “不死天皇……”有人念道,但是很快就被人打断了,此地杀机爆发。

    此刻,这些人终于不再隐忍了,想争夺古棺,都要据为己有,不仅有人族大帝的道痕,似乎还有其他秘密。

    “不要妄动,这样会毁掉烙印的!”有***喝。

    这具棺椁一旦四分五裂,上面的烙印将不复存在,没有人可以得到。

    “老夫早就说过了,闲杂人等退去!”阴阳教的王阳战旧事重提。

    南岭妖主、中州皇主、西漠神僧等上前,将不少人逼了出去,人们无法靠近。

    “还有你们,赶紧离开!”王阳战身边,一位大能对叶凡等人喝斥,神色森然,有恃无恐。

    “忘记刚才的痛了吧?”老瞎子冷笑。

    “这个地方不是谁都能呆的地方……”王阳战说到这里,头顶上方生死气显化、出现。

    红、黑两气缭绕,如一方青天沉降了下来,要将所有人镇压,每一个大能级人物都有窒息的感觉。

    “远古圣人的兵器!”

    很多人脸色苍白,纵然为圣主级人物也是心中忐忑,万万没有想到有人祭出了圣人的兵器,绝对可以横扫一片。

    那种威能,几乎不是人力可以对抗的,在圣人难以诞生的年代里,手持这种兵器几可天下无敌。

    “这是传说中的阴阳镜吗?”人们想到了这件近乎神话传说中的兵器,无不变色。

    这是一件传世圣兵,传于世间二十几万年了,一直不朽,为最可怕的远古圣人兵之一。

    并不是每一位圣人都可祭炼出与己身境界相匹的兵器,因为那种材料太难寻了。

    就如同大帝寻找凰血赤金、万物母气、仙泪绿金一样,可遇不可求。

    远古圣人以普通材质祭炼的兵器,少则能存世几万年,多则十万年左右,就会磨灭在岁月下。

    唯有绝世神物祭炼出的超级圣人兵器,才可以长存不朽,被称为传世圣兵,世间难寻。

    “不对,不是那件传世圣兵,没有摧毁万物的无敌气机。”

    “是五万年前阴阳教仿制的古镜,虽出自一位圣人之手,但并不是绝世神物铸成,数万年过去了,已经半毁了!”

    “不过,还是有很强大的圣人气机,其他兵器绝对不能相抗!”

    人们皆倒退,许多人脸色惨白,知道肯定争不过阴阳教。

    阴阳教的人虽然有恃无恐,但却未敢对不朽神朝的人不敬,那是出过人族大帝的传承,底蕴不可测。

    不过,他们对叶凡等人就不假辞色了,与他们站在一起的萧云升更是咬牙,喝道:“滚过来!”

    “老瞎子,我这受损的圣人兵器,即便是在这个压制神力的特殊地方,也足以斩灭你们所有人。”阴阳教的老教主王阳战漫不经心的开口,道:“看在传奇人物老不死的面子上,我任你离去。不过,他们几人必须死。”

    他盯住了叶凡、东方野、段德,而后更是锁定了那个破碗,要据为己有。

    万丈玉台上,一下子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知道,即便是在岁月的力量下早已受损的圣人兵器,也可以杀死很多绝顶高手。

    “那个胖子,把你的碗拿来!”王阳战冷漠无情,索要几人的护体宝物。

    在这生死关头,段德神色变幻莫测,一会儿咬牙,一会儿又目光闪烁。

    “你们几个蚁虫都死定了!”萧云升咬牙,无比的怨毒,道:“那个死胖子,赶紧交出碗来。”

    “妈的,真以为吃定老子了?”段德咬牙,最后下定决心,他头顶上方的破碗流动出可怕的气息。

    “喀嚓!”

    破碗龟裂,上万道乌光冲出,一个古朴的陶盖露了出来,在虚空中沉浮,在上面有一个鬼脸印记是如此的醒目。

    “那是……”

    “看起来很眼熟,与某种古籍中记载的一则传闻很像!”

    “我想起来了,鬼脸……那是吞天大帝的印记,这个陶罐盖子是帝兵。”

    “上古吞天魔罐……是东荒的极道武器。天啊,失传已久的魔罐盖子出世了!”

    很多人悚然,都忍不住倒退,这让人毛骨皆寒,一个破败的碗竟然蕴有半件极道帝兵!

    “不用怕,半件极道武器无法复苏,除非圣人来了,不然没有人可以催动,发挥不出大帝仙威来。”

    “那你去试试看!”

    “发挥不出帝威来,也可力压远古圣人的兵器了!”

    万丈玉台上一震骚乱,没有一个人不惊,全都倒退而去。

    叶凡也是张口结舌,黑皇念念不忘的上古吞天魔罐,其最关键的部位竟然在段德手中,藏在破碗内。

    “拿了一把破镜子就敢在我面前显摆?”段德挺胸抬头,镇定了下来,道:“你们完了,将我得罪透了!日后,你们祖宗的墓我要挖各遍,你们自己的陵园留给我孙子去掘!”(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