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六百零一章 九千年前中皇再现
    第六百零一章 九千年前中皇再现

    王腾,被五大域的年轻英杰称为北帝,几乎没有一个人敢与他撄锋,所有人见到后都绕着他走。

    而今,东荒的那个妖孽来了,竟差点毙掉他的弟弟,这让很多人都惊异。

    当世,年轻一代也许唯有那个一巴掌就拍死一个王体的人,可与王腾一争高下,这是很多人的看法,称其为中皇。

    北帝曾化名狼神,行走于北原与东荒间,十五岁时就已同辈无敌,又经过十年的积累与沉淀,无法预料达到了何等的境界。

    且,所有人都知晓,他秉承天地大气运,连九秘都得到了手中,天知道他还掌握有怎样的古术。

    自此进入奇士府后,无人敢撄锋,而他却也一直在坐关,很少出现,就算是出来也只去府后的大能闭关处。

    至于中皇,有人说他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具体如何无人详解,严格来说当世只有一个王腾,无敌年轻一代。

    “大哥,你要替我报仇。”王冲摇动兄长的胳膊,唯有这个时候才像一个孩子,没有了凶气。

    “他抢走了我的兵车,还打伤了我,且对你不敬,一定要杀了他!”王冲挂在那条手臂上,不肯下来。

    这是一处古洞,地处奇士府中,平日间没有一个人敢进来,这是王腾的坐关之地,被其他圣子视为禁区。

    洞府中,灵药能有数十几株,皆超过了万载药龄,正中有一株药王,芬芳袭人,株体剔透,烁烁生辉。

    如果有人进来,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株药王竟是仙葬地出世的那六株之一,竟被栽种到了此地。

    洞府中一切都很古朴,没有一点奢华之气,药王的旁边有一张玄玉床,王腾盘坐在上,一动不动。

    他英姿伟岸,黑发披散,脸如刀削,剑眉入鬓,眸子中有无尽星辰幻灭,深不可测,如古帝复生。

    “大哥,你怎么不说话,帮我去报仇呀!”王冲开始撒娇。

    “你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会死在外边,即便我是你兄长,也没有办法保住。”王腾平静开口。

    “大哥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母亲大人说了,出门在外,你要照顾好我。”王冲抱着他的手臂,不满的皱鼻子。

    “你该收敛一些了。”王腾伸出一指,点在少年的眉心,道:“我镇压你一年,性子不磨平,不得出关!”

    他一指点出,古洞内一片晶莹,真龙、神凰、白虎、玄武相随,不断和鸣,神圣祥和,如神灵出世。

    “啊,不要!”王冲大叫,想要逃走,但却挣扎不动,被定在当场。。

    他无比的沮丧,道:“大哥,那可是一个圣体啊,值得你亲自去杀他。”

    “所谓的体质算不得什么,在我眼中只是活人与死人,不臻至大成,与这芸芸众生没有什么区别。”王腾神色平淡。

    “你是天下第一人,可你弟弟我不是啊,不杀死他,会成为我心魔的,都没有办法静修。”王冲叫道。

    “好好去闭关,反省一年!”王腾伸手一点,化龙第四变的王冲没有一丝反抗之力,大叫着倒飞进一座石室中,石门落下,被封在当中。

    “乌古力、金乌朵你们进来。”

    “拜见主人!”洞府外,走进来两个高大的生灵。其中一个高有一丈,通体银光闪烁,覆盖鳞片,生有四臂,充满了力感,银发披肩,眉心有一只竖眼。

    另一个,高有两米,通体金光闪烁,生有一对金色的神翅,每一寸肌体都密布黄金鳞片,金发中生有一对鹿角。

    “你们去将那个名为叶凡的少年的头颅给我摘回来。”王腾平静的开口。

    “是……那个圣体?外面传的沸沸扬扬,成长起来,可力压太古的王。”其中一个生灵吃了一惊。

    “何必在意他人体质,强者当自信,惟‘我’独尊。若是不能证道,纵然是仙人转世又如何?不过是死人与活人的区别。”

    “主人教诲的是。”

    王腾道:“他修有一些古术,还有一些禁忌秘法,可战圣地太上长老级人物,你们两个同去,确保万无一失。”

    “这样的实力,我们去一个人就足以杀他几个了。”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我不想有意外发生,去吧,将头颅摘来。”王腾冷淡的说道。

    “是!”

    两个生灵不敢再多说什么,退出了洞府,轻声议论。

    “主人修的那种天功快成了,到时候中皇都不是他的敌手了。”

    “中皇根本不是这个世上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主人已经是天下第一了。”

    奇士府,秀丽山峰一座又一座,每一位弟子都有一处灵地,平日间互不打扰。

    “那是……太古生物!”

    有人发现了两个生灵,不由的变色,在远处惊呼出声。

    “早就听说了,王腾深不可测,曾经深入东荒绝地,收太古生物为仆,竟是真的!”

    许多人闻讯,在秀丽山峰上远观,莫不动容,不敢靠近。

    一金、一银两道虹光破空而去,消失在了天际,众人许久才回过神来,对王腾的洞府更加敬畏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近来,有人在奇士府山门前刻了一段话,着实引发轰动,很多人站在石壁前思索,纵为府中大能也曾前来观看。

    这些词句,并不是具体的修行法门,只是在阐述道的本体,虽无秘术,却也让人深思。

    这件事,引起一片轰动,传到了外界,许多人称奇,慕名而来,认为奇士府内果然有不凡之人,所论所述,值得思索。

    叶凡得悉,第一时间赶来,运转神眼,很快在人群中发现了庞博,心中无比激动。

    他秘密传音,而后两人先后离开,前往无人之处,在一片山峰中相见。

    自从在东荒分别后,他们已经两年多未相见了,在这样一片浩瀚的世界,一个地域动辄就要飞上十几年、二十几年,能够重逢,很不容易。

    “狗日的黑皇,把我传进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掉进了一个死火山中……”庞博讲述经历,对大黑狗诅咒连连,充满了怨念。

    坠落进火山口内也就罢了,却是一处绝地,刻有无尽阵纹,庞博差点被炼化在那里。

    “是不是一个上古洞府,有宝藏吧?”

    “毛都没有,把我的血肉活活炼下去八十斤,别让我见到那只狗,不然非吃了它!”

    庞博,在那里被困将近两年之久,唯一的收获就是不得不日以继夜的修行,对抗阵纹,不然必成飞灰。

    “两年半的时间,修行到了化龙第四变,这是很大的收获了。”叶凡笑道。

    “那只该死的狗,我出去又足足飞行了半年,才从无人区来到繁华之地……”

    两人各自述说经历,庞博自然知道叶凡近来的遭遇,将打神鞭送了过来,道:“这个宝贝很奇怪,可隔绝气机,有它在身,就不用怕神算子的高足推演了。”

    “还有这等妙用?”叶凡惊讶,当下不客气,重新背起了打神鞭。

    他想了想,将身上的宝贝都取了出来,首先将悟道古树剖成的木板送给了庞博,包括几枚石钉。

    “坐在上面修行,事半功倍,这可是不死天皇想保持不朽而筑成的神棺。”

    “这就是那尊太古的圣人?”庞博惊异,见到叶凡的一堆宝贝后,对那块封印有一个老人的神源块尤为吃惊。

    “奇士府中到底有什么?”

    “可能真的有通向域外的道路,我近来正在探查呢,也许我们可以从那里回家。”

    叶凡将九神兵送给了庞博,道:“你没有趁手的兵器,这个收好,留着保命用,但千万不要让缺德道士知道。”

    “我不需要这些,你现在处境不妙,这九把兵器对你有大用。”庞博不接受。

    “这就是我为你准备的,九神兵配合你的妖帝九斩最适合不过。放心,我这里还有趁手的兵器可用。”

    叶凡的确担心庞博的安危,上一次柳依依被捉,若非他精心算计,关键时刻渡劫坑杀了所有人,必死无疑。

    他隐约间觉得,多半有一位“故人”在出手,当日虽然死了很多人,但终究是未找出真凶来。

    叶凡将这些都告诉了庞博,两人琢磨了很长时间,觉得有必要防范,那个“故人”可能会相当的危险。

    虽然送出了九神兵,但是叶凡的鼎已经交织出法则,可堪大用了。且,他还有一个葫芦,是从紫府圣子手中夺来的,光是葫塞,就可打出混沌光,很有可能是一件王者之兵。

    两人谈了很多,而今叶凡以打神鞭隔绝气机,不用担心被人寻到了。

    他从庞博口中了解到不少关于奇士府的信息,可能存在一条通向域外的道路,这是让他最为激动的。

    此外,他详细了解了一些高手的情况。

    有一些人认为,在王腾与中皇之外,还应加上一个南妖以及一位来自须弥山的神秘强者,可惜那两人难以见到,没有多人认同。

    “叶子,咱还是先努力修行吧,我们只修行了几年而已,与人相比有很大差距,有些人不服不行,你知道那个中皇是谁吗?”

    “是谁?”叶凡不解。

    “他根本不是当世的人,他叫向宇飞。”

    “有些耳熟……”蓦地,叶凡睁大了眼睛,一下子想了起来。

    在洗劫段德时,曾在他身上得到一块长生锁,为佛陀铸造降魔杵的余料,后被数位罗汉铸成护命神锁,最后一位主人就是向宇飞。

    九千年前,中州大地上曾出现一个盖世奇才,名为向宇飞,年不过十九岁就成为了皇主级人物,所向披靡,生具古之大帝之姿。

    可惜,天妒英才,他刚满二十岁就早逝了,长生锁也无法为他延命。

    相传,最后关头,向宇飞将自己葬进了一口冰棺中,沉眠在一座雪峰上,他想避过死劫,日后复活。

    九千年过去了,段德将其身上的长生锁都给盗了出来,他怎么又复活了呢?

    “你确信中皇就是向宇飞?”

    “确切的说,是二十岁的向宇飞,九千多年过去了,可是岁月并未能在他身上留下一道痕迹!”

    “这怎么可能?!”叶凡心惊,不久前他还在感叹天妒英才,为那个人觉得可惜,可是如今却再生世间了。

    “中皇,就是九千年前的向宇飞,不会有错!”庞博无比肯定,说出了一些隐秘,一切都是奇士府做的。

    虽然,奇士府闭府一万年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并不是什么也不关注,做了不少事。

    “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叶凡不解。

    “因为,那个时候妖帝刚死去一千年,向宇飞纵为大帝之姿,在那个特殊时期也无法证道成帝,需要避开。”(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