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六百四十一章 绿铜块、源天师齐出
    第六百四十一章 绿铜块、源天师齐出

    万古龙穴中,龙吟阵阵,古洞中忽明忽暗,有灯笼一样的眸子在闪动,让人窒息。

    “龙,该不会真的有这样一尊神祇吧?此乃飞仙地,也许真有这样一个存在!”

    秦岭龙穴名传万古,伏有一条真龙不是没有可能,因为在太古以前有神灵的种种传闻。

    “这个古穴中沉睡有唯一真龙?!”

    太古万族所用文字是神文,为神灵开创,若说某一段古史中有这种无上存在,有些人自可接受。

    古洞明明暗不定,不断吞吐龙元,犹如复活了一样,一颗神珠出现,鲜红欲滴,在万道元气中沉浮。

    此珠一现,人们石化,而后许多人眼睛都红了,争先恐后向前冲去,活化石级人物都疯了!

    “真龙吐出的珠子!”

    “这是一颗神珠,有一尊神祇!”

    “传说中的龙珠出现了,真的有这种仙珍!”

    鲜红欲滴的珠子如玛瑙一样晶莹剔透,直径能有一米多,是一颗硕大的仙珠,梦幻般的色彩让人心醉。

    万古龙穴前,所有人都血脉喷张,内心激动,大多都为教主级人物,功参造化,奋力争夺。

    龙元汹涌,古洞幽深,吞吐日菁,神珠一闪而没,所有人都冲了进去,没有一个人能镇定。

    古穴前,再无人停留,全都消失不见了,人们一拥而入。

    仙池畔,诸多修士面面相觑,许多人后悔为何没有选择龙穴,那可真是一颗神珠啊,亲眼所见,可与天夺造化,让人证道。

    “真龙留下的神珠,这是在间接证明仙存在吗?!”

    人影闪动,有两名教主向山下奔去,改选万古龙穴夺机缘,因为那颗硕大的神珠太重要了。

    “小叶子你看出什么没,我们能去夺龙珠吗,那可真的是一枚仙珍啊!”李黑水搓手。

    “别去,那里多半有一尊远古圣灵,当世无人可战,比此地更加危险。”叶凡神色郑重。

    依照他的判断,山根处的古洞有进无出,除非以极道帝兵护体,不然进去多少人都得死。

    “年轻人可否借源天书一观?让我等共参,以便堪破仙池,让在场同道都有仙缘。”欧阳晔手捻长须,不阴不阳的说道。

    “这老东西要动手了,你们不要离我太近。”叶凡暗中叮咛。

    “那怎么行,现在龙源内敛,你无法借秦岭大龙之力,让我们来助你!”东方野道。

    “无妨,我自由手段毙他。”叶凡摇头。

    其他人也上前开口,要与他一起出手,道:“他不过是一个源地师而已,我以妖帝九斩灭掉他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放心好了,秦岭大龙的力量虽然内敛了,但是地下还有其他妙处,这里是万古仙池,内蕴无穷玄机,可为我所用。”叶凡微笑。

    几人听他这样说,顿时放下心来,李黑水瞥了一眼欧阳晔,道:“老货,你真是吃饱了撑的,找死!”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欧阳晔沉下了脸,盯着叶凡,而后扫视四方,道:“叶凡你想独吞仙池,诸多道友不会答应的。人心不足蛇吞象,说不定连你身上的万物母气鼎都要丢在这里。”

    这绝对是撕破脸皮要动手了,故意点出大帝专属圣物,想让其他人也出手击杀叶凡。

    “你可真是个势利小人。”叶凡无惧,趟着湖水前行,一步一步向欧阳晔走去,杀气腾腾。

    “年轻人不知深浅,虽然有小名气,但也不该对老辈人物不敬!”不远处,四名老者走出,其中两人赫然是半步大能,挡在前面。

    欧阳晔带着笑意,好整以暇,一甩大袖,背负双手,昂首而立,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置身事外看热闹。

    “倚老卖老,都给我闪开,我想杀欧阳晔谁也挡不住!”叶凡沉声道。

    “到底还是年轻啊,火气这么冲,不知道这样很容易死掉吗,自古英才多夭折,你也想步他们后尘吗?”其中一人阴声道。

    “滚!”叶凡一声喝斥,袖子一展,化成一片蓝光向前抽去。

    “小辈找死!”其中那名仙台一层天中期的人阴冷的开口,举手就打了过来。

    “砰”

    两者剧烈碰撞,叶凡岿然不动,那个老者则如一个烂木偶一样被长袖打了出去,大口咳血,面如金纸。

    另一人见状上前,掌心神芒乍现,祭出一口龙蛟剪,化成一道流光飞来,两条蛟龙相交,要将叶凡拦腰截断。

    “砰”

    叶凡张口吐出一道先天精气,如吹蜡烛一样破灭龙蛟剪,混元一气将此人震的吐血,横飞出去。

    “不过如此!”他昂然而立,向前大步而行。

    “什么?!”众人惊呼。

    几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叶凡轻描淡写,将两个仙台一层天的强者击成重伤,这并非借龙气为己用,而是他自己的力量。

    “仙台一层天的强者都这样惨败了,可两者相差了七八个小境界啊!”

    “八禁,他触及到了八禁领域!”

    当场,就有教主级人物变色,一下子猜想到了事实真相,不然绝不可能跨这么多境界对决。

    人体共有五大秘境,分别为:轮海、道宫、四极、化龙、仙台。其中以仙台最为特殊,每一层天都相当于过去一个大秘境,实力差距巨大。

    仙台一层天都相当于过去九个小境界,不过却没有那样细分,而只是以初阶、中期、绝巅而论。

    “八禁,这么久的岁月后,又有人触到了八禁领域!”老辈人物无不变色,这样的人自古少有,一般都会成长为惊天动地的无敌强者。

    叶凡上一次露出八禁战力,可却并无人传扬出去,故此世人不知,而今人们才第一次哗然与震惊。

    “八禁啊……”众人也只能念叨这三个字了。

    瑶池圣女露出异色,摇光圣子闪现过一缕惊容,中州第二美女月灵公主眸绽神辉,五域诸王皆动容……年轻一代众人心绪各不相同。

    各方教主也都难得的露出了无比郑重之色,皆一语不发,心思电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叶凡身上,八禁古今少见,一旦触及,早晚有一天会天上地下无敌,这是古人给出的诠释。

    “不过八禁而已,在没有成长起来前,也就那么一回事,杀死了什么也不是,不为大成的圣体,一切皆有可能。”欧阳晔阴恻恻的说道。

    这是在点醒众人,杀人要趁早,现在是最好的机会,还有万物母气鼎可拿。

    还声下两名老者挡在前方,此时全都下狠手,这是两位半步大能,仙台一层天绝巅的人物。

    一人张嘴吐出一座铜塔,有一寸高,刹那间放大到十几丈高,向下降落,笼罩叶凡的头顶,将要他镇压。

    “小辈,纵然你成就八禁又如何,我以绝对境界捻杀你如踩蚁虫,在没有成长起来前你什么都不是!”

    另一个人也眸光阴鸷,张嘴吐出一个青铜小人,起初不过一寸高,但是快速化成一个巨人,力拔山河,一步迈出,山岳大震。

    “未能大成,不过是一只蝼蚁尔,一脚踩死,一了百了,所谓的未来,不过是一场空,我不会让你长成下去!”

    两人阴冷的笑着,各祭法器,要将叶凡抹杀,早有决断,不给他成长起来的机会。

    “轰”

    突然,元气暴动,法力如海,仙池中冲起一片仙光,叶凡右手放大,一把抓住了十几丈高的铜塔,抢夺了过来,而后像轮动稻草一样砸了下去。

    “什么?!”那位半步大能吃惊,果断倒退。

    可是已经晚了,叶凡如一尊神明一样,手持铜塔压了下来,将半步大能震碎,化成一堆血泥,根本无法反抗。

    “咚”

    叶凡轮动铜塔,重重的打在了那个青铜人身上,两件法器发出绚烂火光,全都碎裂。与此同时,那名半步大能也被砸了个骨断筋折,形神俱灭,什么都没有留下来。

    转瞬间,两位半步大能毙命,仙池畔众人倒退,鸦雀无声。

    叶凡可引动仙池中的力量,依然可战绝顶圣主,让很多人感觉大事不妙。

    “源天书果真非凡……”欧阳晔惊悚,他都无法召唤此地的力量,而叶凡却做到了,他嘿嘿冷笑,脚下源纹浮现。

    刹那间,叶凡毛发皆竖,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脚踩行字诀如飞遁向一旁。

    “砰”

    一轮小太阳飞了出来,金光炽盛,将叶凡方才的立身之所蒸干了,烟霞流动,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神源块!

    这是一块人头的神源块,上面密密麻,刻满了纹路,蕴有无穷奥义,可于一瞬间将无尽山脉夷为平地。

    神光盛烈,另外三块神源浮现了出来,大小相仿,定住在半空中,剧烈的神力波动摧毁一切,源纹密布。

    “欧阳晔你疯了!”叶凡心底发寒,如坠冰窖。

    每一块神源都价值五十万斤纯净源,足足有大块,刻上了繁奥的源术,一旦破开,方圆百里都将生机绝灭,成为焦土。

    “放心,这是四象源天阵,只会将你炼化,不会伤害其他人,小子我送你去见历代源天师!”欧阳晔嘿嘿的笑着,让人毛骨悚然。

    四颗人头大神源块,排列在四方,将叶凡困与中心,流动出恐怖的气机,金色神光冲霄,如四轮太阳悬在那里。

    密密麻麻的源天神纹发光,一并冲出,每一个神源块都化形出一只仙灵,流动出一股让人窒息的力量。

    一条小龙,一只神凰,一头仙虎,一只玄武,全都不过一尺长,皆为金色,栩栩如生,分守四方,各自张口吐出一道匹练,开始炼化叶凡。

    一声剧震,万物母气鼎浮现,悬在叶凡的头顶上空,垂落下丝丝缕缕的玄黄气,将他护在里面。

    四个神源块蕴含无穷神力,带给他的压力过于巨大,盘坐在地上,双手结印,牵引仙池中的仙光为己用。

    他在虚空中刻字,铿锵作响,每一个字都闪动金属光泽,烙印在了虚无间,铮铮而鸣,如天剑出鞘。

    “禁仙六封!?”欧阳晔大吃一惊,叶凡在源术的上的进步太快了,超出了他的理解,这才几年而已,这种源天禁术已达三封了!

    禁仙六封的在源术中的地位,如同人族大帝推演的盖世秘术,处在绝巅,拥有无穷奥义,神妙不可言。

    “我连大能都可以封死,你……”欧阳晔脸色煞白,蹬蹬蹬倒退。

    叶凡展出禁仙六封,一个又一个古字蹦出,烙印在虚空中,组成一片纹络,将四象源神阵撕开了一角。

    他头悬万物母气鼎,站起身来,缓缓向外走来,逼向前去。

    “不好!”欧阳晔变色,露出一丝恐惧。

    “无妨。”就在这时,他身边的一位大能站了出来,喝道:“给我滚回去!”

    这是中州萧家的大能,同阴阳教一样,与叶凡有大怨,欧阳晔就是他们请来的,探出一只手盖向那个缺口,想将叶凡打回源阵中,让其化成灰烬。

    “不要妄动!”欧阳晔大叫,但是为时已晚,叶凡引动这位大能劈来的神力,快速无解源阵,一步迈出。

    一尺多长的小龙、神凰、仙虎、玄武全都发出一声哀鸣,没入了神源块中。

    “铮”、“铮”……

    叶凡刻出的那些古字,在虚空中闪烁,如一声声剑鸣,惊天动地,四块神源被压制。

    光华一闪,叶凡祭出鼎,将它们收了进去,道:“这可真是一份大礼,为了感谢你,我亲手送你升仙!”

    他每向前迈一步,湖水中就有一片仙光冲出,将他缭绕中心,九步之后浑身璀璨,每一寸血肉都近乎透明。

    无穷仙光将他笼罩,举手抬足,几可号令天地,挥动大道本源,可雄视诸多大能!

    “你杀不了他。”萧家那位大能冷笑。

    此外,阴阳教也有两位大能在仙池附近,一起从暗中走了出,逼上前来,他们的主力在龙穴那里。

    三位大能出手,一起要杀叶凡,欧阳晔终于镇定了下来,他的盟友没有扔开他,冷笑不止,盯着叶凡。

    “挡我路者,伏尸脚下,血溅五步!”叶凡坚定不移,向前走去。

    年轻一代,瑶池圣女、摇光圣子、月灵公主、五大域的诸王,全都心中震动,盯住了前方,关注这一战。

    各方教主也都神色凝重,盯住了场中的几人。

    “哗啦”

    湖水沸腾,冲起无尽仙光,将叶凡淹没,大战开启了,四条身影如龙腾云,山崩海啸,激烈大战。

    “在这个地方,他的战力真的可与圣主并论!”

    叶凡大开大合,仙光如海,他如一条真龙在腾跃,掌指不断拍塌虚空。

    不久后,欧阳晔大叫:“不好。”可惜太迟了,一切都已不能阻止。

    但凡被叶凡拍过的虚空,都有烙印闪烁了出来,禁仙六封出现,将三位大能封在了当中,他借仙光之力完成了这一切。

    “我说过挡我者死!”

    叶凡将鼎中的一个神源块祭出,而后引动,他抽身退出这片封印地。

    “轰!”

    耀眼的神光冲起,一片狭小的空间内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小天地被熔炼,归于原始。

    “啊……”大能撕心裂肺的惨叫发出。

    刻有无穷先天纹络的神源块爆发,景象骇人,跟太阳崩碎了一样,不过这一切都被禁仙六封挡在里面。

    “不……”欧阳晔大叫,神源块是他炼制的,耗费极大,成本骇人,到头来却害死了己方的人。

    “该死的禁仙六封!”他嘶吼着。

    所有观战者都从头凉到脚,在这种地方,叶凡召唤仙池的力量为己用,实在太可怕了。

    足足三位大能啊,就这样完了!

    当一切平静下来,烙印在虚空中的文字也都暗淡了,仙光也支撑不住了,神源块引动后的力量太可怕了。

    狭小空间解封,其中一人形神俱灭,另外两人身体残缺,跌跌撞撞逃了出来,但法力尽失,不能战斗了。

    “砰”

    叶凡一掌击出,一具躯体碎裂,抬脚侧踢,最后一人也成飞灰。

    “别杀我!”欧阳晔大叫,惊恐倒退。

    现在谁还敢挡,三位大能都惨死了,没有人愿意在这个地方与叶凡对抗,太不值了。

    “我说过,谁也救不了你!”叶凡上前,一指点出,欧阳晔头颅上出现一个血洞,他一声厉叫,仰天栽倒在地上,死于非命。

    “轰”

    另一座大岳的山根处,龙洞剧烈震动,各方教主都在出手,争夺神珠。

    “啪嚓”

    直径一米多的神珠,在诸多圣主的力量下,终于就是裂开了,在当中一个浑身长满红毛的人形生物跌落了出来。

    “什么,龙珠中蕴有这样一个生物?!”众人惊异。

    “吼……”人形红毛生物睁开了眼睛,射出两道血光,一声大吼,让诸圣主气血翻涌,差点昏厥过去。

    “那是什么?”仙池上,众人向下观望,见到了古洞中的一切,全都骇然失色。

    “第三代源天祖师……晚年发生不祥,成长到现在这个样子了,他到底是什么?”叶凡心中震动,睁开神眼,仔细观察。

    源天师的晚年有着太多可怕的秘密,这必然是第三代祖师,所有的不祥集于一身,也许将要被揭开了。

    “轰!”

    有一股更为让人悚然的气息爆发而出,自万古龙穴最深处冲了出来,让每一个人都心神战栗,几乎要跪伏下来。

    “真的有一尊远古圣灵!”病老人的眸子射出两道骇人的光束,自语道:“古之大帝不出,谁与争锋?”

    “哎呦!”仙池畔,许多人承受不住这种威压,软倒在地上,其中一个年轻人更是栽倒湖中,挣扎爬起时,从湖底抓起一个绿铜块,上面生有一株小青莲。(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