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六百五十五章 欲进古皇山
    第六百五十五章 欲进古皇山

    王冲底气十足,一副吃定了叶凡的样子,人不大,但是却相当的嚣张,一根手指头点指着叶凡,目光阴鸷,道:“今天,借你九条命都不够宰!”

    在其身后有一排老人,一个个精神矍铄,天灵盖皆有神光冲起,全都是仙台一层天以上的太上长老,阵容超级强大。

    “你一个小屁孩,不好好在家吃奶,没事跑出来蹦跶什么。”叶凡调侃,很不厚道。

    “你先得意吧,一会儿让你哭都哭不出来。”王冲年不过十一二岁,却背负双手,露出一缕与其年龄不相符的阴森笑容。

    “好啊,我就站在这里,过来打叔叔吧。”叶凡不为所动,就站在古城前,扫视这些人。

    此时,城中腾空而起很多道身影,密密麻麻,关注城外的一切,全都很惊异,叶凡敢这样来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居然不逃,我成全你,长老们杀了他!”王冲冷漠的挥了挥手,那种残忍的目光,根本不像是一个孩子。

    在其身后,八名仙台一层天的强者站出,缓缓前行,另外还有两个太古生灵一步一步逼来,样子很凶狞。

    当世,也唯有北帝有这样的派头,收服太古生灵为奴仆,而今留下来护卫他的弟弟。

    “你们两个忘了圣皇子了吗,真是不长记性,为王腾当奴才上瘾了?!”叶凡毫不留情面的喝斥。

    “圣皇子地位尊贵,但是却也管不了我族的事情,主人去见我族的王了,其他人管不到!”那头丈许高,浑身都是金色鳞片的生灵开口。

    叶凡心中一动,他所得到消息果然属实,王腾远去东荒究竟是要进万龙巢,还是去无始大帝坐化的紫山,亦或是另一个古地?

    北帝想干什么,要与太古的王族结交吗,将来如果起冲突,多半会涉及到可怕的古王,不是妙事!

    “我看在圣皇子的面上,给你们一条生路,都给我趁早滚蛋,不然一个也别想活!”叶凡斥道。

    “找死,你不过一个化龙第九变的人类而已,真以为是圣皇子了吗,我一只巴掌就可以拍死你。”一头太古生物森然道,露出一嘴雪白而锋锐的牙齿。

    “如果是你们的王族来了,这样说还情有可原,就你这样的下位者也敢口出不逊?”叶凡平淡的说道。

    “都说圣体肉身无双,可我在太古年间,却根本没听说过,倒是吃了不少人族强者。”这个太古生物大步向前逼来,雪白的牙齿外露,道:“黄金神血的味道应该很甘美,听说一旦小成就算是灵药了,让我来尝尝!”

    这是一个很强大的太古生物,一只脚已经迈入了圣主之境,是一位半步大能,几乎可战大能了。

    因为,太古种族的身体格外的强横,远超越人族,近乎金刚不坏,这是上天赋予的宝体,尤其是他们这一族更甚。

    “嗡”

    他探出一只金色的大爪子就拍了下来,跟车轮一样大,罡风扑面,刮的人面庞生疼,现场飞沙走石。

    叶凡冷笑相对,这个太古生物还真敢与他硬拼肉身,这是不信服人族的圣体而要一巴掌拍死他。

    “人族圣体你给我跪下吧!”这个太古生物太自信了,认为除了斗战圣猿一脉外,就属他们这个族肉身最强。

    “啪!”

    叶凡一步上前,右手跟个金色的大磨盘一样拍了过去,两手相遇,发出一阵震天大响。

    而后,骨裂的声音发出,太古生灵的右手痉挛,近乎扭曲,响声不断,骨茬露了出来,碎骨头飞起,鲜血淋漓。

    “砰”

    叶凡跟进,又是一巴掌拍出,这名太古生灵亡魂皆冒,近乎惊恐,颤声道:“人族的肉身怎么可能这么强横?!”

    “噗”

    这一次更彻底,叶凡的大手印按下,将其一手臂都给拍掉了,半边身子都破烂了,跟个西瓜掉在了地上一样,鲜红一片,坏掉了。

    这头古生灵惨叫着,跟个烂掉的木橛子一样横飞了出去,吧嗒一声坠落在数百丈外,半边身子硬是给打没了。

    “绝顶圣主的肉身都没有我族强横,他的体魄怎么这样强大,不比斗战圣猿一族弱啊!”这名太古生物惨哼,以血的教训正视了人族圣体的可怕。

    “哼哼哼……”旁边,王冲背负双手冷笑,道:“你就是能够力拔山岳又如何,也挡不住大能的滔天法力!”

    此时,八位太上长老已经逼到了近前,另一头银色的太古生物也是狰狞的飞了过来,一对神翅如天刀一样雪亮。

    “就这点人不够看啊。”叶凡摇头。

    “叶姓少年你太托大了,而今想走都走不了!”在后方有铿锵之音传来,一个身材雄壮,眼如刀锋一样的中年男子走来,截断了他的后路。

    这是一位绝顶大能,在其身畔还有五人,全都是半步大能,可以说实力超级强大,足以灭掉叶凡这个等阶的修士。

    “叔叔!”王冲叫道。

    来人是王腾兄弟二人的亲叔叔,是北原极其有名的大能,可与诸圣主并论,为一代强者,在王家有很大的权势。

    八名太上长老中也有一位大能,这么多人将叶凡合围,两尊绝顶高手压阵,可以说他插翅难逃,没有生路可言。

    “姓叶的,你赶紧跪下来,到时候我少折磨你一顿,不然你想死都难!”王冲咬牙道,怨气冲天,眼神狠毒,他恨透了叶凡,前后两次差点将他毙掉。

    “两位大能,十几位太上长老,你们还真看的起我。”叶凡很镇定,没有一点惊惧之色。

    “姓叶的你别嘴硬了,一会儿我要将你的那张脸踩烂,让你没有面子可言,我看你还如何逞强!”王冲阴声道。

    “小屁孩你又做梦了,前两次让你跑掉,事不过三,今天送你上路!”叶凡带着笑意出言。

    “年轻人太过自大不好,你先后两次伤了冲儿,今天没有什么好说的,是你自裁还是等我出手毙掉你?!”王腾的亲叔叔王成风沉声道。

    “其实,这些话也是我想对你们说的,是自己自绝呢,还是等我一一为你们送行呢?”叶凡很冷静。

    所有人都一凛,不知他为何这样笃定,面对两位大能,十几位太上长老,居然没有逃,有恃无恐,很不对劲。

    “我就不信邪,他一个化龙第九变的人如何与我等争,今日必斩他!”一位半步大能上前,就要动手。

    “小心一些,不然可能会立刻灰飞烟灭。”叶凡不急不缓的说道。

    所有人都止住了脚步,就连远处关注此地的群雄也都惊异莫名,不知他还有什么后手。

    “姓叶的你少要故弄玄虚,今天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活着离开。”王冲叫道:“叔叔,你出手吧,斩他半条命,留给我好好的收拾他。”

    王成风点头,没有再迫近,双手划动,刻写天地法则,准备镇压叶凡,在这一刻飞沙走石,风起云涌,天地失色。

    一尊尊魔头从天而降,向叶凡那里扑去,那是一道道法则交织出来的力量,淹没了这里。

    叶凡轻叱,双手也在动,祭出一种又一种法印,不断烙印向虚空,无数的纹络呈现,神秘而玄异。

    “姓叶的,你还不滚过来受死吗,无论你做什么都改变不了结局。”王冲叫嚣。

    “年轻人不自绝,就别怪我一会儿炼你魂魄!”王成风冷声道,而后双手一震,滔天法力降落而下,无边无际。

    叶凡一声冷哼,双手用力一按,无穷的文字浮现,将他自己遮住了,掩盖在当中。

    与此同时,虚空中光华一闪,出现一个人头大的神源块,上面密密麻麻,刻有百万符文,流动着出一股灭世的气机,一只尺许长的神凰飞出。

    欧阳晔所刻出的源神阵,共由四块神源组成,当日耗去了一块,威力奇绝,可将方圆百里毁于一旦。

    “姓叶的你可真狠!”王冲变色。

    “如何,足够送你们所有人上路了吧?”叶凡笑了笑。

    “年轻人你还嫩,我们早已防备了,今天神灵来了都无法阻挡我杀你,不知死活的东西!”王成风沉下脸,杀机毕露。

    “哗啦啦”

    他用手一抖,一张古卷飞出,定在了半空中,密布源天纹络的神源块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尺许长的神凰没入符文内,不再出现。

    “这个世上,源术不是无敌的,早有武道贤者刻出过禁源神图,那些源文根本无用!”王成风森然冷笑。

    “是吗,看来你们准备充足啊。”叶凡道。

    “我大哥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切,你得到了源天师的传承,不得不防。”王冲又冷笑了起来,斥道:“姓叶的,你若是跪下来,我就少折磨你一会儿,不然你生不如死。”

    “无需这样,我正要炼一炉宝丹,圣体是最好的材料,每一寸血肉都不能浪费。”王成风淡淡的笑着。

    “锵”、“锵”、“锵”……

    叶凡弹指,虚空中出现一个又一个古字,如有灵魂一样飞舞,全部化成了印记,神源块瞬间复活,一只神凰冲出。

    “什么,怎么会这样!?”王家的人大惊失色。

    “你们太小看源天师了,你们所能禁封的不过是一方虚空,针对其他源术世家的人还可以,但是源天师的传承者不在此列,可改天换地,一张图就想封我?”叶凡冷笑。

    “退!”

    王成风抓住自己幼侄,第一个飞退,想要逃离这片可怕之地。

    然而,一切都晚了,叶凡引动神源块,百万符文崩现,一股恐怖的神威一下子爆发了开来。

    在一瞬间,天地间到处都是光华,连天上的太阳都被淹没了,像是有无数的星辰殒落,撞击向大地。

    “啊……”一片惨叫声响起,王家的人全都淹没在里面,没有一人逃出来。

    西坝城内,众人从骨头里向外冒寒气,这种力道太可怕了,根本无法抗衡,圣主进去都要被神光洞穿成筛子。

    古老的城墙,道纹浮现,化成一片霞光,阻挡这股暴虐的力量侵袭,不然将会受到灾难性的冲击。

    一刹那的爆发,力量如汪洋,炼化一切有形的生灵,十几位太上长老当场就化成了光,形神俱灭。

    当一切消失,只剩下两位大能还有王冲,浑身破破烂烂,几乎散架了。

    两位大能是凭实力活下来的,王冲则是靠各种秘宝阻挡,毁掉一身的神物后才留下一条命。

    “你……”王成风气的不断吐血,原本一切尽在掌握中,可是最后关头却被伤的如此惨。

    另一位大能踉跄着,想要冲天而起,逃离此地,但是“砰”的一声,叶凡一巴掌就给拍了下来,被活活震成了肉酱。

    “一身法力尽去,也想逃走?”叶凡嘴角挂着一丝冷漠的笑容,向前走去。

    地上,银色鳞片闪动,一个太古生灵也未死,挣扎着从烟尘中爬了起来。

    “噗”

    叶凡一根指头点了过去,一下子将其眉心洞穿了,而后金色的巴掌盖下,将其打的只剩下了一滩血。

    “别过来!”王冲浑身寒毛倒竖,变故是如此的突然,让他心中充满了绝望。

    “你不是要踩死我吗,过来吧。”叶凡向他招手。

    “叶凡……”王腾的亲叔叔咬牙,摇晃着站了起来,而后一声大吼,燃烧生命之能,强行提升战力。

    “砰”

    叶凡施展出法相神通,刹那变大,抬起一只金色的大脚用力跺了下去。

    “噗”

    王成风口吐鲜血,被一只大脚踏在了地上,难以挣动,浑身骨断筋折。

    “想拿我炼药,今天我先练了你!”

    叶凡一脚用力一碾,跟踩臭虫一样,将王腾的叔叔踏入了泥土中,一身法力尽被毁掉。

    “我侄儿王腾会来杀你的!”王成风气急败坏,不断的咳血。

    “我等他!”叶凡用力一碾,一代强者四分五裂,终于是死于非命。

    “叔叔……”王冲惊叫,快速倒退,腾跃而起。

    叶凡身体变小,化成了正常的样子,从天而降,一脚将其踏了下来,砰的一声踩在地上。

    “你在这个年龄段就已经这样狠辣,屡次惹我,不杀你老天都不容。”叶凡一脚踢出,王冲瞬间翻滚了出去。

    “不要杀我!”王冲大叫,浑身都颤抖,体若筛糠,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咚咚的叩首。

    “你哥哥号称北帝,你却跪在这里,让他情何以堪,将他的脸都丢光了,我还是送你上路吧。”叶凡一指点出,王冲的眉心绽放出一朵血花,大叫了一声,仰天栽倒了下去。

    这一次,没有任何变故发生,北帝送他的种种保命法宝,都毁在了刚才的剧烈光芒中,被磨灭掉了。

    “王腾的弟弟被杀了!”

    “北帝的亲叔叔被叶凡斩了!”

    消息跟长了翅膀一样传了出去,飞向四面八方,震动中州,惊动了很多大势力。

    “这一次,北帝与圣体将不死不休,这个仇怨结大了!”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想到了日后的种种后果。

    “这两人必有一场大决战,唯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遥远的东荒,一处在人族看来大凶大恶的绝地中,一个又一个洞府内神源块闪烁,封有诸多太古生灵。

    在一座开阔的古老洞府中,北帝与一个太古王族年轻人对坐,这里充满了太古的气机,一切都是如此神秘。

    “砰”

    突然,王腾惊的站了起来,他身上一块玉佩碎掉了,他知道自己的弟弟死了。

    “发生了什么?”那个年轻的太古王族问道。

    “有人杀了我弟弟。”王腾手指节都攥的发白了,神色吓人,双目中射出数米长的神芒,跟利剑一样洞穿了石壁。

    “什么人这么大胆,我派几个人去杀了他,就是一教之主他的头颅也保不住。”这个太古王族漫不经心的说道。

    “是他,一定是他,圣体叶凡,我必斩你!”王腾话语低沉,但却铿锵有力,如一口金钟在轰鸣。

    “人族的圣体不弱于斗战圣猿一族的体质,这样的人一旦大成,连太古的王都忌惮啊。”那个年轻的太古王族道。

    “无论是何种体质,都不过是活人与死人的区别,他只是我眼中的一块磨刀石,活不长了!”王腾眼中光芒吓人,但却很快冷静了下来,没有了一丝怒气,道:“你们的祖王什么时候苏醒,这才是最关键的。”

    “很难说,也许在近期,也许还要数年之久。”年轻的太古王族轻啜了一杯酒,道:“慢慢等待吧。”

    忽然,珠玉叮咚声传来,一个婀娜的身影走进洞府,蓝色长发齐腰,身段绝美,肌肤如羊脂玉,极其美丽。

    “弟弟,祖王醒了,要你带着这个人族修者去相见。”此女很惊艳,与人族一般无二,没有古生物的特征。

    “哦,祖上复苏了。”年轻的太古王族神色郑重了起来,不敢再随意。

    北帝腾的站起,眸子望向古洞最深处,那里一片幽暗,深不可测,隐约间有一股让人颤栗的气息弥漫,强大如他都浑身寒毛倒竖。

    “走吧。”年轻的太古王族当先向前走去。

    “如此甚好,我想见你们的祖王,进无始大帝坐化的古皇山。”王腾沉声道。(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