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六百六十九章 拔掉王族根基
    第六百六十九章 拔掉王族根基

    “可是,他真的对付的了王家吗?!”有人怀疑,叶凡一个人来到神城,对抗一个根深蒂固的荒古世家,力量过于单薄。

    石坊,为北原王家在东荒的支柱产业,此时鸦雀无声,所有赌石客都跑了个精光,此地将有大战,他们可不想参与进来。

    大街上,密密麻麻,到处都是人影,但却没有一个人靠近,全都在远处静观。

    王家得到禀报,知晓叶凡来了,所有人皆动,布下古老的杀阵,想要困住这片地域,让人有进无出!

    这片石坊占地很广,如一片宫阙一样,宏伟而壮阔,且院落间草木丰盛,藤木叠翠,景致非凡。

    叶凡一个人站在雄伟的建筑外,面对这片浩大的石坊,神色肃穆,没有一丝笑容,也无半点怒意,漠然而冷静。

    “圣体你好大的胆子,真的敢来此,想死了不成?!”王家的年轻人叫嚣,这些日子他们奉命鼓噪,早已成为习惯,而今张口就来,似乎真的未将叶凡放在眼中。

    石坊,干系甚大,这是一个座宝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每天都可挣到大量的源,自然有大能坐镇。

    且,一下子就走出三位,并列站在宫阙前,一个个都神色冷冽,死死的盯着叶凡。

    “王腾可在?!”叶凡开口,大声问道。

    “我堂兄是何等的人,一举一动,都会风起云涌,四方瞩目,引动天下大势,随便来一个阿猫阿狗都想见他吗?”一个年轻的男子说话相当的刻薄,站在宫阙前。

    “你是在找死吗,别说三位大能,我想杀你的话十位大能也救不了你的命!”

    “哈哈……”王家一群子弟全都大笑,肆无忌惮,很是放荡,全都不相信。他们已经布下古阵,连诸圣主来了都无用,要被困杀,有恃无恐。

    “我将脖子伸出来,等你过来杀,可是你能吗?”

    “你有命过来吗,圣体又如何,与我堂兄同生在一个时代,天生只能被踩死,连绿叶都算不上!”

    几名年轻的子弟大笑,全都出言挑衅,根本不在乎叶凡的到来,浑然不放在心上。

    “哧”

    叶凡伸手点出一指,一道指力透进大地下,如激活了一条龙一样,大地隆隆摇动,无尽源气沸腾。

    “噗”

    一道神光自地下冲起,宫阙前那个叫嚣的年轻男子惨呼,天灵盖被掀开,源气冲了出来,身子歪歪扭扭,横飞了出去,当场毙命。

    “不知死活,我送你们一个个都上路。”叶凡漠然。

    “怎么回事,布下了杀阵,可挡一切源术,怎么还会冲进来?”一名弟子恐惧。

    “快挡住他,不要让他发动源术!”有人悚然大叫。

    “砰”

    叶凡仅向前迈了一步,大地抖动,又一道源光自地下飞出,似永恒之光照亮万物。

    “啊……”一声惨叫,刚才喊的很凶的那个年轻人熊熊燃烧,快速成为了一堆灰烬。

    “布下阵图!”

    一名大能喝道,宫阙深处一角阵图沉浮,出现在整片宫阙的上空,发出一种奇异的波动,定住了这片大地。

    “啊……”

    “啊……”

    ……

    接连五道惨叫响起,又有五人毙命,死于源术下。

    王族的年轻人心胆皆寒,噤若寒蝉,再也不敢说一句话,几乎吓破了胆子,有些人在发抖。

    “镇压!”王家一位大能喝道,阵图落下,至此,叶凡的源术被阻住,不能透进去了。

    其中一个大能向前迈步,沉声道:“方才古阵已成,虽然还未祭阵图,但也可定源气,可是你为何能催动源力?”

    “不要将我与其他源术师比较。”叶凡答道,一个个扫过刚才的那些年轻人,目光冷漠,让这些人都心头剧跳。

    “任你千般手段,万般源术,在绝对战力面前,一切都是徒劳的。”一位大能开口,飞身而出,另外两人也踏出古阵,逼迫向前。

    “给我滚回去!”

    叶凡在虚空中拍掌,与那位大能对拼法力,“轰隆”一声,竟是硬撼了一记,将这名王家的强者震退,倒飞了回去,怪叫了一声。

    “八禁领域!”众人惊呼,心中震撼。

    “可是,纵然有八禁领域,他也需要接近仙台第一层天中期才对,不然怎么可能对抗的了一位大能?”许多人都露出异色,他们知道圣体突破了,这种速度让人害怕。

    另外两位大能功深力厚,超越刚才那个人,沉着脸飞了过来,要一起镇压圣体。

    “同样给我滚回去!”

    叶凡站在那里,抖手祭出几块神源,如令旗一样飞落在不同地域,挡在宫阙前,百万符文闪烁,烙印虚空中。

    源气沸腾,两位大能前路被阻,不能前行,每迈出一步都要废很大的力气,全都惊异莫名。

    “祭活武道古图!”

    其中一人吩咐,天空中的阵图快速演化,一种王者气息迎面扑来,无穷咒文闪动,化成有形之质,烙印虚空中。

    整片雄伟的建筑物都被护在里面,且两人藉此向外冲,想要接近叶凡,杀将上前。

    “哧”、“哧”……

    叶凡不断弹指,一块又一块拳头大的神源飞出,全部落在宫阙外,将此地环绕。与此同时,他连续出击,将一片又一片的符文打在虚空中。

    远远望去,这片石坊上空,有很多亮晶晶的东西,都是字符,如以铁水铸成,闪烁光泽。

    “你的源术早已被人所知,还想藉此来对我们,那是无用的。”一位大能道。

    武道古图是前贤刻下的道纹,不仅可以杀敌,还能破天地大势,拥有匪夷所思的神威,连圣主都能困死。

    过去,有人以此武图在北域杀过源地师,他们寻来这样的宝图,自然是为了对付叶凡,防止有意外发生。

    天空中,那张阵图缓缓转动,每一次都扫落下一种神秘的力量,凝固这片虚空,排斥叶凡布下的源天神纹。

    “一法通,万法通,当一个人强大到极致后,果然可以碰撞所有领域,一张武道神图竟然包罗万象,可化解天地大势!”

    叶凡心中凛然,生出警兆,意识到即便是在北域,他的源术也不一定天下无敌,还有手段可以克制。

    “啵”、“啵”……

    空中发出轻响,叶凡不断出手,将十几快拳头大的神源祭出,每一块都有无穷符文,可让一大片地域灰飞烟灭。

    不过,所有这些源块都是他所布下的源天神阵的根基,并非单独使用,他使出浑身解数,在宫阙外移动,刻写源天书中的禁术。

    “三位大能被挡住了,真的没有办冲过来,无法接近圣体!”远处,众人心惊,源术无双,可阻大能。

    “给我破!”

    三位大能一起大喝,共同催动武道古图,让其压落,想瓦解源术造成的可怕波动,同时他们很心惊。

    “为什么会这样,此图为前贤所祭炼而成,花费很大代价才交换而来,按理说连源地师都可斩掉,怎么奈何不了他?”三人心中充满了疑问。

    “我虽为源天师,但却也可施展部分天师禁术,你们好好的享受吧!”叶凡继续出手。

    此地,神霄蔽日,十几块神源如有生命,皆迸出无穷符文,将这片天地笼罩,每一道纹络都像是一条小龙在游动。

    “源天书中的禁术,他现在就可以施展吗!?”

    “为什么会这样,他离源天师还远,怎么做到了这一切?”

    任他们惊怒与焦虑,但却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叶凡从容而镇定的将他们封在宫阙前,无法迈出一步。

    “打开!”

    三位大能冲击,然而他们震碎了两件圣主级兵器都没有办法攻破,徒劳无功。

    此时,王家那些年轻人全都面色发白,他们预感到大事不妙,连家族的大能都被封在这里,多半要悲剧收场。

    “叔祖,快想办法啊,能否横渡虚空?”

    “祖爷爷,要冲出去啊,圣体心狠手辣,如果被困在在此,他会将我们都炼化掉的!”

    这些人全都恐惧了,没有一个不胆寒,硬着头皮催促三位大能。

    然而,任他们努力,凭他们冲击,全都无用,天空中的武道古图虽然在旋转,但是却破不开源天神阵。

    “圣体这是要做什么?”远处,观战的人心底冒寒气,全都不由自主倒退,他们预感到将有可怕事情发生了。

    “好了,你们王家不是整日叫嚣吗,今天我来了,送你们全都上路!”叶凡一声大喝。

    而后,他的手在虚空中一按,无穷的符文都激活了,闪动金属光泽,瞬息将此地淹没,而后他飞快倒退。

    “轰!”

    整片浩大的石坊全都燃烧了起来,璀璨神光爆发,如最绚丽的烟花在绽放,美丽而刺目,可怕而妖艳。

    “一朵圣洁的花,人世间的灿烂与美丽莫过于此。”叶凡笑叹。

    远处,众人毛骨悚然,这样的一朵烟花,有谁可承受,这是以一座圣地级石坊的覆灭为代价,死伤多少人不论,但价值就无法衡量。

    “王家在东荒的基业彻底完了!”

    “三位大能啊,就这样被困杀了,太过憋屈,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远处,众人从头到脚冒寒气,这样的结果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可惜啊,那些奇石,天价啊,全都毁于一旦。”

    “心疼死我了,有几块奇石,我可是关注几十年了,一直想出手呢,全都毁了。”

    有些人对王家强者的死漠不关心,却对石园中的奇珍异石心痛,扼腕长叹,捶胸顿足。

    “可惜了……”叶凡也在可惜,王腾的父亲等重要人物都在姬家做客,在虚空古殿提亲,不在此地。

    不过,他也释然了,那些人在此的话,他想要连根拔起,那几乎不可能。

    “你们去提亲,我在后方连根拔起你们的老巢,这仅是开始而已。”叶凡自语。

    前方,火光熊熊,那是源气在沸腾,煅烧这片浩大的基业。

    全神城所有大势力都震惊,多少年未有这样的事情了?竟有人敢在东荒第一城中抹除一个古圣地的根基!

    突然,这片古建筑群中,传出奇异的声响,有仙光四射,有神圣气息弥漫,让人想要顶礼跪拜下去。

    “石中飞仙!”

    “是天字号石园,那里有奇珍出世!”

    整片古园毁掉了,天价奇石都在燃烧,化成无穷源气,但却有瑰宝遗存下来,飞仙异象惊人。(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