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六百七十七章 战王腾
    第六百七十七章 战王腾

    天阙前,云霞升腾,瑞气灿烂,五色云气弥漫。叶凡的话语铿锵有力,直指人心,震耳欲聋。

    “我斩了他!”

    这四个字,如四把天剑抵在人的心间,让每一个人都一个激灵,浑身一颤。

    自信的力量,一往无前的气势,让人体会到一种坚定,无物不摧,这是一种奇异的伟力。

    “大言不惭!”

    王成坤思虑很多,他觉得有点异常,叶凡太过强势与自信了,他先于王腾一步开口,且逼压了过来。

    他是一位绝顶人物,修为惊世,在教主级人物中也是响当当的角色,少有人可与匹敌,经历过的大战也不知有多少。

    “父亲,让我来,今日圣血将淌尽,伏尸在我的脚下,在诸王并起的大世,他将第一个除名在大帝路上!”王腾神色冷漠,驾驭金色古战车而来。

    “早就等多时了!”叶凡开口。

    “小叶子……”姬紫月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袖,灵动的大眼中充满了忧色。叶凡能够来此,让她很开心,但是她知道,光有勇气是不行的,北帝真的太强大了,年轻一代难逢敌手。

    金色的古战车,上刻日月星辰与花鸟鱼虫,包括万灵,如可镇压诸界,驰骋而来,光华淹没天地,北帝居于中央,真龙与神凰在上盘舞,交相辉映。

    所有人都惊异,此时的王腾真的有一种帝姿,那种舍我其谁,唯我独尊的气态很慑人,连许多老辈人物都无法与之正视。

    “牛什么牛,有什么可神气的?!”就在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庞博开口,道:“不就是有一辆破车吗,当年哥也有一辆,虽然只有两个轮子,但却是飞鸽名牌的!”

    在场的人自然不知他在说一辆除了铃铛不响,上下哪都响的破烂自行车,但却明白他这不是什么好话。

    庞博在一旁解释飞鸽名牌,李黑水等一群人全都哄笑,王家的人顿时大怒,王成坤露出蔑视之色,道:“我儿天纵之姿,你们这几个井底之蛙,乱吹什么大气。”

    “别惹我,谁不知道,我儿是王腾!”

    “敢与我做对,我儿来出场,姓王,名叫八羔子腾,有大帝之姿!”

    庞博、李黑水、姜怀仁一起讽刺道,无论其他,自今日后,“我儿是王腾”却是因此而名扬天下。

    北帝驾驭战车,来到了近前,金光蔽日,九条真龙、九只神凰、九头白虎、九只玄武分守四方,到处都是云霞,他如中央大帝一样。

    此刻,王腾目光冷冽,浓密的黑发披散在胸前背后,雄伟的身材充满了一股压迫感,慑人心魄,扫视所有人。

    “圣体,你凭什么与我战!”他话语并不高,但是却传遍每一个角落,方圆数百里所有人都能听到。

    “你算什么,我要斩你还需要罗列凭什么吗!”叶凡大声道,针锋相对,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如亘古长存的战神,浑身流光溢彩,明净无瑕,四方天地随他的脚步而颤抖。

    有很多人不能进入姬家,因为没有那种资格,但却在山门外听到了,顿时一片喧哗,人们知道北帝与圣体一战,已经不可避免。

    消息第一时间传向南域各地,一场天大的波澜在上演,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关注与期待这一战。

    “斩掉王腾,斩了这个伪帝,真将自己当成古帝转世了吗,不过是一个狂徒而已!”庞博大叫,无所畏惧,大造声势。

    “斩了伪帝,斩了北原的王八羔子腾!”李黑水、柳寇等人附和,声音响彻云霄,让这里躁动了起来。

    “诸位,要冷静与克制。”姬家一位元老站了起来,不想让人在姬家战斗,毕竟都在此做客。

    “姬兄,这并非我们惹事,而是圣体欺到头上来了,不得不出手杀他。”王腾的父亲王成坤开口。

    “狗屁不通,你们挑衅在前,怎么又赖在别人的身上了,这就是王家的行事风格吗?”庞博粗言揭短。

    王家***怒,身为荒古世家,还没有一个人敢这样不敬呢,屡屡针对他们,纵是妖帝传人也不行。

    “怎么还想出手杀我不成?”庞博冷笑。

    “我就先杀了你!”王家一位高手冲出,向姬家元老请求,请给予一块解决纷争的场地。

    “事已至此,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不然也要离开此地去厮杀。”姬家八祖出言,他是巴不得王家毙掉叶凡。

    许多贵客亦开口,要求允许一战,他们本就是为了一睹圣体对决北帝而来,此时自然不希望偃旗息鼓,都想看到龙争虎斗。

    姬家圣主先后望向赤龙道人、王家的选择等,见他们都没有反对,点头答应,提供一块争斗的场地。

    此地立时一片嘈杂,而后人声鼎沸,雾气汹涌的天阙前,顿时空出一块场地,一座隐形演武场出现。

    “我先杀了他!”王家的一名强者走来,冲向庞博,就要对其动手。

    “你想杀谁?!”叶凡一步迈出,持铜棺而立,一下子就拦住了他的去路。

    “自然是要杀他!”这是一位大能,虽然刚晋升入仙台二层天没多久,但境界摆在那里,如入无人之境一样,想要先毙掉庞博。

    “嗡”

    叶凡什么话也没有说,对其出手,阻挡去路,运转全身力量,手持铜棺,脚踩行字诀打了下去。

    王腾的父亲等人并没有阻拦,有意如此,让此人试探一下叶凡的虚实,因为他们也有些摸不着底。

    “伏魔阵!”此人一声大喝,口中吐出三十六盏铜灯,一个个如鬼火一样,闪烁绿油油的光华,将叶凡笼罩在里面。

    每一盏铜灯,都是一道圣剑,射出的火焰是剑气,带着一缕混沌雾丝,极其骇人,攻击力超级恐怖。

    众人心头一跳,这是一宗秘宝,绝对超级强大,比一般的圣主兵器厉害很多,因为一旦有混沌气,必是瑰宝。

    然而,可怕的攻击力打在铜棺上,却叮当作响,根本没有起到一丝作用,铜棺上花纹烙印,闪动清辉,将所有攻击全部磨灭。

    “轰!”

    同一时间,叶凡如一尊天神一样,一步迈出,天摇地动,铜棺太沉重了,但是运转浑身金色血气后,依然轮动了起来,重重的砸了下来。

    压塌诸天!

    这种惊人的奇气势,给人刹那的错觉,仿佛一尊永恒的神明降世,在力毙妖邪,浑身金光万丈,吞没世间。

    铜棺破万法,摧万灵,一动之下,什么也挡不住,它上面充满锈迹的纹络,流动神秘清辉,破除一切。

    前方,所有铜灯都崩碎,在这一击之下成为了青铜碎渣,道纹磨灭,灯火熄灭,不复存在。

    王家的高手,张口吐出一道本源精气,以大法力运转十几种秘术,如一片磅礴青天一样压落,对抗古棺。

    然而,让人惊悚的是,无论是法宝,还是本源精气化成的秘术等,全都如纸糊的一样,被一破再破!

    “噗”

    一道血光冲起,叶凡手持青铜轮动下来,将一位大能活活拍成了肉泥!

    初时,现场鸦雀无声,而后一片沸腾,王家一位大能被打死了,这么的彻底与干脆,让他们颜面何存?

    且,人们发现,圣体可与北帝一战,必将是一场惊世对决,不会一面倒,将有惊艳的大场面。

    王成坤神色阴沉,传音道:“你们刚才可曾注意,那口铜棺的道纹有古怪,禁锢了虚空,被锁定后想躲避都不行!”

    他们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这样的兵器最保守估计也是一个王者神兵,初步诞生了神祇法则的力量。

    “王腾你要躲到何时?”叶凡喝问,拄棺而立,场面怪异而又慑人,到了现在没有一个人不心惊,各方教主都很忌惮,圣体成长太快了,已经无法阻挡。

    姬紫月秘明眸皓齿,露出动人的笑颜,一扫忧虑,很是开心,如一个活泼的紫衣精灵一样。

    南妖神色郑重,双眸有妖异光辉射出,盯着青铜小棺,他认出了这与荒古禁地的巨棺同出一源。

    他的妹妹,齐祸水艳冠天下,颠倒众生,窈窕美丽,眼眸闪动异彩,也在盯着前方,很是惊奇。

    另一边,神灵谷少主紫天都皱起了眉头,凝视铜棺,像是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中。他的姐姐,绝艳明丽,紫发披肩,身段修长,一双紫眸充满了神霞,也有异色。

    远处,猴子持大棍而立,火眼金睛,坐在了一张椅子上,放下心来。

    此外,瑶池圣女竟也在场,明眸闪动,五色光彩纷呈,关注战场中。

    ……

    年轻一代来了很多人,老辈人物亦很重视,赤龙、蝠王、仙鹤王、大寇等,更有不少教主,全都震动。

    金色战车雷鸣,北帝杀机毕露,黑发倒舞,他来到了场中央,与叶凡对面而立,至此这一战无可避免。

    “我必毙你于车下,祭奠我王族英灵,让你从世间除名!”北帝怒了,叶凡连创伤王家,让他杀意如寒冬。

    叶凡没有说什么,回头对姬紫月,道:“我现在帮你斩了他。”

    “嚣张,这是在将自己推向死亡的深渊,他活不过今日了。”

    王家的人纷纷出言,喝斥叶凡,为北帝助威。

    “圣体你的生命到尽头了,凭什么与我族帝子并论,充其量不过是一块踏脚石而已!”

    “所谓圣体一旦大成将无敌,那是有前提的,在没有大帝出的年代尚可,与我族有古帝转世之姿的人同生一个时代,将是他的悲哀!”

    叶凡与北帝动手了,两者在电火石花间动了一招,所有人都没有看清,竟有一声上古祭祀音响起,响彻万界。

    “轰”

    无尽虚空塌陷,全面崩溃,出现也不知道有多少黑色的深渊,连向永恒未知处,有山崩海啸一样的声音发出,有星辰闪烁,那是无垠的宇宙!

    这是王腾发出的一击,他如一尊古帝一样,眸子中无尽幻灭,背靠永恒星空,一片璀璨。

    真龙、神凰、白虎、玄武皆出现,一个个占据满了星空,真实再现,恐怖绝伦,无尽神光将那里淹没。

    诸多教主皆惊骇,这样的恐怕一击连他们都难以承受,北帝强大到了让所有人都悚然的地步。

    叶凡脚踩行字诀,穿越过永恒的虚空,出现在另一片天地中,并未伤到,手持铜棺而立。

    王成坤很自负,道:“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在我儿的惊世战力下,圣体根本算不了什么,将血染神土,伏尸腾儿脚下,就此除名,成为我儿帝路上的一堆枯骨。”

    他的话语还未说完,更加惊人的大战开始了,王腾手持天帝剑,驱动金色战车,以两件古兵镇压叶凡。

    与此同时,他的双眸绽放出两道神芒,武道天眼睁开,无坚不摧,开始抹杀叶凡的有形之体。

    这一击,惊天动地,两者间几乎被神力的海洋淹没了,场中近乎沸腾!

    “当!”

    叶凡轮动铜棺,与金色的古战车还有天帝剑撞在了一起,发出一声响彻四海的声音,许多***叫,双耳流血,倒退而去。

    悬空的这片神岛,一下子被击穿了,王腾与金色古战车被砸的坠落了下去,烟尘冲天。

    且,武道天眼也未能奏功,叶凡的眉心内,一个金色的小人头顶万物母气鼎,怀抱一个黑色的小葫芦,用力向外吹动。

    黑色的小葫芦深处一道刺目的神光,飞了出去,似开天的第一缕神光,斩破天地万物!

    在外人看来,叶凡的眉心睁开了一条竖眼,神芒将武道天眼的光华打碎,射向前去。

    “哧”

    这缕开天神光一下子击穿了王腾的小臂,熊熊大说燃烧,恐怖温度吓人。

    “噗”

    王腾非常的果断,手举天帝剑挥动而下,血光闪烁,斩掉了自己的左小臂,血花喷涌出去很远。

    “腾儿!”王成坤大叫,刚才他还在说,自己的儿子一出,圣体连踏脚石都算不上,必被斩掉,不曾想他的北帝先失去了一条小臂。

    另一边,叶凡凭空而立,铜棺沉浮,虚空都明灭不定,整个人看起来如站在上古的宇宙中。(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