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六百七十八章 永恒的放逐
    第六百七十八章 永恒的放逐

    姬家的悬空岛被打穿,古战车坠落而下,烟尘冲天,乱石穿云,王腾挥天帝剑斩掉了自己一条小臂,鲜血流淌。

    惊世一击过后,却是这样一种结果,号称无敌年轻一代的北帝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吃了一个大亏。

    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惊住了,没有人能够想到会是这个结果,难逢一抗手、有古帝转世之说的王腾怎么会断臂?!

    除了王成坤在心疼外,没有一个人出言,默默注视这这一切,这一切实在太突然了,超出了人们的预料。

    圣体如此强势,每一个人都一阵悸动,这是在赤裸裸的扇王家的脸,他们引以为傲的帝子上来就血染长空,过于惨烈。

    此前,王家盛气凌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认为叶凡不过是帝路上的一堆枯骨,是被毙的对象。

    然而,却发生了这样的一幕,他们号称无敌的北帝却吃了一个大亏,王家所有人都脸上发烧,且心中无比忧虑。

    这一战究竟是谁胜谁负,已经不好推测,无人能得出结论了,没人能料到叶凡的攻击这么犀利。

    “嘎嘣嘎嘣”

    王腾的左臂血肉抖动,骨头发出脆响,不断的生长,四方精气如水一样倾泻而下,断臂再生,几乎瞬间就完好无缺了。

    “腾儿小心!”王成坤在后喊道,如果不是大庭广众之下,大话已经说出口,他会中止这一战,率人围杀叶凡。

    北帝,自出道以来还没有吃过这样的大亏,神色冷到可以结冰,与猴子大战时,武道天眼也没有被破,今日去遭厄难。

    “铮”

    剑鸣动天,王腾手持天帝剑,驾驭金色的古战车又一次杀来,黑发的长发彻底倒竖了起来,眼眸如刀子一样锋锐。

    黄金圣剑,粗大如岳,上抵天穹,如一座山一样压了下来,声音震耳,如一片大洋在滔天,让人心悸。

    叶凡持动铜棺向前劈去,如挥动一座古老的宇宙而行,万古诸天齐摇,悬空岛竟然在解体,承受不住波动。

    北帝快速收剑,并未斩下,他这是在试探,估量叶凡的战力有多么强,如一只神凰舞天,落在远处。

    叶凡顿住手臂,铜棺砸在虚空中,一下子出现一个可怕的深渊,里面有星光闪动,如连着一片星域。

    “哧”

    王腾双眼神光炽盛,射出两道夺目的光华,武道天眼再出,又一次劈向叶凡,不仅可望穿本源,还是最犀利的神剑!

    叶凡很镇定,以铜棺护体,盘坐眉心内的金色小人,抱着黑色的小葫芦,用力摇动,一道神光飞出,如一把斩仙飞刀一样。

    北帝的眸光凝练如剑,打在了上面,铿锵作响,最终却被九色雾丝焚化,溃散虚空中。

    且,叶凡眉心射出的光束,并未减速,穿透虚空打了出来,奔袭向王腾的头颅,坚不可挡。

    这一次,北帝早有准备,依然是为了评估叶凡的战力,脚下生辉,一步一道痕,驾驭古战车闪退了出去。

    一缕神华冲过,击穿远处的一座宫阙,在一瞬间让其成为了飞灰,什么都没有剩下,连上面刻录的道纹都不能阻住。

    圣体怎么会有这样强大,他所睁开的竖眼到底蕴含了怎样一股力量?这是所有人的疑问,此前根本不知。

    王腾连番试探,不断出手,但却不正面厮杀,而叶凡也在酝酿,准备一击灭掉敌手,在勾动黑葫芦中的九彩火丝。

    “万灵化道,恒河沙数!”

    北帝突然一声大喝,这个世间的各种力量都化成了道的规则,草木的精气,烈日的菁华,星辰的微光,宇宙的本源,全都倾泻而下。

    观察良久,他终于动用了攻伐中的一种大术,这是帝经中的秘术,神能慑人,没有办法去衡量。

    这个天地间但凡灵体,但凡力量,都化成道的规则,将一切化成道之痕迹,成为一条条纹路,横穿在虚空中。

    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神术,让人如陷入噩梦中,难以对抗。这个世上,灵物何其多,若都被召唤来化道,将是无尽的,故有恒河沙数之说。

    乾坤间,到处是密集的网,有银色的、有紫色的……万灵化道,恒河沙数,成为一张大道之网,罩落下来。

    后方,连南妖与紫天都这样的人都动容了,各方教主也都凛然,这种秘术极其异常,化天地万物为道则,借一切规则力量为己用。

    无声无息,一张大网就这样落下了,隔绝外界,自成一片小世界,运转万道之则,化尽一切敌手。

    “给我破!”

    叶凡大喝,眉心中神焰一闪,一株巨大的扶桑闪烁,呈现在其身前,叶片如金精,铿锵作响,九只金乌在上,就九轮太阳一样飞出。

    “轰”

    九只金色的神鸟,火焰滔天,焚毁万物,将各种法则丝线都都给扯断了,将其上方的规则破灭。

    “太阳真经!”有人惊叫,认出了这种手段,与古老传说中的太阳真经所具有的神能几乎一样。

    “难怪,圣体得到了太阳真经,修出了太阳真火!”另一些人恍然大悟。

    同时,许多人都悚然,这可是一宗可怕的古经,为人修行的起源之一,可追溯到太古年间。

    在古老的过去,人族共有两大古经,分别为太阴与太阳,高深莫测,承载了古人的无穷智慧,据说源自另一片星域。

    后来,人族鼎盛起来,几位远古大帝都曾参悟过这两部古经,得到了无限启迪,才开创出了自己才心法。

    故此,太阴与太阳两部古经又被称作母经,有极其特别的意义,可惜失传过于久远,无法寻到了。

    叶凡身纳菩提子,运转太阳真经玄法,控制九色火丝,展现出了一种莫名的力量。

    扶桑神树耸立,拔地而起,巨大而丰茂,无论是树干还是叶片都是金色的,烈火燃烧,九只金乌盘旋,摧毁了化道的力量。

    “轰”

    所有一切都消失了,道痕被铲除,不复存在,天地间唯有一片圣焰在燃烧,九只金乌一起冲向了北帝。

    “太阳真经真的有这么强大吗?”人们惊疑不定,而王家的人则面色难看,圣体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十字星域交叉!”王腾一声低喝,双手在用力划出,天空出现一个巨大的十字裂痕,虚空大裂缝延展。

    如梦又似幻,一片十字星域出现,像是一颗颗星辰连珠,交叉在一起,悬在另一片虚空中。

    “砰”

    这是一种惊人的大碰撞,第九层火域的雾丝,仿佛能烧毁诸天,与这片十字星剧烈碰撞,无尽的灰烬冲起。

    璀璨!

    炽盛!

    暴虐!

    一片又一片的道之伟力冲击,如海啸拍打堤岸,似银河冲击古星,成为一片绝望之地。

    当一切消失,十字星域被打没了,而扶桑古树与金乌也全都消失,火焰熄灭。

    “原来如此,是太阳真经还有外道的力量!”王腾自语,他像是摸清了虚实,沉声道:“圣体我要让你明白,差距就是差距,人不可能一步登天!”

    叶凡在计算,能否将王家的人全部席卷进来,他想一战功成,将这一族的大敌全部灭掉,观察地势、位置。

    北帝离开古战车,旁坐于虚空中,双手划动,大喝道:“一切都该结束了,永恒的放逐,乱天秘术!”

    虚空扭曲,十方皆灭,天地中也不知道出现多少虚空深渊,延展向不同的位面,这是一片时空乱穴。

    “乱古大帝的……乱天秘术!”

    有人惊呼,可以确定,王腾尽得真传,掌握了一种非常可怕的秘术,可将人放逐到未知的时空中去。

    确切的说,是强行打入莫名的次元,乱天动地,永恒的锁死,从这片天地间消失。

    叶凡抗击,祭出铜棺,催动黑色的小葫芦,以滔天圣焰瓦解。然而,这种秘术太奇异了,一旦发动,数不清的虚空深渊层叠,烧毁一片还有另一片,无穷无垠。

    “呼!”

    一声闷响,虚空深渊将叶凡吞没,而后另一片深渊又来包容,相互重叠,叶凡被打进了无尽的虚空乱流中。

    “乱天秘术,永恒的放逐!”北帝一声大喝,霍的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降落在金色的古战车上。

    前方,无尽层叠的虚空全部消失,永久的闭合,叶凡被打入了谁也不知道的小次元空中,就此消失。

    “什么?”

    “这太可怕了!”

    诸雄皆发毛,从头凉到脚,乱古大帝的这种秘术,可怕的近乎妖邪,无论遇到多么强大的敌手都可放逐出去。

    一旦进入那样无垠的次元空中,几乎很难再有回头路了,直至命元耗尽而亡,根本不可能找到归路。

    这是一种无敌的秘术,为乱古大帝所开创,是以弱击强的极道帝术,任你天大的神通,一旦被打中也将被永远的放逐。

    “不,小叶子!”姬紫月惊叫,泪水滑落而下,滴落在紫衣上。

    “叶子!”庞博亦大吼。

    “小叶子,怎么会这样!”李黑水、吴中天他们也是大呼,遥望虚空,怒视王腾,痛心疾首。

    “哈哈……”王成坤大笑,无比的畅快,北帝之威无人可挡,他无比的痛快。

    其他人皆失色,北帝仅凭这乱古大帝所留下的这一式,什么高手不能对付?连活化石都可放逐!

    这种盖世秘术几乎无解,是远古大帝以毕生心血研成的一种秘术,这是无敌的,出了名的以弱击强!

    “北帝名不虚传,牛刀小试,就有这样威势,当今天下谁人可挡?”

    “果然是天纵之姿,这个年龄段就已经雄视天下,让老辈人物无奈了,不愧号称古帝转世!”

    “一代天骄,果然是踏过了圣体的尸骨,踩着染血的道路前进,未来必证道!”

    许多人上前,与王家关系好的人更是不断恭维,连声赞叹。

    事实上,其他人也都默认了,这样的北帝的确难以抵挡,连远处的一位大寇都皱起了眉头,忌惮不已。

    无垠乱天中,是永恒的黑暗与冰冷,仿佛永远没有尽头,叶凡在不断的漂游,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像是过去了千百万年,又像是永恒的一瞬间,他苦思回去之路。

    寂静、冰冷、黑暗,没有一点希望,他独自坐在青铜古棺上,永远的朝一个方向飘渡。

    他像是迷失在一片古老的宇宙中,始终找不到回路,枯坐铜棺上,他冥思苦想,问自己的心,来定位回路。

    “我所走过的路,我所经历的道,我所感受的法则……”他心中自语,不断推演,渐渐静了下来。

    最终,他问道又问心,道之轨迹缭绕在身,心之本源璀璨生辉,同时齐鸣,在永恒的黑暗中奏出道音。

    他浑身晶莹,心头升起一盏明灯,若隐若无,指引向一方,叶凡破开小次元空间,开始了漫长的旅途。

    永远没有尽头,破开了一片又一片虚无之地,总是寻不到归路。

    不过,他并没有放弃,盘坐小铜棺上,默诵起一则古经,短短数百字,却如一部天书一样深奥,不可揣度。

    正是源自青铜古棺的那部经文,这些年来他一直在研究,始终参悟不透,似不是修行法门,根本不能理解,但却能够静心凝神。

    一个字又一个字飞出,烙印其心田,如涓涓细流,非常的柔和,滋润其神明,补给其肉身精元。

    明心,明我,明道,他心中的灯更亮了,陷入一种道我合一的妙境中,指引他前行,这是本我在合道,平日不可实现。

    可此时他却做到了,不得不说,叶凡在修行一途上很有天赋,从其十年磨砺,就有现在的实力,就可以说明一切了。

    心中的灯长明,本我为道,指引归路,破开迷雾,穿行无尽虚无之地,踏上了归途。

    “早已说过,圣体算的了什么,怎能与我族腾儿相比。”王家的***笑。

    王成坤志得意满,生子如此,他自是引以为傲,站在金色古车前,望向叶凡的故人时,充满了蔑视之色。

    “圣体他不行,同我儿相比差远了!”

    “轰”

    他的话音刚落,虚空破碎,一具铜棺冲出,正打在他的后背上,当场半边身子成为了烂泥。

    “小叶子!”落泪的姬紫月惊叫,睁大了美眸。

    “叶子!”其他人也都进惊呼。

    “轰”

    在这一刻,叶凡眉心中的黑葫芦跳动,神火滔天而出,将金色古战车淹没。

    “啊……”王腾的亲叔叔王成云首当其冲,当场成为了一个人形火炬。

    北帝也是惨叫,半边身子被点燃,凄厉嘶吼。

    这一景象镇住了所有人!(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