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六百九十七章 一气化三清
    第六百九十七章 一气化三清

    尹天志断臂止血,目光森寒,一身五色龙衣猎猎作响,束发紫金冠熠熠生辉,他神色相当的凶狞。

    自他出世,除他大兄外,还没有一人能以一式压他,肉壳对抗,抬手扯下他的一条手臂,这让他郁血贯脑。

    他一指点来,整条手臂都成为了赤红色,蜕成一只凰翅,瑞华冲起,赤霞刺眼。

    叶凡侧身避过,妖艳的红光与其擦肩而过,洞穿一座石山不止,神虹惊空,连穿三十六峰,全部刺透,指洞浑圆,前后透亮。

    这一指威力极大,凝聚了一丝不朽的神性,坚不可阻,摧枯拉朽,可灭万灵。

    尹天志瞳孔血红,如两把魔刀一样慑人,气势如阳,十指齐张,赤霞一道又一道的射出。

    每一根指头都如一把赤霄剑,鲜红欲滴,晶莹刺眼,神芒如练,将这片小世界刺穿的不成样子。

    叶凡避其锋芒,仔细观察后,双手捏印,果断出手,翻天印直接盖了过去。

    一声巨响,整片天穹都翻了过来,这是人族不传之大道神印,修者对道的理解越高,威力越大。

    大印如青天,四四方方,如天帝玉玺坠下来一样,摧毁万物,如一条又一条龙气垂落,也不知道比当年强盛了多少倍。

    挡者披靡!

    翻天印,如天倾覆,一击之下所有赤霞都成过眼烟云,皆为灰烬,全部打灭!

    尹天志被压的骨头咯吱作响,横飞出去几十丈,撞碎一座石山,被埋在了下方。

    他以不死神凰血浴身,肉壳恐怖的可以称之为变态,在同龄人中很难找到可与之并轮者,而今却被反压。

    叶凡跟进,手捏人王印,如人族之主君临天下,这一大道神印铺天盖地,打的十方俱灭,将这座碎山从地面抹平,连残渣都没有剩下。

    这块大地寸草不生,什么都没有了,光秃秃一片,巍峨古岳消失。

    远处,那条野蛟龙又化成了童子,惊的目瞪口呆,脸色雪白,尹天志的肉体何其强大,连八景宫的主人都赞许过,而今却被人力压!

    “这是什么变态的体质,难道是主人口中所言的那种传说中的古老战帝体?!”

    童子大惊失色,如果尹天志死掉,八景宫的主人出关,连他都会有弥天大祸,上天入地都难逃一死。

    远处,地层断裂,石块如狼烟,朝着高空崩飞去,茫茫一片,遮住了日月。

    尹天志冲了出来,刚才他受到了绝对的压制,叶凡的人王印抹平地面,他无力抗衡,逃入地下,自这个方向钻了出来。

    他神色冷冽,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大挫,沐浴不死凰血,这种逆天的神物,千百世难得一见,让一个人蜕下凡胎,生出不坏体,而今却还挡不住眼前的人。

    “紫气东来,浩荡三万里!”尹天志大喝,如海一样的紫气自东而来,瞬息充斥天上地下,贵不可言,慑人心魂。

    “老子的传承!”叶凡吃了一惊,这是那位古人的一种逆天手段,西出函谷关时曾显化过。

    海啸一样的声音发出,紫气自尹天志的身后冲起,如十万古星沉坠,所有星光聚在了一起。

    又似一个万年的古妖尊,横空出世,妖气滔天,肆虐十方,每一寸都是紫华,每一寸都是紫焰。

    紫气浩荡,将叶凡淹没,要将其炼化,许多石山都被蒸发了,成为了烟气,根本难以存在。

    这是一种可怕的攻击秘术,尹天志不过从其兄那里得到了部分传承,却也可以睥睨天下了。

    任何人面对这样的无上秘术,都会大事失色,整片的巍峨大岳被蒸发,如水汽一样消失,吓人之极。

    叶凡没有一丝轻视,反而神色凝重,以身为印,勾动道痕,显化出黄金太极圆,对抗紫气东来神术。

    一声又一声剑鸣,一声又一声凰吟,在紫光中发出,刀光剑影,不死神凰飞舞,在紫雾中纵横,全都斩在黄金圆上。

    可惜,万法如云,匆匆而过,叶凡岿然不动,防住了攻杀。且,稳住局势后,他徒步前行,向前逼去。

    每一步落下,这片仙土都一阵抖动,宛如一尊上古神祇在移动脚步,青天都要压下来了。

    尹天志变色,他现在真是不愿与叶凡肉身对抗了,连吃两次大亏,心中发怵,快速后退,决定以道法对敌。

    “太清一气混元斩!”

    他身化虚无,倒退而去的,但是天上却降下一道太清气,诞生出混沌,化为一道长达数千丈的混沌天罡,立劈了下来。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超绝的攻击圣术,叶凡连续变化招法,与其对抗,两人间火光四溢,神霞四射,混沌翻涌,激烈无比。

    尹天志可以横行天下,对抗一教之主,在这个年龄段绝对是震世的,可是他终究是不敌叶凡,被一只金色的大手拍的大口咳血。

    纵然是以凰血洗礼肉壳,得到其兄传下的部分太上秘术,依然不是对手。主要是因为,叶凡为圣体,达到了仙台二层天,绝非一般的教主可比拟!

    “凰血也不过如此!”

    “你到底是什么体质?!”尹天志道,他真的惊憾了,叶凡光以肉壳就可压他,可敌其凰血肉身。

    “什么体质并不重要,关键还要看个人如何。”叶凡冷笑,逼了过去,再一次强势出手。

    “你说的对,什么体质,什么身份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修为与人,今日我要让你明白,八景宫为天下神地,无人可冒犯。”尹天志大喝。

    此时,他宝相庄严,一缕太清气冲出,在其面前演化,成为一座道剑,瞬息劈了过来。

    叶凡怡然不惧,一拳轰碎,而然道剑又生,始终不灭。

    “你这是在拖延时间吗?”叶凡冷笑道,不断破碎道剑,而后脚踩行字诀向前逼去。

    “我让你看一看八景宫的不传之秘,以此斩你!”尹天志一声冷喝,终于准备好了。

    在其头顶上方,出现三朵祥云,接着自其天灵盖中冲出三道仙光,不断变形,向人体演化。

    “一气化三清!”

    远处,那个童子惊呼,没有想到八景宫的主人将这种无上神术都教给了其弟。

    叶凡也是心中一震,这可不是身外化身,这是一个真实的自我,战力远比化身强大很多,相当于几个自己同时对敌。

    “哧”

    三朵仙光与祥云相合,化成三尊道人,每一个都与尹天志一模一样,大步向前逼来。

    叶凡心中一凛,世间出现一个尹天志这样的人已经很了不得了,而今一下子多出了三个,任是谁都要发怵。

    四尊真人并非化身,共生对敌,恐怖吓人,四人同心,不分主次,统一攻杀。

    “你纳命来!”尹天志无比自负,一个人打不过叶凡,再来三个自己,难道还不敌吗?

    “当”

    叶凡头顶上一声轻响,万物母气垂落,悬鼎而立,他没有动用黑葫芦的火焰,而是想靠真正实力对敌,检验这七年来的进步。

    “就是它,就是这万物母气,我大兄想要祭出一尊天地玄黄玲珑宝塔,你送来的正是时候。”

    四个尹天志,一个手持一口青剑,一口头顶上悬一座古塔,一个吐出一枚宝鉴,一个摇动一口大钟。

    这四大杀器一起祭出,他动用了最强战力,攻杀叶凡,剑芒、钟波、镜光、塔身轮转,寒光照铁衣。

    叶凡神色凝重,面对四尊绝顶高手谁都会吃不消,他奋力对抗,手持打神鞭,头垂万物母气,激烈厮杀。

    这几道人影快如电火,几乎缠在了一起,法力滔天,杀气弥漫,难解难分,以命搏命。

    叶凡虽然身处险境,但是却已看出,尹天志似乎很焦急,恨不得立刻毙掉他,失去了从容。

    终于,他知道了为什么,其中两道真身突然间“啵” 的一声轻响,快速化掉了,重新成为了两团清气。

    “什么一气化三清,原来你只勉强化出一清而已,想凭此除掉我?!”

    叶凡冷笑,身化太极后,一道龙形波纹打了出去,锵的一声将其古塔割裂,而后大开大合,杀了上去。

    最终,大战五百回合后,他手持打神鞭,将其中一个尹天志抽碎,化成了一股清气,另一个则直接飞遁。

    “想走,你不是想要我的万物母气吗?”叶凡在后紧追不舍。

    玄都洞,大片炽盛的光华冲起,一片复杂的阵纹浮现,同时一处虚空界打开,出现一片新天地。

    尹天志还有那个童子冲了进去,叶凡被挡在外,被阵纹所阻,匆匆一瞥见,他见到了虚空界中有“太清圣境”四字。

    “真是老子的修行之地!”叶凡心中凛然。

    且,他运转天眼,竭尽所能向深处望去,见到了一片古老的殿宇,古朴而自然。

    “那就是八景宫吗?!”

    虚空缓缓闭合,叶凡不能进去,他心中很不平静,里面绝对有老子的传承,若是能得到,将会让其战力大幅提升。

    “算了,他还有一个哥哥,应该更强大,那才是老子真正的传承者。我刚来紫微古星域,暂时还是不招惹吧。”

    叶凡转身离去,他想先了解这个世界,对于这里的一切都不知,古中国神话中的地域,应该有数之不尽的秘密。

    可是,他刚转过身,后方就传出了大喝:“来八景宫撒野,还想走吗,要么永世为奴,要么立刻去死。”

    太清圣境中,尹天志抖手祭出一个锃亮的铁琢,打了出来,开天裂地!

    叶凡感受到了极大的危险,这件兵器很惊人,该不会是老子西出函谷关时铸成的那枚金刚琢吧?

    此时,他竟然生出了无力抵抗之感,原来这个家伙竟是去取此琢了,怪不得又嚣狂了起来。

    “乡野村夫,我家主人虽然在闭死关,但是却留下了圣物,一件兵器足以镇死你!”那个童子亦叫嚣。

    “为奴你爷爷,镇死你大爷!”叶凡沉下脸,这两人就是欠揍,活该被杀个一百遍,脸上就差写上“我欠抽”这三个字了。

    “轰”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祭出黑葫芦,催动炽盛神焰,刹那间九色雾丝滔天,将前方笼罩。

    “啊……”童子大叫,当场成为了一条火蛟,而后成为焦炭,凄惨呼喝。

    “啊……”尹天志也好不到哪里去,浑身被点燃,紫气东来亦无用,刹那间成为了一个火人。

    恐怖的金刚琢,锃亮晶莹,如天宇中的星辰一样飞来,无比骇人,将天地都压裂了。

    然而,叶凡却无比期待,他运转兵字诀,打定主意要收走这枚宝贝,看一看是否为老子西出函谷关时所铸,到底有怎样的秘密。(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