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一卷 第七百一十六章 收伊轻舞
    第七百一十六章 收伊轻舞

    汤谷也可称为旸谷,在古中国有很多传说,为太阳升起之处,很有神秘的色彩。

    它与另一处密地“虞渊”相对立,为日落之处,于大荒北经中曾有提到。

    北海,漆黑如墨,大浪碎云,黑涛连天,浩瀚无边。

    不过,黑洋却无法侵入汤谷一寸,这是一片祥和的净土。岛上生机勃勃,老药遍地,各种药香扑来,让人如受洗礼,毛孔舒张。

    一株黄金古木耸立,神霞缭绕,满树黄金叶片耀眼,密集堆叠,轻轻摇曳,如满天星辰落下。

    其他人在惊憾,终于来到了汤谷外,见到了传说中的不死神树,每一个人都很激动。

    扶桑古神树与不死药一样,若是得到足以让一位大帝活上两世,就更不要说对普通人的作用了。

    “每一位大帝都有一株不死药,它相伴太阳古皇一生,人族的皇早已坐化太古年间,而它却还长存于世。”

    人们慨叹,也不知道过去多少年了,古神树还在,但是人族昔日的皇却早已不存在了。

    谁都不能挡住岁月的清算,到头来皆要离世,成为历史中的一朵浪花,即便你惊艳万古、留下赫赫威名最终也只能埋身黄土。

    叶凡默默思量,汤谷与扶桑不是古中国传说中的地方与神树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山海经.海外东经》有记载:“下有汤谷。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

    另有古书中有记载:扶桑,树长数千丈,一千馀围。两干同根,更相依倚,是以名扶桑。

    不过,眼前所见扶桑只有一条主干,且远没有那么高大,高不过六丈,然而却比山岳还雄浑。

    它有一种特别的气势,金色的太阳圣力流动,如在开辟一片古宇宙,演化三千界,蒙蒙黄金雾气缭绕,气象万千。

    “轰隆隆”

    风雷之响发出,在那六丈黄金扶桑神树上方,有一片古殿显现,朦胧而不清晰,如在云雾中,又像是在另外一个世界。

    “太阳古皇的居所!”

    在场的人当时就血脉喷张了,寻到汤谷也就罢了,没有想到能在此见到古皇行宫!

    人声鼎沸,有些强者早已忍耐不住,向汤谷冲去,要登录神岛,争夺不死树,进入古殿中。

    “哧”

    数十人未及岛屿,便被一抹流光打中,当下立时成为了飞灰,连惨哼一声都不能发出。

    这是最宇宙中最本源的一种力量————太阳圣力!

    这株不死神树很可怕,满树黄金叶摇动,哗啦啦作响,仅一片叶子飞出的金光就毁掉了这么多高手。

    “不死神树啊,它也许是最有杀伤力的一株了,不结果实,不长圣药,唯蕴太阳圣力!”

    很多人如冷水泼头,深刻的意识到,人族古皇证道与坐化地有多么的可怕,再也不敢妄动。

    叶凡则更为惊异了,扶桑神树上方的虚空有古殿,与一些记载太像了。

    《十洲记》有记载:扶桑在碧海之中,上有太帝宫,太真东王所居……

    太帝,当是开创太阳真经的那位人族古皇,这些让他怔怔出神,以前所读到的野史志异,竟然成真了。

    在这一刻,叶凡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地球古代发生的事情为何在紫微古星域找到了原形。

    生命的起源,来自同一个地方,还是说有人将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传向了星空的另一端?

    蓦地,一种惊悚浮上心头,莫大的危机似要降临,他刹那催动神女炉,四极密卷恒宇经运转。

    “陆鸦你敢!”厉天大叫。

    此时,金乌一族的人出手了,竟然催动他们的传世圣兵,打向叶凡几人。

    那是一件凤翅鎏金镋,也可称之为乌翅神镋,形似长矛,挂有两耳凤翅刃,通体黄金神霞飞射,锋锐无匹。

    金乌族一位大圣所铸兵器,历万劫而不朽,也不知道传世多少万年了,内蕴神祇,镇压万灵。

    此时,乌翅流金镋复苏,化成一只金乌,留下一道璀璨金光冲了过来,斩向叶凡他们。

    惊悚的气息,定住了浩瀚北海,惊住了无疆海域中的所有古兽,让现场的修士们颤栗。

    这就是圣兵之威,一旦复苏,堪比圣人出世,虽然想将其神能全面发挥出来很难,但却也足以镇死一切的雄主了。

    叶凡催动神女炉,掌中拳头大的铜炉晶莹剔透,如一个神女横陈,飞上了天空,流淌烟霞,让人迷醉。

    “轰”

    两件古圣兵遭遇,但却并未相撞,发出一缕缕的神霞,如磁石一样凝住了,相持不下。

    陆鸦神色冷冽,自己的化身被斩,九弟被杀,四宗祖也给神女炉镇死,他早就想出手了,一直隐忍到现在。

    当然,这也是金乌一族的意志,不然怎会让这样动用一件传世圣兵,数位大能上前相助,催动此镋。

    嘹亮的金乌鸣音响起,像是响遍了九天十地,金色的火焰蒸腾,太阳圣力摧枯拉朽,倾泻而下。

    “轰”

    这片海域,黑色的大洋一下子被蒸干了一大片,竟露出万丈下的海底岩礁,几只如山一样巨大的可怕古兽潜行在此,瞬间成为灰烬。

    上古圣兵对抗,这可怕的波动殃及了很多人,不少修士如煮饺子一样,噼里啪啦的栽落了下去,成为血雾,死于非命。

    不过,那些不朽的传承都有准备,显然早已洞悉这一切,以圣兵守护,挡住了毁灭性的波动。

    “轰”

    突然,天下第一美人伊轻舞出手,头顶上方出现一座琼楼玉宇,这是一座以九天神玉铸成的传世圣兵,名为广寒阙。

    她相助陆鸦,从另一侧镇压叶凡几人,广寒阙神威赫赫,当中一尊仙子若隐若现,真实的压落了下来。

    厉天大怒,道:“你们的圣兵当年都是手下败将,忘记神女炉将你们的神女、仙子一网收尽的往事了吧。”

    他这纯粹是揭人伤疤,远古时金乌族的公主、广寒宫的仙子都曾被神女炉收走,落在那位成圣的弃徒手中,下场可想而知。

    “即便是古之大帝帮你们鼻祖铸成的兵器,也要看是使用的人成就如何!”陆鸦大叫,催动乌翅流金镋镇压。

    与此同时,伊轻舞也站在广寒阙上,压落下来,神衣舞动,翩若谪仙,眉心一点红痣生出神霞,整个人灵气无尽。

    两尊圣兵飞来,同时攻伐叶凡他们,虽然不是压倒性的优势,但却也很可怕了。

    毫无疑问,这是有预谋的,陆鸦以金乌族的圣兵黏住神女炉,伊轻舞以广寒阙镇杀几人,要一举将他们除掉。

    “诸位还愣着做什么,他们出自人欲教,所用乃是臭名昭著的神女炉,同出手将之抹杀!”陆鸦叫道,在其身后金乌族的高手齐动,助他催动兵器。

    叶凡他们站在边缘,早就防备这一切呢,知晓一旦到了目的地,肯定不会善了,此时并未落入包围圈中。

    神女炉颤动,的确神能逆天,要摆脱乌翅流金镋,将要破空而去。

    “还走的了吗?!”就在这时太阴神子出手了,在几位大能的相助下祭出一件圣兵,镇压晶莹的神女炉。

    伊轻舞浅笑,轻启红唇,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声音非常的动听,道:“请进广寒阙一叙。”

    她神衣飞舞,身段修长,瓜子脸如玉石一样洁白无暇,眼中充满灵秀,催动广寒阙要将几人收进去。

    “圣兵多就了不起啊,以为可以定住我们?!”叶凡无惧,在催动神女炉的同时,突然运转兵字诀。

    “轰”

    神女炉发出一片神秘的光彩,冲出一片奇异的波动,太阴教与金乌族的圣兵不能黏住此炉,此时被摆脱。

    兵字诀又转,神女炉的奇异波动更剧烈,影响到了其他人控制圣兵,陆鸦身体移动,太阴神子也是倒退,他们的兵器差点失控。

    “好,好,好!”见到这一情景,连燕一夕都惊叹了起来。

    叶凡心中一震,这并非全是他的功劳,他所修兵字诀时间还短,不可能如病老人那样可干预无上兵器。

    虽然干预有效,但却也是藉助神女炉之威,里面竟有帝纹!虽然不是极道帝兵,但却是出在古之大帝之手,有玄妙不可言的神能。

    叶凡与厉天还有燕一夕一同催动神女炉,载着他们冲天而起,撞向广寒阙。

    “砰”

    这是一次剧烈的大碰撞,广寒阙如一缕流光一样飞了出去,伊轻舞仙衣猎猎,几乎跌落下圣兵。

    不得不说,神女炉很强大,被三件圣兵牵制也没有落于下风,当然与叶凡运转兵字诀干扰也有一定的关系。

    “轰”

    就在这时,另有其他人出手了,又有传世圣兵镇压而下,打向神女炉。

    “此炉遗臭十几万年,昔日所发生之事,是我等先人的耻辱,共灭之!”

    这样的声音传来后,圣兵增加,让叶凡他们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兵器还未至,圣人气息已是铺天盖地。

    “我说,这神女炉也太招恨了吧,怎么如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叶凡倍感吃力,驾驭此炉纵横冲击。

    “没办法,我教那位弃徒前辈造了大孽,但不应该记在我们头上。”燕一夕无奈。

    “你妈的,三缺道人你个杂毛,上古时你们有女弟子吗,你掺什么乱?!”厉天大怒道。

    此时,上古长生观的人也出手了,向前镇压而来。

    在这一刻,不少于五件圣兵压来,几乎能参战的圣兵都快出手了,神女炉在再强大也不可能挡得住。

    叶凡以兵字诀干扰,自有办法退走,但却是非常不甘,扶桑黄金神树就在前方,太阳古皇的证道殿宇悬在上面,肯定有神藏。

    “进入汤谷吧!”厉天道,他也想冒险一搏,燕一夕也同意。

    “好!”叶凡点头,三人共同催动神女炉,化成一道烟霞,飞进汤谷中。

    刚一进入的刹那,顿时有无穷的太阳圣力涌来,但全都被这件圣兵抵住了,短时间内无法近身。

    其他人见状,亦催动传世圣兵飞来,不想落后于人,都想得人族古皇所留的神物。

    “诸位,神女炉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是一个大威胁,我们当齐心协力镇压。”伊轻舞开口。

    进入汤谷,人们初时依然选择进攻叶凡他们,而没有立刻去争夺黄金神树以及大帝古殿。

    圣兵交锋展开,在岛上进行,一道道流光飞出,幸亏这是传说中的汤谷,太阳升起的地方,不然一击之下就成尘埃,不复存在。

    “该死的伊轻舞小妞,太刁钻了,没有想到她们的广寒阙这么厉害,难怪神女炉当年对付她们时有点费力。”厉天诅咒。

    人们激烈交锋,圣兵之威铺天盖地,汤谷上方出现一片又一片神霞,近乎沸腾!

    广寒阙是很凌厉,几次给叶凡他们造成了大麻烦,伊轻舞联合众人,不断进攻。

    幸好,有的人为了争夺扶桑古树,没有尽全力,且开始背离同盟出手了,冲向那片古殿。

    神女炉射出五色神霞,美丽而绚烂,向扶桑神树落去,叶凡感受到了旺盛的生命气息,他运转太阳古经,疯狂炼化,浑身无比舒泰。

    “这是最本源的太阳圣力啊,连古之圣皇都是在此证道的,我要是能吸收炼化,肯定能不断突破。”

    叶凡心动,仅仅冲来这么片刻间就让他得到了不少的好处,他恨不得抱住金色的扶桑神树修行。

    “谁能葬我于故土……”

    突然,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一个独臂老人托着一座小塔出现在叶凡的身畔。一股莫名的力量涌出,顿时让他从神女炉畔跌落了下来,坠落向扶桑神树。

    青衣老人充满迷茫,与叶凡一起坠落,浑身溢光,坠在不死树的近前,被无尽太阳圣力环绕。

    叶凡大吃一惊,这个说要送他一场造化的神祇念这个时候莫名出现了,让他充满了不解。

    同时,他大呼不妙,离开了神女炉将极度危险,因为天空中可是有几件圣兵在威慑。

    “轰”

    果然,伊轻舞一声甜笑,满头青丝飞舞,象牙一样白皙的肌体晶莹生辉,催动广寒阙而下,毫无悬念的将其收了进去。

    而这时,厉天也是一脸的邪气,正在出手,掀开神女炉盖,露出里面的小祭台,上面刻写的伊轻舞三个字熠熠生辉。

    “什么?”伊轻舞变色,身不由自主向神女炉中飞去。

    在这关键时刻,她催动广寒阙护体,悬在头顶上方,几乎与叶凡先后没入了进去。

    “你这是在动用禁忌的力量!”燕一夕神色凝重的盯着厉天。

    “现在哪管的了那么多了。”厉天一脸的邪笑,志得意满,神女炉竟将那广寒阙吞掉了,但是紧接着他又气急败坏的叫了起来,道:“伊轻舞虽然被收进去了,但是叶凡那个王八蛋也进去了,我……他妈的恨啊!”(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