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七百六十三章 流血的夜晚
    银盘高悬,皎洁月光洒落,山上古松挺立,清泉自其根部石上流,这是一副安谧而宁静的画面。

    几人在夜月下盘坐,没有一点杂音,超脱而宁和,有一股出世的气息,恬淡而自然。

    不久前,叶凡还在战血沸腾,怒劈了八位当世大能,像是一尊睥睨人间的战神,压迫的人要窒息。而此时却如谪仙,静静不动,超尘脱俗,宛如要乘风而去。

    动如修罗杀神,静如幽谷雪兰,一动一静,完全不一样,这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

    琴声叮咚,空明而又灵动,如一个个神符在跳跃,在齐祸水的纤指下绱出,勾画出一幅祥静的画面。

    月华洒落,让她那白皙的皮肤流动晶莹光泽,手指如精灵在起舞,她如一尊暖玉琢刻而成。

    几人都没有说话,没有去破坏这份道境,静静欣赏。

    水又沸了,南妖起身,展现自己出神入化的茶道,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有一种奇异的力量,让人心静,神宁,情怡,涤净人的思想,让本我恬淡、宁和。

    这是真正的茶道,可以净化一个人的灵魂,让叶凡多日来因故友的生死厄难而生出的焦虑都化解了,他慢慢宁心。

    很久之后,南妖开口,道:“紫天都在南岭。”

    紫天都,一咋)在十二年前与王腾共行的年轻古族,实力强大的让人发寒,为神灵谷少主。

    “他有多么强?”厉天从宁静中醒来,一边品茶一边开口,同时有些心不在焉的窥齐祸水。

    “比十二年前的王腾强一截。”南妖这样说道,黑发浓密自然披散,眼中有山川呈现,有古月沉坠,深不可测。

    “你是想告诉我们,他很强大。且,而今的王腾今非昔比更恐怖了,远胜当年。”燕一夕道。

    青松难掩月华清泉石上流,这里又宁静了下来,没有人说话,静品香茗。

    清香缭绕,让人神魂升华。

    此乃世间最珍贵之茶,来自悟道古茶树,叶片飞出不死山,落入外界的如凤毛麟角一样稀少。

    南妖用来待客,并未说什么,但几人都可品出用心在体会自己的道,此地越发宁静。

    “元古有多强?”叶凡问道,他早有决断,要杀此人明道心,报故人之仇。

    “我与他相隔十里,回头一瞥,见到过一个侧影为不世高手,很强大。”南妖话不多但是却很有分量。

    他没有夸张述说,更没有去细致描绘,平淡而如实的道来却让人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压力。

    南妖曾只身入东荒,想一一目睹太古族的可怕年轻强者,但最终只与元古擦身而过凰虚道、天皇子、神蚕道人、火麒子等一个都未见到。

    “今日一战,五域都将震动你是想化故友之危吗,认为他们还活着?”南妖平静的注视过来。

    叶凡放下茶杯,遥望远方,道:“我希望有人还活着,让所有敌人都来杀我吧,我一并接着。”

    “你就不怕敌人无穷无尽,全部扑来,你能挡的住吗?”齐祸水冰肌玉骨,但笑起来时,却也有千娇百媚的妖冶。

    “他们来了,我都杀了便是。”叶凡道。

    远处,几尊老妖的神色都不禁为之一滞,而后点了点头。

    “来吧,我厉天神子降临此地,必将要有一场惊世大战,扬我人欲道统之圣威。”厉天慷慨激昂。

    齐祸水撇嘴,对他没有什么好感。

    “美人你莫要轻视,我乃人欲道教主,将在北斗星域大兴吾教,未来我必主大地,君临天下。”

    “不就是一个采花贼吗?”齐祸水很彪悍的说道,做出不屑的样子,道:“杀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别拿我和那些没品的家伙并论,我是一个有理想、有道德、有底蕴、有铁律、有抱负的五有青年教主。

    静夜,花香漫,松林内又宁静了下来,很久之后叶凡向南妖请教东荒的局势,所得信息与早先听闻的大同小异。

    “我入东荒那一次,杀了几名太古族强者,皆与元古同族,但追下去并未发现你的故友。”南妖道。

    叶凡表达谢意,与南妖并没有多么深的交情,能做到这一步很难得,而今天下谁愿惹太古各族?都想在未来的乱世自保,躲避还来不及呢。

    太古各族,皆有古王沉睡,一旦觉醒,人族谁可敌?真要与他们为敌,必是尸山血海,无人能樱锋,诸圣地都喘不过气来。

    月华如薄烟,洒在松林间,如大片洁白的羽毛,泉水汩汩,这里无比祥静,如同一片诗境。

    夜已深,叶凡站起身来,道:“告诉我紫天都的具体位置,给我刻一个传送阵。”

    “好!”南妖起身,让一位老妖在另一座山巅开启一座古阵台。

    “你要只身去杀神灵谷少主?那里可是龙潭虎穴,他的强大就不用说了,还有一批可怕的族人,是他们进入南岭的一个据点。”齐祸水美眸眨动。

    叶凡笑了笑,道:“今夜一过那个据点将不复存在。”

    “自大狂。”齐祸水瞥了他一眼。

    “醉了,麻了,酥了,再笑一个就要升天了。”历天叫道。

    “去死!”齐祸水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过去多有得罪,囚禁了你一个月,不要往心里去。”叶凡赔礼。“你也去死”……齐祸水发飙……脚将叶几踹上了阵台,唬的几人都发呆,这妞真彪悍,连圣体都照踢不误,要知道这可是刚杀过包括北原荒古世家之主在内的八位大能的狠人啊。

    古阵台交织出一条条纹理,与天上的星辰呼应,此时全部激活,妖光蒸腾,他们自原地消失。

    朱雀城,为南岭十大古城之一,具有悠久的历史,早于有文字出现的年代。

    这是一座远古巨城,相传筑基起城时,有神鸟朱雀鸣叫,故以此命名。

    在这个深夜,月朗星疏,一行三人横渡虚空,不愿数十万里,进入了这座城池。

    “那个南妖似乎极度强大,深不可测。”燕一夕道。

    “这个人很沉稳,气度非凡,将来必成大器。”连厉天这个流氓都这样说道。

    叶凡点头,道:“如果不强,奇士府怎会与他私谈,可能会给他一个名额,进入星空古域。”

    这是一座很开阔的古宅,园林成片,殿宇诸多,是昔日一位睥睨整片南岭的上古天妖所留,而今近乎荒废了。

    叶凡推开大门,迈步走了进去,他没有祭出战宝,右手只是提着一口凡铁剑,大步前行。

    “什么人敢闯我族重地?”一个太古生灵警觉,从门房闪了出来,赤发獠牙,锷鳞遍体。

    “噗”

    叶凡没有什么话语,一剑寒光照十方,一颗染血的头颅当即斜飞了出去,元神被剑气湮灭,无头尸体血花窜起数米高,在三人走过去时,才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好大的胆子,几名人族而已,竟敢闯我神灵谷重地!”几个如同飞天银夜叉一样的生灵跳了出来,口吐神术,发出炽电神芒,攻了过来。

    叶凡黄金圣域一展,大步前行,如入无人之境,万物不沾身,像是闲庭信步一样杀了过去。

    “噗”、“噗”……

    一颗又一颗头颅飞起,鲜血如灿烂的烟花在绽放,一瞬的惊心,永恒的死寂。

    整整十九颗头颅,被叶凡全部斩飞了出去,太古生灵没有一个是弱者,但是被黄金圣域镇压,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全部被斩杀。

    “太快了,太犀利了,怎么又不容我动手?”厉天叫道。

    叶凡道:“你去空中,持掌神女炉,但不要暴露它,见到想逃的都给我轰回来,今天不放走一个。”

    “啊……”

    这片古老的府邸,传出一声又一声惨叫,惊的朱雀城很多修士全部醒来,在远空关注。

    “是他,又是圣体,在为野蛮人报仇。”

    “十二年后回归,这样强势与可怕。”

    人们倒吸冷气,当今天下有几人敢惹太古生灵,叶凡回来后,只身就杀入了神灵谷在南岭的据点,这是要全灭啊!

    “啊……”

    这!夜朱雀城不宁,有惊天的杀气冲霄,凄厉的惨叫声不断传来,让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那种绝望与寒冷。

    “紫天都滚来授首!”

    叶凡提着滴血的铁剑,杀到了府邸深处,古生灵伏尸六十余具,他的脚下尽是鲜血。

    “我族弟回东荒了……”一个可怕的生灵走出,与人族区别不大,紫发紫眸,肌肤雪白,眼中怒火喷涌,森寒道:“你就是那个圣体,真的回来了。”

    “可惜了,那我也让他悲恸一段时间。”叶凡说完出手。

    远空,所有人都听到了一阵怒吼声,有激烈大战爆发,各种光华冲起,数不尽的太古秘术打出,那里沸腾。

    但是,半刻钟后一声不甘的怒吼传来,一颗染血的头颅冲上了天空,紫发紫眸,而后崩碎。

    此后,一片惨叫此起彼伏,有人清楚的见到,府邸中有一条黄金神环笼罩的身影在快速的杀人。

    一剑落下,或有人头落地,或有半边身子被斜斩而飞,那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画面,鲜血染红了青砖石路。

    那个人如来自地狱的魔王一样,乱发扳散,杀人如麻,没有一剑落空,每一次击出,都有大片的血花以及生命的结束。

    “太可怕了,这就圣体的圣力吗,一道神环镇压了所有攻过去的太古生物!”

    “十二年后回归,重新来到这个世上,圣体太强大与可怕了!”

    这是所有人的心语,全都头皮发麻,通体冰凉。

    当一切都宁静下来时,叶凡的脚下伏尸上百,他浑身染血,铁剑赤红,被他掷在地上,“锵”的一声,让所有人都心中一颤。

    “李小曼、华云飞、王腾、阴阳教、人世间、地狱、紫天都、元古……所有敌人,我身坐南岭等你们!”

    天地寂静,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才有人仗着胆子进入这座府邸,入目到处都是血迹,到处都是尸体,全都是一击毙命。

    这才多长时间,却伏尸上百古族高手,这种战绩让人颤栗!

    一去十二载,圣体归来,日斩北原王家之主等八位大能,夜杀神灵谷古族百雄,骇人听闻。

    人们知晓,天亮后消息必会传向五大域,将会引发轩然大波,天下将大震动!

    染血的帝路开始,激烈的征战拉开序幕,求月票护航,助小叶子顺利前进(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