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八百三十二章 向远古神朝开战
    第八百三十二章 向远古神朝开战

    十二年过去了,再回首,物是人非,松林幽幽,只剩下一座孤坟,再也不能见到那个女子了,天人永隔。

    风吹起了苦竹等人带来的洁白的花,凌乱于坟头,扬落而下,一丝凄凉,几缕馨香,这是秦瑶的一生。

    谁是谁生命中的过客,零落的花,冰冷的碑,孤寂的坟,不需要答案,也无需多说。

    天空中下起了细雨,稀稀落落,打湿了洁白的花,冲淡了幽香,多了一丝凉意。

    “上一次你来,见过赤龙前辈就离去了,都未驻足片刻,你是否从来未想过此地还有一个故人,一个昔日有过交集的女子?”

    金燕声音变得很高,似乎很激动,攥着拳头,瞪着叶凡。

    “你就那么匆忙吗,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等你去做,是去补天吗?!这里有一个女子,躺在冰冷的棺椁中,真的那么微不足道吗?你早已忘记,哪怕只曾驻留过一瞬也好。”金燕指点着他,身体颤抖,很是愤怒。

    一片松林,一座坟,一个人,天地凄冷,雨水落下,叶凡站立良久,此时又能说什么。

    秦瑶已如花儿凋谢,生命走到了尽头,如烟花般灿烂绽放,而后归于永远的黑暗与寂静。

    金燕、苦竹等人已经离去,山上只有叶凡一个人,在沙沙的雨声中,他独对那座新坟。

    雨越来越大,终于滂沱而下,将他从头到脚都浇湿,水滴不断落下,脸上也有,他的唇在动,声音沙哑,混合在风雨中却听不清。

    他已成就天眼通,可以透过泥水,透过坟墓,见到地下那具水晶棺,那个女子冰冷无声,一动不动。

    香消玉殒,容颜未改,静静而幽凄的躺在棺中,近在咫尺,却触及不到,如天涯那么远。

    一步生,一步死,即便只隔着一层土,也难以触到,相隔一道幽冥,再也难以拉回来。

    叶凡坐在坟前,用手贴在泥土上,任大雨倾泻,打在身上,轻轻说了一些,一直到天亮。

    第二日,雨还没有停,只是小了很多,松林中缭绕雾霭,叶凡最后看了一眼这座坟,一步一步下山,走的很慢,留下一个个脚印。

    山下,金燕、苦竹等人站立,在雨雾中望来。

    终于,金燕忍不住,尖声指向他,说了很多,像是在发泄一种愤懑。

    有些话很尖厉,很难听,很伤人,但是叶凡却无法去反驳,有些言语未必不是事实,戳进了他的心田。

    “我说妹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叶凡他愿意见到这种情景吗,谁愿见故人殇,谁愿见生离死别,他如果不是有急事,怎么会不驻足?”厉天道。

    “走吧。”叶凡阻止了厉天,不让他多说什么,一步一步远去,离开这个让他黯然却说不出一句话的地方。

    “那个小姑娘着实不错,怎么就这样死去了呢,可惜了。”黑皇咕哝。

    漫漫修行路,也不知有多少修士倒在路上,其实每一关都有大批的人闯不过去而殒落,能有所成的人都是英杰。

    这本就是一条无情的路,涉足当中,会经历很多残酷,听的都是名震天下的人杰的传说,谁会去关注一个小修士的凋落。

    事实上是,修者路上有一桩桩、一幕幕的悲歌,只是除却那些名震一方的人雄,其他人的悲欢,谁会注意?

    燕一夕拍了拍叶凡的肩头,没有多说什么,他们离开了此地,一去就是九万里。

    “我们去哪里,去做什么?”厉天问道。

    “我要去渡劫。”叶凡道。

    “选在哪里?”黑皇干笑了起来。

    “转动你的脑筋,给我仔细的想,寻出地狱与人世间的一处重地来,我要在这样的地方对抗天劫。”叶凡认真的说道。

    他将一部分元神封在了燕一夕的神女炉内,并没有容纳己身仙台上,强行拖延劫罚来临的时间。

    “让本皇好好的想一想,太漫长的岁月了,那是一些犄角旮旯的地方,当年我就不太清楚,而今更是快被遗忘干净了。”大黑狗挠头,冥思了起来。

    他们几人开始在北域游荡,如一群幽灵,又如一群死神,几人都知晓,叶凡憋了一身的郁气,需要找***开杀戒。

    这几天,他们尽量找些轻松的话题,免得气氛过于沉重,当然也并未回避秦瑶的死。

    “厉某一向是万花丛中过,要是离开十二年会怎样,多半会有不少女人会拍手称快吧,妈的!”厉天诅咒。

    “这一点你们都不行,得向本皇学习。以大毅力、大智慧、大无畏斩掉一切,将她们葬于心中的坟,永不会有烦恼。”说到这里,黑皇捅了捅叶凡,道:“对于你来说,多了一种经历,仙三斩道契机说不定会提前来临。”

    “斩道……”叶凡望向远方,道:“走吧,找到地狱与人世间再说。”

    “我说小子,你考虑好没有,将来要斩什么道?”黑皇认真的问。

    叶凡想了想,道:“不是我想斩什么就能斩什么,认真思量起来,也许将我整个人都斩道最合适,羁绊与枷锁太多。”

    “……”黑皇、厉天、燕一夕全都是是一个囧的表情。

    “你不会说真的吧,将自己斩了,开什么玩笑,古往今来谁这么做过,想自杀也不能这样。”黑皇数落。

    叶凡道:“斩道,那是很久远的事,史上最强的几大妖孽与年少的大帝媲美,最终都殒落了,我的道似乎也很难斩,先渡劫完再说吧。”

    黑皇按照古老的记忆,寻了很多地方都没有任何线索,十几万年沉浮,沧海桑田,许多旧地都早已大变样。

    而且,它昔年对这两大杀手神朝也不是多么的清楚,并不知重地在何方,只是模糊的听闻过一些。

    这一日,他们来到北域开元城外的一片荒山中,立刻驻足,而后徒步向山中走去。

    因为,听李黑水说起过,他的爷爷李恒为了救他们,战死在了此地,几人决定去祭悼一番。

    “应该是那座石崖。”

    一杆断矛插在崖壁上,血迹早已干涸,呈人形,为暗红色,触目惊心,可想而知当时的惨状。

    李黑水曾落泪言道,他的爷爷是被地狱神朝的一位老杀手以长矛活活钉死在山崖上的。

    能够想象,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为救后人,战死的种种壮烈,看着那杆断矛以及那片干涸的血迹,几人都咬了咬牙。

    半个月后,黑皇将他们带入了北域西部,它记得当年这里发生过一些事,与地狱神朝有关。

    走进一片古老的山脉,生机绝无,寸草不生,依然没有什么发现,他们近乎彻底失望了,连大黑狗这样活着的化石都寻不到,还有谁可知?

    “找到了!”突然,黑皇激动的叫了起来,指着一条被岁月快磨掉的痕迹,称这是地狱的暗迹。

    “他们一定在这片山脉中,小心起来,不要被他们发现,慢慢寻找。”终于寻到了一些线索,他们自然无比谨慎。

    足足耗去数日,他们躲藏暗中,见到一个黑衣人消失在一座山崖上才冲出,扑向那里。

    “是了,我明白了,这里有一个小世界,为远古圣贤开辟,是地狱极其重要的一处密地!”黑皇道。

    地狱,除却有一处至高无上的古老殿堂外,那是他们的根基所在,还有十八层地狱,是从根部分展出来的十八条主枝。

    十八层地狱极为重要,都是上古年间的小世界,独立大世外,几乎不可寻到,神秘无比,都是重地。

    “一位圣贤开辟的小世界,他们的底蕴可真厚,你们等在外面,我去渡劫!”叶凡道。

    想到庞博至今生死未明,柳寇被轰杀成血泥,东方野血染坠鹰崖,李黑水的爷爷被活活钉死,一桩桩血案,一幕幕染血的画面,他心中的怒血在沸腾!

    “自今日起,地狱将少掉一层,这是收回的第一笔账!”叶凡的声音森寒,响遍整片山脉,他已寻到入口,自神女炉内收回元神,一步迈了进去。

    起初,黑皇、厉天、燕一夕还有些不放心,跟了进去,结果立刻浑身冒黑烟,赶紧倒退了出来。

    “没天理啊,雷劫这么浩大,怎么还有人性闪电以及一些天庭古阙?!”厉天以前从未看到过这么可怕的天劫。

    “我们还是退吧,这里也不保险,这个小世界非崩溃不可,被堵在里面的人都完了!”黑皇呲牙,口中冒烟,浑身的毛都直立着。

    他们果断后退,离开足够远后才停下来,一切如所料那般,这个小世界在上古时就存在了,十几万年过去早有些不稳定了,天劫降临,终于是被崩塌了。

    “啊……”

    惨叫声传来,这片小世界被劈穿,与外部大世相邻,一切都可见到,闪电化成了海洋,雷暴连接成炽盛的紫光。

    这是一幕人间惨剧,这片崩溃的小世界出现后,种种惨状皆可见,成片的人影化为焦糊的尸体,数不清的宫阙成为废墟。

    这是一处杀手重地,高手如云,所有人都被动渡劫,无法逃脱,尽管在向外突围,但是劫云始终笼罩在头顶上方,天雷轰顶,不断落下,无处可逃。

    尤其是,叶凡化成了一道人形闪电,在到处追杀高手,所过之处众人必成劫灰。

    “有一个王者!”

    “这里竟然有一个强大的王者!”

    黑皇、厉天他们很快发现了一个超级存在,实力惊世,他的天罚无边无际,连成了汪洋。

    “是上次刺杀叶凡的一个杀手王,是他的气息,没有想到真身在这里!”

    “啊……”

    到处都是惨叫声,不断有人化成劫灰,成了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不过这一次是别人来收取他们的生命。

    这一役没有悬念,叶凡冲过去后,将杀手王锁定,更浩大的雷电神海降落,他被劈成了劫灰。

    一战扫平此地,只剩下一片广袤的废墟,以及一具具人形灰烬。

    这一日,东荒震动,地狱一处密地被人挑了,从此少了一层地狱!

    叶凡放话,既然人世间与地狱要玩,他奉陪到底,接下来他要猎杀他们的神子与神女。

    同时,他向全天下人悬赏,提供丰厚赏金,无论是提供杀手神朝的讯息还是去杀他们,都将会有天价赏金。

    天下沸腾,一片喧嚣,一个人要向两大远古杀手神朝开战吗?所有人动容。(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