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八百三十四章 天庭齐罗
    第八百三十四章 天庭齐罗

    天庭,这个让远古诸圣都要为之变色的传承,还存于世上吗?叶凡他们全都发怔,半晌说不出话来。

    十几万年前,诸圣地合力,连极道帝兵都动用了,终于将天庭连根拔起,那一战世人皆知。

    “天庭还在世上?”叶凡问道,这个问题很严重,对于他来说事关生死,也许会多出一个无法想象的大敌来。

    因为,行字诀以及一卷天庭经文在其身上,如果天庭还存于世间一定会想法设法夺回。

    老刀把子像是猜到他在想什么,道:“你无需担心,我祖父并没有恶意,只是单纯的想要见你一面。”

    黑皇当时就瞄上了他,围着他转个不停,吐着鲜红的大舌头问道:“当年,天庭的古老殿堂没有被攻破吗?”

    “破了,一切都灰飞烟灭了,我仅知道这些,别的不用问了。”老刀把子很干脆的说道。

    “好,我去见你的祖父。”叶凡道,对方如果想对他不利,就不会以这样的姿态出现了,他倒也不是多么担忧。

    厉天、燕一夕、黑皇要同行,结果老刀把子断然拒绝,最终只有叶凡与他一起上路。

    “小心点,远古神朝都不是善茬儿,别被他们迷惑了。”黑皇提醒。

    叶凡点头,人心最复杂,有时候自认精准的判断也不一定对,说不定就是为了让他放松,图谋他身上的行字诀。

    他们一路北上,最终竟接近了神城,老刀把子的祖父在这里等待,坐镇在这千古不朽的城池内。

    叶凡并不愿再入此地,因为已风起云涌,他两次在这里放话,不指定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希望他第三次出现呢。

    “天璇的守护者在此坐镇,谁都不敢翻出什么风浪,对你有利,所以我祖父在此等你。”老刀把子道。

    “是吗,有一件事我一直想问个仔细,却始终没有机会。”叶凡对此并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提及一桩旧事。

    “什么事?”老刀把子问道。

    “昔年,我们从太初禁区脱困后,在那个深夜有人夜袭,劈斩摇光长老,大开杀戒,可是你所为?”叶凡对此事一直念念不忘。

    “绝不是我,发生了那样的事,我成为了最大的怀疑对象,不得已远走。”老刀把子道。

    而后,他说起了一件让叶凡发毛的事,当年进入太初禁区的人不只他们几个,还有一人坠在他们身后。

    “不会是古生灵吧?”

    “不,那是一个强大的人族强者,他在踩着摇光圣子留下的脚步前行。”

    十几年前,叶凡修为低下,根本不可能有那么敏锐的灵觉,无法感知身后的强大跟踪者。

    过去这么多年了,他才得悉共闯太初禁地者还有一个未知的人,当年的事显得有些可怕。

    “那个人很强,我们两人相互忌惮,谁都不敢轻举妄动。”老刀把子一句话就揭示了那个人的修为,最起码是一位绝顶大能。

    “这么说来,那一晚也不是摇光圣子出手了。”叶凡自语。

    “不,应该就是他,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那个人在保护摇光圣子,且两人有联络。”老刀把子道。

    “原来如此,那是他的护道之人。”叶凡惊醒。

    “所以,那一夜我不得不远走,脱困后他们一定会对我动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诡秘。”老刀把子道。

    “是的,前辈幸好走的及时,我想那位绝顶大能亲自去杀你了,却扑空了,同时也让我因此而躲过一劫。”叶凡背后生冷汗。

    当年,真的太危险了,能避过一劫实在是各种因由连在了一起,他至今明晓真相才觉得可怖。

    “他即便身为摇光圣子,也难有那样一个守护者,因为那个人比摇光圣主都可能强大。”老刀把子道。

    “他得到了另一个传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定然是那——不灭天功!”叶凡早有预感,但真正间接证明后,还是一阵心惊,摇光圣子这个人隐的很深。

    老刀把子一惊,这门天功震古烁今,世人口中相传,但却从来没有人见识过,最为神秘。

    就像无始经一样,从来不出世,但却挡不住人们对它的渴望与推崇,如那天上的明月一样空明与幽远。

    “不死天功为狠人晚年开创,与天地争运,夺古今造化,褪下魔壳老体,而藉此化生出神胎,开始新生。”老刀把子惊悚的自语。

    这种功法太神秘了,世间从来不可见,狠人震古烁今,在他晚年了悟一生、更上一层楼后留下这样一部经文,那会可怕到什么地步?

    自古至今,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挖出这部经文来,却只能空叹,不想而今却出现了传人。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千年,更何况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大世到了,狠人的不世玄功出世了,不知无始经何时现,难道非要一个先天圣体道胎不成?”老刀把子自语。

    他们进入了神城,叶凡很谨慎,地狱与人世间绝对是恐怖之源,他不敢掉以轻心。

    老刀把子的祖父名为齐罗,所选的地点很华丽,悬在天空,古阙连片,以五色玉石筑成,据传是南岭妖皇殿扶持的。

    齐罗很老迈,拄着一条拐杖,一只眼睛很浑浊,另一只则是一个黑窟窿,像是连接着一个宇宙黑洞,非常可怖。

    到了他这等境界,即便真的瞎掉了,也可以重炼肉身,除非是大道伤,不然都能复原。

    叶凡不相信他瞎了一只眼睛,那个黑眼洞怎么看都像是内蕴可怕的道则,说不定还会蕴有道兵。

    齐罗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尤其是那个眼洞中射出一缕乌光,更是慑人,仿佛穿透了他的身体。

    “错不了,你得了行字诀,且看过天庭古卷,不过却没有怎么修炼。”他很直接,上来就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叶凡很镇静,不过心中却是一惊,这个老人非常强大,仅仅一瞥就探知了他的深浅,绝对是高手。

    “除非你成为源天师,不然无论怎样伪装,在天轮眼下都无所遁形。”老人笑了笑道。

    “前辈找我来有何指教?”叶凡问道。

    齐罗立时大哭,老泪横流,哭的整座宫阙都在隆隆作响,将要崩塌,惊的整片天空都在抖动。

    这等修为的确惊人,远超大能,绝对是一个早已斩道多年、功参造化的惊世人物。

    “前辈你这是……”叶凡不解。

    “天见可怜,没有断天庭传承,总算是有人接续了下来,祖先的大恨终于有了一报的希望。”老***哭道。

    叶凡听的毛骨悚然,这老家伙想干什么,难道要拉上他一起与全天下为敌吗?

    要知道,当年天庭的覆灭可是诸圣地合力而为,据传中州的不朽皇朝似乎也出过力,举世共诛。

    “祖先以杀证道,斩了不少圣地高手,他们后来围攻,我们不恨,这是天地间的因果。然而,天庭朝俯瞰人世,怎么可能会被一举覆灭,连根除掉?”

    老人擦泪,不知是真伤心,还是有这样的习惯,哭的虚空都快崩塌了,让人觉得发瘆。

    “是地狱与人世间泄露了天庭的地址,且暗***了阴手。”

    叶凡听到这里有些吃惊,天庭的覆灭竟有另外两个杀手神朝的影子,果然扑朔迷离,有种种秘辛。

    “因为他们知道,只要天庭在世一日,都会永远俯视他们,根本无法超越。”

    良久,齐罗才哭罢,叶凡的耳朵嗡嗡响个不停,这位老人的实力太恐怖了,一哭之下道纹都密布了出来,若非是圣体早已肉身碎掉了。

    “前辈找我来是什么意思呢?”

    独眼老人擦净泪水,拄着拐杖立身在大殿的窗前,道:“其实也没什么,看一看你这个人究竟如何,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叶凡不说话,平静的看着他。

    “前阵子,地狱与人世间杀手尽出,连王牌都出动了,差点让王腾形神俱灭,但关键时刻被一只仙鹤救走了。”

    叶凡一惊,连王腾都成为了两大神朝的目标,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同时,仙鹤救人更是让他一凛,早就听过传闻,王腾幼时便天赋异禀,被一只神鹤驮走,才有了后面的传奇。

    “丧家之犬,谁都想打。地狱与人世间自古妒羡我天庭行字秘,最终却也未能得到,而今自是盯上了他的‘前’字秘。这一秘修成,可料一切先机,对于杀手来说,与行字秘一样堪称至尊术。”

    “这样说来,他们杀我的的最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行字诀,而非以前所结之仇怨。”叶凡冷哂。

    “是这样,他们始终在惦记我天庭至高无上的秘术,可破尽一切法阵,如履平地,九天十地都可去得,极尽升华后更会演化神之法则——时间。”

    老刀把子站在一边,始终没有说话,静听自己祖父与叶凡的交谈。

    过了很长时间,齐罗又道:“这片五色玉石筑成的古阙内有不少高手,不仅有血凰山与火麟洞的太古皇族,还有太古部的不少年轻强者,亦有地狱与人世间的数十位杀手,似乎他们的神子与神女也在此。”

    叶凡腾的站了起来,道:“你什么意思?”

    “我想看一看,你在这么多年轻精英的围杀下能有怎样的表现。唔,忘记说了,火麒子的胞妹火麟儿也到了,这可是一位拥有古皇血脉的皇女,无比强大,亲临此处。”

    “你……”叶凡变色。

    “地狱与人世间的神子与神女号称可杀尽诸王,比之诸圣子强大很多,就是仙三斩道了也不足为奇,你可要好好表现,不要堕了天庭威名。”

    齐罗说完这句话,冲着古阙外一声大吼:“人族圣体在此!”

    “你这个老梆子!”叶凡诅咒。

    四外,杀气冲霄,一道道气柱打穿了天地,血气蔽日,贯冲而上,数十上百位大高手围拢古阙。(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