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八百六十二章 元墟界
    “坏了!”原始湖的人都变了颜色,叶凡此刻这种气势让人担忧。其内心必充满了一种无敌的信念,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我让你复活,活一次杀你一次,直到你的意志崩溃,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可想而知他的信心多么强大。

    人们不禁都变了颜色,不少人骚动了起来,这可是太古皇的血脉,却有人敢以这种姿态面对,当成了什么?

    “证道路上需如此,有我无敌!管你是诸王,还是古皇子,即便是年轻时代的皇复生又如何,挡在前路者全部一拳轰杀,古之大帝的道路从来都是以白骨与鲜血铸就的。”天璇石坊的圣人自语。

    元古复生,额头青筋暴跳,怒发飞扬,今曰被人击杀几次让他心中憋了一口气,他是何等骄傲的人物,而今却被人连斩。

    “啊…”

    他一声长啸,震的九天都在隆隆而鸣,天穹都要坠落了下来,他展出各种秘术,但是都难以挡六道轮回拳之威,被震的横飞而起,大口咳血。

    “砰”

    最终,元皇道剑又一次被粉碎,秩序神链崩断,如一颗颗珍珠坠落在地,划出一道道流光。

    “噗”

    元古大叫,第三次同道剑一起被叶凡轰杀,化成一片血光遁出去数百丈远,以元光转生轮复活。

    这个世间,一切法都有代价,他复活了己身,却耗掉了部分本源,脸上失去几缕血色,光泽暗淡了少许。

    在其眉心,一缕又一缕乌血淌出,染红他的脸部,元皇道剑一闪而没,不再出现,因为被六道轮回拳压制,再展动也无用,这一禁术彻底被破掉了。

    “杀!”

    此时,叶凡每一根毛孔都与天地相通,无量精气汹涌,进入其体内,让他光华万丈,每一次挥拳都像是在掌控大道的意志,无以伦比。十方天宇都随他的拳而动。

    元古神色骤变,虽然秘术层出不穷,但是却抵挡不住,这种拳法太霸道了,有我无敌,意志与信念有多强,拳力就有多么可怕。

    尤其是那六个模糊的古老世界,每一次轮转都有一种磨世之力,将元古的骨头都要绞断。

    “噗”

    血雨飞洒,元古被叶凡打的横飞了出去,震出足有数百丈远,金色的拳头粉碎真空,没有什么可以阻挡。

    “你真是让我意外””元古每一寸骨头成都为了齑粉,艰难的复原,慢慢的自地上爬起来。

    他意识到,必须要打破叶凡这种心境,不然他有败无胜,这种无敌信念在身,简直是神来了都敢斩掉,这是一种惟我独尊的姿态。

    “喜”“嗒”……

    元古漫步,如一条黑色的幽灵,忽左忽右,只留下空寂的脚步声,天地都昏暗了下来,无比的诡异。

    一条黑影在徘徊,像是一条万年厉鬼在出没,围绕叶凡转个不停,宛如刚从地狱挣脱,随时会扑杀向前。

    “刷”

    叶凡按照天庭杀经所记,开始了一轮如同死神归来一样的攻伐,突兀消失,刹那出现,展开了可怕的攻杀。

    “砰”

    六道轮回拳举世无双,砸塌虚空,元古骨断筋折,大口咳血,几次横飞出去,几乎被瞬杀。

    “我竟然被逼到了这一步……”他擦净嘴角的血,冷漠自语,而后猛的抬头,一双眸子变得无比可怕。

    双眸深邃如海,左眼化为一轮黑日,右眼化为一轮血月,吞噬人的元神,有一种飞蛾扑火之感,要没入进去。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如一堵黑色的魔山一样,像是可以压塌这片天地,让人心惊胆颤。

    一股诡异的气息弥漫而出,让十方所有观战者都一阵心惊胆颤,不由自主倒退了几步。

    元古的气势完全不一样了,像是开始了一段新生,换了一个人一般,宛如一尊魔神复活,面对苍生。

    突然,铿锵之音响起,元古的一双眸子绽放电花,像是神兵利刃在轻鸣,天地在刹那漆黑如墨。

    肉身不能动了!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即便相隔数十里都有了这样的感受,难以移动一步,僵化在了那里。

    发生了什么?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走!”

    当中有一些不世强者出手,大袖一卷,将不能动的那部分人带离平原,送到了远处,如此他们才恢复自由。

    “元皇坐化前所著经文——最后一篇禁忌秘术!”

    在这一刻,人们近乎窒息,一下子想到了这种可能,元古仙三斩道,不可能只修成了元皇道剑这一式,一定还有其他神术。

    当然,太古皇的最后一篇秘术是他们一生的核心精华所在,纵然是大圣也难以全部悟透,他能学两三式到边了,不可能再多。

    此刻,战场中心,叶凡觉得身体很难动弹,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禁锢了,一种不祥的气息在涌动。

    “又是元皇的禁术吗?、。

    他心中自语,倒也没有恐慌,因为对方的肉身也没有移动过一步,唯有那一双眸子越发的恐怖了。

    天地越来越暗,到了最后伸手不见五指,即便是天眼通也难以全部看透,模模糊糊,这是道则扭曲了空间。

    元古冰冷无情的声音在远处响起,道:“逼得我连展古皇禁术,你即便死也自傲了。”

    他的左眼化成一轮黑日,竟然飞了出来,如一座大岳一样压迫人,右眼化成一轮血月亦冲出,诡异的力量在汹涌,向前镇杀。

    叶凡一惊,他被束缚住了,难以移动一步,怎么去迎击?

    蓦地,他的双目中神光大盛,源天眼睁开,见到了一缕又一缕道则,密布在此地,封锁了一切,包括元古自己的肉身,唯有精神力量可动。

    叶凡一声冷哼,源天眼璀璨夺目,以眸光在天空中刻出一缕又一缕道纹,勾动整片大地下的源气。

    “妾,

    被禁锢的虚空大震动,无尽的光焰腾起,一起炼化黑日与血月,向元古的肉身冲击而去。

    “元墟界!”元古声音依然冷漠,不急不缓的道出这三个字,字宇铿锵,如金石裂空。

    四野一下子更黑暗了,源气都消失了,与大地隔绝,他们出现在一片原始虚空,昏沉而没有尽头。

    这像是一片世界废墟,满目疮瘿,有的只是破败,凄冷而幽寂,其他什么都没有,叶凡发现他真的站立在了另一片天地中。

    古皇终篇秘术果然诡异莫测,将他录夺他到了元墟界,依然一动不能动。

    “元古你怕了,肉身争雄败在我的手下,而今想与我神念时决吗,我成全你,粉碎你的意志!”

    “战斗才开始,我何曾败了,你动摇不了我证道的信念,必死在我的禁术下!”元古开口。

    “轰”

    一轮黑日呈现,一轮血月伴随,一起冲了过来,而后两者迸发出无尽的光与神能,化生成一对人影。

    黑日龟裂,一个身穿乌金战衣的男子手持一杆黑色的铁戈走出,魔威盖世,霸气无边。

    血月龟裂,一个身穿血衣的少年冲出,头顶一口红色的大钟,悠悠而鸣,缭绕血色混沌,一步一步向前逼来,妖异逆天。

    这是他的神识所化,平日竟孕育眼中,化生出了两尊神明,谁也不知,这是以元皇秘术培养的神袛。

    叶凡一声冷笑,怡然不惧,他对神念的修行与理解也颇有心得,信心十足。眉心中光华一闪,一个金色的小人一步就迈了出来,手持一条四棱神鞭,长三尺多,共有二十六节,每一节都有极道符印。

    将肉壳当作驿站,将诸天当作旅途,以神为本,这是神灵谷经文记载的秘法,给予了他很大的启发。

    眉心内出现的金色小人手持打神鞭化,成一道金色的闪电冲了过去,专打神念,攻击元古。

    “当,

    那口红色的大钟悠悠而震,发出一道道涟漪,斩杀神念,让叶凡心中一抖,元神不稳,险些崩溃。

    他不得不惊悚,对方的神念攻伐果然独到。稳定下来后,金色小人轮动打神鞭冲了过去,威力绝伦,这是百般磨砺的成果。

    当年,神念根本无法触摸此鞭,对神识伤害很大,而今却成为了他的一件特殊兵器,专为元神所用。

    前方,黑日中走出的魔神一样的人物一身乌金战衣闪烁,手持乌光烁烁的铁戈迎了上来,挡住了打神鞭,发出一声铿锵之音。

    “什么,你……也有元神兵?”元古显然吃了一惊。

    叶凡也极度惊憾,黑衣元古手中的铁戈,以及赤衣元古头上的大钟竟都是一种专门对付元神而炼成的兵器,与打神鞭一样,属于秘宝,只是不知等阶如何。

    元古心头涌起滔天波澜,这种秘兵极难炼制,少有人通晓,专打人元神,可以说常可以一击必杀。

    叶凡悚然,不自禁生出一股凉气,如果换作常人绝对被一击成灰了,元古为其准备了绝杀之术!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打神鞭这类的兵器抽在元神上会有怎样可怕的后果,大罗神仙来了也难救。

    两人大战,元古一念化生两尊神明,一个持乌黑铁戈一个头顶红色大钟,一攻一防很是可怕。

    “当……”

    叶凡战的很辛苦,两尊神明手中的兵器不如打神鞭,但是对方有特别的元神秘法,可将威力提升很多倍。

    “一法通,万法透!”

    叶凡后退一段距离后,冷酷的笑了起来,心中一片明净,以元神运转兵字诀,事对方的兵器。

    “锵”

    “当……”

    铁戈铮铮,红色的大钟轰鸣,元古怪叫了一声,险些遭反噬而亡,森然道:“你的这种秘术果然特别,一切兵器都可控夺,幸亏早有防备。”

    他将两件元神兵镇龘压,而后两尊神明重化为一轮黑日与一轮血月,相互碰撞,交织出一条条神链,密布在元墟界。

    叶凡大叫一声不好,金色的小人转身就走,手持打神鞭没入眉心内,躲了进去。

    元墟界内,一条条秩序神则密布,全都是针对元神的,这相当与摆下了一座绝杀大阵,恐怖无边。

    要知道,这是元皇开创的秘术,这种神链一定是道的极致,这样的杀阵一成,谁能抗衡?

    将元神困在此地,那是必死无疑,元皇终篇秘术果然一个比一个厉害与恐怖,这片特殊的秘界等于一处炼狱!

    “我看你如何生还,人族圣体我要以你的圣骨头颅炼成一枚晶莹的酒杯,当作我永久的珍藏”元古森冷的说道,隐在元墟界内。

    “其实,我也觉得战斗该结束了,大帝路上多尸骨,今日你将成为第一个倒在我脚下的古皇血脉,铸我证道之路!”叶凡大喝。(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