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八百七十七章 斗战胜佛话释迦牟尼
    第八百七十七章 斗战胜佛话释迦牟尼

    “锵”、“锵”……

    九色战衣在轻鸣,铮铮作响,发出灿烂的光,威压迫人,这乃是神蚕岭的是极道兵器,闪烁梦幻一样的光彩,从斗战胜佛身上脱落,露出其真身。

    这是一个枯瘦的老猿,浑身每一根金色的毛发都晶莹透亮,让他看起来超凡脱俗,宝相庄严。

    什么是得道者,这尊老猿给予了最好的诠释,站在眼前,不染一丝凡尘气息,像是超脱世外一样。

    他如亘古长存的磐石,一动不动,对庞博的话很不解,表示从未去过中土大唐,他双手合什,脑后生出一圈佛光,如一个老僧一般,体若枯木。

    在这一刻,庞博宛若涂飞附体,化成了一个大喇叭,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一股脑讲完了种种传说。

    斗战胜佛摇头,对于他所说的一切根本不知,并没有离开过这颗古星,从未被镇压过五百年。

    旁边,猴子神色不善,道:“我叔叔何等英雄了得,谁能将他镇压?”

    庞博讪讪。所听闻到的终究只是传说,且是星空另一端的事,怎么可能会成真,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荒谬。

    “也不尽都是谣传,我见过释迦牟尼。”斗战胜佛说道。

    “什么?”叶凡与庞博都惊呼,心中有太多的疑问,很想弄个清楚。

    斗战老圣猿手拄一条乌黑的仙珍铁棍,方才大战时的种种霸气早已内敛干净,眼下只有慈悲相,如同一个年迈的老僧。

    “昔年,我见过释迦牟尼,但并没有交手……”

    两千年前,猴子的叔叔从一块神源中觉醒,重新出现在这个世上,身在西漠,恰逢一场盛世。

    在那个时期,释迦牟尼入主须弥山,坐镇大雷音寺,这一个从域外的古人,来自莫名星域,法力高深,折服许多高僧,被推举为灵山之主。

    然而,时间不久,因教义缘故,须弥山上的诸僧菩萨等与释迦牟尼决裂,不认他为大雷音寺之主。

    佛教讲因果,主修未来,相信有来生,最初时诸贤见释迦牟尼法力盖世,佛性无双,都以为他是上古阿弥陀佛转世,教义冲突一起,立刻否决了。

    所以,纷争立生,须弥山发生了一场大乱,险些分为两教。

    有人点燃佛灯,擦净过去佛镜,以此照释迦牟尼真身,想知道其过去,究竟是否为真佛转生。

    结果出来,佛灯照体,释迦牟尼被否,不再被承认为佛主,被驱逐出大雷音寺,认为是一个魔。

    叶凡与庞博面面相觑,竟有这等事!昔日,白衣小尼姑曾说出过一些,但根本没有涉到其中的隐秘,所有真相都被密封了。

    “释迦牟尼有无量法力,当年凭借一己之力足可以颠覆须弥山,重整佛教,只身出入大雷音寺无人可挡……”斗战老猿道。两千年前,他还没有上须弥山,这一切都是身在西漠时所见与所闻。

    教义不同,被佛镜照出不是阿弥陀佛转世,须弥山上的护法金刚等齐出,本欲毁掉释迦摩尼的,因为更有传言,他为佛陀魔壳。

    然而,终极一战却是须弥山败了,即便持有阿弥陀佛留下的降魔杵都没有将他擒下,不能阻其下山而去,要知那是古之大帝的兵器。

    “不为圣人,想催动阿弥陀佛大帝的降魔杵,留下一尊最起码是大圣或者准帝的人难度太大了。”黑皇在不远处自语。

    这一战,释迦摩尼可以说展现了超凡入圣的境界,只身闯须弥山,甚至能彻底颠覆佛教,因此成为了一种禁忌,佛子都不得再提。

    “我在一座古刹与他相遇,坐而论道,谈了一晚,他为我讲了他的道与教义,让我颇为感兴趣。”

    斗战老圣猿被吸引,他当年的修行遇到了瓶颈,需要走出自己的道,而佛教所主张的来世、主修未来,对他触动很大。

    那一夜过后,释迦牟尼上路了,离开了西漠,最终去了哪里连老圣猿也不知道。

    “他有准帝的实力。”猴子的叔叔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都是一震,这得有多么大的法力与神通。

    从此佛教无如来,但是须弥山上却多了一尊斗战胜佛,他进入了大雷音寺,观摩各种经典,参悟生死之奥。

    “有点乱……”庞博揉了揉太阳穴,还没有从自己的遐思中走出,真实与传说是两回事。

    “释迦牟尼真的是佛的魔壳吗,为何有这种说法,佛讲来生,过去佛镜真的照出什么了吗?”几人都有很多不解之处。

    当年,点燃青灯,擦亮古镜的人都莫名其妙的坐化了,并没有留下有用的记载,死的很蹊跷,猴子的叔叔都没有查到什么。

    佛教是怎么产生的,庞博心有疑惑,不是在古印度诞生的吗?怎么星空这一端将释迦牟尼定位为了叛徒。

    叶凡出言解释,他看过一些古籍,多少知晓一些。

    在星空的另一端,一些古书中有记载,释迦牟尼游历时见佛徒损身修行,认为不是正法,此后便有了如来之法,而后立教。

    有一种传说,在此之前,佛义已存很久,但法尽了,被释迦牟尼再次发扬光大。

    “有着太多的秘密,真想回去仔细去查探一番!”庞博自语。

    老子、佛陀都是两千五百年前的人物,几乎生在同一个时代,皆是有大智慧的古人,他们都走入了星域,地球有着太多的神秘。

    “先秦炼气士……”叶凡与庞博对古中国有很多不解,很想立刻回到星空另一端探个仔细。

    “有一点这位施主说对了,自我登上须弥山皈依佛教后,法号悟空。”斗战老圣猿说道。

    庞博目瞪口呆,张口结舌,好半天才道:“悟空……有些传说竟然是真的,到底是怎么传到古中国的?”

    “叔叔……”接下来猴子上前,众人识趣,全都退后,让他们叙叔侄之情。

    “等你达到圣人境界,来须弥山找我,将你父亲的仙珍乌铁传你。”斗战胜佛说道。他常年闭关,只为证道,苦悟生死,平日不见任何人。

    “婶婶她……”猴子小心的提起神蚕公主。

    斗战胜佛没有回应,这么多年来他坐于古刹中,神蚕公主九次登须弥山,他都避而未见,此时眼眸中一片深邃,像是了悟了前世与来生。

    这一次,神蚕公主以死相逼,只身入荒古禁地采摘九妙不死药,为他传讯,终于是逼得他出世。

    过了许久,这叔侄二人才谈完,斗战胜佛浑身金毛晶莹,绽放无量佛光,将要远行而去。

    在离开前,他走向大黑狗,道:“昔年多有得罪。”

    “汪,若是无始大帝活着,一只手足以镇压你,可惜我立了又破,活该倒霉,没机会对付你。”大黑狗呲牙。

    “还请恕当年不敬之罪。”斗战神佛脑后生出一轮光盘,而后伸手一点,一道炫目的光射向黑皇。

    “你想作甚?”大黑狗浑身的黑毛都倒竖了起来。

    “嗡”

    虚空一颤,它的秃尾巴咻咻生出油亮的黑毛来,与身体其他部位一样了,犹如黑色的绸缎一样光亮。

    “嘿嘿……”叶凡、厉天、庞博、李黑水等人强忍着,但最终还是都笑了出来,终于知道大黑狗为什么对猴子那么大的怨气了。

    同时,也知晓了为何它浑身黑毛浓密光亮,只有尾巴光秃了,原来这一切都是昔日的斗战圣猿出手所致,难怪不能治好。

    “汪,汪,汪……”大黑狗恼羞成怒,追着他们狂咬。

    “请前辈指点我们回家之法!”叶凡上前,拦住斗战胜佛的去路,请他指点迷津。

    “我并不知通往域外的星空古路。”斗战胜佛摇头,望向荒古禁地深处,那里有一座五色祭坛,堵住了深渊,他告诫不要去那里尝试。

    最后,庞博问及凯德,那个毛手毛脚的老外被一位老僧度化去了西漠,不知而今怎样了。

    他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没有想到斗战胜佛真的知道,凯德是侍候在他闭关之所的带发头陀。

    佛教诸僧认为凯德天生异禀,金发碧眸,与斗战圣猿有点像,因此让其在重地聆听佛法,侍候古佛,当作护法金刚培养。

    “上帝你大爷的,将我抛弃了,我鄙视你。赞美佛陀,等我修成正果,自己回去,请撒旦去喝下午茶。上帝你去见鬼吧!”

    这是凯德的特别祷告,每日清晨醒来都会诅咒,渐渐的,都被一些僧徒得悉与记住了。

    最终,谁也不能留住斗战胜佛,他一步就迈出了这片山岭,消失在了远空。

    “猴子你给我站住,难道一辈子至死都不见我了吗?”神蚕公主出现,追了下去。

    “将神蚕岭的古皇战衣都扔给那死猴子了,他怎么可能不见,避开我们而已。”黑皇撇嘴。

    “咳!”猴子瞪眼,警告它不要总是敌视他叔叔。

    黄叶飘落,这是一片石崖,就在荒古禁地的边缘,叶凡与庞博故地重游感慨颇多,想起了初来这个世界的种种往事。

    “我总觉得有本应逝去的故人并未死,一定要查个究竟,将这个鬼揪出来。”

    叶凡与庞博并排而行,大步向前走,来到石壁下的一个裂缝前,这里有一个石洞。

    当年,刘云志、李长青、王艳想害死他们,结果反被掷入这座虎洞内,理论上必死无疑,当年清晰的传出了虎啸声。

    可是,这么多年来,叶凡总觉得有一双恶毒的眼睛在黑暗中注视,对他很是了解。他认为针对他的人可能在故人中,而对他与庞博恨之入骨的人,当首推刘云志、李长青与王艳。

    “谜底该揭开了。”庞博冷笑,大步进入石洞内,然而当他见到里面的的一切后一下子呆住了。(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