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八百九十八章 星空一岸护道人
    “你,你说什么?”叶几惊疑不安,向后星了几步。这是一位化道的古佛,能在此相见很让人意外,而他说的话更是莫名。

    老僧骨瘦如柴,浑身干枯,散发着光明而圣洁的焰火,躯体一片通透,几乎已经透明,连体内的一切都可见。

    这片石台一片祥和,被一股大道的气息覆盖,近乎晶莹,远古圣人化道,这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最为纯净的道力在流转,此地神秘无比。

    “你身上有一念缠绕骨上,若非老衲坐化前明见未来,纵为圣也不可察。”

    老僧说道,雪白的眉毛在劫火中成为灰烬,道骨在嘎嘣嘎嘣作响,将要毁掉。

    叶凡觉得匪夷所思,他身上会有一种念力吗,是何时沾染的,怎么会缠于骨上?他半信半疑,能够感觉到这位老僧很真诚。

    这样的高人将要化道了没有必要骗他,且远古圣人若是要对他不利的话一个指头点来想必就足以抹杀掉他了,甚至可以强行将他度化。

    这位古佛的眉心睁开一条缝隙,射出一缕光,可照透一切,将叶凡的躯体映照的一片透明,可清晰见到其左臂骨上有一条纤细的青色神链,缠在上面。

    “域外无上存在的一偻念力,我何时被缠上的?”他露出惊容,难道源自当年九龙所拉的那口古棺,还是说与鳄祖被镇压的荧惑古星有关,亦或是自当年紫微古星域招惹上了什么?

    叶凡刹那联想,几乎于瞬间想到了各种可能,不断思索,觉得都有可能,而后又不经意间又想到了另一幕。

    大半年前,他与厉天还有燕一夕从紫微古星域归来,在这颗古星的上空——域外战场遗迹内进行了诸般探索,先是得到了一株神明花,而后亲眼见到一艘古船从宇宙深处横渡而来。

    那是一艘金属小船,仅有一丈多长,密井严实,他们当时感应到内部有极其微弱的气息,生命像是快要走到了终点。

    当时,他与厉天还有燕一夕全都震憾,那是自宇宙深处驶来的古船,也不知存在多少年了,像是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他们根本没敢招惹,快速离去,降落在这颗古星上。

    而今,叶凡仔细思索,自然也想到了那一幕,这是在域外接触过的存在,不得不疑。

    “那个神秘的存在,在我身上留下了一缕念力,是否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他不禁问道。

    “而今倒也没有什么,无须担心。这偻念力也仅能让他感知到你的存在,毕竟域外距离地表太遥远,可将来就不好说了。”老僧道。

    此时,他干枯的躯体在化道,不断的光化,成为一缕偻道则,没入天地中,肉身与骨头闪烁金光,寸寸裂开。

    且,他身上披着的袈裟明显是一件圣兵,也在跟着他一起化道,成为一条条鲜红的秩序神链,交织在一起。

    这是怎样的一种境界?肉身与骨还有元神在火光中烧着,不断化道,而他却面带慈悲,不为所动,泰山崩都不皱一车眉头。

    此时,他在走向生命的终点,将从世间消失,却看的如此之淡,根本不在乎,这就是超脱世外的古佛。

    叶凡心中一叹,这样洒脱的远古圣人世间难得一遇,不曾想第一面相见,就是死别,将目睹他化道而终。

    “请前辈搏点迷津,解我困局。”

    “我帮你化掉。”老僧念了一声阿弥陀佛,通体发出璀璨金光引动整片天地的大道,佛性波动洒满阿育高原。

    “轰”

    整片西漠的大道似都被牵引而来,众生的诸多念力化成无量光光辉万丈,淹没天地,汹涌而至。

    一尊金色大佛出现,将叶凡托在掌心,而后引动西漠的无穷佛光,将他纳于天地道鸣中,佛光亿万道,如一条条金色的大瀑布一样,垂落在他的身上。

    这是一种洗礼,纯净的念力来自须弥山,像是一种无上道果溢出,难以言喻,洗涤他的道骨,冲刷他的血肉,令其身体每一寸都晶莹闪烁,疗愈一切瑕疵。

    “锵”

    叶凡听到体内传来一声轻响,像是有一条铁链被斩断了,他感觉像是挣断了某种束缚,当时就是一惊,果然有古怪。

    与此同时,一条青色的神链飞出,在金色的佛性神辉中清晰可见,想要遁向天外,铮铮作响。

    金色的佛辉汹涌,将它禁锢住,不能脱逃,远古圣僧面带慈悲色,借助须弥山的念力,将青色的链条拉进自己体内,与他一起化道。

    “啵”

    一声轻响,那一缕神秘的念力就此消散,融在了天地道则中,叶凡彻底摆脱,长出了一口气。

    “多谢前辈。”

    纯净的念力贯体,这是一种馈赠,洗尽红尘的铅华,巩固自身的道果,明净一切。叶凡的肉身如七彩琉璃一样散发宝辉,通体无瑕无垢,像是变成了一尊神明,宝相庄严。

    在这一刻,他觉得自身更加空灵了,要强行迈过这一关,逆天斩道,然而金色的神性光辉闪烁,终只是稳住了。

    与此同时,域外战场中那艘古船内传出一道波动,道:“阿弥陀佛……”亦来到了这个世界,道场果然最为神秘,以须弥山为根基想演化什么?”

    阿育高原,破败的石台上,老僧在金色佛火中化道,全身烧去了大半,依然不改色,绽放如婴儿一样纯净的笑。

    叶凡再拜,表达谢意,道:“前辈都看到了什么?“他认真求教,将来会发生的一切,迫切想知道。

    “在生命之火将熄前,我也只是看到了一角未来而已,如枯败的黄叶凋零,偶被大风吹上高天,见到了较为广阔的天地。但终究要落下一片叶而已,怎能洞悉整个世界只是一瞬的明见。”

    叶凡一怔,这确是一位得道古佛,于化道中淡淡的笑,从容自然洒脱,格外的超凡脱俗。

    “佛讲因果,前辈帮我解了困局,晚辈不知如何相报。”

    “于你来说,果在现在,因在未来。于我来说因在现在果在未来。“老僧躯体快燃干净了,道骨都断了,狠狠晶莹,而身上那件袈裟圣兵彻底成为了灰烬。

    “请前辈明示。”

    “你将予我佛教恩,喜见佛法圆满,此去星空另一岸,你是我教护道人。”他于火光中断骨碎体,却依然祥和宁静,手拈一朵莲花而芜

    叶凡惊疑,这个老僧果然超凡脱俗连远去故乡的事都预见了,不愧是一尊古佛。

    接下来,老僧对他说的一句话,让叶凡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上,将取真经,他为护道者。

    “等一等,你在说什么,该不会是西天取经什么的吧?“他可承受不起。

    古佛微笑摇头,称他多虑了只有一段因果,亦是一场缘,并非他所想那般。

    叶凡静心,明晓了他要什么,露出了一缕异色,佛修未来,真有转世与来生一说吗?他认真询问。

    老僧言道,信则有,不信则无岁月悠悠,世间终会出现两朵相同的花千百年的回眸,一花调零,一花绽。

    “前辈见过释迦牟尼?”

    “两千年前,游历到须弥山下见他下山。”这尊佛行走凡尘间,并非出自大雷音寺平日居于各座野寺中。

    将他葬在星空的另一岸,这是古佛唯一的的请求,死后明见一切真佛性。

    “你要观释迦牟尼法,这与所修不相悖吗?”叶凡心有疑问。

    “我尊阿弥陀佛,亦认同一切真佛性,释迦牟尼是否为佛之魔壳我不知,我仅寻一卷遗失的真经。”

    “敢问前辈为上古哪尊佛?“叶凡很想知道,佛讲轮回来生,老僧多半大有来头,是否为神话传说中的一尊古佛。

    “名号为虚,到头来终是空一场。一切诸佛得如是安乐性,直至涅盘中。无所从来,亦无所去……”老僧在火光中化道,一条条秩序神则融于天地中。

    叶凡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推向无尽远处,不然他也会跟着一起化道,这是惊天动地的大事,这里一片氤氲,金色佛光一瞬就将高原淹没了。

    老僧骨头尽断,血肉成光,最终彻底化道,从世间除名。很久之后,叶凡走过去,于灰烬中发下一颗舍利子,能有小儿拳头那么大,浑圆晶莹,绽放不朽的神性光辉。

    来生,信则有,不信则无。叶凡默然,最终摇了摇头,收起那颗舍利子。

    他在阿育高原上一路前行,见到了一个又一个朝圣者,他们一步一叩首,向着高原上的阿育圣湖而去,无比的虔诚。

    路上,有柔软的草地,也有冷坚的石头,但是他们所并不觉得这是什么苦难,反而精神饱满,内心有一种信念。

    这一幕幕深深震撼了叶凡,让他若有所思,有信仰的精神世界不会空虚,念力加持己身,亦等若是一种修行。

    然而,证道的人却不能信仰他人,需惟我独尊!

    也许对于凡人来说,这是一种寄托,让心灵得到了满足,他不禁遥望无法见到的须弥山,暗叹阿弥陀佛果真莫测。

    前方,有一个圣湖,明净清澈,有莹洁的光辉在闪烁,正是这片高原上的阿育湖,为佛门的一处圣地。

    在阿育圣湖畔,有一座庙宇,并不恢宏,也不壮阔,占地很少,只是一座小庙而已,却正是叶凡所要寻的阿含古寺。

    一个丽人站在阿含寺前,出尘而祥宁,洗尽铅华,百媚尽敛,如一株莲花绽放,静静的站在那里,正是安妙依。

    “我师化道,明见未来,你将远行,我已尽知。“带着磁性的动听声音传来,安妙依真性依在,还未将他斩去。

    而后,两人都没有说话,绕着阿育圣湖开始行走,并肩而行,如超脱凡尘上的一对神佛。(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