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九百一十章 二十几万年前的道童再现
    第九百一十章 二十几万年前的道童再现

    齐罗一句话不说,开始将一层又一层小棺盖了回去,让人惊异的事情发生了,每一次棺盖落下,就会化为一个成体,严丝合缝。

    直到最外的棺盖扣上,它成为了一个整体,宛如石心,像是长在了一起。

    “邪门!”连段胖子这个常年与坟陵打交道的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了,这口小石棺到底有怎样的一种力量?

    “没什么可说的了,叶凡若是横跨星域而去,在途中将其送进空间节点吧,葬于宇宙深处,有的东西不是我们能碰的。”齐罗似乎洞察到了什么,神色无比郑重。

    段德与黑皇当时就跳了起来,前所未有的一致,两个贪婪无耻的家伙有一万个理由,激烈的反对。

    段德称自己是伟大的考古者,第一次面对这样一口仙棺,这将是一座历史丰碑,于人族有重大的意义,虽然现在不适合开启,但以后要顶着帝兵研究个透彻。

    黑皇更不用说了,它说的天花乱坠,什么九转逆天,什么六道轮回,全都扯出来了,最后更上升到了全人类生死攸关的高度。但是谁都知道它的毛病,见宝走不动,经常“杀熟’,这显然是……犯病了。

    最终,石棺被齐罗塞进了叶凡的怀中,叮嘱他如果真能离开一定要将此棺葬进宇宙深处,这个东西绝不能留。

    他们跟随前方那批人进入了第三十四层庙宇小世界,刚一进来,所有人都变色了,这里太妖了!

    漫山遍野都是鬼,啾啾鬼鸣让人头皮发麻。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世界?让人无法理解,到处的黑影,到处都是野尸,跟草木一样,站满了每一寸土地。一只只黑色的鬼手在舞动,跟一片野草一样无尽,阴森的寒气让人遍体生寒,忍不住发抖。

    庞博当时就看傻眼了,东方野也是一个趔趄,赶紧默念战神咒,大黑狗则是浑身黑毛直立,不住的狂吠,这个景象过于瘆人,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所有人都呆住了,这一切是如此的不真实,像是一场梦魇,不是没有见到过阴灵,但是何曾一下子目睹这么多。这还是人间界吗?称之为地狱也不为过,这是厉鬼的乐园!

    前方有一座形似火山一样的山体,缭绕着带状魔雾,山口向外吞吐黑气,鬼哭神嚎,那里的恶尸密密麻麻,不断向外爬。

    愁云惨淡,这片小世界内到处都是鬼,先期为了躲避弑神虫、反其道而行的那批人早已进来多时,可没有活下来一个,刚进来就见到了他们碎掉的尸体。

    “他妈的,到处都闹鬼啊,这有只大个的,四米多长!段德你哪去了,专业人士赶紧出绝招,我戳,抓鬼啊!”黑皇大叫,此时他们都快被淹没了。

    而在前方,大夏、摇光等强大的圣地后援人马也在喝斥,有圣兵波动传出,显然那批人也遭遇了同样的麻烦。

    一具又一具古尸,一个又一个厉鬼,形体干枯,皮包骨头,眼中空洞,通体乌黑,指甲跟铁钩子一样长,凶狠无比。

    “胖子,久经考验的地下鬼战士,赶紧上吧!”老瞎子也大叫。

    “妈了个巴子,道爷我横行天下一生,加起来也没见过这么多的鬼,而且还是肉身的,他大爷的,这是要遭报应了吗?”段德诅咒。

    他手底下没闲着,早已开始动手,叽里咕噜跟鬼摔跤,很不含糊,抓住一个大个的鬼,看似是一个鬼将,上去就是一顿狠削。

    但这样无济于事,鬼太多了,磨牙的声音咔咔响,黑铁钩一样的爪子相互碰撞,火星四射。段德也毛了,这么多的鬼怎么抓?别说全整趴下,就是干死一隅的鬼,估计他自己也废了。

    叶凡将姬紫月护在了身后,这些东西很让人厌恶,种种恶相,难以一一言表。

    “没事,我不怕,只要跟在身边就好。”姬紫月轻声道。

    叶凡想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尸鬼,前方那座黑色的山体巍峨雄伟,山口中像是在喷涌泉水一样,那些鬼源源不绝,不断的爬出来,到了这一刻整个小世界都是,鬼山鬼海,无量无穷,足以有数十万。

    段德大叫道:“道爷我明白了,当年真可能真是羽化神朝自己将自己给玩死了,中州第一祖脉的崩断多半是因为他们自己。那个黑色的鬼山应是与龙脉相连,这些鬼军是他们征战天下的军队,说数十上百万都少了,第一祖脉而今鬼气冲天,有逆天的原因!”

    所有人都激灵灵打了个冷颤,此地坐落在中州祖脉上,那个火山洞口肯定是直通地下祖龙脉,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昔年第一神脉,而今在向外喷鬼!

    “该死的,当年他们一定是在拘整片中州的大龙,结果将神朝都搭进去了,多半就是这样!”段德诅咒。

    到了这一刻,说什么都没用,所有人都开始跟鬼打架,祭出各种古兵与法宝,叶凡的九色火一烧就是一片,“刺啦刺啦”响,鬼身上向外冒尸油。

    段德哼了一声,一样手将一大把血土洒在了几人的身上,溢出一片赤光,每个人身上都像是有火红的大龙腾起,灿烂夺目,但却冰冷森寒。

    这是阎罗土,有极尽妙处,对付阴鬼等有大用处,段德这是在以邪镇邪!

    效果是显著的,阎罗土一出,周围尸鬼全部避退,没有一个敢靠近,附近成为一片空白之地。

    猴子他们揪扯,将一只只断掉的鬼手从身上摘掉,刚才鬼太多了,杀之不绝,他们实力强大,粉碎了数以千计,但还是被淹没了。

    前方传出几件圣兵波动,显然手持大器的神朝与圣地都发狂了,这么多的鬼谁进来都得饮恨,只能以远古圣威才能震慑。

    “吼……”

    第三十四层庙宇小世界抖动,一声鬼啸凄厉而巨大,天与地都一起轰鸣,在黑色的山口上爬出一只鬼王,披头散发,两个眼洞中如两盏神灯一样闪烁。

    它高达数百丈,远比其他尸鬼庞硕,几步就迈下了高山,一脚下向下踏来,山河崩坏。

    “这是一个大成的鬼王,一定要小心!”前方传来惊呼声。

    “嗡”

    圣兵祭起,向前打去,然而大成鬼王身上也有兵器,是一杆白骨杖,是有一把残缺的圣兵,在他的驱动下威力绝伦。

    “轰”

    漫山遍野的鬼被粉碎了数以万计,而人类修士与古族也损失惨重,这个鬼物相当的绝戾,以有损的圣兵撞击五色神树等,白骨杖碎掉,被他引动出惊世圣威,肆虐前方。

    燃烧兵魂,毁灭众敌,这相当的决绝,没有片刻的犹豫,可以说这头鬼王凶狠的让人胆颤。

    大成鬼王早已遭受重创,近乎垂死,被轰进了黑色的火山口内,倒了下去。

    然而,很快又有十几头鬼王都爬了上来,身上缠绕着铁锁链,挤满了山口,向下喷吐玄光,秩序神链遍布每一寸空间,绞杀众人。

    “轰”

    最为关键时刻,中州第一攻击帝兵出现,太皇剑化成一条祖龙,龙头为剑端,龙身为剑刃,龙尾为剑柄,立劈了下来。

    没有什么悬念,古之大帝的兵器威力绝伦,粉碎真空,立劈而下,将整座黑色的山体立劈为两半。

    轰鸣震耳,几乎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第一攻击帝兵太皇剑一出,风云变幻,天宇失色,它一出现没有什么可以抵挡。

    这是毁灭性的,无穷无量的尸鬼第一时间全部被灭,那座被劈为两半的山体也快速化成了灰烬。

    斩破诸天万界不是一句空话,如果是在大帝手中真的可以做到,那几位圣主催动就让它发出了这样一击。

    化成灰烬的黑色山体下有一个巨大的黑洞,向下望去,地脉中有古建筑物,耸立着一座神殿,那是进入第三十五层殿宇小世界的通路。

    没有人敢抢先而过,大夏的太皇剑横在空中,如一道永恒的仙光,震慑了所有人,所向披靡,大夏一群皇族当先进入地下。

    古脉中,尸鬼无尽,一座古庙坐落当中,这里果然连接着中州昔日的第一祖脉,只不过龙气化成了鬼气。

    地脉深处,枯骨无数,残破的甲胄稍一碰就成为了尘埃,全都是死去的军兵,厉鬼无数,都是他们化成的。

    鬼鸣啾啾,当中隐伏有鬼王,是极其危险之地,数十上百万的军魂在张牙舞爪,在当中行走极其危险。

    不过,太皇剑横空,没有一个鬼敢靠前,大夏皇族的人相继推开庙宇的门,走进第三十五层小世界。

    “嗷吼……”

    极道帝兵一消失,各种鬼都咆哮了起来,众人神色惨变,诸圣地祭出圣兵,赶紧冲进庙宇内,不然的话天晓得到底有多少军魂。

    若是大夏昔年的战军都死在这里,就是有千万鬼兵出现都有可能,不会是虚言,想一想就让人发毛。

    “走吧,吞天魔罐能不动用就不动用,留到关键时刻用,现在先借助他们这些人的神威。”齐罗道。

    “注意点,要防备一些大敌,争取干掉天皇子、华云飞、李小曼等人!”猴子呲牙道,手中的大棍流动乌光。

    第三十五层小世界静悄悄,前方一片又一片宏伟的宫殿死一般的寂静,所有进来的人都一动不动,鸦雀无声。

    诸圣地、几大神朝、太古各部全都在静观,这里的气氛非比寻常,所有人都觉察到了一种诡异。

    终于,有人动了, 向前走去。

    宏大的古宫有许多石刻,古刻图中都是早先看到的那个神龛中的石头人,讲述的神话传说都围绕他而展开,而古阙中更是有真正的神像,一样是那个人,似一尊佛陀,又如一个老农,模糊不清。

    “这应该真是羽化神朝的始祖,传说中的羽化大帝真的可能存在……”所有人都是一凛。

    “你们来了……”突然,一座古阙中传出声音,一个道童走出,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但是却发出了非常的苍老的声音。

    另一边,一个女童眉清目秀,在另一座宏伟的宫殿中居高临下,也俯瞰了下来,道:“你们的胆子可真不小。”她长相清纯,但听声音却如一个老妪。

    “你们是谁?”人们悚然,在这个地方出现两个道童太诡异了,这不是鬼,是有血有肉的人,在与他们对话。

    “你们不知道吗,不是已经在石刻中见过我们了吗?”两个声音苍老的道童如此说道。

    众人激灵灵打了个冷颤,看着宫阙中一幅幅石刻图,当场冒出了冷汗,那一幅幅疑似羽化大帝的石刻图身畔始终有两个道童,长相……与他们一样!

    “这是……两个活人,身上有岁月的沉淀,有古之大帝的气息!”大黑狗一哆嗦,它经历过很多事,一下子察觉出到了什么。

    “羽化大帝的道童?!”所有人都呆住了。

    “羽化大帝……还活着?他在……哪里?”不少人都发毛了,有时活人远比鬼还要可怕。

    “羽化大帝不朽,自然长存世上,你们打扰了他的沉睡。”两个道童冷漠的说道。(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