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九百一十七章 谪仙殒
    第九百一十七章 谪仙殒

    一缕又一缕乌光垂落,吞天魔罐在不远处出现,老瞎子与段德去而复返,共祭此兵,将叶凡护住。

    吞天魔罐,为狠***帝的血肉与骨铸成,玄而又玄,比之所有帝兵都神秘,虽然看起来古朴而自然,但却有莫测之仙威!

    望见它就可以遥想当年那位傲视万古的惊艳女子,她到底有怎样的大魄力,将己身都铸为了兵器?

    魔盖上有一个鬼脸印记,若哭又似笑,有些俏皮,又有些哀伤,挂着泪痕,也带着阳光,让人看一眼,永世难忘。

    古之大帝的无双气势像是跨越万古震慑而来,睥睨九天十地,在这一刻万物皆寂,众生都要跪伏,莫不胆寒。

    异常的寂静,直到帝威隐去,一切才恢复正常,叶凡冲着这座祖庙外冷声道:“早就知道你会来杀我,可敢与我正面一战?”

    猴子、段德、东方野他们去追杀天皇子不过是作态,并没有真个远去,叶凡已预料到有人会持帝兵出手,做了安排。

    帝兵,慑住了所有人,其他修士莫不远远躲开,没有一个人敢接近这座殿宇,因为只要沾上一缕帝威,必然会立时化骨,根本没有一丝悬念。

    一片宁静,没有任何人回应叶凡,方才那缕突现的帝威隐去,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嗒”、“嗒”……

    空旷的殿宇内,脚步声在回响,更显幽静,猴子、段德、老瞎子共同逼来,要在此绝杀华云飞。

    “魔体终要蜕下,是神胎的养分,我不甘……”华云飞自语,轻轻一叹,他看向叶凡,道:“别无所求,我想放开手脚与你最后一战。”

    “刷”

    蓝光一闪,华云飞不知用了何种妙术,从几人眼前消失,冲入了大黑狗发现的那座殿宇中,后方几人全都追了进去。

    “汪”

    大黑狗当场就扑了过来,大爪子一划拉,几道空间裂缝瞬间出现。然而,华云飞按在石壁上的一片星空图上,顿时神光大盛。

    石壁软化,似一片泥沼,他向前一冲,一下子没入了进去,从这座殿堂中消失不见。

    “这些都是小型传送阵!”黑皇道。

    叶凡第一个追了下去,这个地方的传送阵关乎甚大,天知道后面连向神么密地。

    光华一闪,他们进入了一片广阔的天台,一片寂静,四方茫茫,不见人影,这很像是一片演武场。

    下方,人影绰绰,古庙成片,他们竟来到了半空中,这是悬浮在天上的一座“战岛”,为昔日祖庙中的高手对决所用。

    “他们在上面!”

    下方,有人见到了两人,全都露出异色,仰头观望。

    众人是为寻宝而来,都不愿耽搁时间,没有想到有人会这样一对一的决战,自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而小世界入口处,更多的人涌进来,都见到了这惊人的一幕,人族圣体大战狠人传承者,这堪称惊世对决。

    “坏了,我们进不去,这是上古的‘战岛’,他们自封了,不分出生死外人根本无法入内。”大黑狗气的呲牙,刚才也想冲进石壁,结果将脑袋撞了一个大包,跟长了个大瘤子似的。

    “他们进不来,没有人打扰,更无人干预,进行我们今生最后的一次对决吧!”华云飞声音低沉。

    这一战敌手不死是无法停下来的,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是最后一战了,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双雄不可并存。

    下方,段德与老瞎子也在仰望天空,就要催动吞天魔罐,粉碎笼罩在战岛上的光幕,从而参与进去。

    “不用你们出手,这最后的一战我自己来!”叶凡说道,暗中向庞博他们传音,让其继续寻找横渡星域的秘密。

    残酷的大战,生死的对决,惨烈的气息,席卷整座战岛,不时有一缕缕惊世杀气穿透光幕而出,看的人瞠目结舌。

    华云飞真的进入了状态,抛却了一切,像是末日独狼,带着一种悲怆,全力出手,来走完最后的一段旅程。

    “噗”

    鲜血分别在两人身上溅出,飞出去十几米远,真正的死战没有一丝的花俏,都是最为凌厉的手段。

    叶凡的眸子无比的冷,既然是生死对决,留情就等于斩自己的命,况且对方的所做作为让他不可能容情,他唯有在这一战灭杀此敌。

    飞仙诀!

    万化圣诀!

    一念花开,君临天下!

    华云飞的气质完全变了,与以往大不相同,杀念滔天,空灵的神韵敛去,满头发丝飞舞,眼眸都凌厉了起来。

    谪仙化生为了一尊杀神!

    他的气机极度强盛,浑身血光崩现,一声喝吼,整片小世界皆动,成片的庙宇在摇抖,因为神则穿透战岛传了出去。

    叶凡没有想到,平日间清秀飘逸的华云飞发狂也有这样可怕的一面,跟以往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此时此刻,华云飞像是入魔了,转世为修罗,无尽的杀气弥漫,披头散发,战意高昂,眼眸越来越刺目,像是两盏神灯,他杀到了狂。

    “噗”

    飞仙力自叶凡腹部带走一大抔鲜血,同一时间,华云飞周身五色光闪烁,体有五神,全部冲出,一起绝杀。

    叶凡大吼,遇强更强,唵字音一出,粉碎其道宫五位神灵,六道轮回拳轰杀向前,六片古老的宇宙轮转,将其手臂扯下来一条。

    黄金战血沸腾,叶凡遇狂更狂,一拳粉碎华云飞的一条手臂,勇猛直前,这是强强对话,狭路相逢,勇者对决。

    自从开始战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千回合,非常艰险,华云飞不计代价,耗尽无量本源,有王者的,亦有远古圣人的,都是他人之源。

    自叶凡走上修行路以来,经历种种艰险,能上三千回合的苦战屈指可数,能让他战到这一步,付出如此代价的人很难找出。

    叶凡占据了上风,杀伤力越发惊人了,即便华云飞吞过很多人的本源,但而今还是遭受了重创,十几处血肉与骨头碎掉。

    突然,一条条黑色的神链射来,无声无息的缠向叶凡,汲取他的神力、精气、本源,恐怖无边。

    这是吞天魔功的真义所在,一般都是杀死敌手时才能施展,以华云飞而今的修为还不能为所欲为的对正在争雄的大敌进行这种攻伐。

    不过,他修成了禁忌篇中的一种秘术————斩天道!

    此术一成,让其战力提升了一大截,可与吞天魔功本源术合一施展,无所不能,可让其战力飙升。

    斩天道,敢起这样的名字,自然是恐怖无边,乃是斩天之道,攻伐之力,控制之力,元神之力等全面提升,让一个人可怕到极致。

    各种彩霞飞出,竟然是成千上万缕仙刃,有的为龙形,有的为凰形,乱天动地,遇物便斩,触物便杀!

    战到了这份光景,叶凡也杀到了狂,黄金血液流淌,披头散发,各种秘术纷呈,对抗这一从未见过的秘术,两人杀到血液沸腾。

    仙王临九天,手持一株莲,脚踏一片金色的苦海,背负日月河山,叶凡展出异象,大开大合,对抗仙刃,进行攻杀。

    而叶凡本体更是狂霸,右手六道轮回拳一出,没有什么可以阻挡,身体展动斗字诀,每一个部位都能攻击,左手偶尔打出那残缺的一式无始秘术,让一切回归原点。

    华云飞吃了大亏,尽管施展出了一种全新的禁忌秘术,但还是差点被劈碎,许多碎骨飞溅了出去,肉身在远处艰难重组。

    “啊……”

    华云飞一声大吼,生命耗去大半,身体都快光质化了,无尽潜能被不计代价的逼出,将叶凡也杀的黄金血飞洒,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他数种秘术齐出,不是简单叠加那么简单,每一种秘术间都有紧密联系,相互转化与促进,让威力提升了数倍,这对于叶凡来说是灾难性的后果。

    当一人拼命,所展现出的潜能是无尽的,华云飞的肉身都快化掉了,各种秘术合一,差一点将叶凡立劈!

    “看我之无上秘术!”叶凡也怒了,遭遇了这样的创伤,天灵盖都差点被掀开,全力催动秘术。

    第一式,就是无始术,让一切回归原始,走向原点,叶凡全力催动单一术法,让华云飞差点遭遇大厄难。

    “狠人秘术惊艳万古,即便无始大帝也不行!”华云飞喝吼,满头黑发都倒竖了起来,吞天魔功一转,一个大道宝瓶在其眉心闪烁,有缺的无始秘术无效了!

    “祭我神形,演化真正大帝术!”华云飞长啸,眉心射出万缕光,肉身燃烧了起来,飞仙力自眉心的宝瓶印记飞出,化成一尊谪仙。

    而后,斩天道也祭起,各种霞光迸发,一条条龙形与一条条凰形围绕谪仙旋转,成为他的兵器,像是为其披上了一层仙衣。

    “一念花开……”华云飞轻语,血迹自本体溢出,禁忌篇妙术毫不保留全部施展。

    洁白的花瓣飞舞,将他环绕,片片染血,让这座战岛无比的凄美,纷纷扬扬,洒落下天空。

    万化圣诀之力亦融入各种光中,与华云飞连接为一体,他在虚空中踩着雪白的花瓣前行,向前攻来,进行终极一击!

    叶凡也早已动了,整个人消失了,化成了黄金太极圆,这是他的神形,天地间能修出自己“神形”的人太少了。

    以神形施展各种妙术,法力急骤提升,他被道光淹没了,六道轮回、九秘、无始残术齐出,对抗狠***帝的无缺秘法!

    下方,所有人都停止了战斗,不再争夺瑰宝,全都被上方的大战吸引住了,人们知道生死将在这终极一击中分晓!

    “轰!”

    无量道光绽放,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连斩道的人亦不例外,没有人能看清,这种对决太过恐怖,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战岛粉碎,这个小世界都被击穿了,不过却没有一点声音,恐怖能量乱射一瞬间,而后又快速内敛,全部集中向那一点。

    两个人纠缠到了一起!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谁生谁死,妖异无比!

    那是一个“极点”,自始至终竟然无一人可正视,比太阳炽盛千百倍,周围虚空化成黑洞,混沌汹涌。

    像是开天辟地,那里粉碎了又重组,无限循环往复。

    在这一刻,各方势力都被惊住了,没有一个人敢靠近,只能远远观望,静等那里归于宁静。

    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光芒暗淡,叶凡浑身是金色的血液,一步一步走出了光团,在虚空中留下一个又一个血脚印。

    “极点”中,光华炽盛,另有一个身影走出,一身水蓝色仙衣,猎猎作响,超尘脱俗,不食人间烟火,像是一位真正的仙,说不出的空灵。

    漫天的花雨飘落,晶莹闪烁,降落在小世界中,比女子还灵动与美丽的华云飞肌肤胜雪,黑发根根都轻盈发光。

    他浑身像是由光组成的,每一寸肌体都在吞吐仙辉,此时如谪仙一样,而脸上却突然有泪水滚落,带着一丝悲怆,道:“终于结束了……生我养我的太玄星峰,我不能让你凌驾这颗古星的绝巅了,我……终是没有挣脱命运的枷锁。”

    他的身体在光化,有一片又一片的光雨自他的身体飞出,谪仙体不断的虚淡,他落在这个小世界的那口古洞畔。

    那是连向中州祖脉最深处的入口,借此地脉之力让自己的光体暂时不散,盘坐在那里,取出一张古琴,“叮叮咚咚”的弹奏了起来。

    琴音动人,竟勾勒出一幅动人的画境,皎洁月光下,清泉石上流,淌过松林的根部,无比的和谐宁静。

    整片战场,整个小世界都安谧了下来,所有人都望向古洞,盯着这如谪仙一样的华云飞,看着一片又一片光雨自他的身体飞出,自身慢慢暗淡。

    “可悲的人生,没有选择的未来,这一切……终于结束了,挣脱不了,那么就让我随风而散吧。”华云飞低语,身体更加的暗淡了,光雨不断散去。

    “华云飞!”叶凡低喝。

    这个空灵出尘的男子一边抚琴,一边抬头看向他,以神念道:“狠人一脉超出了你的想象,我只是一个可悲的弃子。”

    “从来的都是魔体成就神胎,正如……吞天魔功成就不灭天功。”

    “我不想走上这条路,如果可以选择,我只愿做一个快乐的琴童。”

    “在五岁那年,他们就找上了我,我至今还记得我的不灭天功的传承者,他与我同岁,小小年龄,浑身都在发光。”

    “我知道,我即便说出,太玄星峰都不够人家抹杀。”

    一幅幅画面,出现在叶凡的心间,他看到了两个幼童与一个神秘的护道者。

    一个孩童,浑身都在发光,看起来聪慧而神圣,简直就像神之子。另一个孩童一定是华云飞,他看起来柔弱可爱,比小女孩都惹人怜惜,抱着一张古琴,怯怯的,怕怕的,不断退缩。

    “一个是我,另一个你也早该猜测出来了吧。在很久以前,我就说过,你只猜对了一半,猜到了我这个弃子。”华云飞在笑,身子越发的模糊了,成片的光雨飞起。

    “我很少杀真正的好人,所取本源大多都是自掘开的古墓中所得,所诛之人皆有罪。追杀你与姬紫月还有他人,也不过是受命运的摆布,暗中有一双无形的手……”说到这里,轻声自语道:“你可以不相信。”

    华云飞在笑,有落寞更有不甘,还有一丝怆然,遥望远方,像是要穿透时空,最后看一眼远方的太玄星峰。

    “我会的秘术他全都会,不灭天功更甚吞天魔功,我的成就越大他的实力越强,我……一个徒作嫁衣者。”

    “我的护道者,亦是他的护道人,只当我是一枚棋子,究竟在成就谁?在最初就有了选择,命运在我幼小时就已经注定,所有的不甘,所有的努力,最终都化成无用。”

    叶凡没有说什么,静静的聆听,眸光宁静,看着他,又看了看自己沾染鲜血的手。

    “都说狠人一脉传承震古烁今,确实没有错,连圣地都成为了扎根的土壤,汲取他们的养分,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就如同不灭天功脱胎吞天魔功,此传承在垂垂老矣的圣地新生,蜕变出神胎!”

    叶凡震惊了,这一切果然超出了他的想象!

    “我是一条可怜的鱼儿,这么多年来,一次次奋力跃起,每一次都以为摆脱了那条河流,跃空而上,扑向另一条属于我自己的生命河,可是每一次都被一只大手强行抓回,重新丢进另那条不变的水流,始终朝一个方向前进。”

    “如果可以选择,我只愿做太玄星峰的一个稚童,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华云飞怅然,脸上的神色充满了落寞,最后凄然一笑,说不出的让人揪心。

    琴音缭绕,无尽纯美的花朵绽放,洁白的花雨漫天飞舞,将他环绕,将他埋没,埋葬。

    他是如此的超尘脱俗,一片又一片光雨自他的身体飞起,他慢慢虚淡,逐渐磨灭,生命走向了终点。

    “生我养我的太玄星峰,我失败了,败给了命运,挣脱不开枷锁,可惜,我再也不能看你一眼了。父亲,母亲,师兄师弟们,我没有叛出太玄,云飞没有选择啊,愿太玄昌盛,护住所有弟子!我去了……”

    他遥望南域太玄,晶莹的泪水滑落,最后一片光雨消散,落入祖脉古洞内,华云飞就此彻底消失,消逝!(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