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九百二十章 帝战
    第九百二十章 帝战

    “这个地方有点邪,怎么这么大的雾?”大黑狗嘀咕。

    灰色的雾霭沉厚如墙,景物不清,五色祭坛在很远的前方,透过铅雾给人一种压抑感,这个地方死气沉沉,没有一株草木,尽是裸露的岩土。

    他们一起向前走,在这空旷之地只有脚步声,像是来到了天地的尽头,缺少生气,不见生者。

    五色祭坛在望,岁月没有让它跨掉,透过雾气,隐隐约约,朦朦胧胧,可见它矗立在山体上,每一块五色石都是一页历史。

    “你们不要上前了,一会儿启动五色祭坛,会有很大的能量波动,以免伤到。”叶凡面对几人,带着一丝伤感。

    将要就此别离,这是人生一段难忘的印记,将跨越星域而去,相识相交一场,这一世可能都见不到了,相隔太遥远。

    相对于浩瀚的宇宙来说,人类真的太渺小了,穷千百世之力也只能冰冷枯寂的宇宙中前行一小段距离,以光年来累计,让人慨叹自身的微不足道。

    再见了,他们无言的挥手,到了这一刻还能说什么,这一走可能就是一生一世。

    齐罗、猴子、东方野他们一一上前,用力拍了拍叶凡与庞博的肩头,大黑狗则以另类的方式告别,张开大嘴狠咬了一口,疼的叶凡差点一巴掌抡下去。

    姬紫月落泪,静静的望着叶凡,为他整理了一下衣衫,带着笑,轻轻挥手,晶莹的泪滑落下莹白的脸颊。

    叶凡伸手,为她擦净脸上的泪水,而后转身,离别无需伤感多语,一切尽在不言中,他与庞博大步向雾霭深处走去。

    天地寂静,只有叶凡与庞博的脚步声,灰雾流动,五色祭坛越来越近,这一路上两人都很沉默,尤其是庞博在进入这片区域前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叶凡想到了神算子,在他的预言中并未见到有人与他一起上路,且在西漠时那位古佛也未曾提到,这让他始终不安,与庞博并肩而行,头顶万物母气鼎,手持打神鞭,避免在此地出现意外。

    五色祭坛到了!

    叶凡内心激动,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姬紫月他们,只见到了几道模糊的影在向他挥手,他亦挥别。

    然而,当他再次转身时一下子呆住了,庞博不见了,人间蒸发!

    “庞博!”

    叶凡大叫,脚踩行字诀,化成一道光在这个地方穿行,强大的神识放出,搜索他的踪影。

    踪影飘然,庞博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根本寻不到一缕气机,整个人活不人死不见尸,说不出的诡异。

    这违反了常理,叶凡的神识何其强大,一个人想要无声无息的离开根本不可能,除非他是圣人!

    在这一刻,他的冷汗流了下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庞博怎么不见了,怎么无声无息,像是融于灰色雾霭中了。

    “发生了什么?”齐罗、猴子等人听到叫声,全都冲了过来。

    姬紫月很紧张,以灵动的大眼看着他,其他人也都觉察到了不妙,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凭空消失,一个转身的瞬间而已!

    “不用担心,他很安全,并没有发生任何危险。”老瞎子道,取出一盏魂灯,火光炽盛,腾腾跳动。

    这是他们进来前,老瞎子要求每个人必须点上的,避免万一分散而发生意外都不知,此时终是派上了一点用场。

    “能否以此寻到他?”叶凡问道。

    “不能,只能知道他的状况还好,不能藉此寻找。”老瞎子道。

    他们都不能理解,庞博怎么突然消失了,依据魂灯来看他并没有危险,怎么会不见了呢?

    “我们来找找看,但千万不要单独一个人行动。”齐罗叮嘱,除却他外,另外几人都是两两在一起,向四外寻找。这个地方有点诡异,他们祭出了吞天魔罐、地狱镇魂塔、狼牙棒等。

    “庞博!”

    叶凡大叫,然而空空荡荡,这个地方很安静,除却灰雾外什么也没有。

    几人绕了一大圈,根本不能发现庞博的影子,不知他身在何方。

    “让我来卜上一卦。”老瞎子道,抬手洒下几块龟甲,排列出一种莫名的怪状。

    “在正东!”

    他们起身,快速追了下去,竟是远离此地,似是要冲出这片小世界。

    半刻钟后,老瞎子又一次占卜,依据卦象显示位置更远了,道:“他离开了这片祖庙,远行而去!”

    “为什么会这样?”几人都无法理解,庞博怎么无声无息的跑了,为何都没有与几人打声招呼?

    “你们为我护法,我来占一次大卦!”老瞎子道。他取出一把莹白如玉的龟甲,每一片都是上年头的古物,被打磨的晶莹透亮,“哗啦”一声响,洒落一地,老瞎子皱眉良久才道:“他已经在数百万里意外了。”

    几人张口结舌,这明显是横渡星空而去了,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快!

    “不对,是数以千万里外了,应该是朝着东荒而去了。”老瞎子道。

    “这么远,庞博他疯了吗,这是在做什么?”黑皇呲牙。

    “我就不信邪了,看一看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古怪!”叶凡回头,向远处的那片雾霭走去,要重新进入。

    “你们注意到没有,庞博刚才一直很沉默,是不是那时觉察到了什么,可是为何没有对我们说。”姬紫月很细心。

    几人都是一凛,确实如此,刚才庞博很沉闷,一句话都没有说。

    叶凡大步冲进雾霭中,再次回到五色祭坛前,突然一惊,他感应到了几缕强大的气息,快速向他轰杀而来。

    “砰!”

    古族人出现了,他们对五色祭坛也格外看重,相传在遥远的太古年间,他们都是自域外来的,也要来此抢夺。

    “噗”

    叶凡眸子很冷,一拳轰出,将一道身影当场打了个血雨纷飞,一位教主级人物当场身死。

    “拦住他!”几***喝,他们正在尝试收走五色祭坛,如果叶凡他们再晚来一步,这座祭坛就被搬走了。

    “找死!”

    猴子、东方野等全都一起出手,尤其是齐罗出手时,连斩道的王在此都只得饮恨,几声惨叫过后,这几人全死。

    叶凡腾身而上,旁边突然出现了恐怖的波动,两大杀手神朝的大成王者再现,拎圣兵斩杀。

    “轰”

    叶凡震鼎,头上的万物母气垂落,九色火焰如瀚海一样澎湃了出去,烧的半边天空都塌陷了,出现一片黑洞。

    然而,也正是这一场大火将很多人都引了过来,人们自然知道五色祭坛的重要性,不少人冲来争夺。

    “锵”

    齐罗出手,追杀那名大成王者,杀气弥漫,灰色雾霭沸腾。

    “什么,祭坛是残缺的!”

    叶凡大吃一惊,当登场五色祭坛后他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此坛依山而建,在下方看不出什么,上来后发现只是一角而已。

    祭坛的主体像是被人生生截取走了,且根本不是近年发生的事,看那古老的痕迹,当是发生在上古时代。

    两道身影从天而降,火麟儿蓝发秀丽,明眸皓齿,笑容很甜,同其兄长火麒子一同落在祭坛上。

    “叶兄怎样,我的话语没有错吧,我族一位老祖王临坐化前见到我们并肩站在五色祭坛上作战,果然成真了。且,祭坛应该很快会完整无缺,被修补好。”火麟儿浅笑。

    “轰”

    四方,出现大量的高手,身份不明,隐匿真容,莫不想收走祭坛,同时攻向祭坛上的三人。

    相对来说有大半杀光都攻向了叶凡,他可以推测出,有杀手神朝的老杀王,亦有古族的斩道强者,更有浑水摸鱼的人。

    叶凡大开杀戒,异象展出,一尊仙王脚踏见九重天出现,手持一株青莲,用力一挥,数十具身体折断,鲜血大抔大抔的洒落,染红了祭坛。

    “杀!”

    喊杀震天,这里也成为了主战场,没有人争夺也就罢了,一旦开战,各方就会拼命,大量的高手冲来。

    “真当我们的圣兵与帝兵是吃素的?”祭坛下,东方野等人冷笑,地狱镇镇魂塔与狼牙大棒并起,顿时尸骨成片,一击就会有无数的人成为劫灰。

    “轰”

    突然,极道帝兵威势再现,一口恐怖的黑金大鼎在远处沉浮,鼎口中飞来一条大龙!

    “铿!”

    吞天魔罐鸣颤,自主飞起,罐盖打开,罐口深若无底洞,一下子将黑色的大龙吞了进去。

    姬紫月腾空而起,降落在五色祭坛上,与叶凡并肩而立,一起对抗诸多敌手。

    “紫月妹妹,不用担心。”火麟儿轻笑,也杀了过来,祭坛上死尸成片,鲜血飞溅。

    齐罗、段德、大黑狗亦飞起,降落在此,有吞天魔罐守护,这个地方再无人敢靠近,全都如潮水一般倒退。

    “轰”

    唯有龙纹黑金鼎所向披靡,依然在攻击,鼎口内仙光冲天,它在复苏,腾起骇人的威势,如一片星域在崩溃,天宇像是要毁掉了。

    吞天魔罐沉浮,瑞霞喷薄,不光是乌光,像是破茧化蝶,要冲出一尊活着的大帝来,内部有九色神光吞吐不定,挡住了黑金鼎。

    “轰隆隆”

    突然,如海啸一样的声音发出,九杆赤旗从天而降,带着毁灭天地的气息,要将整做祭坛抹平,化成齑粉。

    “这是……不死天皇一脉的东西!”叶凡悚然,他曾得到过八十一杆大旗,与此类似,有相近的气机。

    “天皇子,你想以禁器连我们一起镇杀吗?”一直很沉默的火麒子露出森然杀机,冷冷的凝望远空。

    “这是超凡的禁器,威力绝伦!”段德一个激灵,快速以吞天魔罐护住几人,暂不与龙纹黑金鼎对峙了。

    “轰”

    禁器虽然只能用几次而已,但威力奇大无匹,更何况是不死天皇一脉的东西,超级恐怖,若非有帝兵在,其他什么都挡不住。

    毫无悬念,九杆大旗被吞天魔罐粉碎了,化成一片赤霞消散在天地中。但是,龙纹黑金鼎的威势却更胜了,利用这个机会,鼎口内化成出一个仙胎,俯冲而来。

    “坏了!”段德大叫,这是极道复苏,以有准备的一击杀来,必然可怕无边。

    “无妨,吞天魔罐冠古绝今,不用复苏,自己就能战!”齐罗很沉的住气。

    果然,吞天魔罐内发出一声叹息,仙光无穷无量,如滔滔大河冲天而上,一下子挡住了那具仙胎的身影。

    “轰”

    像是瀚海决堤了,另一个方向传来极道威压,一道恐怖的光束罩向龙纹黑金鼎那里,一枚古镜在沉浮。

    “哥哥……”姬紫月呼唤。

    神王姬皓月出现,他自始至终都在关注自己的妹妹,即便是代表家族争夺中心古阙中的仙珍时亦不曾放松警惕。

    此时,他终于出手,碧海汹涌,一轮明月当空,那是他的异象,虚空古镜悬在其头顶上方,发出一道恐怖的光,射向龙纹黑金鼎!

    他黑发浓密,战意惊天,一代神王之姿尽显无疑,睥睨四方。

    到了而今,姬皓月的未来许多人都可以预料,前途无量,神体必会在东荒大放异彩,谱写出自己的神话。

    这是极道仙威,虚空大帝留下的古镜威力逆天,那样的光束摧枯拉朽,足以毁掉一个大教,血肉之躯根本不可挡,除非大帝复生!

    龙纹黑金鼎鸣颤,龙吟清冽,其音上动九天下震九幽,快速震出万缕仙光,挡住了毁灭天地的一击。

    “砰”

    这个小世界一下子就崩溃了大半,天穹覆灭,与外界相连在了一起,且恐怖的虚空深渊以惊人的速度扩散向远方。

    所有人都骇然,这是灭世之威,若是继续下去,不仅此地会毁,就是中州都将危矣。

    “当”

    吞天魔罐一颤,悬在叶凡头顶上方,他龙行虎步,在虚空中踏步,向前逼去,震出一缕缕仙威,同姬皓月一样镇压黑金鼎。

    “完了,中州有大难了,帝兵复苏,一下子就是三件,这是帝战,动辄会毁掉这片大陆!”许多教主都颤栗了。

    这一切太突然了,不久前人们还在克制,而今却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龙纹黑金鼎、虚空镜、吞天魔罐真要硬击,随便一件就可以打沉数以百万里!(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