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九百二十四章 李小曼凋落
    第九百二十四章 李小曼凋落

    六道轮回拳!

    这是记载于成仙路上的不世拳法,繁奥莫测,有夺天地造化之妙,为惊世秘术,自古至今没有几人练成。

    叶凡演化此法,在这失去道行、不能施展法力的荒古禁地中,他的一对金色拳头竟有一缕缕仙光发出。

    “我言即法,我身即道!”叶凡在这一刻,有一种明悟,内心空灵,双手不由自主划动,与那深渊共鸣。

    “轰”

    他一拳打出,天崩地裂,纯粹的肉身力量可以压的斩道王者低头,让他们的法力与道行都无用,有惊天动地、斩鬼镇神之威。

    “啪”

    李小曼有青铜佛像守护,依然受了伤,这一次迎击时,她的口中溢出一缕鲜血,整个人踉跄后退,胸口剧烈起伏。

    “说庞博是大恶,我看你自己才是大鳄吧!”叶凡高喝,站在五色祭坛上,没有法力,也无道行,但却如一尊战神一样神威凛然。

    “你不相信我就算了,反正我已经告诉了你。”李小曼擦去嘴角的鲜血。

    叶凡大笑,道:“一个数次要杀我,另一个与我出生入死,同甘共苦,你说让我如何信你,想要离间我与庞博,你的手段未免差了点!”

    “轰”

    李小曼出手,宛若羽化飞仙,通体有成片的光雨飞起,整个人仙气迷蒙,她凌空飞度,纤手驭龙,割裂天地,想掀开叶凡的天灵盖。

    叶凡对抗,一双金色的拳头触物即杀,可将一切有形之体化成齑粉,打的天道和鸣,没有道行,也能震塌天穹。

    铿锵之音不绝于耳,像是如神帝打铁,又如仙界炼兵的声音传到了下界,叶凡与李小曼大战,与那青铜佛像碰撞,火星四溅。

    “你相信庞博,那么我问你,当年九龙拉棺在泰山启航,他是怎样出现的?”李小曼喝问,青丝飞舞,眸绽彩芒。

    叶凡心中一凛,当年前往泰山时,庞博并不在场,众人坠落进棺中后一段时间才发现他,当时惊吓住了不少人,不过当时庞博解释过了,谁也没有怀疑。

    “他是多出来的一个人,究竟是什么东西,你自己想吧!”李小曼道。

    叶凡脊背有点发凉,当年确有一些疑点,可是与庞博相处时知根知底,谈及往事根本没有一点破绽,不可能是假的才对。

    他这一走神被李小曼抓住了机会,青铜佛像祭出,若非浑身龟裂,可以直接将大成的王者镇死。

    幸亏它朽坏了,即便这样也差点让叶凡吃一个大亏,拳头大的青铜雕像脑后升起一轮佛光,如宝轮一样震的叶凡骨头嘎嘣嘎嘣脆响,差点断裂,口中喷出一口血。

    他快速收心,眼下不是多想的时候,前方的大敌很不一般,可能与那条大鳄有关,稍有不慎多半会吃大亏。

    “你早已不是李小曼,凭你的手段,根本不用这样离间,想对付我尽管拿出真本事来吧!”叶凡认真细想后,认为庞博不可能是大恶,对方应是在故意乱他心神。

    “今天你走不了,到了今日该将你收掉了!”李小曼眼眸中金光炽盛,似有两尊神祇盘坐,道行越发的深了,释迦牟尼的佛像光华普照,将虚空都切裂了。

    “你口口声声污蔑庞博,可知自己又做了什么?今天我镇压了你!”叶凡大喝,出手更加狂霸,几乎要撼碎九天,杀机毕露。

    “叶凡你没有机会,你的末日到了。”李小曼的眸子也冰冷无比,像是两口寒潭一样瘆人。

    两***战,剧烈无比,在这个地方叶凡的六道轮回拳很特别,不时划出仙纹,让深渊都为之轰鸣不已。

    难道说,成仙路不是一种境界,而是有一条真实的古路,在这荒古深渊下?这个猜测让叶凡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如果所想正确,那么荒古禁地下的道路真是了不得!而从此也能推测出当年天璇一脉举全教之力攻打此地的奥秘了。

    此时不能走神,叶凡快速收起思绪,投入到这场大战中,六道轮回拳一出,粉碎天地!

    “轰”

    叶凡神勇无敌,中正平和的一拳击出,九座圣山都在摇动,可想而知纯肉身之力多么的恐怖!

    李小曼向后撤步,不敢硬碰那对金色的拳头,以纤纤玉手击其手腕,截取其脉络,要断其筋骨,出手刁钻而狠辣。

    在她的头顶上方,那个青铜佛像垂下九道瀑布一样的佛光,代表了一种圆满,加持在她的身上,让其拥有一种诡异的力量。

    而叶凡的金色拳头绚烂夺目,可以说拳力盖世!他轻轻一震,向回一收,如两柄雷神锤一样敲落,迎向李小曼的指骨。

    震耳的声音发出,李小曼快速倒退了出去,雪白如玉的双手在痉挛,指缝间有鲜血淌出,未能截断叶凡筋骨,反倒是伤到了自己。

    宏大的佛号响起,其头顶上方的青铜小佛发光,化成了兵器轰杀向叶凡的额骨,宛如准帝释迦牟尼降临!

    青铜像尽管朽坏了,但毕竟是准帝所炼,磅礴能量波动奇大,将叶凡震的倒翻了出去,坠落下五色祭坛。

    “不!”

    中州这一边,许多人惊叫,姬紫月、黑皇等人目眦欲裂,这个结果太残酷了。

    “无妨,差一点掉下去,他抓住了五色祭坛的边沿。”齐罗沉声道。

    果然,一只手抓住祭坛一角,用力一扒,他整个人冲天而上,落在祭坛内,重新面对李小曼。

    “喀嚓”

    拳头大的青铜佛乃是禁器,使用次数有限,方才发出这样惊世一击,尤其是在这处禁地,顿时损毁了一些,身上的裂痕加深很多,即将破碎。

    叶凡什么也没有说,跃上祭坛后开始大杀,六道轮回拳被他演化到了极致境界,仙纹密布,出现在他的身前,通体像是镶嵌上了一道神环。

    神勇,无敌!

    叶凡上来就是六拳,打的李小曼大口吐血,染红了雪衣,几乎是横飞出去的,可以清晰的听到其骨头断裂的声音。

    “啊……”

    李小曼一声长啸,眉心中光华大盛,一个金色的身影迈步走出,快速放大,这是一条金色的神鳄!

    “鳄祖的神胎,果然躲在你的仙台内!”叶凡的眸光一下子就冷了。

    “到了现在,我看何人能救你!”金色的神胎与李小曼的肉身合一,整个人散发出一道道仙辉。

    神胎,那是一道元神之光,可以成长为一个全新的自我,为妖族早已失传也不知多少万年的无上法门铸成。

    “可惜,你不过是一个初成的妖胎而已,还远未成长起来,今日我收了你!”叶凡不惧,但是心中却是一涩,他早有预感,李小曼可能发生意外了,而今看来成真。

    “啊……”

    两人全都大吼,激烈大战,拳脚碰撞,掌腿劈动,罡风猎猎,铿锵震耳,生死搏杀!

    此时,有不少生有神翅的古族降临祭坛,而后向对面的圣山飞去,不敢介入这场大战中,只想采摘到九妙神药,但还是被卷了进来,被两人震成碎块,鲜血淋淋。

    “李小曼,你到底还在不在?”叶凡喝问道。

    “自然在,有时她是我,有时我是她,并存而立。她借助我的力量,我观摩她心中的另一个世界,这种慧光抵得上悟道一千年!”

    “鳄祖,李小曼!”叶凡大吼,他心中难以说清什么滋味,眼前唯有一战,发誓要杀灭那条金色的神鳄。

    “我已经探清,深渊下有一条成仙路,不若我将你打下去,助你成仙吧!”李小曼轻喝,嘴角的带着一丝无情的冷笑。

    “轰”

    她催动那尊青铜像,毫无疑问这是从荧惑古星带来的,原本为释迦牟尼镇压十八层地狱的神物,而今反倒成了其兵器。

    青铜佛像宛若有了生命,有镇压十八层地狱之无上神威,叶凡当即倒翻了出去,自动躲在五色祭坛下,双手抓着其底部从另一个方位翻了上来。

    准帝禁器!

    它一旦真正发威,谁都无法撄锋,即便是在此地被荒的力量压制,也几乎不可力敌。

    突然,李小曼一个趔趄,手中的青铜像差点坠落在地上,佛光在消退,且在其上多了一片裂痕,将要自毁。

    叶凡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冲了过去,精气神合一,像是陷入了悟道境,演化六道轮回拳,整片天地大道发出海啸一样的轰鸣声。

    “噗”

    李小曼大口咳血,浑身骨头断裂多处,倒飞了出去,差一点就坠落下五色祭坛。

    最终,她止住了脚步,吐出一口先天精气,那是鳄祖神胎的本命精华,阻止了青铜像毁掉,让其保存了下来。

    一声大道和鸣,金身罗汉、神光缭绕的菩萨、还有上古的佛,一尊又一尊将李小曼围住,全都是自青铜像闪烁出的。

    她将进行最后一击,而这一次释迦牟尼的禁器显然也会走向生命的终点,不可能在长存世间了。

    准帝禁器即便碎成渣子也是神器,更何况还没有毁掉,鳄祖神胎祭出,不惜将其毁掉,可想而知那种威力!

    叶凡心中无底,但却无惧,轮动金色的拳头,准备避过青铜像的锋芒,寻机杀向前去。

    “轰!”

    准帝禁器发威,席卷天地,自己在碎裂,燃烧了起来,恐怖到了极点,三千金身罗汉、菩萨、古佛等一起诵经,向前镇压而来。

    这种威势,几乎无人可挡!

    “不!”中州这一边,猴子、黑皇等***叫,连齐罗都变了颜色,这是绝杀!

    “轰隆”

    突然,诡异的事发生了,李小曼的手突然一哆嗦,青铜像坠落进荒古深渊内,滔天威势消失不见。

    “这……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不解。

    叶凡收拳不住,努力转向,没有击在其胸腹处,但却将她的右臂粉碎成一团血雾,溅了他一身的血。

    “李小曼!”他不解。

    “做一个凡人真的很好,可惜时光不能逆转,永远也回不到从前了。”李小曼眼眸中有一丝水雾,站在那里怔怔出神。

    “李小曼你怎么了,而今是否才是真正的你?”叶凡喝问。

    “你猜呢?”李小曼笑了,脸上挂着两行晶莹的泪,断臂处的鲜血不断淌落,根本止不住。

    “有时是你,有时是鳄祖神胎……”叶凡怔怔的看着她。

    “随你怎么想吧。”李小曼亦笑亦哭,眼眸中有金光闪烁,杀机一会儿出现一会儿消退。

    “轰”

    恐怖杀机出现,李小曼浑身金光炽盛。叶凡举拳,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然而,在这一刻,李小曼却做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动作,她纵身跳进了荒古深渊。

    最后的回首,眼眸中倒映出叶凡的身影,带着灿烂的笑,也有一抹哀怨,泪水滑落,她如烟花绽放,留下一道永恒的光,而后消失在了黑暗中。

    求***,李小曼凋落下去了,我们的***不需要盘整呀,呼唤兄弟姐妹,请求保底***支援。

    。

    。

    。(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