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九百四十二章 类神
    叶凡痛快的答应了,约好了两日后相见的地点,想看一看所谓的上师到底是何许人也,是否真能显化神迹。

    B市历史悠久,城内夹着一些古迹,却也不乏现代活力,为中国最大的城市之一,二十几年过去,更为繁华了。

    叶凡徒步而行街上人来人往……,流不息,远行这么多年,再次走在这种地方,他恍若隔世。

    虽然回来有些天了,但他一直沉浸在自巳的世界中,不能自拔,还从来没有认真去体味城市的喧嚣。

    不得不说,B市发展的很快,一座座高楼大厦鳞次栉比,这条很有名的步行街更宽了,各种品牌专卖店成片相连,人流络绎不绝,摩肩接傅。

    忽然,叶凡看到了一幅海报,上面是一个精美的羊脂玉净瓶,散发出神秘的光环,真如神器一样,瑰丽到极点。化神色一怔,这是修士的器物,仔细看后,他不禁哑然,这不是他捏成十几块后委托拍卖的法器吗?

    他仔细观察才发现,这是嘉德拍卖行做的宣传,该行为了利益最大化,着实花费了一些心思。

    他们组合了玉净瓶,可叶凡不允许整体拍卖,而只能一块一块的拍出,这种玉质没话说,是绝品美玉。

    每一块都很昂贵,可拍出去两块后,他们却很不甘,做出了这样的宣传,告知人们,若是集全,可以重组成一个玉净宝瓶!

    不得不说,效果极佳,这几日在B市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快速蔓延向各地,而今都被炒疯了,到处都是海报。

    这些日子以来,随着第三枚羊脂玉块以及第四枚羊脂玉块拍出,整片收藏界都沸腾了,这是稀世之宝。

    天价!

    每一块玉都被拍到了天价成交金额高的吓人,各大媒体都在报道所有门户网站都在竞相爆料了

    这确实是稀世羊脂玉,因为叶凡昔日炼器时,精心提炼过,没有一丝瑕疵,单以审美来看,确实是不可多得的精品。

    可被拍到这么高的天价,这并不是主要原因,一切都是炒作的力量。而今这个神秘的羊脂玉净瓶,价格已媲美国宝级文物了。

    嘉德拍卖行手段很高充分利用人们的心理,让真正的富豪体会到一片一片集全的刺激与成就感,令它比之无损时价格更高。

    同时,他们展出了各种资料图,什么佛家的石剩像,古籍中的还真图,来阑述此瓶与传说中的观音玉净瓶一模一样。

    这种解说无疑很吸引人,虽知不可能为真却也让人倍感祥和,若是摆上这样一尊宝瓶,会有一种莫名的慰藉。”

    说不定真是观音菩萨遗落人间的宝瓶,你们谁见过这样无暇的美玉,这么一大块,连一丝在杂质都没有可以说是个奇迹。”

    连一般的百姓都议论了起乘,可想而知,嘉德拍卖行的炒作有多么的成功。

    而这种热议更是因为印度来的几位上师而攀上了高点,几名老僧进入拍卖行见到碎瓶后全都变色,激动的口诵释迦牟尼佛。

    这个画面被人拍了下来,放到了网上自然引起一片沸腾,有人认出,其中一个老僧是印度的一位上师。

    而今佛教虽然在印度式微,信仰者不足人口的百分之一,但毕竟还有一定的基数。

    观音遗落在人间的宝瓶,新的炒作话题出炉羊脂玉净瓶的碎片价格又是一路攀升!

    叶凡怔怔无言,他的本意并非如此不然也不会捏碎了,不曾想发展到了这一地步,只得摇了摇头。

    两日后,叶凡在一个古色古香的茶庄见到了四位上师,另有一众陪同者。

    初次见面,叶凡有点发呆,因为他发现一位印度上师正在熟练的用手机与人通话,很难与修行者联系起来了

    翻译解说,上师遇上了非同一般的大事,正在催促印度那边汇来大笔的钱,他们要去竞拍一个玉净瓶。

    叶凡一阵石化,自己弄出来的东西都国际化了,可真是始料不及。稍微一试探,他就看出了,四位上师勉强算修行者,已开了苦海,其中只有一人踏入了命泉境界。

    他摇了摇头,都已经这今年纪了,这几人这辈子都不可能突破人体第一秘境轮海了。

    对此,他并没有鄙薄,相反还算敬重,因为在这末法时代,能走上修行路真的很不容易,有这样的成就很惊人了。

    如果是在北斗星域,这几人恐怕真的会有一番大成就,是名副其实的“上师……”受世人尊敬。

    “几位上师,为何对那枚玉净瓶感兴趣?”叶凡随意的问道。

    被,那是一件法器,虽然已破损,法已不在,但依然让我等向往。”一个老僧答道,有人在旁翻译。

    叶几点头,这几人虽然道行不足,但见识还是有的,认出是法器,看来那个玉净瓶可能会因此而惹出一些风波也说不定。

    几位老僧都已百岁开外,尤其是那名踏入命泉境界的上师,更是高达一百二十岁了,但都精神丝锞,在凡人中自然是异类。

    几人很谦逊,是名副其实的出家人,并不谈什么神涌法力,多论佛经,所谓的神迹等那名翻译说出来的。

    他说在印度时曾见到一位上师单手将大象的一只脚抵住,救下了一个孩童。且看到过一位老僧盘坐在虚空中,一动不动,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瞬。此外还曾见到一个老僧口鼻溢出的白光穿透了钢板。

    叶凡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末法时代,对于修士来说是一种悲哀,这几人可谓是千万人中才能出现的几名苦行者,完全是凭大毅力才走到这一步的。

    他一声轻叹,看来想在地球上寻到一个真正的修士真的太难了。

    不多时,几个老僧直接说到了那几个梵文古字,表情严肃而认真,还带着一种虔诚。

    那个古梵文权威也来了,竟然是一位上师的弟子,在古文领域里名气极大,但在几位上师面前却恭恭敬敬。

    几位上师认证请教,询问叶凡从那里得来的梵文古字,这对于他们来说意义重大。

    “你们认识这几个字,到底是何意思?”叶凡问道。

    上师不语,牢记出家人不打诳语,不想欺骗叶凡,但却又觉得事关重大,不敢多说。

    最终,一位上师请一干随同者出去,只留下那名古语言权威,他亦精通中文,可做翻译。

    被‘我的老师说,它们真正的意思是,可以打开通向灵山的路。”

    “上古诸天菩萨与古佛所居的灵山?”叶凡眼露精光。

    “是的。”几位老僧点头。

    “你们相信有这种地方吗?”叶凡认真的问道。

    “有,就在西部大地间,只不过最后的菩萨与古佛圆寂后,那个地方打不开了。”一位上师开口,说这是历代高僧口口相传的秘辛。

    “是佛教的原始道场吗,看来真可能有一个神秘的地方,浩瀚不弱于须弥山……我上次在藏区感应到了。”叶凡心中自语。

    几位老僧苦求,想一观铭刻古字的圣物工

    叶凡一叹,就是取出小石佛来,他们也没有那么强大的神识探进去观察,连他都是费了一番力气才深入佛体内的。

    他没回立刻答应,而是问了一些问题,他想知道而今的地球上是否有一些修行古教,然而几位上师都迷惑,摇了摇头,并不知晓。

    “你们没有接触过类似的人吗,就是那种有道行、在凡人眼中类神的存在。”叶凡不死心。

    他们立刻点头,称这样的人是有,那位达到命泉境界的上师称,他的师傅也许知道一些,因为本身就近乎是那样的人。

    据他讲,那位老僧已活了一百九十多岁了,道行比他高出很多,一生见证过很多玄秘。

    “我师说,西方有佛,中土出魔。”

    叶凡闻听,顿时笑了,问他难道是在说中土的道教为魔吗?

    几位上师慌忙合什,连连摇头称不敢,他们对道教没有成见,所说是真正的魔,不过却都没见过。

    他们早已意识到,叶凡并非常人,不然也不可能对其说这么多,吐出了很多的秘密。”

    我师在二战期间,一路苦行,来到过中国,没有发现魔,却真的见到了一个妖神。”

    一个一百九十多岁的老僧,年岁大的吓人,横跨三个世纪,自是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

    不过,这位苦修士并未与那中土妖神产生交集,远远避开了,只是见到了滔天的妖神血气。”

    还记得在什么地方见到的吗?”叶凡问道。

    “这需要去请教我师。”

    说起异人以及类神的存在,另一位老僧说了一段往事,是他亲身经历过的,他年轻时苦修,曾在印度一片原始雨林中见到过一个披头散发的怪人,御空而行,消失在大山中。

    “我的师叔祖,说耶路撒冷哼真正的大神通者。”

    另一位上师开口,他的师叔祖活到二百三十岁才坐化,生前曾只身前往西方,遇到过了类神的存在。

    叶凡心中一动,耶路撒冷乃是西方的圣城,拥有无尽的传说,是古代宗教的活动中心,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每年都有无数人去那里朝圣,而今可能还真存有什么,日后值得走上一遭。

    几位老僧又一次苦求,想见识一下铭刻有梵文的那件圣物。

    叶凡凭空将小石佛取了出来,顿时让几位上师大吃一惊,他们更加确信,这今年轻人多半是类神者。

    无论他们怎样努力,都无法见识到小石佛内部之奥,最后叶凡取出一块石板,以指代刀,在上面划刻,写出那几个古字,同时烙印上了道痕。

    叶凡将石板递了过去,道:“将它带回印度,给你的师傅看,让他来一趟,或者请出几个有道行的真正上人,可来中土龘共议小石佛。”

    几位上人不敢怠慢,半重收起石板,深深施了一礼,就此告辞。

    同一时间,嘉德拍卖行内,一位妖异的年轻人盯着羊脂玉宝瓶碎片,目露异色,而后一阵冷笑连连。(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