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九百四十六章 灵山干枯
    第九百四十六章 灵山干枯

    路尽见释迦!

    这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连悠,相隔数十上百里传来,振聋发聩,让人如受洗礼,醍醐灌顶,明净自身一切。

    深山古刹钟,菩提树下佛,这一切宛若梦境,此地无一尘埃,释迦牟尼一动不动,言不出法却传大千世界。

    “你们来晚了,灵山已闭,除非海枯,才可再现世上。”一阵波动传来,菩提树下那尊闭眸的身影轻语,像是在与他们跨越时空对话。

    “佛祖!”悉摩提等山呼,不住的叩首,他们听到了真佛在对他们交谈,激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为什么晚了,我们手持开启灵山古路的圣物而来。”叶凡站在菩提树不远处请教。

    “灵山已枯,难现尘世,虽有圣物,却无密语,打不开路。”释迦不动,宛如盘坐在上古,又如在未来讲道,溢出一缕缕大道圣波,形成一个神轮,让他看起来超绝凡俗。

    叶凡惊疑不定,这真是释迦牟尼吗,他不是已横渡天宇,进入星空深处了吗,怎么可能在此见到。

    当年,他曾在紫山内见到过无始大帝的背影,初时也以为真,而后发现那不过是许多万年前烙印下的影子。

    难道眼见所见也是如此吗?可是为何能与他们对话,且与天地大道交融,有镇压万古诸天的不世气息在流淌。

    “灵山路尽,回头是岸。”菩提古树下,这个超凡脱俗的中年男子轻语,双眸依然紧闭,神色祥和宁静,每一朵落花都莹灿,凝聚大道神韵。

    悉摩提等人领法旨倒退,而叶凡却没有动,因为这个时候他见到苍翠的菩提古树在石化,连树下的男子也成为了雕像。

    落花坠下,落地为石花,生命波动消失,所见都成为了石塑,与刚才大不一样,这是佛法的力量。

    叶凡释然,释迦牟尼沿着星空古路走了下去,他不可能还在地球了,这一切都是昔日大法力所化。

    且,若真是一位准帝,他们不见得能临近其肉身这么近,大道交融,万物相合,所见不过是昔日之法,而非今日之身。

    “这是……”来自印度的几位老僧都颤抖。

    他们想到了一则传说,佛有十大弟子,在其真身离去前,十人曾共同出手,塑出释迦牟尼佛身,立于灵山路上。

    这当是佛的十大弟子所为,此释迦化身可显其部分神通,方才所见也不算为虚,由此也可以推断,灵山近了,就在前方不远处。

    可是,悉摩提等人却都驻足,再也不肯前进一步,他们谨遵释迦牟尼法旨,不敢违背。

    “灵山在望,你们不是想进去吗,就算不见得能成功,为何不到近前去观上一观?”叶凡出言。

    “罪过。”几位上师都双手合什,同时劝叶凡不要再走了,就此回头。

    叶凡没有理会,绕过石化的菩提与释迦摩尼,继续向前行走,几个老僧发怔,全都立在当场呆呆的看着。

    古路蜿蜒,又前行了几里,终于是彻底断掉了,前方若隐若无间,一片浩大的山体坐落天地尽头。

    那里没有什么生气,有的只是一股汪洋般的佛性波动,满山无生机,连一只瑞兽与祥禽都不可见。

    叶凡睁开天目,可是却发现依然模糊,浩大的灵山无法清晰入目,只知满山幽宁,古刹寂静。

    明明已经就在眼前,相距不过数十里,怎么说灵山已闭?他想了想大步向前,即便没有路也想前行,自己辟道。

    然而,当他迈出第一步的刹那,就立刻见混沌汹涌,灵山越发的飘渺了,像是听到了上古诸佛在诵经的声音。

    叶凡不停步,继续前行,但是有佛门狮子吼传来,像是一尊罗汉在念咒文,手持降魔杵向他压来,是佛光所化。

    他一声轻叱,撑开黄金圣域,万法不能近身,“轰隆”一声大响,震的苍天像是崩坏了,降魔杵倒飞,他大步向前。

    远处,悉摩提等人看的目瞪口呆,这是要与诸天菩萨对抗、强闯灵山吗?!

    “轰”

    就在这一刻,前方狂暴了,混沌暴动,灵山巍峨,像是要压落过来,让人窒息。

    “唵!”

    叶凡一声大喝,道出了佛门真言,此时他遭受到了极大的威压,纵然为圣体也有一种将粉身碎骨的感觉。

    这是灵山的威压,这是浩瀚佛力的波动,是昔年也不知道多少生灵共聚在此的念力,无人可抗。

    混沌雾气冲击,夜叉、阿修罗、乾达婆、迦楼罗等八部众浮现,亦是佛性神光化成,扑向叶凡,连唵字音都没有那么大效果了,只粉碎了部分。

    叶凡倒退,承受了莫大的威压,他相信换作另外一个人早已粉身碎骨而亡,连他的圣体都撑不住了。

    灵山,不愧为上古最出名的的原始道场,不可侵犯,不能临近。

    这个地方有惊世大阵守护,相隔数十上百里况且如此,若是真闯到近前去那绝对会有灭顶之灾。

    叶凡看了看手中的小石佛,一阵蹙眉,没有密语,光有这件圣物也进入不了,想里面一定留下了惊世的东西,不然不可能这样守护。

    他知道很难进去,但是想临近看一看灵山到底怎么了,为何会这样,一声长啸,体内的黄金圣血沸腾,如一条条大河,冲进每一条经脉,发出阵阵雷鸣,震的九天都在抖动,与大道和鸣。

    叶凡浑身发光,脚踩行字诀,撑开各种异象,径直杀了过去,终于是临近了一些,恍惚一瞥,悬崖上、佛台旁一个个老僧坐化,死一般的宁静。

    没有一草一木,所有都一切都是枯萎的,灵泉、水池都干涸见底,没有一点生机,像是自上古至今从未有人踏足过了。

    枯败的灵山!

    这就是真相,古刹耸立,庙宇成片,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位菩萨,没有一尊上古老佛,什么生灵都不可见。

    寂静无声,可以见到一件件佛宝,一宗宗大器,蒙尘在那里,就是没有活着的人,死一般的宁静。

    山之威,无穷无量,比之一颗真正的古星还恐怖,叶凡无法临近,被那浩瀚的波动震退,嘴角溢出一缕金色的血液。

    他没有勉强,倒退了回来,灵山干枯了,遭逢了大变,难怪闭山。

    不过,所见应该只是山门而已,灵山深处的一切都很暗淡,有一片菩提古树,落光了叶子,却有道痕出现,挡住了主体灵山。

    且,就在这个时候,成片的大山都模糊了,灵山主体更是消失。这种情景不可逆转,叶凡以法力加持手中的小石佛都无用。

    “轰”

    最后,一片浩瀚的波动冲来,他被震出十几里,一切都不见了。

    天穹湛蓝,像是一块蓝色的水晶,几朵白云飘过,让人觉得离天如此之近,像是跳跃起来就能触到,空气清新异常。

    叶凡发怔,他立身在藏区,那数以万丈高的大岳,那浩瀚莫测的灵山,那神秘的古路,都成为了烟云,皆不可再见。

    数里外,印度的一行僧人也都惊诧,不知为何突然间就来到了熟悉的天地中,古路消失了。

    叶凡横空来到他们的近前,而后扫视四方,***海拔很高,亦有大山,但绝不能与刚才那些相比。

    “到底隐在哪里,那条古路还有灵山都在藏区内吗?”这是他们所有人心中共同的疑问。

    叶凡让他们等在这里来,他化成一道闪电在天空飞行,放出强大的神识,扫过每一寸土地,认真寻找,可最终依然一无所获。

    最后,他飞出去上千里,降落在一片磅礴的山脉上,感受到了一种沧桑,却见不到一丝神异,这是横贯青藏的巍巍昆仑。

    叶凡一阵头大,灵山已够神秘了,不知隐在哪片区域,而昆仑肯定更非同一般,它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第一山,为万脉之祖,关于仙的传说都与它有关!

    不久后,叶凡回到了b市,另一行人则回到了印度,临分手前几位上师与他相约,回去会向他人请教灵山密语,无论有没有收获,都会再去拜访与请教他。

    叶凡刚一回来,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旧别墅外的草坪一片坑坑洼洼,像是遭过雷击,破坏的不成样子了。

    这栋老别墅都没什么变化,因为他刻了几个简单的法阵,纵然遭遇撞击也难损,它的四周一片狼藉,很显然有人在此动手。

    “小松!”

    叶凡吃了一惊,一闪身就进入了房中,可是冷冷凄凄,什么都没有。

    紫色的小东西去了哪里?他心中一下子就冷了,在四野搜索,放出强大的神识呼唤:“小松……”

    远处,一个垃圾桶旁边,一个脏兮兮的小家伙怯怯的探出了头,化成一道紫光向他扑来,一下子就挂了他的身上,身体在颤抖。

    “你……这是怎么了?”叶凡的心远不像他的话语那么平静,将它带回家中,放在沙发上。

    小松的腿受伤了,一瘸一拐的,受过惊吓。可是却故作轻松,为了让叶凡露出笑颜,在那里讨好的翻了个跟头,痛的一颤,可却在纯真的笑。

    叶凡见状一阵心疼,究竟是谁伤了紫色的小家伙,他心中生出杀意!

    这是一个轮回,我们突破一位,也要被人突破了,月中请大家看下有无第二张***出来,请投给遮天吧,不然快被爆了。求支援,求支持。

    。

    。(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