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九百五十一章 重临封禅地
    第九百五十一章 重临封禅地

    叶凡站在八岭山上,眺望四野,心中一叹,这不愧是中国古代的龙山,连上古的赤松子都埋于此地。

    八道山岭横亘,群龙腾舞,似要跃于九天上,雄伟幽奇,他最后看了一眼就此离去,不久回到了自己在b市的家中。

    父母逝去了,静下心来,他发现此生的追求不多了,静心凝思,修道成为了他唯一的目标。

    昔日,得道成仙不是他的路,埋首苦修不过是为了回来,横渡到星空的这一端,而今父母不在了,所有努力成空。

    叶凡开始思量何去何从,最终心静,成道是唯一的选择了,到了这个境地,此生再无其他追求。

    仙,古今无人能说清,不知有还是无。长生,亦很虚渺,至今都没有实证,上古的大帝都死了。而今,这却成为了他的追求。

    “今后,我将踏着古人的足迹,一路追寻下去,掘开上古秘,拓开今朝路,得道成仙是此生的终极目标。”

    他不是一个胸怀天下的圣人,也不想做一个凌驾众生上的枭雄,他只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没有什么净化天下的志向,也失去了野心。

    他只想走自己的路,追寻自己的目标,也许很虚渺,也许高不可攀,也许根本就不存在,但他只想一步一步走下去。

    这不是颓废,也不是自我放逐,而今只是在度己身,若是有人阻他前路,他可亦神亦魔,一切都在顺应此时的心。

    叶凡读南华、观阴符、阅文始、诵洞玄,当中并无修行之法,这些书籍流传于世,却让他看到了不一样的前人思绪。

    到了他这一步,即将斩道,一只脚已经迈了进去,所需不是具体法,而是一种境界上的启迪。

    这些道书,传于世间,凡人皆可阅,无细法,却有大方向,不失为道宝,也许这也是一种传承。

    叶凡静下心来研读,时有感触,体会到了博大精深,上古诸多修道真经已不可见,但其真义却在流传,蕴含在这些藉册中。

    而在这段时间,叶凡也开始了对小松的认真教导,没有提升其修为,甚至进行压制,让它每一步都走的很稳,道基坚实。

    紫色的小东西惧怕雷电,这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不然之前也不会吃大亏,差点被人杀死。

    叶凡为了让它克服这种惧意,对其非常严格,特意将它带到了一座孤岛上,亲身传教,以身试法。

    原本晴空万里,碧空无瑕,没有一丝云朵。可是下一刻钟,汪洋万重,骇浪滔天,乌云滚滚而来。

    叶凡引来了万丈雷电,以身证法,身入雷霆中,对抗这种可怕的劫难。

    他无需这样,真想引来电海,可以清空降霹雳,但是怕引起他人注意,惹出没有必要的麻烦,故此弄来了黑锅底一样的云层。

    “轰隆隆”

    电闪雷鸣,大雨滂沱,景象非常可怕,叶凡沐浴电光中,所有银蛇都交织在其身体上,小松在远处惊恐的看着。

    可是不久后它被叶凡捉进了雷海中,真身对抗乱舞的银蛇,这对于它来说是一种煎熬,恐惧大于肉身伤害。

    它一声声的哀鸣,不断的呼唤叶凡,不过这一次没有受到庇护,只能独自面对,这是一种可怕的心路历程。

    一次、两次……数十上百次!

    小松被劈的皮开肉绽,多次昏厥,心中惊恐,但每一次叶凡都只是平和的告诉它,这没有什么,叫它起来。

    饱受雷劫洗礼,它由恐惧到麻木,为了避免受伤,不得不开始抗衡,在电光中挣扎,以道行对抗。

    它慢慢转变,最后不再害怕,逐渐的镇定了下来,终于能坦然的面对雷劫了,完成了一次心路的蜕变。

    “我们这一脉最不惧的就是天劫,无需怕它,日后你总会遇上的,而每一次将是锤炼肉身的好机会。”

    叶凡以金色的圣血为它洗礼了一遍血肉与脏骨,让它的体质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至于道行与修为则一点也不相助。

    这一次磨练就此结束,小松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叶凡摸了摸它的头,将它带回了b市。

    而今,回到了这个世界,他自然不会忘记九龙拉棺的事,一切都是始于泰山,想要观个究竟,细看大大小小的五色祭坛。

    可是他听许琼说,当年这件事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也不知出动了多少军力,将泰山***,足足一年有余,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当时各方施压,国外许多机构要求进入泰山区,要跟着一起调查。且,据说穆斯林来了数十位老者,而罗马教皇更是亲自东来,带着一大批人。

    当年,虽然许多人宣称在泰山见到了九龙拉棺,可是后来并没有一则相关报道,就连素以言论自由著称的国外媒体也都未提一字。

    民间传的沸沸扬扬,而大小新闻电台媒体等却只字未提,完全是冷处理,时间一长也就没有人关注了。

    许琼是因为杨晓的关系,所以才知道的多一些,泰山挖出了很多东西,当时不知何故死了不少人。

    “那些东西都被国家收藏了起来,不过不足出土总量的二分之一。”

    杨晓当年还很年轻,刚毕业没几年,也只是接触到了边缘而已,二十几年前的事而今不可考了,被列为了***。

    据说,当年出动了大批的军队,在荷枪实弹严密***的情况下还是丢失了半数的文物,出土了很多东西,却遭了劫。

    “当年的事……真的很诡异。”连杨晓这种无神论者提及往事时也都一阵惊疑不定。

    他当时没有资格登上泰山,甚至连那里发生了什么都不知,他当年的导师是一位考古权威,倒是亲身经历了那一切。

    “我的老师说,当年所见光怪陆离,好像传说中的牛鬼蛇神都出现了。”

    可惜,那位老教授早已病逝多年了,真实的情况已不能亲自去向他求证与了解。

    老教授只提到了一件事,当时见到一个生有灰色的羽翼的人,从西方飞来,降落在泰山上,几乎无视军队的存在。

    那一次考古界损失惨重,当时出土了一批极其重要的东西,包括中心主祭台铭刻有神秘天书的基石都被洗劫了。

    若不是后来从道教某一祖庭请来了一个连走路都已困难的老道士坐镇,泰山出土的东西剩不下多少,能保住将近二分之一已是天幸。

    “这些东西于我有大用,将来必须都得追回来,看来我又有事情做了。”叶凡自语。

    他想询问那个老道士是谁,而今在哪里,杨晓摇头,对于这些他了解不多,只道那个老道人似乎当时就快死了,守完泰山不久就离世了。

    说到最后,他神色有些异样,道:“当年我的老师说,一些医疗科研机构曾试图延续那个老道士的性命,结果失败了,却意外检查出他……可能活了两多年了。”

    叶凡闻听神色顿时一震,两千岁的人……绝对是高手,说不定是道教史上有名的人物,一直活到了末法时代,让人震惊。

    而今,道教有几处祖庭,江西的龙虎山是一地,而b市的白云观也位列其中,在史上负有盛名。

    叶凡对白云观并不陌生,而今那里虽然还有道士,可却也成为了一处名胜景点,他不怎么相信还有修行的人。

    他有缩地成寸的神通,行字诀一展开,很快就来到了这座道教祖庭,刚一临近他就摇了摇头,地处繁华市区内,万丈红尘扑面,怎么可能还有修道者。

    他探出强大的神识,扫过每一寸土地,心中一怔,白云观下有丝丝缕缕的紫色龙气,与地脉相连。

    可惜,终究太过稀薄了,此地早已没有一个有道行的人,想来这一脉的人早已远去,空留凡徒与道观。

    昔年,这里曾为道教一处祖庭不是没有原因,b市为六朝古都,地下有龙脉,此地有地精滋养,可助修行。

    而今,天地干涸,灵气匮乏,一丝丝的地精还不足以抵挡那滚滚红尘气呢,谈什么修行,说什么修道,只能被遗弃。

    叶凡一路南下,徒步而行,寻幽访胜,出入名山大川间,他想了解而今修士的现状,可惜并未遇到。

    最后,他重登泰山,再次来到了这个地方,当年九龙拉棺就在此启航。

    山莫大于之,史莫古于之!

    泰山雄伟壮阔,在古时被视作太阳初生万物发育之地,可追溯到上古三皇五帝时期。

    叶凡登临绝巅,一览众山小,在这个地方他感慨无限,二十几年过去了,只有他一个人活着回来。

    他站在原来铜棺横陈的地方,默默感应,而后一招手自地下拘禁上来半块玉石,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国家挖掘的很彻底,什么都没有剩下。

    突然,他听到了一阵密语,若非修士有神感,根本听闻不到。

    远处,有几个气宇不凡的年轻人在议论,他们与常人有点不同,有些出尘离世的气质。

    “鳞族一脉竟出了一个天妖,在这末法时代不知其是幸还是哀,有些不可思议。”

    “也许该族真的能大兴,说不定会出一个可媲美上古教主般的人物,毕竟各教都有古宝以及丹药留下,花费心血培养,难保不会大放异彩。”

    叶凡认真聆听,心中一动,他终于是寻到了当今的教派,这几人来历不凡,都是道教中的主干大派弟子,属于上清派与灵宝殿这两系。

    “末法时代又怎么了,你们忘记了吗,二十几年前,就是这座山上,发生了数起大神通者的对决,这种人还是有的。”

    “对了,你们听闻了,不久前一个大神通者出现在了九江,将大夏龙雀那个支脉的人教训了一顿。”

    这些人是凭吊古迹来的,叶凡注意倾听,竟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了不少事。

    “遥想上古,泰山何其壮阔,可与昆仑的山峰并论,而今却全都变了。”

    “不说这些了,我等还是努力修行吧,修道者大会将要开始了,不能错过,据说可能会有大神通者降临,甚至有从昆仑走出来的人。”(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