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九百九十一章 信仰炼不朽身
    第九百九十一章 信仰炼不朽身

    神骑士败了,龙枪插在地上,他盘坐于地一动不动,生机在慢慢散尽。

    西方各教不能接受,这是无法承受之重,魔行西方,谁人可抗衡?

    “为什么会这样,他是我西土数以万年来的第一奇才,天资惊艳古今,连已逝圣贤都曾赞过,为什么会败?”

    人们无法接受,尤其是少数了解真相的人,更是不能承受,沐浴神明血的人肉身不坏,登峰造极,而今却浑身龟裂,性命将绝。

    叶凡站在场中,静静不动,盯着圣山上十字架下的教皇,或许这是他在西土的最后一位敌手了。

    突然,有神马踏长空而至,一群年轻人拥簇一个如骄阳一样浑身发光的金发少女从原始山林中冲出,所有人都骑在异兽上,唯有中间的少女骑在一匹宛如羊脂玉雕刻而成的独角兽上,散发圣辉。

    众多骑士来自各个不同的家族,是当世的一批年轻英杰,与梵蒂冈的圣女组成了一支队伍,踏在不同的方位,一起吟唱古老的咒语。

    这是西土一种最为神圣的祷告,这些年轻人都拥有最虔诚的信仰,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一枚银灿灿的圣十字架,他们在施展古老的禁忌法术。

    圣女身段修长,身着轻纱,肌肤如凝视美玉,绝美的脸上写满了神圣,长发金光闪烁,骑在独角兽上,如神的女儿一般。

    他们这些人合在一起,以最虔诚的心引动了整片西方的神圣信仰之力,铺天盖地,浩瀚如汪洋一样的念力在天穹上隆隆而动。

    这个景象骇人,神圣而浩大,天地将倾覆!

    不仅是张清扬、凰天女等人变色,就是叶凡也神色凝重,这是西土众生的念力,被他们牵动而来,浩瀚无垠,单凭一个人根本无法对抗!

    天穹被都压的沉坠了,那是一片银色的海洋,圣洁如月光,漫天的念力丝丝缕缕纠缠在一起,化成了生命的海洋。

    “轰!”

    梵蒂冈圣女一挥纤纤玉手,天空中顿时降下一道万丈雷霆,要以众生信念之力劈死叶凡。

    毫无疑问,这是最为纯粹与圣洁的力量,对于信仰梵蒂冈的人来说,沐浴在这种光辉中能百病尽去,万厄全消。

    然而,若是死敌,没有一点信仰,这将是最可怕的毒药,沾之必然熊熊燃烧,在神圣光辉中化成灰烬。

    就是为什么黑暗生物与梵蒂冈对抗,最终会被实施火刑,在永恒的圣光中化成劫尘的根本所在,没有信仰,这就是最致命的伤害。

    叶凡不可能具有梵蒂冈的信仰,教皇命圣女等最虔诚的信徒此时出手,无疑是可怕与致命的。

    铺天盖地的圣光洒落,像是有成千上万轮神月悬挂在他的头顶,这里成为了银河聚成的海洋,他彻底被包裹住了。

    “神不是万能的,我教是无所不能的。”教皇站在圣山上,他像是一座山岳般压迫人,眸子深处是成片的星海,宛若一尊天神在俯视众生。

    诸多教徒在唱圣歌,如同天籁之音,他们浑身沐浴祥和光辉,各个超尘脱俗,每一个都若天界的神使。

    圣女最为灵动,金色发丝如瀑,洁白的脸上写满了圣洁,蓝色的眸子像是宝石一样在闪烁,口诵咒语,引动纯净的念力海洋要炼化叶凡。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这是一种绝杀,启动梵蒂冈漫长岁月的积累,以念力海化掉中土的魔也许是唯一的办法了。

    叶凡的确承受住了一种天威,浩瀚的天穹全部压落在了他的身上,将他的骨头与血肉都要震断了。

    人力有穷尽时,他毕竟只是一个血肉之躯的人,而非一个从来没有被证实存在过的仙。

    这是天威!

    此际,他一个人在与整片西方道统的本源力对抗,承受的磨难常人难以想象,圣女等人引动来的念力无以伦比。

    “师傅!”张清扬惊叫,他以为见到了一角未来,立教不朽,没有想到却是这样一种情景。

    叶凡咬牙,这不仅是信仰的力量,更是梵蒂冈的毁灭圣光,竟然可以这么庞大与磅礴,超出了他的预料。

    一个凡人也许很弱小,在修道士眼里有若蝼蚁,若是成千上万,甚至上百万、上千万、过亿那就恐怖了,无尽念力加身,足以毁掉圣人。

    叶凡浑身黄金血液沸腾,通体绽放无量宝光,口诵古经,心中空明,他强忍着粉身碎骨之痛,极力对抗这天道圣威。

    他想向外冲,却如深陷泥沼,难以挣动,道经、西皇经、恒宇经等全部轰鸣,在他身体各个秘境发出合道音。

    “浩瀚如星海,可是却不能集中于一点,这样无法将我刺透与化掉。”

    叶凡平静了下来,身遭大劫,虽然众生念力化成圣光很致命,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依然没有将他化成尘埃。

    “如果将将这么浩瀚的念力集中起来,化成一把圣剑足以毁掉一位大圣,这样一丝丝一缕缕也许能将我磨灭掉,但却需要足够的时间!”

    叶凡冷静了下来,心中无惧,当成了一种历练,因为他想到了一则传说,此刻得到了体现——业火!

    “恶业害人譬如火……”他瞬间明悟,心中祥和,再也没有什么波澜了。

    他没有梵蒂冈的信仰,于西方道统来说是一个异端,是一个罪人,充满了孽力。

    而反过来说,梵蒂冈诸多纯净的信仰之力,于他来说就是业火,此时正在遭遇焚身毁神之痛。

    关于业火,在佛教有最为详尽与可怕的传说中,号称最为恐怖是之无上火焰!

    它是由众生业力凝聚的火焰,可将上古菩萨与诸佛都燃烧成灰烬,灭尽古之神灵,没有什么可以阻挡。

    世间诸罪加身,汇在一起,便成业火。叶凡与西方信仰对立,就等于在与这边的众生对抗,无尽意志加身,这就成为了他的业火。

    释迦摩尼悟道时,传言曾经经历过业火的焚烧,将所有信徒所犯的罪加之己身上,引动众生业火,倚仗一株菩提,抵住诸般业力,火尽不朽,成就了道果。

    而老子西出函谷时,尹喜曾见到紫气东来,浩荡三万里,遮天蔽日,虽然被传说是祥和贵气,但也有可能是在借众生的道火炼身。

    所谓的老子西行化胡,也许还有另一种讲究与说法。

    叶凡想到这些,自然平静了下来,他将这些当成了一种磨砺,前贤快迈入准帝境界时才有如此机会,才敢以众生心火焚身。

    而他在这个境界就有了这样的遭遇,要是能闯过去未尝不是一种道果,以一身神通道行对抗西土最浩瀚的信仰力。

    还好银河一样的纯净念力没有化成剑,没有化成枪,没有集中成一点,它只是扩散而出,不成定型,铺散在每一个角落。

    这让叶凡有了对抗的可能,到后来他将万物母气鼎祭了出来,与他一同经受无边业火焚烧。

    漫长的时间过去,外界的人都傻了,只见一人一鼎在信仰的银色汪洋中沉沉浮浮,虽然有圣光在燃烧,但他却不朽,众人全都害怕了。

    往昔,梵蒂冈的一道圣光祭出,什么暗黑仇敌都得化成劫灰,根本就挡不住。然而,如今整片西土的信仰力全都被引动了,不断涌来,却无法磨灭来自中土的魔,这过于恐怖了。

    叶凡越发的心中空明了了,虽然在遭受着极大的磨难,但这却是有益的,千锤百炼,锻其体魄与神识,燃烧不死,生命将会更盛。

    “烧断的不是我是躯体,而我心中的各种念,诸罪加身,焚尽过去,道我永生。”叶凡自语,肉身受到伤害,但却不断复原,他意志如铁,不屈的对抗。

    鼎,不断一寸多高,与他一起渡劫,在眉心前闪烁,如一道不朽的丰碑,铭记他过去悟道的点滴。

    这不是在渡劫,也不是在斩道,但却胜过这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已算斩道,在火中重生,不过却没有得到天地的认可罢了。

    因为实力早已到位了,所需的只是要得到一种道果,将天地大道踏过去,逆斩出自己的道。

    叶凡与鼎沉浮,成为了一道永恒之光,更盛于无边无垠的念力海洋所化成的熊熊圣火。

    两个时辰之后,他又将黑箭等物取了出来,一同接受洗礼,更是将那枚菩提圣树的种子取出,反复熬炼。

    当年,在北斗星域时他曾将此物赐予曈曈他们使用,可是后来收回、持它进火域使用时发现了异常,上有释迦牟尼的烙印,最后借助仙火抹除了个干净,打上了他的烙印,但还是有些不放心,故此没有再给弟子。

    而今在这个地方,他借助无边的业火开始了终极的焚烧,炼化了个通透,感觉此物与他身心相连,没有了一丝别人的烙印,彻底放心。

    而后,他以心神为印,祭炼此物成千上万遍,终于让上面的纹络混若天生,浴火重生,他的身影在上面复活了,如神似魔!

    “轰”

    叶凡浑身绽放无量仙光,眉心的鼎与他合一,难分彼此,周围还有黑箭、菩提子、道经、源天书等沉浮,气象万千,发出吞天吐地的气息。

    最后,他长身而起,如汪洋一样浩瀚与纯净的信仰之力也难以将他烧化,摆脱了出来,浑身沐浴不朽圣辉。

    “嗡”

    他眉心的鼎轻颤,飞向远方,笼罩在张清扬的头上,而后手中菩提子亦飞出,出现在小天师的手中。

    “在我进入星域前,这两件圣物将由你执掌,是为我教传道圣物,将天庭传承发扬光大。”

    而后,叶凡又以密语叮嘱,告诫张清扬,鼎铭刻了他的道,为第一圣物,而菩提子不过是表象,不可混淆。

    西方所有人都呆住了,浩瀚的信仰之力,无穷的圣光都没有将叶凡焚烧成灰烬,这还怎么办?

    梵蒂冈圣女等虔诚的信徒一阵失神,纯净的念力也因此而自然散开,不能为他们所用了。

    叶凡用手一点,漫天圣辉洒落,笼罩了前方所有人。洁白如玉的独角兽上,圣女失神,美眸中的光彩变了又变,而后连同她在内的所有年轻人全部被度化,口诵天帝名,向这边走来。

    “两千年了,我已经有两千年未曾与人动手了。”教皇自语,如上古天神般俯视下方,眸子中日毁星沉,景象骇人之极。(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