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九百九十四章 天庭临尘世
    第九百九十四章 天庭临尘世

    教皇败了,丢掉了自己的性命,留下一具璀璨的黄金圣衣,命运之枪插在地上熠熠生辉,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鸦雀无声。

    叶凡降临圣山,沿着石阶一步一步登临梵蒂冈第一圣宫,所有人都在看着,全都不敢阻挡,落针可闻。

    终于,叶凡登入了梵蒂冈自古以来的第一重地,消失在了当中,许多人像是虚脱了,萎靡不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一日,被永记为黑暗日,耶路撒冷神族强者被杀死,梵蒂冈最神圣之地被魔踏入,遭遇最严重的亵渎。

    千年过去,万年过去,人们每当想到都会不禁打一个寒颤,而对于另一教的人来说则是大兴之日。

    远处,张清扬神色激动,头上的鼎坠落下一条条万物母气,将他守护在当中,手持菩提子,高呼天庭当立。

    后方,众多追随到在此的信徒亦齐声呼喝,声音响彻云霄,茫茫音波震动四野,整片梵蒂冈都在颤动。

    在这一刻,梵蒂冈的老修士们、来援的各方族主们全都神色大变,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场大劫。

    消息快速传了出去,翻过群山,越过万岭,渡过大洋,传遍修道世界。

    西方,诸多传承都沉默了,天穹像是压落了下来,让每一个人都觉得压抑,全都惴惴不安,惶惶不可终日,像是在等待末日判决。

    魔行西方,凭借一己之力战败了神骑士与教皇,杀死了三位神族强者,无人可撄锋!接下来他将作什么?想到可怕之处,每一个人都心中发凉,不寒而栗。

    最严重的后果就是,他连根拔除梵蒂冈,杀尽西方,这似乎不是什么难事。

    当中土道门得到消息时,许多人都呆住了,有些不相信这个事实,一个人独自出手,杀进耶路撒圣城,击毙神族,这是何等的手段?而后,更是以一己之力攻破了梵蒂冈,君临西方,这像是神话一般!

    佛门亦如此,诸多高僧口诵释迦牟尼佛,佛号此起彼伏,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阵阵心惊肉跳。

    在这一刻,天下沸腾了,全修道界的目光都聚焦西土,盯住了梵蒂冈,都在等最终的结果。

    中土出魔!

    每一个人都在议论,而今魔行西方,震撼了所有人,举世皆惊,都在关注。

    此时此刻,叶凡登上绝巅,进入圣宫后根本不知整片修道界都快窒息了,全都在静等结果,看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他很平静,脚步有力,在空旷的大殿中行走,没有一个人敢阻挡,所有神使全都战战兢兢,倒退了出去。

    这座宫殿自古长存,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每一寸地方都在绽放圣光,堆满了宝物,到处都是奇珍。

    叶凡不予理会,如面对粪土尘埃,向宫殿深处走去,他感应到了中土的祖器,大步而行,径直寻了过去。

    始皇统一六国后,以和氏璧所刻的玉玺静静陈列在此,上面镌刻的虽不是道则,却有一种重逾山河的历史沉淀。

    另一边,一块黄泥干硬后所成的石台,贡在更高的位置,这是女娲石,刻有人首蛇身的道体,有大道交织成的痕迹,引得叶凡凝神注目,观看了很长时间。

    ……

    最终,他寻到了刻有上古天书的祭坛基石,是梵蒂冈的强者于二十几年前自泰山夺来的,堆了一大片,当年他们所获甚多。

    叶凡仔细观看天书,心中大动,祭坛根基处的确刻有鸟篆,真的记述了一则惊天秘辛——成仙的契机。

    讲述了上古九十九龙山,这是叶凡所知的事,已在准帝容成氏的埋骨地见到了,早已明了前因后果。

    真正吸引他的是,在上古天书的末尾有一幅地势图,这竟然是进入昆仑仙的一角仙图之一!

    不过却是残缺的, 因为祭坛根基并不全,有部分在中土境内,只有这部分失落在梵蒂冈。

    叶凡心中怦怦直跳,没有想到又寻到了一片图,这一角可以等回去后拼凑完整。天下共有九份图,而今他已得到了第六角。

    他将几件祖器与上古祭坛都小心收好,而后开始在宫阙中仔细搜寻,在存放有黄金圣衣与命运之枪的神殿中发现一些所谓的西土圣物,其中竟有一枚骨片!

    “又一角图!”

    叶凡忍不住惊呼,他没有想到梵蒂冈竟还有一角,而这片则是原始的古图,雕刻在拙朴的骨片上。

    庐山地宫与祭坛根基上的图都应是被人拓印下来的,并非原版,但却也足够清晰了。

    还好,所摹刻下来的并不重合,他所得共有七角成仙图了,还差最后的两枚骨片,这让他心跳一阵加快。

    上古圣贤大战,没有一人能集全此图,而今到了末法时代,那些人相继离去了,给了他一个机会。

    “可惜了,第九枚骨片被人打碎了,永远不能收集到了。”叶凡一声轻叹。

    他在圣宫内大扫荡,没有人知道他究竟都带走了一些什么东西,等他出来的时候宫阙的神秀一下子像是干涸了,圣辉不可再见。

    梵蒂冈,众人战战兢兢,没有一人敢出面阻拦他,就连早先想迎接他、庆祝神族已死的一群激进派也停驻不前,因为彼此境界相差太多了,难以对话。

    叶凡也不想为过,不欲做绝灭之事,并未造杀劫。“锵”的一声,战场中那立于地上的璀璨圣衣飞起,化成三寸多高,没入他的掌心内,被他收归己有。

    “砰”

    命运之枪也拔地而起,向他飞来,早已在古时断为了三节,勉强接到了一起,却也是一宗弑神的圣物。

    “黄金圣衣你可以带走,命运之枪是梵蒂冈无上圣物,有特别的意义,还请你留下。你若喜欢圣枪,可以将此物带走,相信就威力而言,只要它解开封印,远胜朗基奴斯枪。”

    神骑士气息将绝,浑身龟裂,丝丝血迹溢出,但还位死去,艰难的说道,在其身畔插有一杆古朴的龙枪。

    “锵”

    叶凡抖手一甩,命运之枪化成一道黄金神光插在第一圣山的宏伟宫殿前,摇颤了几下,一动不动了。

    他对西方道统无喜无恶,并没有想过灭绝,所为不过是祖器而已,目的达到也不想赶尽杀绝。

    “看你也算磊落,何必画地为牢,自囚于此,你可愿与我去域外?”叶凡问道。

    “我的生命之火将熄灭了。”神骑士一个罪人,背负罪责至今,背对光明,一生都没有荣耀,此时快死了却有一种解脱感。

    “你若想离去,我为你延命。”

    神骑士目光坦然,他放下了一切,道:“我对域外很向往。”

    叶凡上前,点出一指,一道圣辉射出,沐浴在神骑士的身上。他取出一个玉罐,倒出一粒晶莹的液滴,乃是长白山祖参的汁液,堪称宝药。他轻弹了出去,液滴落入神骑士的口中,刹那间让他体内生机勃发。而后,叶凡又取出一些神泉,送给他饮了下去。

    西土有无尽的信仰之力,但是神骑士被古时的大贤打上了烙印,定为罪人,无法藉此续命。

    也正是因此,他一切只能靠己身修行,在这样的天地中走到这一步,实在是一种奇迹,无愧为数万年来西土第一天纵奇才。

    这是叶凡所看中的,如此猛人,若是引入另一片星域中,换一个环境修道,将会有怎样的大成就?恐怕会引发大震动。

    “神骑士!”

    梵蒂冈内的激进派,此时终于找到机会,全都上前,大声呼喊。

    神骑士一叹,他隐约间猜到,上古大贤可能是故意为其打上烙印,不让他借助信仰力修行,磨砺其道身。

    “我们的教义是美好的,无需尊域外的神族,有上帝在足矣,自今日起,无论是耶路撒冷还是梵蒂冈都将属于我们自己。”

    “是的,你们的教义是神圣与美好的。”叶凡微笑,亦出言附和。

    “囧”

    所有人都只能是这副表情了,这个来自中土的魔居然这样说,让他们情何以堪?

    “我所言都发自真心,你们的教义给人凡人以精神寄托,为修道者指引前路,是无价的宝藏,我所针对的是域外神族,也是为迎回中土祖器才有所得罪。”

    叶凡一副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自己相信、我这样说了的样子,且该做的也都做完了。

    “天帝是仁慈的……”

    张清扬开始讲经,将上帝二字替换成了天帝,在梵蒂冈拉拢信徒,结果让一干人相当的无言。

    此间事了,叶凡并未去奥林匹斯山去访古,没有去那一神系的神土寻找宝藏,让几位弟子颇为遗憾。

    因为,他不想闹得整片西土修道界人心惶惶,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

    西方像是送瘟神一样注视他远去,恨不得他穿越时空就此消失算了,黑暗日所发生的一切,让中土的魔像是大山一样压在了他们的心头。

    叶凡回到中土后,各教掌门都亲迎,一片热闹,开数百年未有之盛事,祖器东归,这是惊破天的大事!

    叶凡仔细研究了几日,将伏羲龙碑、九鼎残片等全都交给了各教,归还到了原来的教门守护。

    中土出魔!

    这四个字,一时传遍天下,不局限与中土与西方,但凡修道士莫不知晓,如雷贯耳。

    “我可不是魔,究竟是谁,连老天都还不知道吧……”叶凡自语。

    自这一日起,道教小天师开始传道,远走异域他乡,而龙小雀、詹一凡等也常于凡人中显化神迹。

    天庭,自黑暗日开始在世界各个角落生根发芽,尤其是在西方无比开放与自由的环境中,张清扬带着被叶凡度化的十字军以及梵蒂冈圣女奥黛兰等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叶凡大战西土,神威盖世,名动修道界,中土魔威震四海,没有人敢阻挠,传道的过程可以说非常顺利。

    也许数十年,也许上百年过去,许多人口中都要挂上一句天帝在上了,这就是张清扬的成果。

    叶凡身在中土,可是却能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一切,他的鼎为传道圣物,承受信仰之力,每一天都有不同的变化。

    在这个期间,修道界风风雨雨,沸沸扬扬,发生了很多事。

    而叶凡横空出世,自然也引得十方关注,横行西方,斩杀耶路撒冷圣城的神族强者,大战梵蒂冈,简直像是神话一般。

    许多大势力都在寻其根脚,当挖掘到是当年九龙拉棺接走的人之一后,全都倒吸冷气,莫不胆寒。

    而在此期间,也发生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比如说东北亚某半岛国家的修道士,他们人很考证,仔细挖掘,得出一个结论。

    叶凡这样一个血统惊人,实力强大的惊艳人士,祖籍其实属于该半岛国,且旁征博引,引述各种证据。

    最终,更有人写了一些著作,将其记录在国家修道史册中,当成了一种事实。

    其他各地的修道人士得悉,只能摇头一叹,半岛上的修士真的无敌了,这似乎成为传统,全宇宙似乎应该都是他们开创的。

    时间如水,于不知不觉间流淌而去,转眼已过去三年了,张清扬传道很成功,而今不仅有教堂、清真寺、还有了天庭,在世界各地开花。

    鼎,作为传道圣物,每日间圣气蒸腾,丝丝缕缕,仙光艳艳,聚纳了更多的信仰,近乎通灵了一般,越发显得神圣,高不可攀。

    张清扬能够持掌这天庭第一圣物,也就是叶凡未来的证道之器,让其他弟子很先是羡慕。

    别人没有办法取代他,小天师于传道来说无人可比,近乎呕心沥血,足迹遍布世界每一个角落。

    而今,不光有无数凡人信仰天庭,就是许多修道者也被他舌绽莲花,归依天庭,共尊天帝。

    而他的道行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天庭每壮大一分,他都会精进少许。叶凡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将他立为记名弟子收徒。

    而就在这一日,叶凡跨越时空对其召唤,回归中土,因为他将要渡劫了,需要鼎一起共渡。

    厚积薄发!

    他不是不能渡,早在三年前就可以了,一切只因要逆斩大道。他不想出现一点意外。闯过去前途灿烂辉煌,可若是失败就是劫灰,连蝼蚁都比不上,不得不慎重。

    “拜见师傅。”

    张清扬回来,悬于他头上的鼎脱落,化成一寸高,鼎体古朴自然,而鼎外则缭绕有不朽的神辉,没入叶凡的眉心内。

    “这几年辛苦你了,天庭若有成,将记你第一功。”(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