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一千章 炉养百经
    第一千章 炉养百经

    九星连珠!

    地球上,一些天文观测台的人震惊,在那域外正在发生这样的奇景,惊的许多人下巴掉在地上,瞠目结舌。

    这种景象不是不能发生,二零零年的时候曾发生过七星连珠,理论上来说九大行星也能连成一线,六千年能有一个轮回。

    然而眼前所见实在过于震撼,让人难以理解,在那域外突然出现九颗大星,光芒炽盛,像是九轮太阳般璀璨。

    太阳系中,怎么突然多出来这九颗大星?反常如妖,一点也不现实,根本无法理解!

    而外太空探测器传回的一组照片就更加让人震撼了,各大科研所发生大地震,遥远的宇宙虚空中竟有万丈雷电在闪烁。

    最让人震惊的是,刚才有一个人在雷海中冲击,像是发生了一场神战,与一些人形闪电对决,让人无法置信。

    这样的神秘画面自然都是绝密文件,不可能在凡人界中出现,被各大权力机构密封,只有少数相关人员才可调阅。

    “去教堂找个神甫问一问究竟发生了什么,最好去梵蒂冈请教一下教皇,这种景象有何预示。”

    “教皇他……在三年前被天庭的人给杀了。”

    “那就去天庭,请教一下那里的天师!”

    ……

    各地的天庭建筑物恢宏神圣,更甚于梵蒂冈的教堂,在这一日有许多大人物来访,认真地向神职人员请教,让天庭的纯净的念力增持了不少。

    叶凡斩道渡劫,对于天庭来说这是一种契机,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地天庭建筑交感,竟生出一缕缕神辉,气象万千,近距离者顽疾尽去。

    这是大兴的迹象,也可能自毁的前兆,一切都要看天庭之主是否能熬过去!

    域外,洁白的骨块、金色血液、碎掉的腑肉等散落的到处都是,闪动仙辉,晶莹剔透,化作种种道象。

    它们瓦解了,而后又再生,不断的变化,日月星河,磅礴古星,璀璨星域,每一滴血都是一种奇景。

    叶凡真我分解,血与骨化成了绚烂星河,以及神秘而的星辰,透发着万古沧桑之气,与那天宇中的所有繁星对应了起来。

    在这一刻,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光点,是他的发丝、骨块、脏腑磨灭后生成,非常的诡异。

    若隐若无间,种种经文似是自上古年间传来,有人在默诵与祈祷,在祝福今生与来世。

    叶凡的本我毁掉了,几乎被杀死在虚空,连元神都成为了一粒粒光点,化成一颗颗古星在这片星海中转动。

    九位年轻的大帝同时出手,没有人能挡住,自古皆如此,他们是各个时期的天地主角,便能而今有一个所谓的第一人,能够证道成帝,也只是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

    真我连带元神一同碎在虚空中,胎骨化成恒河沙数般的星辰,闪烁出照耀古今未来的光华,九位大帝并未出手。

    因为,他们被另外的目标吸引了,出手攻杀。

    逝我,是一道很模糊的身影,盘坐于过去。星河流转,他道象天生,被岁月的银光淹没,像是隔着漫长的时间长河,永远无法迫近。

    九位少年大帝一起出手,向前打去,可是却像是万古那么久远,第一时间竟难以触及其身。

    “喀嚓”

    人形闪电中一人修有非凡秘术,双手划动间好似逆乱了时空,将他的力量打向过去,撞向逝我。

    逝我还击,口诵古经,为今生而诵,像是盘坐在上古年间,与少年大帝跨越漫长的时间长河对敌。

    两人接连出手,互相攻伐,这是一种诡异的战斗,近乎虚幻,看不真切,并非真身相遇,而是一种道则的碾压。

    逝我替叶凡挡住了一帝,拖延住了时间,那些碎骨、金色血肉化成的日月星辰,漫天星河快速演化,诸经化成纹络,密布在每一颗古星上。

    “轰”

    其他少年大帝各展手段,也出手了,他们演化道的极致,强大的力量破灭一切虚妄,攻向逝我,让他快速磨灭。

    “逝我……”

    碎掉的胎骨间,叶凡发出一声叹息,他化作星辰,与诸天繁星对应,攫取星辉,锻铸真我道体。

    遥远的前方,“道我叶凡”明心见道,立于未来,参悟天地至理,感悟己身大道,天人交感,想不引人瞩目都不行。

    九位年轻的大帝攻向前方,扼杀未来的道我,他们手段通天,第一击成空后,有人快速演出奇异法,即便那人立在未来,也能杀伤。

    只要他们能到达,任何敌手就得磨灭,没有人可以挡住九位少年大帝,亘古寻不出一人尔。

    在未来悟道,道我叶凡也被斩了,成为一片虚无,天空中只剩下一颗颗古星,一道道星河,一片片星域。

    叶凡的真身在演化,数部古经熔于一炉,他在蜕变,化生自己的道,养百经于一身,容万道于一体,自身化龙骨,贯穿各种经文奥义,跳脱出来。

    “精神、信念、道,脱胎换骨,跳脱出桎梏,化生出一条属于我自己的道。”

    他以天地为熔炉,以各种经文为火,煅焚烧自己,将这炉烧红,祭炼己身,锤炼真我。

    血肉化古星,道骨成星河,这是奇异的变化,连叶凡自己也都不能控制,似真亦幻。

    仔细望去,还是血肉与白骨,恍惚一瞥却又是古星一颗又一颗,充满生命,演化万物初始的气机。

    “道之为物,惟恍惟忽,其中有物,其中有精……”

    若隐若无的诵经声再次响起,逝我再现,像是盘坐于上古年间,模模糊糊,在为今生诵经。

    逝我,本就诞在过去,谈不上什么灭与不灭,只要叶凡的本我活着,一念又起,有无尽的过去更迭,斩不尽,杀不绝。

    九位少年大帝毕竟只是天劫,是一种人形的道痕而已,并非真人,他们只是负责毁灭,并不可能如人一样去思考,因此又一次去斩杀。

    他们忽略了真我也就是本我,因为此时碎灭,化成恒河沙数般的星辰,元神都亦如此,并非生命体。

    道我叶凡亦如此,只要叶凡真识还在,就会有将来,有无尽的可能,也能于一念间再起,化出道我!

    时间流逝,他的一道真识在逝我与道我间徘徊,引动九位少年大帝不断出手,消耗掉宝贵的时光。

    这是一种奇迹,自古至今也唯有他用这种办法可以在九位少年大帝手中支撑这么长的时间。

    九颗横在虚空的大星有的早已暗淡了,时间太漫长,尽管又有几位年轻的大帝被替换,总体的天劫时间还是足够长了,异象将消失。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叶凡的蜕变到了一定的程度,九帝不杀其瓦解的胎骨是因为他真的不复存在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真身死掉了,有的只是一道不熄的强大意志,在逝我与道我间徘徊。

    “轰!”

    叶凡养百经于一炉,容万道于一身,血肉、骨块最终重组,化为贯通诸经的龙骨,他跳脱了出来,演化出自己的道。

    尽管是雏形,还不是尽善尽美,但是已经解决了五大秘境各经难以贯穿的隐患,而今全身如一。

    真身化出神形,显出道象!

    诵经之音,震耳欲聋的道鸣等,纷至传来,逝我与道我一个从过去、一个自将来一起走来。像是一阴一阳,又如两股合道的气在交融。

    《易经》有云:“一阴一阳谓之道。”

    阴阳是世间万物的父母,是宇宙万物变化的起点。逝我与道我相合而来,化成了一个金色的太极圆。

    他们相合,化成的就是道,而与此时真我在黄金圆中复生,一颗颗古星,一道道星河,一片片星域组一起,璀璨生辉,化出了叶凡的真身。

    逝我与道我交融,产生奇妙的变化,于太极黄金圆中重新诞生出本我,叶凡再现人世间。

    阴阳相合,化成为道,经文密密麻麻,刻满这个圆,叶凡就是那中间的自然的道痕曲线,真实显化。

    “跳脱出来,我的道!”

    叶凡大喝,自九位少年大帝间冲起,逆天向上,他很想与一位年轻的大帝对决,欲与昔日的最强者一争高下。

    然而,这个时候九颗大星暗淡了,所有人形闪电都消退了,已经过去了太长的时间,一切都将消失。

    道,承天载地,包罗万有,蕴宇宙之精。

    叶凡肌体生辉,像是由古星与星域组成,被杀了数十次,脱胎而出,自身五境贯通,以星河相连,终于踏出了自己的路。

    逝我与道我交融,相合生道,孕出真我,也许还很不完善,但却有了雏形。

    星光点点,叶凡的身体像是无量繁星组成,他初步踏出了自己的路,浑身上下贯通,每一滴血都像是一颗生命古星。

    “一颗古星,一种大道。熔炼万物,炉养百经,身纳万道,归于一炉身。这是我的道基与起点。”

    叶凡一拳轰杀了过去,可惜九颗大星幻灭,全都消失了,他这一拳从九位大帝虚身中穿过,他们就此不见。

    天劫还未消失,雷海依然还在,不过最恐怖与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叶凡引千万道雷电入体,将他们全部炼化。

    鼎,悬在的头上,与他共进退,他一步一步登天而上,一声轻喝:“道起!”

    以雷电为引,将道铭刻在鼎上,叶凡的眉心前,鼎铿锵作响,与他交融,两者化为一体。

    他对此鼎报以厚望,他的血肉胎骨若为一颗颗古星,一片片星河,那么此鼎就是跳脱出来的“一”。

    叶凡登天而上,来到了天劫最深处,进入一片宏伟的上古建筑物间,也是由闪电化生而成。

    “这是太古的天庭吗?”他立身在南天门前。(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