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一千零五十章 声东击西
    后半夜,星辉清冷,银月西斜,万籁俱寂,山峰上薄雾缭绕,一片素淡。

    叶凡与圣皇子都盘坐青石上,神色恬静,无喜无忧,任数十里外大军压境,他们并无一点表示。

    这是在消耗天皇子的士气,任他们叫嚣,两人都稳如磐石,不为所动。静若处子,而动则如神狮裂象,血光万道,等待雷霆万钧的一击!

    “这么多年过去,天皇子到底达到了何等境界?”叶凡询问,在大战开启前自然要了解个透彻。

    圣皇子原本在闭关,没有想到叶凡突然发动攻势,星夜兼程来到南域,配合他的雷霆一击,闻言道:“与你在同一个境界,屹立在斩道第六个小台阶上。”

    叶凡眸光闪动,这个天皇子果然了得,进境神速,任他这么多么年来苦修,都没有能将其甩开一步。

    圣皇子见到他这副表情,道:“你足以自傲了,他比你先斩道,应该说是被你追上来了,若是被他知晓,定会不忿。”

    斩道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不然古华、九黎、道一、紫府等神朝与圣地的传人也不会相继殒落。昔日的圣子与圣女而今没剩下几人了,早已被后辈取代,成为一掊黄土。

    叶凡回到星空另一岸时,耗去三年时间,厚积薄发才斩道,直接晋升到第三个小台阶上,可是此后每进一步都充满磨难。

    起初,他还能一年晋升一个小台阶,可是到了后来他整整用了八年时间才成功再进一步,从第五个小台阶站到第六个小台阶上。

    “他的实际战力有多强?”叶兄问道,这是他最为关心的问题。

    “极其强大,不可估量。”圣皇子道郑重的说道,不然的话他早就宰了这个大敌,岂容他活到现在。

    凰虚道、火麒子偶尔助阵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是天皇子本身足够强,远超常人,血脉之力冠古绝今。

    圣皇子一身毛发在月光下灿灿夺目,像是黄金铸成一般,他神色凝重,说出了一则足以惊世的秘辛。

    “他几乎莓个月都会有一场大战,与一位不可思议的存在生死对决,你可知道是谁?”

    叶凡狐疑,看向一脸肃穆的圣皇子,向他询问,认真倾听。

    “他一年中有最少十次的机会同少年时代的不死天皇决战!”圣皇子的话语很低沉。

    “什么?!”叶凡眸光暴涨,射出两道闪电般的光华,脸上露出异色。

    这则消息卫人听闻,同少年时代的不死天皇大战,这宛如一场梦幻!那可是一个,被视为超越神明的存在,万族共尊。

    “这是怎么回事?”

    “不死天皇对唯一的子嗣很严厉,留下了诸多后手磨砺他。”

    相传,不死天皇功参造化,留有自己少年时代的不灭印记,唯其血脉才能激活,让印记复苏,进行对决。

    叶凡听闻后皱起了眉头,这是一和多么叮怕的教导方式,常人无法企及,同传说中的万族至尊战斗,这是任何一位证道者都渴望的。

    “他这么多年来吃了不少苦头。”圣皇子揶揄,嘴角露出一缕笑意。

    叶凡点头,道:“这倒也是,不死天皇很有可能是万古以来的最强者,即便传承了他的血脉与天功也不见得可以媲美。”

    “我很希望少年时代的不死天皇将那个小子打到残,不过想来做为父亲不可能如此。”圣皇子笑道。

    叶凡翻白眼,还真指望当老子打残儿子不成,这不现实。

    山中雾雷化成带状,绕在山体上,在林地间弥漫,与月光交融……片银白素裹,两人认真交流,分析强大的对手。

    “天皇子未出生前,身在石中仙噜内,位于造化源眼上,足可以让他的生命本源强威于别人百倍、干倍!”

    叶凡进过紫山,观看过那处地势,至今想来还觉得深受触动,数代源天师都寻不到一个造化源眼,那是真正逆夺天地造化的仙眼。

    不死天皇留下了最好的环境,让其血脉力举世无双,一步一步培养,这个天皇子想不强大都不能,真不知还有什么逆天的后手。

    “唔,他们的士气没有那么威了吧?”圣皇子笑了起来。

    此时正是黎明前的黑暗,用不了多久漫天星斗都会淡去,这一夜都快过去了。

    “兴师动众而来,气势如虹,让时间磨平他们的鼎威气势,到时击其衰败。”叶凡也微笑。

    突然,这座主峰上出现一道金边,一座门户出现,打开,大黑狗踱步走出,后面还跟着龙马与无良道人段德。

    当见到这三人组,叶凡觉得怪怪的,这可真是没一个好东西,三个坏包凑在了一起,尤其是看耆段德那猥琐的笑,总让人觉得不踏实。

    在后方,叶瞳、东方野几人也跟了出来,一个个摩拳擦掌,似乎极度兴奋。

    叶凡用手一划,漫天源天纹络出现,化成密密麻麻的一片道痕封锁了此山,掩去了他们的气机,遥免被数十里外的人推演出什么,毕竟距离太近了。

    “看你一脸奸笑,一定没憋好屁。”叶凡盯着大黑狗。

    “妈的,本皇我吐你一脸仙汁玉液。”大黑狗诅咒,当即就垮下了脸,一脸的不爽。

    “是贫道的主意,灵机一动,想干一票大的。”段德笑眯眯。

    他红光满面,发丝乌黑,头戴紫金王者道冠,插着一根真龙木簪。身穿日月道袍,背负防阳图,身上每一件东西都是稀世的宝贝。可是舍却这些外物,整个人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好人,让人有揍他一顿的冲动。

    “你个神棍,想打什么歪主意?”叶凡警惕的盯着段胖子,这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好货。

    “天皇子兴师动众而来,想来那北域老巢必然是一片空虚,我们去将他的窝给端掉算了。”段德一脸的贱笑。

    “你可真不是个东西!”圣皇子哈哈大笑,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明显很欢喜与赞赏。

    “这个主意真不错,龙爷我刚才就已经表态同意了,要做就做一票大的!”龙马摇头摆尾,口中吞吐白气,一副兴奋过度的样子。

    “你们三个……”叶凡翻白眼,他就知道,这仨混蛋凑在一块准没好事。

    “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了这村可就没那个店了。”黑皇傲然道,很不满叶凡的态度。

    叶凡神色郑重,道:“先不说能不能寻到天皇子的老巢,即便找到地头真能给抄了吗?多半有太古祖王坐镇。”

    “我知道不死天皇阙在什么地方。”圣皇子开口,同时说出,那个区域确实有太古祖王坐镇,不过那几人距离那处太古道场有一段距离。

    “具体相距多远,本皇来此就是想问你,我最关心这个问题。”黑皇铜铃大眼闪烁,显然不是开什么玩笑。

    “不死乔皇阙除却神之子以及伺候的他奴仆外,外人不得入内,几位太古祖王都在那片地域稍远一些的主峰上闭关……。

    圣皇子详细说出,更是在地上划刻出一些地势图,精确估算距离。

    “没问题,我能布下天下第一欺天秘阵,这是可当年无始大帝用来瞒天的,相距这么远骗过几个祖王绝对没问题,可以干一票大的!”黑皇信心十足。

    “哈哈……”去抄天皇子的老巢,让他先在南域蹦醚吧!”东方野、李黑水等人一个个都很振奋,无比激动。

    天皇子率领八部神将南下,兴师动众,举世瞩目,将凰虚道、火觑子、火麟儿都请来了,更有半圣压阵,若是这个时候将其后方一窝端,绝对会让他气吐血。

    最终,叶凡与圣皇子也都点头习意,若是北域不稳,天皇子肯定会气急败坏,在其回救时正好可以半路截杀!

    “到了那个时候,古皇子联盟、八部神将大军等都会大乱,顺势瓦解,斩其七寸!”叶凡道。

    圣皇子眯其了眼晴,开阖间神光招姆,道:“戏要做足,而今自是先要将他们牵制在南域,我们也该活动下筋骨了,陪他们走上几遭。然后,去北域收割战利品,听说不死天皇留有几件惊世仙珍。”

    段德、黑皇、龙马三个混账牵头,开启域门直奔北域而去,叶瞳、东方野、厉天、李黑水等人嗷嗷怪叫,一个个脸上写满了兴奋,追了下去。

    清晨,青霞城外,一谈古族神色冷漠,一个个如太古神像般一动不动,他们大军南下,结果扑了个空,根本无人应战,让他们有一拳击在空气中的无力感,怒火无法发泄。

    “你不是要挑战天皇子吗,真身来了,为何不敢一战,没用的东西,来多少杀多少!”

    “从今以后,天皇子所过之处你最好夹起尾巴,永远躲起来,不然死无葬身之地!”

    “跳梁小丑而已,凭你们也敢与天皇子争锋,不过是无用的蝼蚁,永世都不是神之子的对手。”

    八部神将的后人不少都在呼喝,声音激荡,让远处的群山都在隆隆摇动。

    “天皇子一出谁与争锋?自今日后,那等全等只能跪伏,根本不配为神之子的对手。”

    “你们现在敢出来吗,若是出现,我一个脚趾头就将你们碾成尘埃,你们算的了什么!”

    东责一抹朝霞深处,全新的一天开始,青霞城外薄烟缭绕,雾雳弥漫。

    “哧”

    突然,一道炽威的仙光射出,圣皇子撕开虚空,冲入这群人中,手中大棍横扫,刚才喊话的这些人骨断筋折,脑浆迸流,死了一大片。

    “什么,圣皇子来了,拦住他,格杀勿论!”有高手大喝。

    然而,猴子来的快去的也快,勇绝天下,血气滔天,手中大棍一扫,碎骨、血肉等一起炸开,他生生打出一条血路,横穿而过,后面留下上百具尸体,他消失在天际。

    “荒古禁地外决战!”这是圣皇子留下的话语,震的许多人双耳剧痛,溢出起迹。

    青霞城外沸腾,人们整整等了一夜,终于见到了结果,有人出手,约定了大战的地点。

    古老的战车上,天皇子脸色阴沉,他来不及阻止,眼见猴子打杀了他一批手下,扬长而去,手中的天刀发出了雪亮刺目的光,横断了天宇。

    “该死!”有古族恨恨的诅咒。

    然而,骚乱与哀嚎声还没有平静下来,有一道炽威的仙光出现,一杆暗金长枪洞撕裂天地,像是开辟出了一条混沌通道。

    锋锐无比的枪芒吐出,长达十几里,横扫而下,古族惨叫,血肉横飞,叶凡持枪而下,大杀四方!

    “噗”

    一道血光乍现,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一名大成王者被他刺穿额骨,炸裂在虚空中。

    “哪里走!”

    天皇子震怒,当其面大开杀戒,这是狠削其脸面,让他有何颜面?

    他手中的不死天刀,化成一条雪亮而狂暴的炽光,有如九天银河垂落,倾泻下漫天刺目的刀光,立劈叶凡。

    “当!”

    叶凡将黑色的暗金长枪当作大棍使用,轮动起来,直接砸的天穹崩裂,四野的一些古族全都解体,血肉横飞。枪杆乌光烁目,一下子撞击在不死天刀上,两者间发出一声震天大响,震的所有人都惨叫,捂住了耳朵。

    “很强!”

    叶凡不得不发出这样的感叹,这个天皇子果然有冠古绝今的血脉,不愧为不死天皇子,神勇绝天下。

    而此时,天皇子神色冷酷,他劈出的一刀,连大道痕迹都给斩碎了,混沌气弥漫,可是却被对方一击就给挡住了。

    叶凡自不会恋战,这是一个强大敌手,这么多年来一直在与少年不死天皇对决,修为深不可测。

    “荒古禁地外一战!”

    他留下这样一句话语,而后身与枪合一,化成一道长虹,刺穿一位大成王者躯体,将其震的四分五裂,消失在了长空中。

    在其消失的地方,四道恐怖的道痕出现,将那里击的湮灭,可惜未能打中。

    青霞城外一片喧沸,人们心潮澎湃,期待的大战终于开始了,一片嚣嘈。

    数千里外,叶凡与圣皇子相视一笑,他们可以想见,依天皇子的性情,去荒古禁地外时肯定是要先摸清状况,这样便留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

    “走,抄他老家去!”两人开启域门,横渡而去,前往北域。(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