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横击天皇子
    南域……风起云涌,一片动圌荡不堪……各种传闻皆起。

    天皇子将大战人族强者,更会与圣皇子决战,而今已不是什么秘密,更不是最xi引眼球的地方。[bsp;   就在今曰,传出了更为

    ào外性的消息,震的人目瞪口dāi,许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你们听说了没,有人在云峰主城拍mài一座古阙,相传为不si天皇行宫中的一座,宏伟而瑰丽,不知是真是假。”

    “这算什么,青霞城最大的拍mài行承接了一个交易,一位神秘人圌士出圌shou一枚青龙杯,为太古年间的古物,为自万族共尊的神所用器物。”

    “你们所说的这些都过时了,知道洲才有人在拍mài什么吗,一副神衣甲胄,更有什么……“黄金底圌裤,都属于天皇子。”

    “噗”

    旁边的人听到,一口茶水烹圌出去两米多远,让邻桌湿渡渡,他急忙道歉,掩饰自己的失态。

    “我说,兄弟话可不能乱说,这么没谱的事怎么可能发生?”

    “本人可以我祖父的名义起誓,这则消息确凿无疑,早已得到过qiu证,现在云峰城谁不知道?已有古族用秘术验证过。”

    整片南域都轰动了,这一天所有修士都在谈论这个问题,谁也没有想到在决战来临前,出了这样一则劲

    ào的消息。

    一群人都有点发洒,觉得被雷了个里焦外nèn,不可思议,这种事情真跟神话般,到底发生了什么,天皇子的老巢被人端了吗?

    “黄金内圌裤,侩值百万斤源……内有天皇子qin手划刻的道纹……铜墙铁壁,dāo剑不入,是为护体的终极防御神器。”

    所有人都有吐xuè的冲动,这也太损了,纯粹是在羞辱天皇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久前,八部神将后育还在放话,要击shā圣皇子与人族神秘强者,可转眼间出了这样的事情,这可真是一话响亮的耳光。

    “说哉……几乎当场都陷入悟道境。

    “给我查个透彻!”

    天皇子额头青筋

    ào跳,此时他出离了愤怒,自从出道至今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简直快让他咬碎了满口牙齿。

    “我看谁mǎi拍那些东西,我miè他十族!”

    他真的气吐xuè了,眼中光芒

    ào圌烈……射圌出的光束长达数十里,刺穿天穹,如两道天剑在劈斩,躯体有可怖的火焰在燃圌烧。

    一场巨大的风

    ào在南域上演,天皇子几乎疯狂,恨不得立刻将暗中的人抓圌住……抽魂扒骨,刹碎了都难消他的心头之恨。

    “皇子怎么办?”一名古族统领神sè难堪的问道。

    毫无疑问,不si天皇的行宫被人抄了,恐怕连根cǎo都没有给他们剩下……这种损失是无fǎ估量的。

    “石棋盘还要悟道茶树一定要追回来,决不能落在他们的手中!”天皇子越想越想吐xuè,气的浑身都在哆嗦。

    暗中的人胆子也太大了,那处行宫可是被几位太古祖王所围着,地处八座通圌天的主峰正中龘央。

    宫中有斩道者守护,只要有异动……发出一道神识波动就可惊动祖王,入侵者擦翅难逃!

    在当圌世有谁敢这么胆大包天,动拖就会遭遇祖王的碾压,神来了也救不了,必si无疑。

    “除非有掌握有大帝阵纹,封住了那处行宫,瞒天过海,未能祖王感应到。”

    天皇子攥紧拳头,神光慑人,虽然这是一个小漏洞,但是有太古祖王环视,即便理论上可行一般人也绝不会以性命去冒险的。

    这可不是一件辉光的消息,但却传的特别快,通圌过域门散向各地,整片东荒都知晓了,惊掉一地眼球。

    “嘿,听说了吗,古族的天皇子丢人到南域去了,据说后方的老巢被人一窝端了,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他气势汹汹南下,宇内六圌合八荒惟我独尊,君临南地,怎么发生了这和事情,简直是一个跟头栽倒了茅坑中。”

    很多人都在讥笑,这么多年来天皇子太强圌势了,将其恨圌之圌入圌骨者不在少数,不过这么多年来无人敢触其虎须。

    就连古族内也有不少人冷笑,并非所有大族都站在其一边,许多人都在冷眼旁观,静看事态的发展。

    “哈哈……“自己的行宫都让人给端了,这就是所谓的不si天皇的子崩,将来也想统驭万族?做梦去吧!”

    这一天,举世皆关注东荒,这是一场荒诞不经的闹剧让天皇子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被动,对其威望的打击是不可估量的。

    这件事实在离奇,让很多人都忍俊不jin,连老辈人物都只能说始作俑者太过缺德了,一个黄金底圌裤而已,毁掉了一位神之圌子的英伟形象。

    “啊…………,

    天皇子怒发冲冠,仰天长啸,成片的山峰倒下,在隆隆声中化成尘埃,横推八百里,南域大荒中也不知有多少条山脉崩毁。

    “忍无可忍,不shā你们誓不为人!”

    即便是横扫东荒,将大地翻过来,他也更报仇雪恨,这种是一种奇圌齿圌大圌辱,骄傲如他这一曰气的数次吐xuè。

    他英俊的面庞略显狰狞,神姿圣骨,可此时近乎入魔,天灵盖上冲起一道xuè光,贯通圌天上地圌下,大荒中无论是飞禽走兽全都战战兢兢,跪伏圌在地,朝这个方向叩首。

    天皇子屹立在古战车上,先后驾临一座一座古城,人族修士皆有感,莫不悚然,再也不敢轻视,那个神之字xuè脉之力恐怖的吓人……震古烁今,宛如神海肆天。

    “什么,没有拍mài行敢接收这些生意?没关系,我们自己去mài。

    一群无良人圌士喝完悟道茶研究过石棋盘后又是一阵大笑,他们一个个神清气shuǎng,镇定自若,一点也不急着决战。

    南域各大拍mài行哑火,终于有人跟mài苟皮膏yào般走大街穿小巷的叫mài,十个铜子mài一件黄金神纹底圌裤。

    没有一个人敢mǎi,不说其他,光材质以及内蕴的神灵纹络就是是无价的,可是却并无一人敢参与。

    当然,一旁无良人圌士也没有打算mài出去,就是想闹出一番动静,赤圌倮倮的削天皇子的耳光,要闹个满城风雨举世皆知。

    “入中域!”

    在南域一片山脉中,天皇子锵的一声的拔圌出不si天dāo,顿时劈断了天圌宇,一片陨石坠落在大地上。

    “天皇子的神通越发深不可测了,可轻易召唤星辰碎片,早晚有一天能摘星捉月。”古族一位大统领惊道。

    一群大jun浩浩荡荡进入一座巨大的门户,消失在虚空,北上而去。

    中域不再宁静,天皇子的动向举世皆在关注,一举一动都关乎到东荒风云大事,在这敏圌感时期各方都很紧张。

    “报天皇子,那mài黄金底圌裤的人在轩丘古城。”有人来禀告,神sè惶恐,生怕天皇子威怒之下一dāo劈了他。

    “shā!”

    天皇子眼眸冷酷,手持不si天dāo遥指向前,顿时满山的栲叶都枯黄了,全部飘落肃shā气氛,如深秋来临。

    然而等到他们赶到时,如mài苟皮膏yào的人已经消失,不在此地。

    “报天皇子,那人出现在幽月古城。”

    “哨。

    天皇子黑发飞舞,眸光慑人,一dāo斩下,xuè光数以百里长,让前方一片无缆的大湖蒸发了个干净,同时数十座断山出现的大地尽头。

    八部神将连扑九大古城,结果全都是一场空,并没有追到敌手,怒怨无边,这股大jun卷动滔天shā劫,所过之处众生颤票。

    他们像是一群天

    ing天将,十方风云动圌荡,群山万壑都在颤票,飞禽莽兽伏倒,气势之威无以伦比。

    “推演出了,他们必然会出现在真贤古城,我等可去伏击,shā个干净。”

    古族亦有人精通与演算,可占卜未来,得窥一缕天机,尤其耗心xuè计算时,更会精准不少。

    “除非他身上有帝

    ing,或者xuè脉之力更得天眷顾,强威于神之圌子,不然逃不过我的推演!”

    “好!”天曳子点头,让一部分人继续追捕,而后带着部分人秘密前往真贤古城,准备伏击大敌。

    到了现在,谁都知道,敌人故意如此,叫mài所谓的黄金底圌裤是在羞辱他,是对他所说的土基瓦苟的另类回应。

    真贤城,是东荒中部地域的一座贤者之城,荒古年间在这一城中圌出了不止一位圣贤,因此而得名。

    此时城中气氛压抑之极,落尝可闻,无论是茶馆还是酒楼,没有人龘大声议论,沉闷的气息让人要窒圌息。

    因为,一个mài苟皮膏yào的人在叫mài一个黄金底圌裤,让所有人都噤若寒蝉,绕着他走。

    “今曰,我看你向那里走!”

    突然,一道喝斥声响起,让整座城池都差点崩开,一群大jun出现,黑压压一片,挤满了天穹。

    天皇子立身在古战车上,脸sè防沉的快滴圌出圌水来了,手中魔dāo遥指下方,强大的气息如一颗颗古星摇动。

    “shā!”

    一群古族直冲城中的身影而去,shā气弥漫四野,他们想以最残酷的手段活捉此人,留给神之圌子发落。

    突然,古战车上方一道霞光在虚空中绽放,像是天外飞仙,震溃九天,击破铅云,化为一道不朽的神虹而来。

    叶凡手持一杆神qiāng,身圌子横空而至,击向天皇子头盖骨。惊艳一qiāng,照耀古今未来,刺碎了天穹!

    仙光艳艳,瑞霞烹薄,过去、现在、未来仿佛都被这一qiāng击穿,混沌四射,有开辟世界的伟力震出。

    “噗”

    天穹上,那个手持魔dāo的英伟躯体,天灵盖zhà开,xuè浪冲起几米高,sishi倒在战车上。

    “早就等你多时了,就知道你会如此!”蓦地,另一个方向冷醅的声音响起,手持一口炽威的天dāo横斩而来,又一个天皇子出现,洲才的不为真。

    同一时间,凰鸣动霄汉,一头仙凰飞舞,展翅击九天!

    “吼……”

    麒麟一吼山河碎,另一个英伟的男子体圌内xuè液liu动像是雷鸣,shuǎng,斥着一股

    ào圌zhà性的力量,击向前方。

    而在他的身旁还有一个蓝发女子,明艳动人,可是散发出的能量却如神明降世,一步落下,天崩地裂!

    四大古皇子同时出手,将这个地方锁困,不给刺击者活命的机会,要将他困住。

    “哧”

    然而,被围在当中的人当场就化成了一道清气,散在了天地中,任他们封困也于事无补。

    天际尽头,叶凡的真身睁开了眼睛,射圌出两道火炬般的光束,腾的站了起来。

    圣皇子手持黑sè的wu金大gun,道:“我已锁定了天皇子,必击shā他于中域!”(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