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血流怒起
    给我跪讨来,你们若不出现,我便屠掉整座真贤城!天皇子英俊非凡,可是此时却神色慑人,手持魔刀作势要劈了下方的城池。

    “哗”

    真贤城像是炸开了,修士如乱鸟逃向四面八方,生拍枉死于此地,凡人更是惶恐,哭喊着冲向城门。

    “狗急跳墙,他这是彻底撕下脸要逼我们出去了,或许认为你是人族,放不开这一切。”圣皇子对叶凡道。

    “你敢!”

    突然,真贤城内冲起一股滴天的气背,一股强大的妖圣气机弥漫而出,让四野剧震,像是一片星域跨了下来。

    “什么,圣人气机,有一位妖圣藏于此地修行吗?”所有人都惊住了。

    “是玄龟圣人。”东方野披头散发,像个野人般笑道,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

    他们之所以选择此城,刻是听闻南岭蛮族的守护神玄龟来此怀旧访古,因此将最后一站地选在了这个地方。

    “凭你一个小小的斩道者也敢大言不惭,想灭一座人类巨城,敢动一下我活刮了你!”冷漠的声音自真贤城中传出。

    谁也没有料到,真贤城有一尊妖圣坐镇,逃遁的人都安静了下来,不再惧怕。

    即便天皇子再强雷也不敢触怒圣威,不然一个指头就可以碾死他”“圣”超脱了“人”的范畴,那种天堑鸿沟不可逾越。

    虽然说圣人不得出手,但那是有条件限制的,前提是你不要招惹,若是敢这样屠掉一位妖圣所在的城池,灭你十遍也没人敢多说什么。

    “哧!”

    天皇子咬牙,脸色阴沉无比,一刀斩开了苍穹,划出一道上百里长的深渊,化成一片黑洞吞噬万物。

    他心中憋了一团火气,可是却不敢真的毁掉此城不然太古祖王也救不了他会被当场毙掉。

    “安!”

    天皇子浓密的发丝飞舞,提着天刀远去,古战车划破长空隆隆作响,八部神将紧密跟随。

    而凰虚道、火麒子、火麟儿则都消失在了天穹上,他们道行逆天,谁也拦不住,来去自如,不知匿身何地。

    “此城不可屠,我去灭另外十城,让大地上血流成河,尸骨千万看你出来与否!”冷酪的话语响彻长空。

    所有人都曾预料过,天皇子兴师动众而来,一路南下肯定会流血漂槽,尸骨数万,没有想到比想象的还要狠。

    古老的战车隆隆作响,天皇子立身在上,背负天刀,眸孔犀利如电,黑发遮住半张脸杀气震九天。

    一头头异兽本腾,八部神将化为一片钢铁洪流,自天穹上碾压而过,蹄声隆隆踩踏的虚空都在抖动。

    一杆杆大旗猎猎作响,这批大军杀气弥漫,寒光照铁衣充满了肃杀之气,想要一举扫平数十城他们已经忍够了!

    “来了,本皇在真贤城外精心准备的大口袋早就敞开了,这一次看你向哪里走!”黑皇冷笑道。

    远处,天皇子冷着脸,道:“能无声入我不死行宫的人,除却圣人外普天之下只有那只狗!”

    “老仆羞愧,难以推演出那只狗的动向。”旁边一名古族老者躬身道,他懂得占卜术,可推演天机。

    这些年来,别人也许不敢与天皇子叫板,这可这只狗不在此列,曾布出过大阵阻杀神之子,虽然以失败而终,但却也着实震动过天下。

    “希望它不要出现,不然我让宅吃不了兜着走!”天皇子眸光森然,望向远空。

    远离真贤城,八部神将刚进入一片山脉上空,突然间惊世杀机出现,在那下方数十上百座山峰上,一道道通天剑气横断苍宇。

    “什么,有人敢阻杀天皇子!”

    数百座山峰复活,化成了一条条大道痕迹,纵横交错,成为一片星海,可以清晰的见到,有一颗颗古星出现,在那里旋转,这里仿佛成为了一片星域。

    “啊……。”

    古族大叫,一片人当场崩开,化成了血雾,雪白的骨头快沾染着血丝四射,谁也没有想到杀局突然开启。

    “不好,天皇子我们中计了,落入了局中,这是一片浩瀚的大阵,显然早就准备好了。”

    八部神将大惊,各头古兽都在长嘶,这个地方一片大乱,星海中有一片古星在转动,每一次都有磨世之力卷出。

    “噗”

    眨眼间,十几位很强大的古族化成血光,像是被一个大磨盘碾压过,成为了血浆与碎骨,难以抗衡。

    “不用慌,我就知道它会跳出来,给我布阵旗,反杀破阵!”天皇子一抖手,整整一把零八杆大旗飞出,每一个都有繁复奥秘的纹络。

    “太古法阵大旗。”远处,黑皇心中一跳,这些阵纹很强大,竟是要斩碎古星。

    “轰!”

    一百零八杆大旗摇动,这片星海都崩开了,许多古星炸裂,像是一片宇宙毁掉,成为一片可怕的黑洞与虚无。

    “起!”

    黑皇大喝,四十九座阵台飞出,每一个都光泽柔和,运转着道的轨迹,镇冇压了此地的杀局。

    “雕虫小技耳,我一直在等待今日,想将你们一起诛掉呢。”天皇子幽森的说道,张口一吐,飞出天、地、人三杆特别的古旗,镇冇压此地。

    “不好,数年前本皇伏击他,差点让他饮恨,这是专门针对我布下的阵旗。”黑皇沉声道。

    “该不会被他反克制吧?”厉天问道。

    大黑狗道“这是几位太古祖王帮他炼制的,幸好本皇有多重准备,赶紧去真贤城另外三个方向,将其他阵台移来,一起围攻!”

    他们设局,让天皇子来南域,引他进真贤城,四野都有杀局,而今只是开启了一方大阵而已。

    “我去移动阵台。”妖月空、燕一剑等人一起前去,他们早已知大阵如何排布,可以做到。

    时间不长,大阵叠加四方阵台同时运转鼻坏的星海再次出现,磨世气息明显。黑皇这一次是下了苦功,多年的积累都用上了想将天皇子与其手下的八部神将屠个干净。

    “轰!”

    然而,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天皇子的布下的所有大旗全都炸碎,燃冇烧了起来,生生撕开一条道路,杀了出去。

    八部神将跟在后面,旌旗招展,千军压境,浩浩荡荡他们破开,冲击了出来,铁骑踏破苍穹。,

    “可恨,几位太古祖王参考了不死天皇留下的法阵,针对性的布局,让本皇也没有办法。”大黑狗叹道。

    天皇子的阵旗全都毁掉了,可是黑皇的阵台也都成为了乖粉,大jun无损冲出,主力不受影响。

    “走,shā进南域,将与叶凡有关的一切都给我平掉!”天皇子下了一道绝shā令。

    他睁开天眼也发现不了黑皇等人,冷酪无比,要扫平叶凡出道的地方,因源起南域,想将一些痕迹都给抹除。

    “虽然是zhēn对本皇来的,但是看样子他怀疑你回来了?”大黑苟对叶凡道。

    “很难说,因为黑皇与叶凡关系匪浅,他苟急跳墙,不惜一切要将铲除我等,故此疯狂了。”厉天圌道。

    “这下麻烦了,虽布下了shāju,但他竟然有大旗破阵。”黑皇道。

    “那就打吧!”圣皇子沉声道,让它开启域门,前往南域。

    “走!”叶凡也点头。

    南域又一次沸腾,天皇子去而复返,列在他是彻底豁出去了,反正丢人到家,连黄金底圌裤都被人拿出来拍mài了,这一次他不惜迁怒众多无辜的人。

    “我曾听闻,叶凡曾在荒古jin地所在区域的一个小教灵墟洞天修行过,那么今曰便让它成为劫灰,所有人都不要剩下。”

    天皇子脸sè冷漠,没有一点情绪波动,双眼跟冰块般,冷气森森。

    “在过去这些蝼蚁从不放在我的眼中,但是今曰我怒了,要让那个地方的人族都si无葬身之地!”

    那个区域名为燕地,是一个小囯,荒古jin地位于中冇央,灵墟洞天等六个小派环绕在山脉外围。

    “轰!”

    南域大乱,天皇子率领铁骑南下,肆无忌惮,将几个人类教统踏为平地,鲜xuè长liu,断臂残肢飞出,道山给夷为了平地。

    他们冲进南域腹地,不怕引起人族共愤,大开shā戒,连续破miè了十几个教门,铁xuè征伐。

    一切都只因为这些山门挡住了他的前路,每当如此时,天皇子与八部神将都是直接挥dāo,立劈前方巨山。

    鲜xuè长liu,可叹这些教们被xuè圌洗,只因出现在了铁骑南下的方位上而已,大批的修士被shā圌戮,成片的shi骨与xuè横陈。

    南域怨气冲天,然而许多人敢怒不敢言,这批大jun太强圌势了,尽管miè了十几教,却无一人敢站出来。

    “啊…师傅!”寒嚎响起,在铁骑南下的路上一个中型教门被miè。一个,年轻的男子放声悲吼,满身是xuè,站在断山上,愤怒挥动长戟,迎向八部神将。

    “噗”

    然而,八部神将呼啸而过,一个人手持战矛轻易就将他洞穿了,鲜xuè圌淋圌淋,被圌擦在矛锋上,挑着他本行数十里远。

    任他挣扎,却都没有用,他的胸口鲜xuè长liu,最终si不瞑目。

    “畜圌生!”

    后山,一个,老者出关,迎向高天,可却被一头异兽上的古族强者一巴掌就拍了下来,胸骨塌陷,大口咳xuè,满头雪白的发圌丝都被鲜xuè染红了,xièfǎ的双眼逐渐暗淡。

    “yéyé!”一个,白衣少圌女绝望的叫着,跌跌撞撞,跑了过来,抱住老人的shi体,恸哭失声。

    “你们是è圌魔,老天不会放过你们的!”少圌女清泪滚落,抱着老人的shi体无助的哭泣。

    冷笑声传来,一骑本行而来,古族强者手中长dāo挥下,雪亮的光芒一闪,这huá年轻的白衣少圌女无力抗衡,一颗还略显稚圌nèn的头颅带着大片的xuè,斜飞了出去,无头的shi体倒在老人的躯体旁。

    “今曰,无论是谁,挡路者皆要si!”天皇子站在古老的战车上,看着这一切冷酪的说道。

    八部神将更加肆无忌惮,径直冲向南域,要为天皇子出一口气,miè掉灵墟洞天,路上的不过是顺手而为,那里才是他们毁miè的最终目标。

    南域怨气滴天,十几个教统被毁,很多人族修士被shā圌戮,鲜xuè长liu,shi骨成为小山,让东荒都震颤了。

    终于,燕地近了,天皇子看了一眼前方,突然qin自出手,掌心中圌出现一杆璀璨的神矛,抖手掷了出去。

    “轰!”

    谁也没有想到,天皇子如此冷xuè,一矛刺透了一座凡人居住的城池,燕囯都城刹那间崩开了!

    “啊”,…”

    如末圌曰来临,数不尽的惊恐的人族躯体裂开,鲜xuè飞圌溅,满城人全部化为shi骨,整座古城粉碎,混合着xuè迹化成一片废墟。

    “我的目标是灵墟洞天,但路上挡我视野者也都要铲平!”天皇子冷酷的说道。

    “xuè圌洗个干净!”八部神将人喊马嘶,全都在嗷嗷大叫着,他们每一个身上沾染着人类的xuè,都是一路南下时miè教所溅上的。

    “畜圌生!”

    叶凡等人追了下来,黑皇所布大阵无效,没有能miè掉天皇子与八部神将,反被突囯而去,他们跟了下来,一路见到了太多的xuè。

    叶凡第一个出手,手中暗金长qiāng横扫千jun,锋锐qiāng尖如如dāo,将一片古族人马斩断,xuèhuā溅起三千尺!

    “嗡”

    圣皇子出手,轮动wu黑的大铁gunzá向天皇子的头盖骨,勇冠天下,黑sègun体让天穹崩裂,发出呜呜声。

    天皇子迎战,手中的不si天dāo发出刺目的光,卷起万重dāo光,大道都被压圌制在下,攻击力举世无匹。

    “当!”

    dāogun交击,震耳欲聋,像是两颗星辰碰撞,十方山脉崩溃,大地沉陷上百丈深,shā伐力无以伦比。

    凰鸣动九天,另一边一个伟岸的男子出现,如仙凰临九天,一步就迈了过来,凰虚道显化,整个人被道痕缭绕,看起来很模糊,有一种不真冇实的感觉。

    “轰”

    叶凡迎上,一拳轰出,挡住了他的去路。

    然而,另一边火麟儿与火麒子也都现身了,直本圣皇子而去,将要出手。

    这两人恐怖的吓人,蓝发飞舞,肌体像是神躯,一滴xuè液点出,可洞穿这片世界,古皇的无上xuè力展现。

    “你们也过来吧!”叶凡头上清气浮现,化成另一尊自己,截断前路,拦住了两人。

    战起,qiu月票!(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