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昆宙大圣
    a

    银月天王神骨圣肌……名动太古……是一名天纵之姿的古圣,刀族敬畏,惊艳天下。

    他道行精深,也许一朝顿悟,就能走出大圣路来,然而此时却被骨头寸断,嘴角溢血,差点圌化成一块肉饼。

    银白长发沾满血迹,他差点就被一掌打死,艰难的站起来,圣光绕体,骨节嘎嘣作响,很难接续上,脸色雪白,敢怒不敢言。

    因为,前方站着的可不是别人,大名鼎鼎的斗战圣王,威震太古,气吞山河,一怒连根拔起数十上百族都没问题!

    在这个时候,同他叫板,那绝对是活的不耐烦了,动毅就可取他性命。

    银月天王深知,即便自己再惊艳、名气再大也不行,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除却太古几位巨头外,任何人在这位面前,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不服不行!

    “斗战圣王,一如过去,风采未变,他还是这么的霸气!”

    “多少年了,恍若一梦啊,斗战圣王一座广敌的高峰,他还是这个样子,还记得转战八荒的盖世风姿!”

    各族皆惊,全都震动。

    无论是各大王族,还是几大古皇族,所有族主等都极为震撼,这是太古逝去后,他们头一次见到斗战圣王。

    “岁月催人老,当年的一代圣王神骨铮铮,年轻气威,睥睨天下,一腔战血扫六圌合,而今竟也有了一丝沧桑,在其眼角眉梢间刻上了很重的岁月印记。”

    “时间如水,转瞬退去,他虽然成为了胜佛,但是其风骨未变!”

    许多人都很激动,在那个时代……斗战圣王绝对是一个传奇,是许多年轻古族心中的无敌战者,都在后仰望其高不可攀的身姿。

    这么多年过去了,昔日的孩童都已长大,尤其是很多提前从神源中破封而出的强者……更是垂垂老矣。

    现在再次见到斗战圣王,人们心中生起无尽的感慨,这个无敌的丰碑人物即便道行通天,不断延命,也有了一丝老态。

    “参见圣王!”

    那名身穿碧金战意祖王无比的激动,大步走了过来,行大礼参拜,他的身体因激动还带着一丝颤抖。

    “当年,您纵横天下时,我……还是一个稚童。”

    他即便已成为一个圣者,各族共尊,但而今见到心中的“大英雄”还是难以自抑的亢奋了起来。

    “参见圣王!”

    远处的群山中,一下子飞出七八道身影,全都是一族的祖王,各个面带敬仰之色……无比的激动。

    他们与身穿碧金战甲的祖王一样,在幼时就无比崇拜这位斗战圣者,自身足够惊艳,而今成为各自道统之主,那种心绪与情结依然未恋

    当年,斗战圣王天不怕、地不怕……其性格无人不知,曾以一己之力横扫六圌合,怒战八荒,举世皆颤。

    “你们都起来。”老猴子说道。

    他浑身黄金毛发晶莹……灿灿生辉,不怒而威,像是一尊斗战神明转生,单是在这里一站……各方人马便颤票不已。

    远处,八部神将各个脸色雪白……没有一个人敢说话,连那几位圣级古王都是大气都不敢出,这是一种无以伦比的威势。

    银月天王多么的强势,洲才是何等的自负,可是眼下却只能撑着伤体站在一旁,根本就不敢多说一个字!

    “圣王……,一些古族人竟有泪水滚出,一别太古百万年,自神源中脱困,来到这个大世,斗战圣王第一次在他们眼前露面。

    “叔命……”猴子也哽咽了,这几年来都没有见到这位叔叔,他深知自己的这位至亲寿元不是那么多了,摆在面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突破,不然离坐化不远了!

    因为,斗战胜佛比其他古族都早一步觉圌醒,于两千年前就从神源中脱困而出了,至今年岁可真的可很惊人了。

    叶凡对这位胜佛也是心有敬意,同圣皇子、姬子一起对其施了一礼,唯有黑皇没动,点头而已。

    斗战圣王是一个活着的神话,当年都有许多人言称,若非与其兄长同生一个年代,可能也会证道。

    与皇同世,这种影响是极其严重的,天地交感,大道压制,即便后来封于神源,避到了这一世,在其身上还是有一些道迹,毕竟相处时间太长了,让其证道路异常艰难。

    斗战圣皇统驭太古,天地共尊,万族敬仰。而其弟也是如此惊艳,靠自己战天下、扫六圌合,自然让人钦佩,成为许多古族心中的英雄。

    “都起来。”老猴子火眼金睛,说话声如金钟轰鸣,铿锵有力,眼望虚空,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些事该有个了结了。”

    神蚕公主一脸恬静,眼中有泪,望着这道有些老态的背影,她再也没有了一丝强势,竟了一丝罕见的温和与轻柔。

    她肩头那只有神蚕化成、巴掌大的小白圌虎嗖的一声落在了斗战圣王的身上,一点都不害怕,扯了批他的发丝,以表示自己的存在。

    老猴子慢慢转过身,看着神多公主,道:“今天无论谁来,我都要讨回公道!

    这是一个誓言,也是一种宣告,斗战圣王要出手了,了结太古年间的所有恩怨,让一些追随者热血澎湃,混身颤求,无比激动。

    神蚕公主眼噙着泪水,没有说话,只是点头,她知道斗战圣王心中一直在憋着一口气,要为她一战。

    远处,各族全都颤票,人们知道一场天大的风暴将要开启了,谁都不会忘记圣皇坐化后,发生的那场大动圌乱。

    神蚕公主被人钉死,斗战圣王悲啸天地,怒战东荒,最终却无力回天,在神蚕公主殒落地大哭三声远走西漠。

    “这一世只要我还活着,谁都不能伤你一跟指头。”老猴子说完转过身躯,双目中射圌出两道刺目的光,气冲斗牛。

    许多古族一个个心潮澎湃,全都王者一条并不雄伟的身影全都想嘶吼出来。

    斗战圣皇坐化了,但是影响力依然巨大,有很多古族愿意追随,圣皇子也许还没有那种威势,但是老猴子一站出来,立刻间风云荡东荒!

    这种影响力,无以伦比,是昔年赫赫战功使然,完全是一条铁棍横扫天下打出来的。

    “斗战圣猿一脉人丁稀薄,却始终屹立不倒,任何一个族人跳出来都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以数人之族统驭太古,倒也并非侥幸。”

    远处,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让天穹隆隆作响,四海沸腾,苍宇轰鸣,十万大山都一起共振。

    “昆宙你给我出来!”神蚕公主断喝,眼睛射圌出两道炽威的光,望向天际蛾简怒竖。

    “神蚕族一身九变,相传有九条潜命,看来果真不假,当年那一矛足以要了你的命不曾想太古逝去,你又委现大地上了。”

    一个老者出现,头戴帝皇冠,灰发拔散连眼眸都是灰色的,眸光,慑人让各大祖王都战票,想要跪伏下去。

    他身穿月白战袍,嵌有神金碎片,护住身体要害,其眉心更是护仙台的黑金,是真正的大帝神料,成为一轮黑日挡在那里。

    他身体颀长,眼眸沧桑,虽有无尽恐怖的血气,但却也难以掩去老态,其寿元绝不会很多,在一条孤独的证道路上走的很远,后人根本无法遥望!

    “昆宙。”金色毛发晶莹的胜佛眯起了眼睛,金睛开合间,光华徇烂。

    皿野,一片静悄悄,人们几乎要窒息了,太古年间的两位大圣就这样重逢了,接下来必然要石破天惊!

    叶凡心绪起伏,当世两尊屹立在最巅峰的存在对峙,让他望到了一缕缕仙路气机,体内黄金血液剧烈奔腾,难以宁静。

    “斗战圣王,太古一别,风采依旧,今世再相见,让人慨叹啊。”昆宙立在那里,灰发飘散,灰色眸子深邃的如两片星域般,内有开天辟地、万物初生的景象。

    “师尊!”银月天王恭敬行礼。

    昆宙用手一拂,一道仙光飞出,没入其体内,那难以接续上的骨头、以及断裂的肌体等快速愈合,转瞬气血充盈,恢复如初。

    “拜见昆宙大圣!”后方,八部神将一起行礼,连几位祖王都拜了下去,很是认真,他们的底气一下子就足了。

    “起来吧。”昆宙话语年轻,但却让人不容反抗,心头如压着一座山般,甚至难以抬头观看其真身。

    这并不是刻意为之,一位盖代强者自然屹立于此,就有这种独尊天地间的气势,众生都要膜拜。

    “恭喜,在这条路上又迈出了关键性的半步,斗战圣猿一脉的天资果然逆天。”昆宙大圣叹道。

    “你也不差。”老猴子点头道。

    “当年一役,至今未忘,你虽然重伤垂死,远走西漠,可是却拼死i了我的那位族叔,大乱刚一结束,没过多久他就坐化了。”

    昆宙道,灰发随风拔散了开来。

    “我以为你将与他联袂而至,没有想到他死了,真是遗憾。”斗战胜佛道。

    众人都听的毛圌骨圌悚圌然,昆宙这一脉在太古年间绝对可怕无边,一门两位大圣,让整颗古星都要颤票,舍去圣皇一脉,无人可比。

    相传,昆宙的那位小叔叔最是恐怖,曾经是斗战圣皇一生中最为强大的敌手,惊艳万古,超越以往一切古贤!

    “他的那位小叔……活出了第二世!”

    “在许多人看来,他超越了太古同时期为证道的古皇,可最终依然圣皇逆天而上,惨胜而证道了。”

    “那一役后,昆宙大圣的叔叔修为似乎……。

    人们不会忘记,那是与斗战圣皇一个年代的人物,神勇冠天下,在证道路上曾与圣皇一争高下很多年!

    “我父亲之所以只活了一世,就是与那个人有关。”圣皇子略带伤感的说道。

    叶凡震惊,他以前曾听闻过这些事,斗战圣皇练功出了问题,未证道前时曾险些死掉,竟大有隐情。(未完待续)(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