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挑战圣人
    .屠圣!

    这两个字对修士来说,过于虚幻,没有人会存这种妄想,一日不为圣一日即是蝼蚁。..

    实力相差太大,那是一道天堑鸿沟,根本就没有体例逾越,即即是半圣也只是偶尔有些圣威,可却难以真正达到。

    圣,完全超脱了出来,在芸芸众生之上,宛若神明,试问一个常人如何去屠神?这种难度太大了!

    黑皇道:“小子不是我说,你难以逆天,相差的距离不成以道里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圣已算是另一种生命体,早就不是人了。”

    连它刻下的杀阵一般情况下都难以伤到圣人,原因只有一个差距太大,蝼蚁怎能咬死巨龙?

    “这……还是现实点吧。”段德也摇头。

    “难道就没有一点希望吗?”叶瞳不死心,稽希望自己的师傅能崛起,除却心中一口恶气。

    “跋非……找来足够的神料,由本皇刻出一片惊世杀阵,才有毙失落圣人的可能。”黑皇道。

    它所说的神糕,自然世所罕见,是专门可大帝阵纹的工具,可遇不成求,唯有如此才能阐扬出它所掌握的那一角无始阵图的真正威力。

    “另一条就是,叶凡达到半圣境,触发神巅,势如破竹,全面破除圣域壁垒……”才有可能与圣人一战。”段德说道。

    这样两个条件,都太苛刻了,最起码目前叶凡都无法做到,不得实现。

    “这…………,叶瞳眸子昏暗了,为自己的师傅憋郁,古族欺人太甚,却无法还击。

    “即即是如此……我还是要屠圣!”叶凡话语坚定……而后告诉黑皇,为他准备阵台,无需其他,都必须是棋盘帝纹,可以从不死山横渡出来的那种阵台。

    人族圣可能要完了!

    近日来,一些古族都在议论,就在这几天,霍坦俯视南域,在每一座巨城都呈现了,一副不杀叶凡决不罢体的姿态。

    这些日子来,谁都是叶凡真的回来了,斩天皇子,战黄金天女全都他所为,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

    霍坦……年岁其实不是很大,觉醒后于古族中第一个在这片天地成圣的天才,拥有特殊的地位,将会被载入史册中。

    而今,他强势而出,就在这几日间……整片东荒的人都知道了,他要杀叶凡。

    “叶凡你不是自负神勇吗,在我师傅面前算什么,蜷缩在角落里不敢见光,最好一生一世都不要出来了。”

    霍坦的门生也到了南荒,话语尖酸刻薄,极尽讽刺,就是为了羞辱叶凡,让他心中难畅。

    叶凡自然没有理会,这几日行走与南域古地……更是带着叶瞳、龙马他们进过火域,让他们见识到了真正的仙火。

    第十层火域,一簇有符文组成的仙焰,不成触及……他们有幸目睹,远远观望都不由倒吸冷气。

    连黑皇都是一阵恍惚……道:“这么多年了,它还存在,不愧是可让荒塔在此沉浮数千年的仙火!”

    “贫道有一个理想,将此火焰收为己有,为我炼丹而用,可惜难度太大了。”段德叹道。

    在他们四处行走时,霍坦也在展开地毯式的搜索,因为根据推演显示,这些人就在南域,从未离开。

    “我们的祖上以人族为血食,口味鲜美,人族圣体龘内蕴宝血,滋味当更美妙。”霍坦的门生大肆叫嚣,浑然不将叶凡放在眼中。

    是可忍孰不成忍,许多修士听闻都觉得可恼,若是有足够的修为,一定会拍死他们。

    “霍坦,你姥爷回家喊你擦鼻涕!”这一日,龙马站出来回应,像个大喇叭一样响彻南域半边天。

    固然,它喊完就逃,驾驻法阵,不给圣人出手的机会,否则十条马命也不敷杀。

    霍坦,脸色铁青,目光陈森,在第一时间赶到了龙马呈现的处所,但却也只能干努目,没有体例。

    “霍坦,你身为一个圣人,也好意思与叶凡争雄,人家都没有成圣,你的脸皮得有多厚?怎么不见去你挑战斗战胜佛,恐怕没走到须弥山,你就吓死了吧。”

    龙马呈现在另一片区域,希律律长嘶,又如大喇嘛般,满世界的叫嚣,同样进行讽刺。

    “叶凡你若是敢出来一战,我师也不会欺负你,封住法力,只需一根指头就可碾死你。”霍坦的门生叫道。

    “霍坦,你母亲喊你门生回家去漱。!”龙马历来不是一个很地道的主,虽为瑞兽,但却不是什么善茬儿。

    一头龙马,在南域闹的鸡飞狗跳,四处叫嚣,结果惹的霍坦不竭横渡星域,想追杀他们。

    “人族的圣体,他人都说你如何,在我看来,不过是一只臭虫罢了,微不足道,若是敢呈现,直接一只脚踩死。”霍坦森然的说道,可想而知,心中憋了怎样一肚子火,否则也不会说出这等话。

    他是一围圣人,证得了道果,而今却一再被一头龙马叫嚣,根本就没有当他当作一回事,很想立刻抓住它立威。

    “霍坦过来受死!”叶凡呈现,他屡被讽刺,开始叫板圣人,竟要与之对决。

    “哈哈……”霍坦得知后大笑,第一时间赶去,啸破漫空,道:“就凭你也想与我为敌,不蚂蚁与也想咬死巨龙,自不量力!”

    当世,所有人都被惊住了,叶凡真要与圣人对决、出离了愤怒?

    这是一片荒原,蒿草丛生,亦古木生长,在南域中多有大野,广袤的无人区占据了百分之九十的地区。

    霍坦呈现,隔着很远就探下了一只大手,向着这里抓去,圣人一击这是要将数十上百里全都化成焦土。

    “轰”

    叶凡呈现,他没有另外动作,直接是祭鼎,万物母气缭绕……猛力一震,大鼎翻转,滔天的火焰冲天而上。

    九色雾丝,成为一条条、一缕缕的道痕,这是火域第九层的神焰,可烧毙圣人,汹涌无比。

    炽威的圣辉一出,让整片荒原都化成了火海,大地成为岩浆,仅有的几座石山都汽化,根本就不得留下什么。

    九色火丝太恐怖了,不是纯粹的高温使然,还有神秘莫测的道力,可以磨死祖王。

    霍坦吃了一惊,他的探下的右手灼热,少的血液四溅,骨头钻心的疼,但究竟结果是圣人,用力一抹,道行运转,伤势马上止住。

    且……他横移数千丈远,瞬息避过了火海,冷森深的道:不为圣人,终宪是粪士……杂你如蹬磅万狗般容易。没有相应的实力,想倚仗外物与我为敌不知死活!”

    然而,叶凡也很果断,祭出神焰的刹那,收起鼎就迈入了棋盘阵纹转身就走。

    “本座一呈现,就已锁定了你,还想走?仙王降世也救不了你!”霍坦神色冷醅,一只点出一道光华迸溅,这是要破坏真空将叶凡从域门中震出。

    “唉……”,他吃了一惊,域门纹丝未动,即将消失。

    这是棋盘阵纹,昔时从不死山中都横渡了出来,古之大帝的杀阵都没有将其磨灭,圣人自然难以损毁。

    “你却是准备充沛,不过可惜,楗于圣人来说,你终究是一只臭虫罢了,既被我锁定,那就只有一条死路了!”霍坦不在意,冷笑连连,一步就迈了进去,在域门关闭的刹那跟进。

    在其身畔,共有四位门生跟随,被其圣辉笼罩,也同时进入了域门内,追杀叶凡。

    “轰!”

    叶凡出来后,径直又迈进了另一道域门,这个处所光华冲霄,各种道纹一起激活,化成了一片绝世杀阵。

    这是黑皇精心布下的,利用山川地势,虽没有身材,配合源天神阵,成绩了一个恐怖的七绝大阵!

    霍坦一声怒吼,震出漫天的圣辉,浑身纵横交错,呈现数十道伤痕,四位门生若非是他的呵护,就被斩成烂泥了。

    “想不到圣人这么恐怖,一角细密的帝所都没有将他磨灭,可惜,没有神料刻阵。”叶凡自语,没入虚空,直接破坏了留在外面的阵台,不给霍坦追踪的机会了。

    “想跑,你九天十地都没有你的活路了,真以为圣人可辱吗,以血赎罪吧!”霍坦一声冷笑抖手祭出一物,破坏的阵台迅速还原,复归原状,他带着门生强行开启了域门追了下去。

    这是一位大圣的给他的秘宝,任你阵纹无双,横渡到域外去都无用,可以短暂的还原的你的阵台,一路追踪,如影随影。

    毫无疑问,这是必杀局,根本解脱不了一位圣人,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追上,想活命比登天都难。

    “人族圣体,你以为准备了充沛,在我师面前,任你有千般手段都无用,实力不济,说什么都没用!”

    “区区一点神焰,以及一座残破的古帝杀阵也想磨灭圣人,你太天真了,我师为了你可是准备充沛,特异借来秘宝,让你无路可逃!”

    “小小的一个斩道者罢了,也敢叫板圣人,我师杀你如杀土鸡!”

    霍坦的几位门生大笑,他们身处圣光中,极速跟进,在虚空中见到了叶凡的身影。

    “刷”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叶凡在虚空中又一次祭出阵台,于永恒的黑黑暗改变虚空路径,再一次消失。

    虚空中变向,改变路途,这种手段让霍坦都变了颜色,用力握紧了拳头,以为追丢了。

    “刷”

    他用力一划,掌心秘宝闪现,在前方想黑暗虚空中还原出一片损毁的阵纹,跟了进去。

    “想不到大圣的秘宝这如此神办……”,他哈哈大笑了起来,不再担忧。

    叶凡极速逃遁,十几次变换阵台,每一次都是虚空中进行,可是始终无法解脱霍坦,若是其他圣人早已被甩失落了。

    “大圣的手段让人敬畏,可以一路追击,他解脱不了我们。”霍坦的一位门生惊喜的同时,对古族大圣的道行深深恐惧。

    “这是到了哪里,每一次都是在虚空中变向,根本就不知道方位了,没有体例预测前路。”

    另一位门生蹩眉。

    “看他能有几多阵台,等他耗尽,就会死在眼前,师傅一根指头就可以碾死他!”

    时间不长,叶凡的身影越来越近,几乎能看真切了,霍坦嘴角噙着一缕冷笑,探出一只大手向前抓去,想要将其按死!

    “轰!”

    就在这时,域门大开,叶凡冲出了虚空,进入了现实世界,坠落了出去。

    “他没有阵台了,死就在眼前了,哈哈……”。

    “人族圣体,你死光临头了!”

    霍坦的四位门生大喜,残暴的笑着。

    霍坦眸子冷冽,紫发破散,雄伟高大的身躯像是山岳一般慑人,他当先向前走去,一步迈出,结果一个趔趄坠落在地。

    在其身后,他的四位门生更是不堪,直接一头从高空栽到了地上,摔的浑身是血迹。

    “这……是什么处所,我们怎么……失去了法力!?”

    四位门生露出惧意,心中打鼓,感觉大事不妙。

    霍坦也变了颜色,他一身道行被压到了最低,很难运转,这让他毛骨悚然,要知道他可是一位圣人!

    四野,一片寂静,草木丰威,古药都有数以万年的药龄,这个处所恬静的过分,没有一点声响,像是一片死地。

    前方,叶凡手持一杆暗金长龘枪龘而立神色很冷漠,很是镇定与自在,不再逃了。

    “这是什么处所?”霍坦觉得阵阵惊悚,他身为一个圣人,可是此时所能动用法力少的可怜,连飞翔多半都做不到了。

    “啊……我的道行,我的生命根源!”霍坦的一位门生惊恐大叫,他觉得自己不但丢失了法力,连生命都在快速流逝,脸上慢慢爬出了皱纹!

    “聒噪!”

    叶凡冷哼,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横越过霍坦,噗的一声将其一位门生的眉心洞穿,鲜血飞溅起很高,将其挑了起来。

    “砰”

    他用力一求手,死尸飞出去数十丈远,就地不动了,淌出一大片血迹。

    “你……”,霍坦震怒,他是一位圣人,怎能容得叶凡猖獗,一掌向前拂去,奈何浩瀚如海一般的力量并没有涌出。

    叶凡一龘枪龘扫出,掌指间溢出阵阵金色光晕,力道大的惊人,单其肉身之力就可以抽碎高天!

    霍坦一声闷哼,手臂与长龘枪龘触到一起后,一阵颤抖,近乎痉孪,剧痛无比。他知道坏了,这个处所,他即便有通天的道行都没用!

    “这究竟是什么处所?!”

    “欢迎进入荒古禁地,今日我要屠圣,送你上路!”叶凡冷酩的说道。

    ..(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