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十万年前的辉煌
    冰冷的星空中……那甲黑压压一犬片,无边无际,磅辟而壮观,带着无边的压抑,自远而近,让圣人脸色都雪白。

    宇宙非常广袤,浩常没有尽头,人类即便可以横渡,一生一世也不过在有限的区域内活动。

    面对这未知的黑暗天宇,自身太过渺小,微不足道,在星域中几乎难以遇到什么,枯寂是永恒的主题。

    但是,今天这一常例被打破,他们的所见极其震撼,待到清醒后又从头凉到了脚。

    他们的母舰群何其巨大与壮阔,可是此时与那对岸的大片钢铁丛林相比,却显得很弱小,算不得什么。

    那是一片巨大的舰群,每一艘都无比壮阔,最小的都有上千丈,而最大的则几万丈,横贯天宇,密密麻麻,铺天盖地!

    在宇宙中漂渡,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它们早已镌刻上了时间长河的印记,不过时始终不朽,自古长存。

    “真的……是他们!”连古圣的声音都颤抖了。

    冰脊的舰队比他们的这片母舰群更为壮观与磅辟,一眼望不到尽头,这才是可以横扫宇宙的无敌霸主!

    尽管大半的战舰都已暗淡,光泽不是那么锃亮了,但是那种威严、那种气势还在,尤其是那不朽的大道痕迹并未褪色,依旧在流动,散发出可镇压九天十地的无上神威。

    这是永恒的辉煌,是一个绝巅时代的文明结晶,曾径横扫六合八荒,在他们所能达到的宇宙中称尊,战旗所向,无不臣服。

    然而时至今只,他们却再也没有一丝生命波动,变得死气沉沉,一眼望去,宛若一片古老的坟墓。

    这是一种荒寂,更是一种凄凉,所有辉煌,所有的往事都被送葬在历史的尘埃中,孤独的在宇宙中漂渡。

    这是一群恐怖无边的幽灵船,这么漫长的岁月来,让人谈船色变,面对它们如对死神,如对抗地狱挣开枷锁的恶灵。

    十万年前,他们光辉万丈,开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那是一个隆兴的大时代,普熊了无敌的神辉!

    然而,随着他们的落幕,时隔一段岁月后再现,他们成为了死亡与恐惧的代名词,震慑宇宙星海。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曾径的无敌舰群,在一次远征、进入宇宙星海深处后,永远的踏上了绝路,再次出世时便成为了鬼船。

    这是一场噩梦,无敌的辉光蜕变为死亡的阴影,第一次发现他们的母舰群贸然闯过去察看,结果成为了死神的追随者,成为了它们的一部分。

    为此,永恒主星的古圣都被惊动了,结果十一位圣前往,皆有去无回!

    当漫长岁月过去后,人们再次见到它们时,发现十一位圣人的战船也成为了其中的一部分。

    而那时已过去了两万年之久,后世人觉得危险期过去了,即便昔日舰群中有恐怖生灵入主,而今也应该早已离去了,可以揭开谜底了。

    然而,噩梦在延续,可怕的往事在重复上演,四位古圣登上这片舰群,无声无息,随同他们一起消失在了漆黑的宇宙深处,再也没有回来。

    五万年后,它又出现了,没有终点,没有起点,不知飘渡向何方,在虚空宇宙中漫无目的的前行。

    那个时候,永恒主星的各方霸主得悉后,令十位圣贤联袂而去,在冰冷的天宇中拦住它们的去路,深入舰群。

    可是,噩梦依然在延续,并未结束!

    十位圣贤都消失了,如同前人般一去不返。

    那一次,永恒主星的人急眼,出动了大批毁灭性的武器,不愿去揭开诡异而可怕的真相了,发动了可毁掉星域的攻击。

    那是一场让人毛骨悚然的场面,足以籽行星、太阳等诸多天体毁掉的光束,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这片幽灵船无始无终,不知疲倦的漂渡,所有大道神器、科武圣光都对它们无用,相反一种奇异的波动扩散,参与攻击的母船都成为了齑粉,化为了宇宙尘埃,未有一人逃生。

    可怕的往事,让永恒主星的人内心惶恐,十万年来,他们深入宇宙采掘,曾相遇它们十四次,出现在不同的星域,相隔了也不知道多少星系,很难想象它们是怎样到达的。

    最后一次相见是四万年前,那是在一个相距不可想象的边沿星系见到的,从此后它们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了,本以为消失在那荒凉的宇宙前沿了。

    谁曾想,上古的幽灵船又出现了!

    依如过去,它们的幽寂鱼古如一,十万来没有什么变化,死气沉沉,生者避退。

    “避开,为它闪开道路!”,惶恐在蔓延,连圣人都脸色难看,就是这片可怕的鬼船将他们祖先无声的吞噬了。

    没有人可以阻挡,时至今日,他们不会忘记昔年的悲剧,除非古代的神明复活,不然上去只能枉死。

    这是一片冰脊的钢铁丛林,更是一片死亡的坟墓,可以葬送古圣,吞毁所有强者。

    “十万年前,那曾径是一个辉煌之巅,远征的强看到底遇上了什么,为何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是所有人的疑问,可是自古至今都无人能解答。

    甚至,他们昔日要去何方,究竟要征服什么,都无从考证,因为当年并没有留下点滴线索,这批无敌的舰群是悄悄远行的。

    “难道……十万年过去了,我们还不能揭开真相吗,这么漫长的岁月过去了,也许那里并未有什么了。”

    年轻一代距离那个时期太遥远了,有血气方刚的青年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想成为撕开迷雾的探索英雄。

    “谁敢妄动,就地格杀!”

    古圣亲自下了命令,越是强大的人越是心中沉重,当年覆灭的古之圣贤还少吗,当中不乏最绝艳的人士。

    五万年前的十位圣人,就是抱着事情早已过去、岁月抹平了一切的心态登陆上去的,结果还不是全灭!

    “当年,这批舰群到底强大到了何等地步,看规棋来说,真的很浩常,壮阔到了极致,难道是集龘合了昔日永恒主星的个部战力吗?”有的王侯都忍不住悸动,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这片舰群真的是太壮观了,如乌云般压盖六合八荒,沉重的让人透不过气来,其中有四艘巨船长足有两万丈,比当今的母船要宏伟太多了,被密密麻麻的舰群拥簇在中心。

    如果说这片自古长存的幽灵船是一个巨人,那么他们这批远征舰群只是一个侏儒,根本无法并论。

    “当年,我们永恒主星真的很积煌,也许盛极必衰是天地至理吧,连上苍都看不下去了。

    一位古圣望着那四艘巨大的船体,脸色苍白,说出了一些上古往事,让人们不得不倒吸脊气。

    在那今年代,永恒国度的确达到了极强的盛世,一颗生命古星能够在一今年代出现三位大圣就很辉煌了,而十万年前,该星域的人却实现了突破,打破了常态。

    不知究竟是否为七位大圣,还是说可以再加上几名,总之震古烁今,达到了E个骇人听闻的地步。

    人们说,若无意外,可能会在那个时代诞生一位神明!最后……未能如愿。

    那次远征,就是四位大圣带队而去的,眼前那片遮天盖地的鬼船的中央,那四艘长达两万丈的宏伟母船就是大圣的专属圣船。

    “什么,四艘大圣级的母船,当年有四位大圣统率舰群远征,这是多么至高恐怖的战力啊!就这样跟跷的消亡,最终成为了幽灵船?”

    许多人震撼,对这个结果表示震惊,古圣们心中苦涩,当中有他们个别人的直系祖先,殒落的不明不白。

    庞大的鬼船带着死亡气息,铺天盖地从他们眼前而过,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只能远观祖先的辉煌遗物。

    突然,有人惊叫:“喷,不对,那是什么,在四艘大圣古船间,以巨大的铁索捆住了什么东西?”

    各种母船都不能扫描那片区域,那里有诡异的波动散发出,可以扯住一切探寻。

    一位王侯站在母船外,仗着胆子眺望,他以天眼通观测到了莫名的景物。

    可是,距离太远了,在模糊的黑暗宇宙间,任何一段天体间的距离对于人类来说,都是遥不可及与无边际的。

    “靠前一些!”

    一位祖圣也发现了情况,让一艘母船向前飞行,不敢接近,只是远距离的眺望。

    “那是……”许多强者都冲出宇宙飞船,在虚空中远眺,眸子开合间,一道道光束没入前方。

    叶凡也离开了战舰,站在船体上,向远方观看,他的源天眼何其明锐,一下子看到了内情,顿时一震。

    “是一口巨大的古棺!”一位古圣失声道。

    距离又靠近了一大段,人们恐惧而又惊异的眺望,终于清晰的见到了奇景。

    四艘大圣古船,分别占据一方,竟然是锁着一口巨大的棺椁,在宇宙中漂渡。

    古棺不知为何物筑成,似金非金,似石非石,似木非木,材质不明,古朴而沧桑,在时间的长河中度过了难以想象的漫长岁月。

    四根粗大锁链绑在它的上面,将其禁锢在四艘大圣母船的中央,显得无比的逆天妖邪!

    棺椁虽然很巨大,但是与四艘大圣古船相比,却显得很小,然而众人向前望去,却一下子忽略了四艘大圣船,眼中只有它。

    在冰脊的宇宙中,它才是唯一的,有一种可怕的气息存在,证明了它是天地间永恒不变的主角!

    一位古圣颤声说道:“十万年来,我永恒星域曾径先后十四次发现代表死亡的幽灵船,可是每一次都只能望到四艘大圣船间是一片黑暗,如那无垠的神秘虚空,不能看透,想不到而今我们竟然看穿了,或者说它自己露出了真容!”

    另一位古圣神色凝重的开口,道:“这么说来,当年我们的祖先远征,出动了四位大圣,就是为了它?”

    “他们采掘、或者说得到的战利品就是这口巨大的古棺?”古圣都在这样自语。

    叶凡看着那口神秘的上古天棺,心中涌起滔天巨浪!

    “既然黑暗消失,那里的一切都可见了,也许可以过去一探了,拼了,我去察看一下,揭开这远古的可怕谜底!”一位王侯说道。(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