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十万年帝战落幕
    上古可怖鬼船杀机再现,它们在可怕的宇宙中漂渡了这么多年,像是一群幽灵,无声无息,但凡出现必有大杀劫。

    众人本以为历径十万年那么久远,厄难成为往事云烟,然而今日证实,岁月难以磨灭,它们还是如此的逆天。

    大片的舰群黑压压无边,冰脊的金属光泽暗淡,但是却是世间最可怕的坟场,波动在扩散!

    “快,进行空间跳跃!”连圣人都急了,有的人撕开虚空直接走了,而有的则构筑星门,想带走舰群。

    他们距离足够远,有缓冲的时间,半数的人退走了,成功躲过一劫。

    唯有叶凡他们这一区域的人不能成功,因为其中的一种虚空大道主要是冲着他们来的,确切的说因叶凡而起。

    日不落王族大急,五艘母船与成片的舰队根本没有办法进行空间跳跃,被一种神秘的力量禁锢住了,无法走脱。

    这是一场大灾!

    除却日不落王族,还有半数王侯的母舰群被挡住,星门构筑失败,在虚空大道面前他们的空间法则根本不够看。

    “这是什么力量,上古幽灵船的大道神则无可匹敌,我们都要葬送于此吗?”

    众人一个个脸色雪白,想要以肉身飞遁,却发现根本不可能,全都被虚空之力定住了。

    他们不会忘记刚才两位圣人的掺状,像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撕扯着他们,将他们拉进死亡的门内,五官扭曲挣脱不出。

    “冲我来的!”

    叶凡头皮发麻,任他千般手段、万般神通也无法摆脱,这是古之大帝浩荡了十几万年的力量余波。

    他觉得随时会灰飞烟灭,在这种力量面前,个人实在太渺小了,即便将要成圣了都不杭

    前方无声无息,可怕的大灾难在发生,两艘母船与数百护卫舰寸寸断裂化为了宇宙尘埃。

    那股波动马上就要波及到了此地!

    “我不想死古之大帝无缘无故扼杀我做甚?”生死攸关,叶凡真切体会到力量太渺刁、了。

    对于众生来说,古之大帝堪比神明没有谁的力量能抗衡!

    情况危急,那股波动快速而来,第三艘母舰与成片的舰群粉碎,圣器此时脆弱不堪,径不起余波一击。

    情况危急到了顶点,叶凡的心却静了下来,也许籽死但此时却不能慌身体难以挣动,唯有心明才行。

    “毁灭性的力量属于另外两位大帝,虚空大道不过是在蔓延,并未摧毁生知……”

    叶凡镇定后,感觉时间像是停滞了,于电火石花间做出种种判断,以金色神识展动他所懂得大虚空术的奥义。

    “虚空大道冲我而来,我所能吸弓他的只有他的道……”

    金色的神识共鸣与那无上大道交融,他发现身体能动了,不再被禁锢,判断正确。

    铮!

    接着叶凡张口吐出一枚古镜,道纹交织,古朴大气,上面刻有日月星河,宇宙混沌,阐释虚空奥秘。

    这是一件王兵,是姬皓月留在永恒国度的,被天堂的人所得,落入他的手中,不曾想此时成为了保命符。

    此镜一出,那懵懂的虚空大道像是有了神志,宛若一个人复活了,籽其护住。

    噜!

    虚空镜仿品粉碎,内部烙印的万条纹络成为了一道道光,没入宇宙中,被那大道吸收。

    叶凡吃惊,这枚古镜并不强大,连他都能粉碎,但却像是一个弓子,让那沉睡十几万年的虚空大道复活。

    轰隆!

    幽灵船的中心地,神灵九重棺散发出一缕缕的霞,那是仙光,交织成一片纹络。

    黑暗的虚空逐渐向光明转化,棺椁前的一切都可以见到,另外两种神秘的波动被压制,毁灭性的力量在退缩。

    一种原始的大帝级波动在争雄,相互纠缠,彼此磨灭,复杂莫名,看起来异常妖邪。

    “为什么会这样?”

    叶凡几乎从未像今天这般震撼过,不是说大帝难以相遇,不可同世而战吗,可此时却见到了三种帝纹。

    虚空大道以一敌二,在无声的对抗,宇宙星空都抖动了起来,漫天星河都要坠落了。

    “哧!”

    三道光自古棺中冲起,没入苍茫星海上方,化成了永恒,成为了天道,融为世界的本源。

    他们扭曲、纠缠、交织,像是神明在生死剧战!

    “这起……十几万年前战斗的延续,是古之大帝对决的落幕!”叶凡声音都颤抖了。

    实在难以想象,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在这宇宙深处,在无穷的星海中见到了虚空大帝力量的余波。

    那两个人是谁?

    叶凡知道,这不是真正的大帝对决,因为当事人都早已坐化,时间过于久远,这只是他们的道的延续、征伐。

    万古风流人物,葬于星空,仅是余波亦让四位大圣饮恨,让数十古圣殒落,形成恐怖的幽灵船。

    这就是鬼船的秘密,是三位无上存在造成的,而今他们的余波还没有熄灭。

    “是他们……定是他们!”

    叶凡觉得通体冰凉,他洞悉了另外两人的来历,一定是来自不死山!

    当年,先有大成圣体,后有虚空大帝,奋两世神威镇压了黑暗动乱,平息了不死山吠劫。

    世人皆知,大成圣体最后年老体衰,晚年于圣崖殒落,被人击杀。

    虚空大帝接替,抗住了一切,最后也慢慢老去,功成收手之际亦到了暮年,回到家族中不久就将自己葬入了无垠的虚空乱流中。

    “那个时代太艰难了,不死山不止一位无上存在,虚空大帝曾杀过一位后来又只身闯入进去,怀着玉石俱焚之心与对他们对决!”

    可以说那是人族最为艰难的一段岁月,一位人族大帝与数位无上存在征伐与周旋,能够平息动乱真的太难了,而别的生命禁区也有动作。

    很难想象,当年的虚空大帝究竟面对了怎样的困境。

    后人从消逝的荒古文献中得到过一鳞半爪,还原出了当年的一些事实,虚空大帝时代七大生命禁区都曾活跃过!

    这是没有载入史籍中的秘辛是后人汇聚无穷传闻才能做出的推断那是一个黑暗的大世,在古之大帝中,虚空大帝可能最苦因为他面对的困难太多了。

    他一个人究竟承受了怎样的压力?不可想象,因为他可能面对的是不止一处禁区之乱。

    无人能知他是怎样成功平息所有大乱的,更没有人知晓,他到底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所有这些,而今的世间没有几人能知,叶凡也是听到一些传闻而已,后来向姬子求证见他默认才确信。

    世间也有传闻说大夏皇朝的太皇可能是虚空大帝的二世身,叶凡为此也问过姬子,他却黯然摇头。

    荒古秘辛仅有几则流传下来,言虚空大帝面对的困苦最多,能够平息动乱自身也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他自出生一直战斗到晚年,直至年老体衰。

    一个人面对几大禁区,终究是平了大乱他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叶凡从姬子口中得到一则真相,虚空大帝空有不死药也只活了一世!

    不用想那也是一曲悲歌。

    他在大帝中的战斗最多,面对的敌人最多,付出的代价最大!

    后面出现的人族盛世与他的奠基有莫大干系,他活着时籽敌手打到寒冷,诸敌面对后世的人族大帝不敢再耗到底了。

    “虚空大帝晚年时,年老体衰,将要坐化之际籽自己葬在了无垠的虚空中,世人不知,他的战斗并未结束,与两位无上存在战到了星空中……”叶凡自语。

    这时,所有人都能动了,虚空大道一出,压制另外两种毁灭性的力量,众人如逢大赦,极速倒退。

    十几万年前的帝战落下了帷幕,到了此时余波也发出了终极光辉,有了结果。

    “呕当!”

    神话时代九重棺,最后一层竟然打开了!

    叶凡在极尽遥远处睁开天目,拼尽一身的道行去观,要望穿个究竟。

    古之大帝的气息扩散,即便相隔无尽远,所有母舰也都颤抖了,所有生灵都跪伏了下来

    到了这一刻,绿铜发光,直到面对世间最可怕的气机它才复苏,稳固住了叶凡的躯体,这片星空只有他没有跪下去。

    葬于九天上的古棺打开,一具雄伟的躯体坠落,手中持有一件破碎的兵器,竟是永恒蓝金铸成,染着帝血。

    砰!

    永恒蓝金早在十几万年前就碎成了数十片,此时这件皇兵化成一道道流光飞向四面八方,消失在了宇宙中。

    这是虚空大帝昔年毁掉的敌人的极道兵器!

    同一时间,又一具伟岸的躯体从古棺中坠落,古之大帝气息弥漫,震动六合八荒。

    “虚空你战斗了一生,临死也拉上我们,虽恨倒也敬……”这是一个雄伟身影十几万年前的残念。

    “算到我们会来,诈死于棺中,虽年老体衰,但到底还是设局拼掉了我们,不甘……只这是另一具躯体发出的残念。

    他们在十几万年前就殒落了,那时身体就该瓦解了,昔日留下的余波残念不散,保留到现在,而今寸寸断裂,化为两道永恒的仙辉,融在了宇宙中。

    轰!

    成片的舰群在瓦解,幽灵船将不复存在!

    唯有一口古棺,孤零零,漫无目的,震碎铁索,漂向黑暗的宇宙深处,孤独的上路。

    “快,启动传送法阵,夺取幽灵船神藏!”许多王侯大叫。

    叶凡却一动不动,静静的看着那远去的古棺,他有一种伤感,为虚空大帝而伤。

    战斗了一生,凄凉的晚景,最后一个人一口棺,孤独在宇宙中远去,就这样落幕。

    他想起了黑皇说过的话,心有感触。

    “真正的人族大帝是无敌的!”

    “真正的人族大帝都死了……”

    虚空自出生开始,一直战到老去,即便籽坐化前,年老体衰,还在没有人知道的宇宙中孤独的迎战两位无上存在。

    他有不死药,却只活了一世。

    叶凡自语:“真正的……人族大帝……都死了。”

    那口古朴的棺椁,孤零零的远去了,进入黑暗中,直至看不见。

    在这里求月票,祭虚空大帝,没啥好说的了,月票与推荐票都需要。(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