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帝路黯然
    今昔何年,星空中总不知岁月寒暑……路向前,唯有征伐。《》%网各处古地情况不同。一阵风吹过,枯黄的叶子调落,让人感觉到了秋的萧瑟,这是一种凄景。

    踏上星空古路,一路战斗,有多少人杰如枯叶般调零,栽倒在血泊中,埋骨他乡。

    在这座充满秋意的古城中,试炼者都在沉默的休养身体,为了接下来的战斗,为了能够活下去。

    叶凡步履坚定,修有“者”字诀,浑身金色血气缭绕,很快就恢复到了绝巅之境,瞳孔内敛的光化为深渊,深邃而又罐璨,这是一种矛盾的景象

    傍晚,夕阳如残血,勾勒的天边仿佛伏尸万千,让人生出莫名的凄凉。

    一些修士在微寒的秋风中行走,街道两旁的树木早已枯黄,乱叶飞舞,有一种暮气与凄凉。

    叶凡出门,目光炯炯,心志如铁,每一步落下都坚定有力,他信心不动摇,行走在斑驳的古路上。

    他深知经过血色战场的洗礼后,有的是修士十分倦怠了,虽然在尸山血海中闯过,但却失去了争胜的心。

    果然,他进入城中最为恢宏的酒阙时,刚登楼而上就听到了一些落寞的话语。

    “我决定了,就此退出,头也不回的返回故乡,再也不做成道的妄想。”

    说这句话的人是一个苦修士,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由英姿勃发而变得无比沧桑,眸子不再犀利,有些暗淡,两鬃都染上了几缕白霜。

    “真的……主动退出了吗?”旁边有人问道,带着同样的苦涩,显然亦是心有戚戚焉。

    “走了,留下来没什么意思,与我来自同一地的人都死了,只剩下了我。着不到一点希望,连我的弟弟都死了……”

    许多人默然,一种酸涩涌上心头,这是他们心中的不甘与悲凉,曾为一域人雄,踏上这条路后再也没有了昔日的光环。

    曾几何时,他们各自屹立于一域之巅,年少得志。可是自负的人们,在这里却尝到了败果,成为了另一批强者眼中的踏脚石。

    一个颓废的年轻人,喝到烂醉时,突然大哭了起来,情绪失控,难以自抑,脸上带着不甘的泪水,道:“曾经的骄傲,一域无敌的辉煌,在这里算不了什么,被人无情的践踏。帝路争雄,那仅是少数几人的战场,对我们来说太过残酷,我们只是可悲的路人与死人。”

    此人话语一出,许多人都默然,忆往昔岁月峥蝶,也曾自负,呼啸天地,气吞万里,可是走上这条路,许多人品味到了苦涩。

    “我喜欢的人,死在了我的面前,她是那样的哀伤,我却无力相救,只能颤抖着将她从血泊中抱起,眼睁睁的看着她的眸子暗淡,身体冰冷,失去最后的一丝光彩。”又一人低语,充满痛苦,道:“这里只有伤与痛,我再也不想忆起,今夜就走。”

    酒阙中竟一下子站起十几人,哴跄着下楼,去找此城的统领,要踏上回程,永远不再回头。

    就在这个夜晚,一道道身影带着不甘与痛,带着一种萧索,选择不同的星空坐标,各自孤独的上路,他们的背影很凄凉。

    秋风起时,有女子在低唱。

    “我们是别人故事里的殇,如那调落的叶,随风飘零,找不到方向。大帝路上,有我们的足迹,却不在天堂,只是那一抹凄艳的红,诉说着血的哀凉。马踏星空,伟岸的身,惊艳的战,射下神月,打破万古神话,筑一曲帝路辉煌,成为绝唱。那是别人的荣光。彷徨,迷惘,我们在何方,挣扎,寻访,帝路上一堆白骨注释了我们的凄凉。”

    歌声如泣,幽幽咽咽,随着秋风,伴着落叶,洒落古城。

    在这个夜晚,随着一道又一道远去的凄影,这批试炼者只剩下不足百人。

    帝路上的一堆骨,这是大多数人的归宿,是一个残酷的现实,迷惘不甘也没有任何作用。

    刚到第二关而已,就已看不到希望,因为一些修士清醒的认识到,仅这批人中就有数十人胜过自己,还谈什么未来的帝路争雄。

    余下的九十多人,有人相信自己的潜力,认为只是境界不够,可以慢慢成长,最终成为神话。

    也有人只是为了磨砺,不为成道,待将来化作圣人王,返回故乡。

    人的志向与抱负各不相同。

    有人失落,有人露锋芒,性格不同,命运不同。在这个夜晚,留下的修士有人弹剑高歌,铮铮剑鸣动天地,热血斗志昂扬万里。

    叶凡很平静,见惯了生死,自踏上修者路,血战至今,对他来说还有什么迷茫?唯有一颗坚如铁的心。

    至于龙马,虽然付创,但是心情却不坏,因为它在不久前的那一战中以非圣之境差点咬死几头圣兽。

    叶凡回来后,这个家伙正在自我催眠般的得瑟,磨叽自已堤天下最强者,来日要战到狂。

    “你怎么也以道之源洗脚?”叶凡诧异,见到这一幕有点发怔。

    龙马大刺刺的说道:“废话,你都这么做了,即便这一股道之源没有被你用过,我若是融合,岂不是也显得不如你,将来我怎么成道,如何骑你回去。”

    叶凡当场就想揍它一顿,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的心态为何总是这么好。

    清晨,一缕缕阳光洒落,金灿灿,潮气蓬勃,映照的天边一片辉煌,充满了旺盛的生机。

    在这个灿烂的早晨,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一种强大的力量,都变得无比自信。

    阴覆过去,剩下的强者恒强,而叶凡就是在此时得悉了不久后将要进军一片太古道场的消息,那里有无穷力量。

    自然大道、道之源、无穷力之道……到了现在人们都不禁沉思,这果然是一条有讲究的路。

    “身在此城,阳光洒落,就已经感受到了蓬勃的力量,那片太古道场又将会是怎样一个所在?”

    旭日东升,许多人带着疑问,觉察到了大街上的一阵骚动,而后人声喧沸。

    “发生了什么?”

    众人都惊异来到街上向路人询问,结果发现以年轻人居多,向某一个方向赶去。

    “怎么回事竟弓起了这番轰动?”

    “你不知吗,有人祭出了神光古台,从前沿古路上回来了,多半能听闻到战场上的一些秘辛。”

    “踏上星路的人,不是不可以逆转回到后方的圣城吗,除非放弃试炼路,直接回故土。”

    “我不是说了吗她动用了神光古台不在此列中,不违背城规。”

    许多人都在谈论,向城中的广场而去。

    叶凡心中一动,向原住民请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神光古台是什么?

    “这是一种堪比五色祭坛的神物,可随身携带,能够在一些特定的星域间穿行往返不受限制。”

    “怎么才能得到?”叶凡怦然心动,觉得这种东西实用价值太大了。

    “自然是需要在古路上拥有杰出表现、立下绝世大功才行,如发现古之大帝的坟冢,做出对人族有益的功绩。”

    叶凡怔然,知晓这个踏上回程的人肯定来头甚大,绝对是一个超尘惊艳的可怕强者。

    很快就证实了他的猜想,一个名为青诗的女子回来了,号称谪仙子,极度强大与可怕。昔年,在她那批试炼者中是无可争议的第一人,追上前路的强者后,也是一路不弱于人。

    几年前,她在天宇中征战,竟打穿了一个试炼场,杀入一片神秘的混沌仙土内,因此而立绝世大功,被给予一座神光古台。

    任何一处混沌仙土都拥有梦幻般的价值,内部天地奇珍数不胜数,据传她得到了里面最有价值的一宗至宝。

    谁也没有想到,她在今日踏上回程,回到了人族起始阶段的圣城,这绝对是一个可以压迫无数人杰窒息的女子。

    “的确是青诗仙子,她到了我们的城池,二十几年前曾从这里路经过。”

    “没错,当年我曾有幸见到过谪仙子,真的是她,更加的飘渺腴胧了,而今深不可测!”

    许多原住民在议论,尤其是一些年轻的修士,分外激动,对此女印象深刻,多年过去了,至今难忘。

    不少人在涌动,朝那个方向而去,都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谪仙子。

    “想不到,二十几年过去后,谪仙子身边的灵儿姑娘都成圣了,真是遥不可及。”

    “细想来也理应如此,当年的灵儿姑娘就只差一线成圣了,二十几年的积累,自然度过了那一关。”

    许多人认为,谪仙子回归,会给而今这批试炼者带来难以想象的压力,当年那批人很特别,是一个极度恐怖与强大的组合,而青诗却能被尊为第一人,自然有夺天地造化之神威。

    连第二圣城的接引使都被惊动了,亲自去相迎,将谪仙子接进他闭关的密土内,显然格外看重。

    众人吃惊,对谪仙子更加敬畏。相传这个女子丰姿绝世,为一绝代佳人,又有如此震动星空古路的修为,想不让人关注都不行。

    “她这样回来,对后面这批试炼者的威胁太大了,估计会让一些人道心不稳,面对皓月之辉,有几人能平静面对?”

    “古路上有规矩,她即便回来了,也不可出手,更不能进试炼场。”

    “即便是这样,光只是感受到她的神威,以及无上的仙骨,也会让很多人失去信心的。”

    城中有一些老人轻语,低声议论着,觉得谪仙子的回归有些不妥,会影响后面这批试炼者成道之心。(未完待续)

    <a href="..">..</a>(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