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遮天 > 第三卷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欺
    院子虽然破败,但是却很宁静,几株古树摇曳,洒下一地的树荫。古井旁,小破孩打了一盆清水,洗掉污尘,露出一张清秀而稚嫩的小脸。

    “圣体专修各大秘境的古术怎么缺失了一小部分?”叶凡问道。

    小破孩闻言,顾不上擦去脸上的水迹,跑了过来,听自己的祖父与叶凡的谈话。黄狗吐着舌头,摇着尾巴,跟在他身边转来转去,一副讨好的样子。

    一株老桃树下,叶凡与杨云腾都坐在青石上,谈论古法,杨云腾老人很吃惊,道:“这秘法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难道途中失传了部分?”

    岁月太久远,难以探查。他们心中最珍贵的古术竟有缺失,祖孙二人都很紧张与焦急。因为,祖先有言,这是圣体的道统,不能失传,唯有修这种法,有朝一日才能大圆满,真正的大成。

    “倒也无妨,我给你们补全。”叶凡散出一缕神识,将这篇惊天动地的古术刻在了他们的心头。

    叶凡在这里住了下来,一连几天都在教导杨熙,这个孩子非常有天分,加之认真苦修,表现的极其惊艳。

    这里天地灵气干涸,对于叶凡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他布下一小片源天纹络,聚纳十方精气。

    事实上,他可以直接拿出来一块块神源,让这里成为一处洞天福地,但他不想刚一开始就让小破孩接触这样的修道环境。

    “静心凝神,开辟苦海。”古树下,叶凡神色严肃,督促杨熙集中全部精神,开辟自己的苦海,打开枷锁。

    叶凡帮他活络血脉,让蛰伏的金色圣血复苏,而后立身在一旁。两个时辰后,那牢不可撼动的苦海,一下子光芒大盛,像是熔化了一般,出现点点金霞。

    “啊……我接引到了灵气,可以修行了!”小破孩震惊,张开了眸子,无比的激动,直接跳了起来。

    看到叶凡瞪眼,杨熙赶紧坐下,道:“师傅我错了,我只是太激动了,我家最近几代人都不能迈过这道坎。”

    叶凡点了点头,并没有责怪,没落的圣体一族最近数代人连苦海都不能开辟,此时的心情可以理解。

    老人杨云腾正在水井旁提水浇灌菜畦,此时发自真心的高兴,脸上的皱纹似乎都减少了一些。

    这颗古星比之北斗更甚,压制的厉害,圣体连苦海这一关都迈不过去,真的是让人无奈。

    接下来,小破孩更加的的认真了,修炼《道经》,这是古老而繁奥的经文,堪称轮海古经中最佳。

    叶凡的几位弟子从叶瞳到小松、再到花花,都有涉猎。叶凡让他们认真研读,也许能影响一生,而今遇到了小破孩,依然以此经为其筑基。

    叶凡开创了经文,可而今他自己还没有修到大圆满,并未轻易授出,同时他也不想让弟子照搬自己的路。

    小破孩不知《道经》,可是杨云腾老人却听闻过,心中震撼,以此经为引,这个根基太深厚与牢固了。

    杨熙闭眸,虽然稚嫩,但是盘坐在那里却似一块磐石,一动不动,信念坚定,全身心的投入了进去。

    开辟苦海,不可能一蹴而就,刚才不过是其体龘内蛰伏的金色血液短暂的沸腾了,而今平静了下来。

    叶凡点头,如此便成了,将小破孩领上了修行路,他的苦海中出现了米粒大的一点亮光,需要不断去开拓。

    “小破孩出来!”小巷中,有孩子在叫嚷。

    “废物圣体出来,什么祖先最强,体龘内流淌有苍天霸血的人来镇龘压你来了。”一些孩子在起哄。

    杨熙睁开了眼睛,稚嫩的小脸上有怒意,但是看了叶凡一眼后,他又快速的平静了下来,不听不闻,用心去修行,排除干扰。

    叶凡点头,一个六七岁的孩子能这么快静心,让心中的憋屈与怒火消退,真是不容易。

    “专杀圣体的人到了,苍天霸血横扫一切,小破孩出来,看一看大败你祖先的人的血脉何其强大。”一群孩子叫嚣。

    杨云腾叹息,摇了摇头,很是无奈。

    杨熙很安静,一语不发,盘坐在青石上,抓紧分分秒秒的修炼,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过了很长时间,外面还有孩子还在叫喊,锲而不舍,不肯离去,到了最后哐当一声竟将门踹开了。

    杨云腾见到了人群后的一个孩子,神色一滞,满是皱纹的脸上出现一种极其复杂的冰冷神色,而后扭过了头。

    “苍家的孩子?”叶凡问道。

    “是。”杨云腾点头,似乎很不愿提及这一家族,有一种难以化解的愤与心结。

    “杨熙,去吧。”叶凡开口,让小破孩停止了修行,允许他出去。

    小巷中,一群孩子对杨熙叫嚷,可对其中一个身穿宝衣的孩子很惧怕,见他一摆手,全都停了下来,不敢多说话。

    在这颗古星上很难修道,唯有这片区域才能勉强进行,此城位于这片道土内,城中居住的大半都是懂得修道的古派门徒。

    这些孩子来自一些大大小小的门派,对居中的那个孩子很怕,以他为马首是瞻。

    他名为苍云,每隔十天半个月才会出现一次,每次出来都是要找小破孩,将他打个头破血流,此时亦是要如此。

    “这就是另一颗生命古星上的苍天霸血一脉的孩子?”叶凡问道。

    杨云腾点了点头,神色很冷,对这个家族愤而恨,这些年来他们越来越过分了,不断践踏圣体一脉的尊严。

    “他们是霸体的后裔,大多数人体龘内的血脉已稀薄,但是却不影响修行,为了树立信念专门将一些孩子送到了这颗星辰上。”

    多少年了都是如此,杨云腾有时想一想,觉得很悲哀,人族圣体一脉成为了别人的陪练,被人这样欺辱。

    在人族圣土孤坟前祭拜时叶凡就已经从那两个圣人的低语中得悉,体龘内流淌有苍天霸血的人葬在了另一颗古星上。这一族有后人寻来,为其守陵,一直没有走。

    相对而言,那一族与这边大不相同,虽然随着岁月逝去血脉稀薄了,没有诞生出过真正的霸体,但是却依然很强大。

    苍族为了培养下一代无所不用在他们很小时会送到在这颗难以修道的古星上生活几年,让他们明白道的变化,在困苦中挣扎、磨砺,进行体悟。

    这是祖规,不可更改。叶凡闻听,心中一动,感觉到了这一族的不凡。

    可是近古以来,苍天霸血一脉的后裔太过分了让一些孩子针对圣体一脉,经常欺压,每次都打个头破血流。

    “霸体天生强过圣体,天下无敌,你们自幼就要胜过他们,将他们踩在脚下树立起无敌信念。”

    这是苍天霸血一族有人说出的话,竟是如此教孩子,让杨云腾老人每每想起都会悲愤。

    “圣体小子你不行怎么可能是霸体的对手,今天又会被打个头破血流。”许多孩子叫嚷。

    杨熙才开始开辟苦海,刚入门而已,虽然天生神力,但也不是对面那个早已筑基数年,懂得道法的孩子的对手。

    苍云年纪不大但是却有一种与其年龄不相符的冷漠,一脚就将小破孩踹飞而后跟了过去,踏在了他的胸膛上。

    “我的祖先胜了,苍天霸血一脉永远强过圣体,而今我们每一代人都会踏在你们这一族的身上,你们永远不敌。”

    杨云腾虽然年岁很大了,但是却被一个孩子激的震怒,在院子中拎一个榔头就要冲出去,他有一只跛脚,当年就是为了儿子去怒争时落下的。

    而今,孙子又被人这样对待,经常遭受欺凌,他胸膛剧烈欺负,脸膛潮红。

    叶凡拉住了他,地下一缕金光腾起,没入孩童苍云的体龘内,让他一下子失去了力气。

    虽然这样对付一个孩子有失身份,但眼下就是需要如此。

    小破孩力气很大,一下子就将苍云掀翻,挥动拳头猛击,才几下而已,就将苍云打的鼻骨塌陷,涕泪长流,血迹不断淌落。

    “别说你体龘内没有苍天霸血,就是还有,也算不了什么,如果修行同样长的时间,我一个人打你们一百个。我的先祖比霸体强大!”

    其他孩童全都吓呆了,不知所措。

    “在那个时代,圣体殒落了,体龘内流淌有苍天霸血的人不久也死了是吗?”叶凡问道,本不想触杨云腾的伤心处,但还是有必要问明。

    杨云腾点头,道:“那一战过后,他就没有能离开人族第五十关,十年后在不远处的那颗生命古星上坐化。据传,最后透出一缕缕帝威,但暗伤发作,终究是四分五裂,让那颗古星也变成了一处奇异之地,与此星截然不同。”

    叶凡点头道:“看来我也需要去那颗星辰上看一看。”

    “啊……”地上,苍云大喊大叫,涕泪长流。

    杨熙像是一只小老虎一般骑坐在他身上,不断的捶打,将心中的委屈都发泄了出去。

    “苍云你可真是一个笨蛋,连圣体一脉的小废物都打不过,他都不能修行,你却被他骑坐在身下打,我们这一族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远处,走来几名大孩子,年龄都是在十二三岁,以他们这个年龄段来说修为都不算弱。

    即便只剩下了稀薄的血脉力,但依然可以修行,这一族的后人并未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

    这几个孩子都很冷漠,上来或弹指,或抬脚,都有神光闪动,想将小破孩镇龘压,带着一种天生的优越感与自负。

    几缕金光在地下冲起,钻入他们的体龘内,有叶凡在此,怎么可能让小破孩如往昔那般继续被欺负。虽然这样做有失身份,但比起为杨熙树立信念,让他散去心中的屈辱,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啊……”

    赶到的几个孩子先后惨叫,都被小破孩放倒,一个一个的挥拳,打的他们口鼻喷血。

    这么多年来,杨云腾老人都觉得活的很憋屈,儿子没有照顾好,早早逝去,而今孙子又被欺负,此时尽管是几个半大孩子被打,但是他却一点也不觉得愧疚。

    “我的这个孙儿……真的是返祖,有无穷的圣血吗?”他颤声问叶凡,要做出某种决定。

    “是的,只要他肯努力,不会弱于圣体祖先。”叶凡说道。

    “祖上有一些东西留下来,托付给了接引使一脉保管,也许……能对你还有我的孙儿有大用。”老人说完这些话,像是解开了一个心结,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a href="..">..</a>( 遮天 /0_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