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 疏不间亲
    易云的这句话,非常突兀,一时间,小院里的人,都纷纷向易云看来。

    而这时候,易云只是站在苏劫的座位身后,完全是个小药童的模样,从一开始易云出现,就没什么人注意他,除了之前林心瞳的姑祖母,但她跟易云说话,也只是因为易云跟林心瞳认识的原因。

    如果不是林心瞳跟易云打了招呼,那这姑祖母早就把易云当空气了。

    “你是什么东西,懂不懂规矩!这里岂有你说话的份?”

    这是林家的家事,就算是苏劫这个外人,都没有太大的发言权,从刚才到现在,苏劫多数时候只是听着。

    而苏劫毕竟身份摆在那里,如果他真的发表什么意见,那林家人也只能听着,可是苏劫带的这个跟班,看起来就是个下人小厮模样的少年,他有什么资格在这些林家高层说话的时候插口?

    别说是林家,就算是凡人的大户人家,主人们在说话,要是下人冷不丁的插嘴一句,那都是要挨打掌嘴的!

    碍于苏劫的面子,这姑祖母不能把易云怎么样,否则她今天低三下气的劝说林心瞳,早就一肚子火了,要是易云是林家人,她直接让人拉下去家法处置了。

    苏劫还没说话,易云直接道:“在下云衍天,是苏长老的记名弟子。”

    易云随口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以原本的名当做姓氏,“衍”字取了个谐音,其实是遮掩的意思,云衍天就是云遮蔽了青天,隐含了易云的武道之志。

    同时申屠南天名字里也有一个天,云衍天也就是易云遮掩了申屠南天,这也是易云取名时的恶趣味。

    “记名弟子?”宫装妇人听了脸色更加阴沉,记名弟子地位低下,却也敢在这里跟她说话?

    她几乎就要发作,而这时候,林心瞳站了起来,说道:“姑祖母,他是我的朋友。”

    宫装妇人原本打算说的话,一下子卡在了喉咙里,“朋友?”

    这个词让她心里很不舒服,林家什么身份,林心瞳还是林家现在年轻一代风头最盛的人物,未来可能成为绝世女帝,她竟然跟这种人交朋友?

    要是宫装妇人自己的孙女,她早就要开口训斥了,可是对上林心瞳,她也不敢如何,她只能缓下脸色,耐着性子说道:“心瞳,交朋友当然是你的自由,可是你也得看清对方是什么人,你身份显贵,未来成就不可限量,要认识朋友,也是申屠南天那般,出身大家族,未来能有一番作为的年轻俊杰。至于一些阿猫阿狗,不三不四之人,还是不要来往太多为好,免得失了身份,还被人家笑话,你说呢心瞳?”

    宫装妇人尽量让自己的言语显得和蔼一些,可是即便这样,她言语中的优越感,包括映射易云是阿猫阿狗,不三不四之流的话语,却也触怒了林心瞳。

    林心瞳烟眉一蹙,她冷淡的说道:“姑祖母,他是我的朋友,而您,只能算是我的长辈,您活了悠长的岁月,见过了多少人,多少事,那疏不间亲的道理,您应该懂的。”

    林心瞳这一番话说出来,没有半句辱骂的词语,可是却让宫装妇人的脸色刷的一下白了!

    疏不间亲!

    宫装妇人可是林心瞳的姑祖母,而易云呢,他是林心瞳的什么人?

    一个朋友而已,而且还不知道是交情怎样的朋友。

    可是林心瞳竟然说疏不间亲!

    也就意味着,实际上在林心瞳心中,她这个姑祖母才是关系疏远的人,可有可无,而易云,这个不三不四的小子,在她心中的地位要比她这个姑祖母重要得多!

    刚才林心瞳也说了,宫装妇人“只能”算是林心瞳的长辈。

    也就是说,除了同族长辈这一层关系无法抹杀之外,其他的,她这个姑祖母在林心瞳心中根本一文不值。

    她以身份更疏远的关系,去非议跟林心瞳关系更亲密的那小子,无疑是自以为是,徒招人反感。

    “你……”宫装妇人声音轻颤,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包括老太君,还有老太君带来的小辈们,她被林心瞳这样说,她如何拉的下脸来,简直颜面扫地!

    然而,她却一句话反驳不了,林心瞳小时候,她在家族中受尽欺辱的时候,她这个姑祖母可是从来没起过正面作用的,反而是默许、纵容的态度。

    直到这两年,林心瞳未来可能成绝世女帝,在遥远的未来,成为申屠家族和林家两大家族地位最超然的人物,这时,这宫装妇人才不断地跟林心瞳拉近关系,可这又有什么意义?

    在林心瞳心目中,跟姑祖母客客气气的,只是出于小辈对长辈的礼敬罢了,要是涉及到她的朋友,她的师父,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心瞳,怎么口无遮拦。”老太君嗔怪的说了一句,算是帮宫装妇人解了围。

    宫装妇人脸上无光,她愤恨的看了易云一眼,“老太君,这个小子,年纪轻轻,身份低微,又什么都不懂,他却在这里妄议申屠家族和林家这些本是大帝决定的事情,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申屠家族和林家大事,由诸多高层决定,一个小辈妄自议论,难免给人以不懂规矩,幼稚可笑的感觉。

    易云平静道:“我只是说一种可能,申屠家族未必能治好林姑娘。”

    “笑话,一个大家族行事,你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酒?如果半点把握都没有,岂不是招天下耻笑?”

    “而且,我林家自会验证此事,以确保万无一失,你以为,你都想到的事情,我林家的长老们会想不到?他们的见识会不如你?”

    “你懂荒天术吗?你了解上古秘方吗?你不过是苏劫的一个记名弟子,能不能为心瞳续上绝脉,岂是你个黄口小儿有资格非议的!”

    “真是竖子无知,言语可笑之极!”

    宫装妇人一声声讽刺、反问,如连珠炮一般。易云都沉默以对,看起来像是宫装妇人将易云问得哑口无言。

    这终于让宫装妇人感觉出了一口恶气,不过,易云毕竟身份低微,跟着小子置气,她实在觉得辱没了身份,根本不值的。

    对她而言,这种感觉就像是被虫子咬了一口,就算把那虫子踩死又能如何?她还是被虫子咬了。

    “老太君。”宫装妇人生怕老太君对这件事迟疑,又转向老太君说道:“申屠家族的荒天术底蕴毋庸置疑,确实比我们林家高出一大截来,如果林家跟申屠家族结合,等到未来心瞳主事的时候,我们林家的荒天术传承,怕是都能随之而提升一个档次。”

    “两个月之后,就是申屠家族举办的荒天术茶会,到时候,申屠家族应该能证明他们有医好心瞳绝脉的实力!”

    宫装妇人说到这里,用有些幸灾乐祸的眼神看了苏劫一眼,“苏长老,关于这荒天术茶会,您应该准备好了吧?”

    宫装妇人很清楚,两个月后的荒天术茶会,苏劫肯定要吃瘪,他虽然荒天术水平高超,但是架不住申屠家族的宗师更多,苏劫再强,怕是也要败下阵来。

    宫装妇人跟苏劫关系不和,能看到苏劫栽跟头,她自然是很乐意的,而且申屠家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后,这也是对她观点的佐证,无论怎么看,这次联姻对林家而言都是有百益而无一害。

    “老夫准备得怎么样,就不劳你操心了,怎么,你似乎盼着林家被踩下去?”

    反正对宫装妇人没好感,又被她这么针对,苏劫当然不会被动挨打,言语中就拔刀相向。

    “苏长老,你不用映射我吃里扒外,我当然希望林家风风光光的,可也不能盲目空想,我盼着你们赢,你们就能赢么?”

    眼看这宫装妇人要跟苏劫争起来了,老太君脸色一沉,呵斥宫装女子道:“你少说两句!成何体统!”

    苏劫是林家的客卿,自然要以礼相待,否则苏劫完全可以一走了之,宫装妇人跟苏劫争,老太君自然会呵斥她了。

    宫装妇人诺诺的不说话了,她也是一时间气急,口不择言了。

    老太君拄着龙头拐杖站起了身,“苏长老,虽然说这次荒天术茶会的初衷,就是申屠家族为了展示自己的荒天术水平,他们是有备而来,我们仓促应战,再加上底蕴不足,难免可能被压一头。”

    “话虽如此,但我林家也不能输得太难看,这件事,就拜托苏长老了!一定要保住我林家的颜面,”

    老太君声音诚恳,苏劫点头道:“我会尽力的,老太君放心吧!”

    “嗯。”老太君点了点头,又转向林心瞳,“心瞳,我不逼你做什么,路还要你自己走,你的人生还长。”

    “祖奶奶活了这么久,看了太多太多的人和事,也经历太多,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还太小了,你现在所想的,所坚持的东西,也许在数千年之后,等你真正长大了,你再回过头来看,其实幼稚而可笑。”

    “你所坚守的,未必是你想要的……你现在宁死不肯,最后不得不含着屈辱接受的东西,也许未来某一天,你会为你所做屈服而庆幸……”

    老太君说完,拄着拐杖,在一群少女的簇拥之下走远了。

    ……手机用户请访问m..( 真武世界 /0_70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