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无冕邪皇 > 正文 第3123章 洗剑
    风绝羽和林烈一听,双双愣住了,他们虽然佩服沈青奇的谋略,但怎么也想不到,新的圣君人选早就在沈青奇的心中成形,可如果他早就选出了此人,为何没有提前宣布,并把金圣珠取出来交给此人,彻底平息金圣城的动乱呢?

    风绝羽不解,但他知道,沈青奇这么做一定有沈青奇道理,此事跟自己又没有关系,问了也白问,但他特别好奇,沈青奇心目中的人选是谁,于是问道:“沈老心中的人选是谁?”

    “北圣使,曹胜……”沈天悲毫不犹豫的答道。

    “他?”林烈费解:“怎么讲?”

    沈天悲道:“曹胜这个人是爷爷调查四圣使的时候,唯一没有找到污点的人,他跟琼娘子和墨世仁人截然不同,此人行事周正、光明磊落,至今碎乱星岛没有对他不利的言辞,但爷爷看人,总是会多加思忖,所以就留了一手,没有马上把金圣珠交给他,当然,这也是因为曹胜之前忠奸难辩,此人虽然行事光明磊落,但对于金圣珠也十分在意,故而爷爷无法确定,他是否能担当大任。”

    风绝羽想了想,说:“琼娘子和墨世仁的事,你已经谈过了,不选他们在情理当中,但为何偏偏是曹胜而不是徐腾呢,难道就是因为付兆勋,他没死,徐腾的疑点就最大是吗?”

    “那也不算吧。”沈天悲靠在床头上长叹道:“爷爷走的那一天,把我叫到房中,曾说过他在被拷打逼供时的经历,当初他通过妖灵疯魔虫和付兆勋的种种使毒手段猜出他的身份之后,也的确想到是徐腾暗中放过了付兆勋从而让他在暗中行事,可是后来,付兆勋逃走的时候并没有直接杀了爷爷,由此让爷爷心中蛊惑,不由多想了一层,按照爷爷的说法,这个付兆勋极有可能并非效力徐腾,而是有人故意留爷爷一个活口,让他把消息传出去,目的就是借爷爷除掉其中一个圣使,但是爷爷对徐腾这个人有所保留,至于原因,他没有跟我说,好像他也无法确定吧,于是爷爷二选其一,让我多加留意曹胜。”

    沈天悲一口气讲出这阵子经历的种种,好似耗费了无穷的心力:“爷爷去世以后,在汪府摆设灵堂,四圣使皆去吊唁,当中只有徐腾和曹胜,没有向我逼问金圣珠的下落,而徐腾好似关心的也就是爷爷的死因,并没有可疑之处,但曹胜不同,那天我在虚空乱域悄悄离开之后,回了一趟圣人村,后来才知道,曹胜暗中派人送去了一些天材地宝,给村子里的村民,并告之爷爷的死讯,再结合爷爷生前调查曹胜的人品,结合今日他跟我说的那些话,我现在可以确定,爷爷的选择没有错,曹胜是四圣使当中比较值得托付的人选了。”

    沈天悲说完,终于长长的出了口气,这口气好似闷在他心里已久,终于排放了干净。

    风绝羽听完,点头道:“所以,你已经决定,将金圣珠取出来交给曹胜了。”

    “嗯,他们走了,我就安全了,听说雪银山庄的九天玄机大阵已经修补好了,虽然不如以往威力惊人,但要保住山庄还是没有问题的,这件事夫人已经跟我说过了,她挺感激前辈,所以我劝是一方面,前辈的所做所为也是让夫人重新考虑的重要一环,反正我觉得,这件事还有缓。”

    过往这几天,风绝羽也确实没闲着,不管是不是卖好给肖凝,他还是利用了空闲的时间,把九天玄机大阵用心修补了一番,并将那块掌阵法牌重新恢复好,一并交给了肖凝。

    这所以这么做,风绝羽也是想让肖凝在越幽澶这件事上松松口,别那么执着,而虽然他做事也是出于这种目的,但还是在肖凝那搏取了一些好感。

    听完沈天悲对肖凝目前心境的描绘,风绝羽总算是把心放在肚子里了,随后话锋一改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洗剑?”

    “人走远一点吧,今晚。”沈天悲道。

    “我陪你一起去。”

    “夫人也会在。”沈天悲长舒了口气道:“真希望这件事赶快完成,我也算没有辜负爷爷临终前的一番交待了,付兆勋,最后就剩下付兆勋和墨世仁这两个王八蛋,我一定亲手杀了他们,以慰爷爷在天之灵。”

    ……

    当天下午,风绝羽又去了一趟谷口,再次把九天玄机大阵重新检查了遍,而这次跟卖好就没有多大关系了,因为晚上的时候,沈天悲准备打开双龙玉壁取出锈剑在青冥玉液池中洗剑,这个过程必须小心一些,为了避免四圣使再次上门,九天玄机大阵必须在晚间十分正式开启,从而提高安全力度。

    当夜,天刚擦黑,风绝羽、沈天悲、肖凝就结队来到了雪银楼中,为了欣赏沈天悲洗剑,林烈等人是死皮赖脸的非要跟着,不带着都不行,而此时他们这一行人,已经获得了沈天悲的极致信任,看看也无防,于是乎就连饭五斗和最不喜欢凑热闹的巫映雪也跟来了。

    众人一行来到雪银楼,肖凝上前以玉龙石念诀嵌入,几道翡色灵光掠过,双龙玉壁再度重开。

    当满池青冥玉液呈入众人眼前的时候,连饭五斗都免不了吃惊一番,压低声音冲着风绝羽的耳朵道:“这青冥玉液乃是上古奇水,仅一小瓶,便能清去法器污垢,另法器重焕神彩,这碎乱星岛的高手们简直胡闹,弄了这么大池子的青冥玉液居然仅仅为了藏放一把宝剑,护其灵性,太败家了。这玩意要是扔给沐古那个胖子,老夫估计一池子能让他变现到十池子的玉髓,唉,浪费啊。”

    风绝羽微笑如常,看着一脸艳羡心痛饭五斗道:“要不等会儿我朝莫夫人要点,回去之后也好给咱们的法器洗洗污尘?”

    “那到不用,青冥玉液虽好,但也不是必不可少啊,那个寡妇心心念念的琢磨怎么处置越幽澶呢,你要是跟她提条件,八成沈天悲那小子之前的劝说都要白费了,不值得啊。”饭五斗呵呵一笑,听着非常有大局观。

    风绝羽抿着嘴一乐,点头的时候,看见沈天悲望着自己,他没有片刻犹豫,将那把不知名的锈剑取了出来,直接抛给了沈天悲。

    沈天悲点头回应,然后冲着肖凝道:“夫人,我要开始了。”

    “沈公子请。”肖凝声色不动,往后退了两步。

    随后再看,沈天悲扬手将不知名的锈剑抛入了青冥玉液池水之中,剑尖朝下没入,在池面上荡起了一层涟漪,众人就听咕咚一声,跟着沈天悲双手抬起,各自掐诀,以精血认主留在锈剑中的神识烙印,牵引锈剑法器,在青冥玉液池中转着圈的飞驰了起来。

    片刻之后,平静的池面荡起了层层的涟漪,一圈套着一圈,看着犹如起风盘浪,而随着那锈剑在池水之中整整转了三十多圈之后,一股冲天的灵性,突然间破开水面飞腾而出,在双龙玉壁之后的秘室半空,折射出银白色的光彩。

    “好强的剑气,没想到这把剑,居然至少是一件二流的传天之宝?”

    感受着双龙玉壁背后充盈的天地元灵,林烈等人不由得往嘴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就在众人话音方落之后,那柄锈剑终于从青冥玉液池中飞射而出,化作龙形在双龙玉壁半空游旋半晌,最后神光一收,龙形消泯,化作把三尺六寸长的雪亮青锋,稳稳的剑尖朝上,停在了青冥玉液池之上,这至少为二流传天之宝的长剑,手柄处盘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金龙,而剑身之上,而是有着数道星斑连成一线,构成一个星座图样,不知为何。

    但随着剑体污垢尽去、剑体灵光发散之后,那剑身上的星斑很快射出最起码数十道光线,分别打在了双龙玉壁之后秘室的圆形墙壁之上。

    这秘室似乎也是布有一个阵法,受到光线照射,又自折射同等数量的白光齐齐的朝着那秘室的顶梁照去,而且汇成一点打在室顶之上,随后宛若流光映日,徐徐铺开,出现了一副地图。

    那地图描绘的是一处处虚无的空洞,到处都举凡落定的惊天雷霆,还有无数犹如蛇形线条,盘根错节,朝北方面一点,映出一个棺墩模样的东西,面朝北而悬空,上方竟有复杂的佛门法咒数道,淡淡的散放着金色光辉。

    “这是什么地方?”风绝羽看的一呆,不知这副图代表着什么。

    而沈天悲仔细辨认完之后,也是出奇的吃惊,目光不由得转向一脸讷然的肖凝。

    “夫人,这里是……”

    “没错,此处正是帝明圣君的埋骨之所,在虚空乱域。”

    “又是虚空乱域。”林烈等人大为震惊。

    “帝明圣君……”风绝羽听着沈青奇的那位主人名讳,一时间有些出神,但这并不是让他最震惊的,最震惊的是,在那棺墩之上,竟然还悬着一副画,明里暗里的描绘着一个人的画像,看着不是十分清晰,但明显是个光头的家伙。

    而这个家伙的样貌,让风绝羽差点连呼吸都忘记了:“怎么会是他?”( 异世无冕邪皇 /0_72/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