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319章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杜柯的主卧里有个保险柜,他打开保险柜,里面装的不是钱,而是一堆金灿灿晃瞎眼的金属制品。

    保险柜里装的是杜柯从2012年到现在所获得的全部荣誉。

    杜柯心血来潮,他从保险柜里一枚一枚的次第取出他金牌、奖牌,取出来之后就码在床上,码上一枚奖牌,杜柯就感慨一句,回顾一下自己曾经拼搏过的峥嵘岁月。

    “这是2012年省大运会的男子400自金牌,是我获得的第一枚成人组比赛金牌。苏云,我真的要谢谢你,要不是你拉我去参加校游泳队的选拔赛,也就没有后面的剧情了。”

    “这两枚是全国大运会100自和400自的金牌,很多人现在都已忘记,人们似乎不记得我曾参加过大运会。但是我无法忘怀,没有这两枚大运会的自由泳金牌,也许就不会有几个月之后的亚洲新速度。”

    “这是12年全国游泳锦标赛的100自、400自金牌,看,这还有枚铜牌呢,这是全国游泳锦标赛男子4*100米自由泳接力赛的铜牌,我和南粤队的队友们一起获得了这枚铜牌,这是我获得的第一枚集体项目奖牌。”

    “时间到了2012年11月,我入选了游泳国家队,并随队去迪拜参加亚洲游泳锦标赛。喏,又是枚铜牌,在亚锦赛的400自决赛中,我输给了孙洋和朴泰桓,获得了这枚400自铜牌。但在随后的100自决赛中我抽风成功,打破了100自亚洲纪录,成为首位游进48秒内的黄种人,一夜之间我有了点小名气,当时就连国航的空姐都知道我是亚洲新速度,还要跟我合影。回想当年,我还是挺牛逼的,呵呵。”

    算上刚才的9枚钻石联赛奖牌,杜柯现在差不多码了二十枚奖牌在床上,从床头码到床尾。

    苏云靠在床上,一言不发的看着杜柯,眼中全是爱意,看到有些痴迷了。

    “我就是感慨一下,说太多了,睡觉吧。”杜柯见苏云在发呆,笑了笑,觉得自己这种怀旧的调调好像有点矫情。

    苏云摇摇头,爱意更浓的看着杜柯:“不,说下去,我喜欢听你讲故自己的故事和心路历程,否则我真会觉得你就是个刷牌狂魔。”

    “好吧。”杜柯开始在床上码第二排奖牌,码着码着他又笑了:“看,第二排,一共17枚奖牌,这17枚奖牌全部来自于2013年的全国游泳冠军赛。去年的冠军赛,回头想想,我真是年少轻狂又神勇无比啊,我报名了全部17项游泳个人项目,刷世锦赛门票刷到抽筋,游蛙泳时腿抽筋了。”

    “去年的冠军赛,我拿了15枚个人项目金牌,因为体能所限,800自打了个酱油、输给了孙洋和郝韵,拿了枚铜牌,1500自则弃权了,4*100米自接再次和南粤队队友一起获得铜牌,15金+2铜,一共17枚奖牌,可以单独码一排了。”

    听着听着,苏云也乐了:“正是从去年4月的冠军赛开始,杜刷子的大名传遍全国,话说刷子大名就是我们这些记者给你取的,呵呵,没想到随手写写,居然造就了一段传奇。”

    杜柯开始码第三排奖牌,“好在苏云你买的这张2米大床足够大,否则还真码不下我这种狂魔刷回来的奖牌。好嘛,巴塞罗那游泳世锦赛的奖牌又能单独码一排了,14金、2银,说句心里话,去年世锦赛我确实刷的很爽啊。要说遗憾那也有点,50蛙输给了范德伯格,这是我最大的遗憾。4乘100米混接的银牌,我倒不觉得遗憾,美国队都被我们逼上绝路了,我们中国队并不是失败者。”

    “其实世锦赛啊,有一两场比赛还是很凶险的,和罗切特的仰泳对决,赛前我并没有绝对把握赢他,我赢他就赢在了最后阶段冲刺和到边技术上。”

    “据说世锦赛后,美国队教练在欧洲躲了俩月没敢回美国。澳大利亚男队更惨,他们一枚世锦赛金牌都没拿到,有几个队员还大病了一场,心病啊,澳大利亚人都有心理阴影了。哈哈,你们真牛!”苏云抚掌大笑,似乎又回到了一年前的巴塞罗那圣霍迪游泳中心。

    杜柯开始码第四排、第五排奖牌,“哦,这儿还有枚铁三金牌,去年在谢菲尔德我没去领奖,但后来国际铁联通过中国铁联,还是给我把这块铁三金牌送来了。后面全是田径金牌了,全运会、亚洲大奖赛、国际田联大奖赛等等赛事的田径金牌。还有全运会200蛙金牌、今年游泳冠军赛200蝶金牌各一枚。”

    杜柯把自己所获的全部金牌、奖牌在床上码了整整齐齐的五排,最后进行总结:“2012年6月到今年6月,正好两年,这两年以来,我在游泳、田径、铁人三项等领域一共获得了65金、3银、4铜,共计72枚奖牌,这些奖牌的总重量差不多在70斤左右,如果按金、银、铜等金属的价格论斤卖,也能卖百万元软妹币以上。”

    苏云拿起一枚游泳世锦赛金牌搁手里掂量掂量:“银牌铜牌可以忽略不计了,六十多斤的金牌,才能卖100多万元?”

    “我拿了这么多金牌,没一块是纯金的,含金量最多的有几十克,最少的才几克。”杜柯说到,随后拿出了他的镇宅之宝——劳伦斯最佳男运动员雕像,“这尊劳伦斯奖的雕像最值钱,它的含金量为650克,还含了670克白银。”

    苏云莞尔道:“杜柯,你以后就这么跟你儿子说:小子,老爹的金牌你拿着随便玩,拿去小卖铺换棒棒糖什么的都可以。但是,老爹的银牌、铜牌你可千万不许碰啊,这为数不多的几枚银牌、铜牌比老爹的生命更珍贵。”

    “苏云,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段子手呢。”杜柯忽然一把掀开盖在苏云身上的被子。

    “呀,不要!”苏云娇呼一声,猝不及防,她真空状态的胴体展现在杜柯眼前,一览无余。

    杜柯翻身上.床,在铺满金牌、奖牌的大床上,拥着苏云耳鬓厮磨。

    叮当叮当,这是金牌与奖牌碰撞所产生的金属之鸣,这间卧室内上演了十分罕见的一幕,一男一女枕着一堆金牌、奖牌,尽情缠绵。

    ……

    一折腾就是一夜,待到两人实在是折腾不动之时,天都蒙蒙亮了,72枚奖牌有一大半都被他们扑腾到床下去了。

    二人实在是累了,便相依而眠,睡姿极其销魂。

    一觉睡到中午。

    苏云先醒了,她将窗帘拉开一条缝,让阳光透过缝隙洒进房内。

    看着阳光洒在身边熟睡男人的脸上,苏云觉得这样的日子其实挺好。

    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那真是没羞没臊,年轻的身体水.乳交融,顺其自然到了就是欲罢不能。杜柯一出去参加比赛就是一个多月看不到人,又想他名满世界吧,又不希望他长期不回家,苏云有些纠结呢。

    杜柯被阳光照耀醒来,暖暖的,好舒服,他伸了个懒腰,很满足的道了句:“好爽!好久没睡到自然醒了,还是家里睡的舒服。”跨大洲作战,下了飞机就要倒时差,参加完比赛又得连夜乘机去另外一个国家、继续倒时差,生物钟都凌乱了,能睡到自然醒才怪。

    “你真的好辛苦。”苏云依偎在杜柯的胸膛上,心疼的说到,又问到:“这次在家里呆多久?”

    杜柯:“6月24日启程去欧洲,然后从6月底一直在欧洲停留到7月中下旬,7月3日到7月18日,我要在欧洲连刷四站钻石联赛,洛桑、巴黎、格拉斯哥、摩纳哥。因为这次在欧洲停留的时间比较长,赛程也很密集,所以得提前久一点过去适应环境。”

    “那你在家住不到两周啊,十天而已……”苏云噘噘嘴,舍不得呀。

    杜柯:“你什么时候毕业?毕业了就陪我出去比赛。”

    苏云:“6月底7月初吧。”

    杜柯:“如果7月的欧洲四站我能拿到所参加全部单项的冠军,那么本赛季钻石联赛最后四站斯德哥尔摩、伯明翰、苏黎世、布鲁塞尔,我也不用全部参加了。斯德哥尔摩、伯明翰,瑞典和英国,苏云,你喜欢去其中哪个国家旅游?”

    “如果你喜欢去瑞典旅游,想体验北欧风情,那我就报名斯德哥尔摩站。你要是喜欢去英国,玩玩英伦风,那我就报名伯明翰站,你想去哪咱们就去哪,我们在欧洲浪几天再回国备战亚运会,9月4日之前回国就行了,这是我答应过游泳队的期限。我是位职业运动员,但我真不是什么比赛机器,我也有权利享受生活的你说是吧?”

    苏云一个劲的点头:“你说的太对了!瑞典和英国,我都没去过,我都想去耶,怎么办?”

    杜柯:“那就都去,浪够了咱们再回国。”(未完待续。)( 体坛多面手 /0_752/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