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365章 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桂阳射箭场内暴动了,一千多名韩国观众十分愤怒、憋屈、悲痛、甚至充满仇恨,没有人可以在韩国的射箭场内如此嚣张,从来没有过,除了杜柯。

    韩国人似乎忘记了,是他们先发出极大噪音干扰杜柯的,也是他们中的一人以一种地痞无赖的方式丢瓶子砸杜柯在先的。他们不管那么多,这里是韩国,我可以欺负你,但不能容忍你反抗。

    射箭场内的矿泉水瓶满天飞,瓶子丢完了,韩国观众就把鞋脱了继续往场内砸,以发泄极其愤恨的情绪。

    有一位裁判和一位记分员被流星雨般的矿泉水瓶砸中,受了轻伤。

    场内不到十个安保人员已经无法维持如此疯狂的集体暴.动行为了,场外二三十个韩国军警火速增援场内,却也杯水车薪,一千两百个愤怒无比的韩国群众啊,不到四十个安保人员根本无法控场,除非动用武器。

    韩国足球比赛偶尔会发生球迷骚乱、斗殴甚至放火焚.烧客队球衣的足球流.氓骚乱事件,恒大、鲁能以及日本j联赛的浦和红钻、横滨水手等国外足球队在韩国客场参加亚冠联赛时,中日球迷都曾受到过韩国极端球迷俗称足球流.氓的“热情”招待。

    韩国警察、防暴队对付足球流.氓很有经验,但对付“射箭流.氓”的经验可谓空白,实际上他们从来也没见过如此大规模的射箭场闹事行为。

    韩国政府投入三四十名军警镇守射箭场,原以为绝对够用了,万万没想到,一个排的正规军根本无法镇压一千多人的骚乱行为啊。

    最关键的是,这些正规军被下达的任务主要是盯防外国人,谁曾想外国人都挺老实本份,搞起义造反活动的全是韩国人。

    安保队长汗流浃背,他用对讲机呼叫领导:“头儿,桂阳射箭场内发生大规模骚乱,一千二百名本地箭迷闹事,我们的安保力量严重不足,可否开枪?”

    头儿:“你特么脑子进水了?对我国群众开枪?我知道是橡皮子弹,橡皮子弹也绝对不允许对我国群众射击!”

    安保队长:“那可否使用催泪弹?头儿,我有几位兄弟已经受伤了!他们被愤怒的我国群众打伤!我们就凭一棍警棍根本无法维持秩序!”

    头儿:“不允许使用催泪弹!这会引发全国民众情绪恐慌的!你们再撑一会儿,我马上派增援部队去射箭场支援你们!”

    桂阳射箭场已经可以改名为桂阳暴乱乐园了,裁判组、亚箭联工作人员哪敢继续呆在这里啊,他们全都抱头逃命去了。

    中国射箭队邵指导一看大事不妙,赶紧带着杜柯等三个队员撤了,他们以最快速度离开了射箭场。

    各国记者也四散逃命,日本记者边逃命边对身边的难兄难弟中国记者吐槽:“韩剧里都是骗人的,还不如我们日剧写实……”

    直到韩国政府紧急抽调了两三百人的防暴大队抵达射箭场,骚乱形势才得以控制,此时已是9月27日傍晚七点多了。

    亚运会男子反曲弓个人赛的赛程安排,本来是今天之内决出冠军的,现在看来肯定无法达成原计划了。

    亚箭联在晚上召集亚洲相关国家箭协的负责人开了个紧急会议,商讨接下来该怎么办。

    韩国箭协主席的态度十分坚决:“杜柯严重扰乱赛场秩序,做出了极其恶劣的挑衅行为,我建议对他实施禁赛处罚,取消他的一切成绩,否则难以服众。”

    中国箭协主席立即予以还击:“是韩国人骚扰杜柯在先,也是韩国人不顾体育道德甚至是做人的底线,对杜柯实施人身伤害性质的恶意攻击行为,这是韩国主办方管控力度不足所导致的。我强烈建议亚箭联对失职的相关主办机构进行处罚,并在后续比赛中严格控制韩国观众入场的人数,否则此类事件还会再发!”

    韩国箭协主席:“你胡扯什么!谁失职了?杜柯不看靶子放箭,这就是极其挑衅的行为,这是在矿泉水瓶事件之前发生的,他纯属咎由自取!”

    中国箭协主席:“不看靶子放箭违规吗?这是我国古人传下来的中华神技,学不会就眼红是吧?有本事你们也盲射,会吗,行吗?谁胡扯了?我就问你,韩国观众故意发出极高分贝的噪音干扰杜柯,这特么谁来给我解释一下?素质呢,礼仪呢,安宁哈赛哟天天挂嘴边,都是演戏是吧?”

    韩国箭协主席怒了:“你特么说谁没素质?”

    中国箭协主席:“今天射箭场内的韩国观众就是没素质,这话我说的,我为我的言论负责!”

    韩国箭协主席怒火中烧,他拿起桌面上的一瓶矿泉水,对着中国箭协主席做投掷状。

    “****的,又来?来啊,砸我啊!”中国箭协主席愤然道,他站立起来,正气凛然的不躲也不闪。

    啪!

    亚箭联主席气的拍桌子:“都给我冷静一点!中、韩两国箭协如果再这么闹,亚箭联有权禁止中韩两国所有运动员参加后续的射箭比赛!坐下,瓶子放下,我有话说。”

    最终,本着安全方面的考虑,亚箭联做出了重大决议:

    男子反曲弓个人赛剩下的三场1/4决赛,以及半决赛,三、四名决赛,决赛,这些场次的比赛将在明天上午继续进行。

    为了保障运动员和赛场工作人员的安全,明天上午的比赛将实施清场方案。

    所谓清场,就是不放一名观众进入射箭场。这是借鉴足球比赛里的先进经验,如果某队主场球迷闹事,特别严重者,一般会被相关足协予以清场一场或若干场主场比赛的处罚。

    原定于明日进行的反曲弓男团赛推迟到10月3日进行,男团赛更容易引发骚乱,往后推迟几天,等大家情绪平静下来再说吧。

    女子反曲弓、男女复合弓的比赛照常进行,总而言之,有杜柯参加的比赛必须特殊对待、采取非常规的防范措施。

    亚箭联要清韩国人的场,韩国箭协主席当然不同意了,但经中国箭协、日本箭协、马来西亚箭协举手表决同意清场计划后,韩国箭协主席也郁闷的无话可说了。

    男子反曲弓个人赛8强包含中、韩、日、马等四国的选手,中、日、马等三国箭协主席一致同意清场,韩国箭协主席投了反对票也无济于事,赞成票:反对票为3:1。

    杜柯离开射箭场后,被转移到了一个隐蔽而安全的新住所,他不能再住亚运村了,那里太不安全。

    新住所位于仁川市内的一处富人区,是一栋中国企业家在韩国购买的私人豪华别墅。

    中国企业家的豪宅被中国政府相关机构提出征用需求后,企业家毫不犹豫的同意了,他立即表态:别说借给一位重要的中国人物暂住,送给他也没问题啊,如果他瞧得上我这陋室的话。

    出于保密原则,中国相关机构并未明说是杜柯要借住企业家的豪宅,只说是一位重要的中国人物要在你家暂住几天,请你一定保密,否则后果很严重。

    中国企业家大致也能猜到是谁要住自己的豪宅,他这豪宅挺新的,他自己都没住过几天,也就是偶尔来韩国出差时,请几个韩国二三线女明星来豪宅玩玩。

    9月27日晚,杜柯就是在豪宅内度过的,并且他还多了两位助理教练,这两位三十岁左右的男性助理教练陪同杜柯入住豪宅。

    助理教练身份是对外宣称的,他俩真正的身份是中国军人,他们在韩国呆了两年,负责中国驻韩大使和武官的日常安保工作,说通俗点,他俩就是中国驻韩大使馆主要领导的保镖。

    杜柯的一支盲箭、一记大力投掷矿泉水瓶,可谓是惊天动地。

    韩国政府因为杜柯,已经动用了几百人的职业军警来给他擦屁股。

    中国政府更是动用了国家力量,必须要保护好杜柯在仁川剩余一周时间内的人身安全。

    9月28日早上,杜柯在两位军人助理教练的陪伴下,来到了桂阳射箭场,与中国射箭队的教练、队友汇合。

    亚箭联说清场就清场,今早第一场1/4决赛已经开始了,射箭场观众看台上并无一名观众。

    空荡荡的看台,画面感上似乎有些怪怪的,但杜柯倒觉得整个世界都清静了,真好。(未完待续。)

    ...( 体坛多面手 /0_752/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