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370章 时间紧迫,见缝插针
    和苏丙添进行传接棒配合练习之前,杜柯拿了条40厘米长的胶带贴在第4棒预跑区后面7米处的跑道上。

    这条胶带所处的位置,将是杜柯的起跑位置,这条胶带也就是起跑标志线了。

    杜柯要记住这条标志线的位置,在10月2日的男子4*100米接力跑比赛中,他将在仁川主体育场跑道上的同样位置贴上这条胶带。

    除了第一棒选手,4*100米接力跑的各国二、三、四棒选手几乎都会这么干,在鸣枪之前,他们会在预跑区后面6~9米的区域,贴上专属于自己的起跑标志线,这是条生命线。

    杜柯为什么要在预跑区后面7米处贴上起跑标志线呢?为什么不是8米或者6米呢?

    因为这个7米生命线是孟指导棒他计算出来的。

    计算公式为:传棒队员(苏丙添)最后30米的平均速度*接棒队员(杜柯)从起跑到接棒所需要的秒数,再减去(杜柯从起跑到接棒跑过的距离-1.5米)。

    最后算出来就是7米。

    然后杜柯站到了7米标志线之后,开始起跑。

    杜柯跑过了10米预跑区,已经跑进20米交接棒区域内了,这时高速奔跑的苏丙添已追上杜柯,两人之间大约相距1.5米,这是最佳的传接棒时机。

    苏丙添在杜柯身后1.5米处喊了一声:“接!”

    然后苏丙添用上挑式传棒手法将接力棒往杜柯手中送。

    接棒人杜柯在跑动中并不看身后,他的右手臂自然向后伸出,手臂与躯干成45度角,掌心向后,拇指与其他四指自然张开、虎口朝下,听见苏丙添喊了一声“接”的信号后,杜柯感觉接力棒已送到自己掌中,他的五指合拢、抓紧接力棒,然后持棒狂奔,跑出了交接棒区,跑完直道九十多米后冲过了终点线。

    这是苏丙添、杜柯之间快速传接棒的成功案例,当然也有失败案例,掉棒、传接棒太慢等反面教材画面,在杜柯、苏丙添练习传接棒配合的三小时内也经常发生。

    只练三个小时的传接棒配合是远远不够的,世界级的反面教材是美国短跑队。

    美国队个个都是大腕,他们有自己的私人教练团队,平时各玩各的,临到大赛前,大腕们集合起来训练几天,所以在奥运会、世锦赛的接力跑比赛中,经常能看到美国队掉棒,美国短跑男队女队都掉过棒。

    练到17点,苏丙添和张培盟闪人了,他俩要去仁川主体育场参加男子百米跑半决赛和决赛,训练场内还剩杜柯、谢振业和几个中长跑选手在练习。

    杜柯、谢振业报名了200米跑单项,他俩明天将参加200米的预赛、复赛和决赛。

    于是杜柯、谢振业开始各自练习200米单项,段落跑、弯道跑、折返跑、变向跑、起跳摸高、单脚跳、双脚跳、负重蹲跳……就是这些例行训练项目,找找感觉,保持状态。

    练了三小时,有点儿累了,杜柯、谢振业就坐在跑道上休息,杜柯拍拍谢振业的肩膀说到:“振业,我发现你好像不喜欢做压线动作?”然后对谢振业使用了感知。

    杜柯发现谢振业的爆发力、速度要高于敏捷、技巧,又道:“你现在主200副100,不如调整一下,主攻100米,兼项200米。个人建议,没什么必然理由,就是一种直觉,仅供参考。”

    来自江南地区的谢振业是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他有点不自信的摇摇头:“100米?100米竞争太激烈了,我恐怕难以出头。”

    这时,留在训练场的田径队助理教练看了看手机,捶胸顿足好不懊恼:“输了?苏丙添、张培盟两人都干不过卡塔尔的非洲人?”

    杜柯、谢振业起身,走到助理教练身边,杜柯问到:“于教练,什么情况?男子100米决赛?我们输给卡塔尔的哪个非洲人了?奥古诺德还是弗朗西斯?”

    助理教练把手机递给杜柯:“男子百米跑半决赛是18点半结束的,苏丙添、张培盟以半决赛第1、第2的成绩晋级决赛。百米跑决赛刚结束几分钟,苏丙添拿了个亚军,张培盟第四,卡塔尔的奥古诺德是冠军。”

    谢振业凑过去看手机上的图片,这是从仁川主体育场发过来的一张现场照片,照片内容是仁川主体育场的大屏幕,屏幕上显示了男子百米跑决赛的成绩:

    1.奥古诺德(卡塔尔),9.93秒;

    2.苏丙添,10.10秒;

    3.高濑慧(日本),10.15秒;

    4.张培盟,10.18秒;

    ……

    谢振业相当吃惊:“奥古诺德跑出了9秒93的100米成绩?我记得他之前的最好百米跑成绩是10秒零几,他居然一下子就跑进10秒内了,还是9秒93。奥古诺德一举成为亚洲第三位跑进10秒之内的男人,前两个男人,一个是卡塔尔的另外一个非洲归化选手弗朗西斯,另一个是你杜柯。哎,这年头都流行归化,我们这些亚洲土著越来越难混了。”

    杜柯也略感意外:“奥古诺德进步很大啊,我记得我在钻石联赛多哈站100米比赛中和他交过手,当时他以卡塔尔东道主选手的身份,持外卡参加钻石联赛百米跑单项,那一枪100米,我都没怎么在意他,他好像是倒数第一,成绩在10秒10开外。四个月的时间,奥古诺德进步很大啊,根据图片显示,他赢了张培盟0.25秒、赢了苏丙添0.17秒,,他秒杀了我们的1、3棒队友。”

    谢振业弱弱的道:“如果我去参加这场百米跑决赛,奥古诺德估计会赢我0.3秒以上……这么看来,全中国现在只有杜柯你能搞定奥古诺德了,你为什么不参加百米跑项目啊!射箭金牌当然也很重要,但是我觉得,百米跑金牌更重要……虽然我拿不到百米跑金牌,但我也希望亚运会百米跑头号飞人是咱们中国人啊……至少得是亚洲人吧,真正的亚洲人。”

    “看不出来你还挺爱国、挺爱亚洲。”杜柯笑道,随即对谢振业说到:“振业,咱俩都报了200米,奥古诺德也报了200米,明天,咱哥俩去会会这位打爆了苏丙添、张培盟的非洲雇佣兵。”

    杜柯的时间很紧张,他在训练场又练了两小时找感觉,快到点了才回去睡觉。

    明天9月29日,杜柯将参加男子200米预赛、复赛、决赛。

    后天9月30日,杜柯将参加男子跳高资格赛、决赛。

    跳高也没什么时间练习了,杜柯只能在200米决赛结束后,利用晚上的时间练几个小时找找感觉,然后第二天早些起床,晨练几个小时便去参加跳高资格赛。

    10月1日,杜柯没有比赛任务,苏丙添、张培盟、谢振业的比赛任务也全部结束了,他们四人可以合练一整天的4*100米接力跑,然后去参加10月2日的接力跑预赛。

    时间确实很紧迫,但也没办法,只能这样了。(未完待续。)

    ...( 体坛多面手 /0_752/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