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体坛多面手 > 394章 随便跳跳就达标
    1月15日,业务繁忙的杜柯来到了南粤省田径队室内训练中心。

    最近一段时间降温,白天的室外温度在10度以下,南粤省田径队的部分队员窝在室内训练。

    窝在室内训练的主要是短跑和跳跃类队员,他们的体脂含量较低,不抗冻。

    投掷类队员则坚持在室外训练,一来他们的体脂含量高,比较抗冻。二来链球、铁饼、标枪等投掷项目的射程远、杀伤力大,职业选手在室内玩这些项目,有可能会把墙壁给砸烂射穿。

    室内田径比赛不设置链球、铁饼、标枪等投掷项目,否则会出人命。

    铅球倒是室内田径比赛的例牌项目,毕竟男子铅球世界纪录也才米多一点点,砸不到观众席上,观众们的生命安全有保障。另外三个投掷单项,职业选手动不动就掷出七八十米远,挺危险的。

    南粤省田径队室内训练中心有一条跑道,长度为75米,跑道位于室内训练场的正中,供短跑选手训练。左侧有沙坑,可供跳远和三级跳选手进行训练。右侧设置两块软垫,供跳高和撑杆跳选手训练。

    长跑、障碍跑、越野跑、马拉松和竞走运动员是最辛苦的,甭管风吹日晒、酷暑严寒,他们都得拉队伍去室外跑圈,因为室内练不开。

    南粤省田径队的室内训练中心没有弯道,800米及以上距离的径赛队员在此难以训练,400米及以下距离的短跑队员则可以练习直道80米内段落跑。南港这座南方沿海城市,一年中其实就冷这么一两个月,过完年了大家又可以去室外蹦跶,窝在室内训练的时间毕竟是少数。

    南粤田径队的苏丙添、莫由雪等国字号短跑成员都在室内训练,杜柯跟他俩一起练了几天。

    春节之后,苏丙添、莫由雪会去田径国家队集训,提前半年备战今年8月底在我国首都举行的田径世锦赛。

    游泳战线今年的日程安排,杜柯心中已有分寸,游泳项目对杜柯来说很清晰明确,喀山世锦赛上能刷的单项全刷,里约奥运差不多也是这样。

    杜柯没有报名仁川亚运会100自、100仰两个单项,他让宁泽滔、徐加余去单挑亚洲其他国家选手。

    亚运会上可以这么玩,但在世锦赛和奥运会上,杜柯包括上面的领导都不敢这么玩,宁泽滔和徐加余目前在100自、100仰项目上还不具备统治力,他俩拥有国际竞争力,但离天下无敌大魔王的境界还有一定差距。

    游泳项目,杜柯很清楚自己在里约奥运之前需要做些什么、参加哪些赛事的哪些单项。

    田径项目,杜柯貌似有点儿淡淡的迷惘,“800米暂时不玩了,100米到400米三个短跑单项,加上跳高,我现在一共从事着四项田径个人项目,是否应该补充一两项个人项目到田径版图中?”

    “补充什么呢?”杜柯扫视室内训练中心一圈,这里除了短跑、跳高之外,其他可供他玩耍的项目只有跳远、三级跳、撑杆跳。

    杜柯的目光很快就聚焦到了沙坑上,搞短跑的职业选手兼项跳高,全世界也找不出几人,杜柯就是这为数不多的奇人。但优秀的短跑运动员兼项跳远,这太常见了,从杰西-欧文斯到卡尔-刘易斯,再到当代的奥卡格贝里、巴特雷塔,能数出一堆这种短跑兼跳远、并都能取得优异成绩的运动员。

    欧文斯、刘易斯这种特别优秀的运动员,他们在职业生涯的巅峰时期曾同时保持着短跑和跳远的世界纪录。

    一直到今日,男子室内跳远的世界纪录保持者依旧卡尔-刘易斯,8米79,这是个很吊的世界纪录,由刘易斯创造于1984年,至今无人刷新,这是个大胡子纪录。

    除了撑杆跳,其余田径单项的室外、室内纪录是分开记录的,男子室外跳远世界纪录是美国人麦克-鲍威尔保持的8米95(创造于1991年),这个8米95同样是胡子纪录,而且更吊,鲍威尔当年都快打开9米大关了。

    8.95米的刷新难度不会比博尔特的百米跑9.58秒更低,这两个世界纪录很有趣,都是8、9、5三个数字进行不同顺序的排列组合。如果跳远纪录组合成9.58,百米跑纪录组合成8.95,不知这种狂想数字排列组合是否才是人类真正的极限?

    “要不玩玩跳远?”

    心血来潮,说玩就玩,杜柯来到跳远助跑跑道一侧,目测一下起跳板的位置,将自己的助跑距离设为50米左右,即从距起跳板50米远处起跑。

    50米这个助跑距离,不是杜柯拍脑门随便拍出来的,因为他知道,鲍威尔的平均助跑距离为50.64米(22步),刘易斯的平均助跑距离为51.3米(步)。

    向前辈借鉴成功经验总不会错,杜柯很擅长干这种事情,前不久他借鉴罗切特的成功经验,改良创新出了他自己专用的侧蝶转身,以及供刘香练习用的女子简化版反蝶转身。任何创新,并不是立即就能从无到有,从0分到100分,创新者多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渐行渐远、逐步改良,最终脱胎换骨、改变世界。

    跳远助跑距离和运动员的百米跑速度紧密相关,百米跑同样优秀的男运动员,其跳远助跑距离一般在40~50米,即起跳瞬间,助跑水平速度达到自己百米跑最高跑速的95%左右。

    跳远助跑最高速度受起跳板等因素的影响,很难达到本人100米跑的最高速度,一般达到95%左右就可以起跳了。

    杜柯切到【鹰的翅膀】,鹰翅光环能帮助杜柯克服一些地心引力,换言之,就是能让杜柯拥有更长的滞空时间。

    鹰翅光环对跳高、跳远、三级跳等跳跃项目有积极的贡献度,对撑杆跳的贡献度不太明显,撑杆跳实际上并不算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跳跃类项目,它的核心要素是(助)跑、插(杆)、悬(垂)、摆(体)、伸(展)。

    而跳远的核心要素是:助跑速度、起跳力、腾起角度。

    杜柯开始助跑,这不是正式比赛,所以杜柯跑的比较放松,他采用平稳加速方式,前十几米的步频较慢,20米之后,杜柯在逐步加大步幅和保持步幅的基础上提高步频。

    杜柯越跑越快,离起跳板越来越近。

    凭着感觉,杜柯踩起跳板起跳。练着玩嘛,不存在犯规与否的因素,多踩几厘米少踩几厘米无所谓了。

    并没有刻意去控制腾起角度,杜柯的这一跳就是感觉来了就飞起,根本停不下来。

    杜柯一跃而起,腾空走步。

    空中动作,女运动员多用挺身式,男运动员多用走步式。

    所谓的走步式,就是起跳腾空之后,运动员在空中完成自然的双脚换步动作,用玄幻小说中常用的描述就是:他,踏空而来,恐怖如斯!

    杜柯这么优秀的男运动员,当然采取三步半的空中走步动作,两步半则是实力稍微差一点的选手所采用的走步动作。

    在一边看热闹的苏丙添大喊一声:“我顶!跳这么远?”

    与此同时,piu,杜柯入坑。

    入坑的意思就是结束腾空,落入沙坑。

    杜柯起身后,拍拍身上和手上的沙子,走到坑外,饶有兴趣的对着坑沿上的刻度看坑痕。

    苏丙添、莫由雪以及两个省队教练围拢到坑边,同看。

    “杜师兄这一跳,目测跳了8米多啊!”莫由雪觉得好神奇。

    “废话,瞎子也能看出他跳了8米多,亏你还是职业运动员。”苏丙添白了莫由雪一眼,然后仔细观察坑痕位置,露出一种预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表情:“8米10多,应该不到8米20吧?”

    还是教练够专业,他拿了个手持激光红外线测距仪,进行精确测量后给出准确数值:“不考虑杜柯起跳是否超过踏板前端,他这一跳,正好跳了8米20!”

    莫由雪:“8米20,这都超过奥运标了,奥运标好像是8米15?”

    苏丙添:“是的,现在的奥运标是8米15,以前的a标正好就是8米20。杜柯你很猛啊,随便一跳就跳出了奥运标,搁以前的a、b标时代,那也是a标成绩。怎么,要兼一项跳远?”

    杜柯点点头,又摇摇头:“这一跳没热身就跳了,成绩很一般,我热会儿身,等下再跳一次,应该能跳的比8米20更远。”(未完待续。)( 体坛多面手 /0_752/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